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二百六十章 回关中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东齐的事情已经了结,楚休也没想这里多留,而是选择直接回到关中刑堂。

  等楚休回到关中时,关中城内一路上见到的所有武者,职位比楚休高的,实力比他强的,全都对着楚休点头致意。

  而那些实力和职位比楚休弱的,哪怕是总堂或者是缉刑司出身的武者,也都是对着楚休一拱手,恭敬的叫了他一声大人。

  关中刑堂可是现实的很,以前楚休放在整个关中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名气,甚至他的名气都不如尉迟、钟平等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名气大。

  但现在经过神兵大会之后,楚休一跃成为了龙虎榜第六的俊杰,可以说是一夜成名天下知了,关中刑堂也不是封闭的,在神兵大会刚刚结束的时候他们便已经通过江湖风媒的消息知道了其中的情况。

  这一次楚休是代表他们关中刑堂来参加神兵大会的,所以楚休在神兵大会之上闹出的风头越大,他们关中刑堂也就越出彩,他们的脸上也是有光。

  至于嫉妒嘛,当一个人跟你有些差距时,他们或许会嫉妒,但等你跟他之间的差距大到一定的程度,那嫉妒则是不复存在。

  毕竟你奋斗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说嫉妒根本就是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就跟现在的江湖上不会有人去嫉妒独孤唯我和宁玄机一样,因为他们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楚休这边还没走到刑堂总部门口,他便看到了楚源升走过来,一脸兴奋的拍了拍楚休的肩膀道:“楚兄弟,这次干的不错,可是大大涨了我关中刑堂的脸面!”

  楚源升虽然严格来说并不是关中刑堂的人,但实际上他跟关中刑堂却是已经割舍不开了。

  所以楚休在神兵大会之上帮关中刑堂长脸,其实也是给他长脸了。

  楚休笑了笑道:“大哥客气了,我现在既然已经是关中刑堂的人了,那自然也要为了关中刑堂的名声着想,都是分内的事情。”

  楚源升闻言不禁得意一笑,说起来他可算是楚休加入关中刑堂的引路人了。

  当初楚休救了他,本来他也是可以选择给楚休其他的东西来报答救命之恩的,但他那时候却是不知道为何,只想着要把楚休引荐到关中刑堂内,现在看来,他可是下了一步好棋,为关中刑堂拉拢来一名悍将。

  以往楚源升也是举荐过不少人加入关中刑堂,但那些人虽然能力有一些,但总体来说还是平平无奇,远没有楚休做的出彩。

  而现在楚休为关中刑堂立下了大功劳,他作为楚休的举荐人面上也是有光。

  “对了楚大哥,这段时间关中刑堂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楚休问道。

  他毕竟是走了几个月,也不知道自己手下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楚源升摇摇头道:“大事倒还真没什么,唯一有件事情还跟你有关。”

  “哦?什么事情?”楚休眯着眼睛问道。

  楚源升笑道:“之前在东齐,你出手废掉了剑王城上一代的精英弟子‘大光明剑’费默,这件事情让剑王城感觉很愤怒,其中形剑堂堂主‘千机剑宗’裴长林在半个月之前曾经亲自来关中刑堂,想要找堂主要一个说法,其意思就是要严惩你,给他们剑王城一个交代。

  剑王城那帮人怕是真的嚣张惯了,裴长林也是一副不知所谓的模样,他刚刚踏入武道宗师之境便敢来跟堂主叫板,结果连剑都没出,便被堂主一招逼退,灰溜溜的走了。”

  楚休点了点头,其实这点他早就料到了,眼下他可是关中刑堂的脸面,自己代表着关中刑堂闯下这么大的威名来,结果关中刑堂内部却是因为这些事情来惩戒他,那可是会让很多关中刑堂内部的武者寒心的,也会让关中刑堂颜面尽失。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一个度的问题在,楚休只是废掉了费默,又不是废掉了方七少,所以剑王城只是来了一个堂主,而不是剑王城的宗主亲自前来。

  楚休若真是丧心病狂的惹出大麻烦来,估计关思羽就算是想扛也是扛不住的。

  “对了大哥,关堂主可在总堂内?我这次回来怎么也要先给关堂主复命才行。”楚休问道。

  楚源升道:“关东之地有些事情需要堂主亲自过去处理一下,估计明天就会回来,你先在我这里住一天,明日再去给堂主复命,顺便也给我好好讲一讲神兵大会的一些细节。

  现在神兵大会那边的消息都是风满楼传出来的,其中有些细节不清晰,肯定不如你这个当事人来讲。”

  楚休笑了笑道:“那今天就叨扰大哥你了。”

  说着,楚休便直接跟着楚源升先去了他的宅院。

  而在楚休回到关中刑堂的同时,已经被废掉修为的沈白也是被送回到了沧澜剑宗内。

  当初沈白在被楚休给废掉之后,直接便由镜湖山庄的武者抬下去救治了,后来镜湖山庄的武者都跑没影了,沈白倒也不是没人管,几名散修武者倒是带着沈白离开,一路护送他回到了沧澜剑宗。

  当然这几名散修武者也不是真的好心,他们只是想要凭借这件事情去沧澜剑宗讨要一些好处而已。

  此时在沧澜剑宗的大堂内,依旧昏迷不醒的沈白躺在担架上,被摆放在整个大堂的中间。

  柳公元看着身上气息低迷到了极致的沈白,他仿佛一下子又苍老了十多岁一般。

  周围还有窦广臣等几名沧澜剑宗的核心弟子在,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护送沈白来的那几名散修武者此时却是都有些后悔了。

  看这模样,万一沧澜剑宗的人愤怒之下将他们都杀了泄愤怎么办?

  就在这几个人吓的要死的时候,柳公元叹息了一声,摆摆手道:“多谢你们送我徒儿回来,下去吧,有人会带你们领取一些丹药当作是谢礼的。”

  那几名散修武者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连忙道:“多谢柳前辈,这都是小人应该做的。”

  说着,几个人便忙不迭的退出去。

  等到他们走后,窦广臣赤红着眼睛道:“楚休该杀!师父,小师弟被废,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去找那楚休讨一个公道回来!”

  沈白是他们沧澜剑宗未来的希望,窦广臣等人虽然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对沈白羡慕和嫉妒的,但他们却也知道,他们的潜力现在就已经是极致了,未来能够带领沧澜剑宗崛起的,只有沈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沈白崛起,沧澜剑宗才能够崛起,他们也依旧是七宗八派的弟子。

  结果现在沈白被废,他们沧澜剑宗崛起希望也是被楚休硬生生的斩碎,等到柳公元死后,他们沧澜剑宗可是会被硬生生踢出七宗八派之一的位置的!

  柳公元闭上眼睛,苍老的脸上流露了一丝悲痛之色,皱纹好似更深了几分。

  “楚休是该杀,但我们怎么杀?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对于我们来说楚休乃是必杀的仇人,但对于关中刑堂来说,楚休则是帮他们扬名的英雄。

  哪怕是亲自打上关中刑堂,你们认为关中刑堂会交人吗?我老了,已经用不出沉江一剑来了,况且我就算是能够用出这一剑,也是敌不过关思羽的神通九变。

  当然我若是非要杀楚休的话,那也不难,我虽然老了,但也还拿得起剑,大不了不要脸面,守在关中刑堂周围,楚休也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出关中。

  但那样的后果是什么你们可知道?后果就是我以大欺小,沧澜剑宗名声耗尽,被江湖人说我沧澜剑宗输不起。

  而且就算是我不要名声了,强行杀了楚休,也会惹怒关中刑堂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关中刑堂都不会默不作声。

  我在时,拼尽自己这条老命,倒也能够护住你们,但我若是死了呢?你们将要面对的可是关中刑堂无尽的打压,那时候沧澜剑宗可就不是被踢出七宗八派了,而是灭门呐!”

  窦广臣等人都是红着眼睛,默然不语。

  他们都知道,柳公元不是不想为了沈白报仇,他比谁都想杀楚休。

  沈白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弟子,为了培养沈白,柳公元几乎是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心血,视若亲子。

  但眼下柳公元选择隐忍,不是他自己怕了,而是为了他们着想,怕自己死后,他们被关中刑堂报复。

  柳公元蹲下来,拿出灵药喂进沈白口中,并且亲自用真气梳理药力。

  他闭着眼睛叹息道:“沈白被废,过错在我,当初我留着楚休,本来是想要留给沈白做磨刀石的,让他斩杀这个仇敌,功成名就。

  谁承想这楚休成长的竟然这般恐怖,他没成沈白的磨刀石,反倒是沈白成了他的磨刀石,我,还是有些太着急了。”

  窦广臣连忙道:“师父你别这么说,是那楚休出手太过狠辣,寻常大派弟子交手都会留一线,谁承想这楚休竟然不顾规矩,把师弟给废掉了。”

  柳公元一摆手道:“错了就是错了,不用多解释了,楚休和沈白有着血仇在,无论是废是杀,都是果决,他若是留手,那才是优柔寡断。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听到柳公元这么说,窦广臣等人也只得无奈的走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