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澜剑宗和沈白都赌上了自己最后一丝气运来一搏,气氛悲壮浓烈。

  跟沧澜剑宗相比,作为同样是精英弟子被楚休所杀的邪极宗气氛倒是轻松的很。

  北原邪极宗作为七宗八派之一,但因为昔日昆仑魔教的关系,所以极其的低调。

  而且邪极宗虽然不是在极北飘雪城那种最幽深的北地,但距离极北飘雪城也算是近的,有着这么一个邻居在,邪极宗这些年可以说是更加的低调了。

  此时邪极宗的一间偏殿当中,一名赤/裸着上身,相貌俊美到邪异的年轻武者正盘坐在地修炼着,他胸前铭刻着一条奇异的血色蛟龙纹身,随着他的真气运行,那血色蛟龙的身躯竟然在随着他的吐纳韵律鼓胀着,显得十分邪异。

  而他手边也还有一柄血红色的长枪,整个枪身都被雕刻成了一个龙身模样,龙尾乃是枪尖,龙头则是枪柄,看上去略显狰狞。

  这时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当中的武者推门进来,那男子立刻睁开了眼睛,最为奇异的是他的双目在这一瞬间瞳孔竟然是竖立的,而且还是诡异的血红色,宛若某种蛇类一般,不过在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敲门是一个好习惯,如果你学不会,我会用我的‘血蛟’好好教教你的。”

  那名黑袍武者尴尬一笑道:“叶天邪,你可别不识好人心,我是来给你送情报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看到眼前的叶天邪眼中又变得赤红,瞳孔也是开始竖立,那名武者连忙道:好好好,我不卖关子了,好消息是神兵大会上,无相魔宗那帮家伙又跳出来搞事情,想要去夺藏剑山庄的魔剑长相思,结果最后却是闹了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叶天邪淡淡道:“这对于宗门来说算是好消息,对于我来说,算是什么好消息?”

  同为魔道宗门,但邪极宗作为昔日昆仑魔教的背叛者,而无相魔宗则是作为昔日昆仑魔教的死忠,双方自然算是死敌。

  那黑袍人笑道:“宗门花这么大的代价培养你,宗门的好消息不就是你的好消息?别计较那么多了。

  不过坏消息也有,那就是你挑选出来挡枪的那个‘猎心人魔’童开泰死了,死在了关中刑堂这一代的年轻俊杰楚休手中。”

  叶天邪闻言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只是淡淡道:“这么快就死了?还当真是不中用啊,我还以为他起码能撑一段时间呢。

  不过这家伙脑子有些不好使,我邪极宗若是不救他,他恐怕早就被龙虎山天师府的那帮牛鼻子给杀了。”

  当童开泰出现在神兵大会时,江湖上大部分的人都认为邪极宗怕是真的没落了,沉寂了这么多年,自身也没培养出什么出色的人才来,竟然还要从外面招揽童开泰这么一个名声不好,还是散修武者的家伙来撑门面。

  但实际上呢?邪极宗这些年来却是一直都在隐忍着,对于邪极宗来说,外界的名声他们都已经不在意了,唯有自身的发展才是关键。

  这些年来魔道式微,他们邪极宗临近大光明寺和极北飘雪城,都在北燕之地,还是要低调一些为好。

  像是那无相魔宗,这些年来一直都死心眼一般的效忠那早就已经不存在的昆仑魔教,结果如何?还不是让人撵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人人喊打?

  童开泰只是他们邪极宗扔出来当烟雾弹的,让外界以为他们邪极宗很弱,但却又放不下面子,所以才会找来这么个撑门面。

  那黑袍人摇头道:“不是我说,你就当真对龙虎榜不感兴趣?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你若是出山,完全可以跟‘剑首’方七少和‘小天师’张承祯那帮人争锋。”

  叶天邪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淡淡道:“我早晚都会出山跟他们争锋的,不过却不是现在,而是以后。

  龙虎榜的排名只不过是风满楼弄出来糊弄那些白痴的而已,还真有人把这一个排名当回事?

  能够活着从龙虎榜上晋升的人才有资格在未来与我锋,要不然就像童开泰那白痴一样,就算蹿升到了龙虎榜前十又如何?该死也是一样死。

  不过他毕竟是我邪极宗扔出来当门面的,也是我亲自挑选的,他死了,我邪极宗却也不能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去告诉宗主,找个机会给关中刑堂或者是楚休找点麻烦,刷一下我邪极宗的存在感便可以了。”

  正常来说,一名弟子若是敢去命令宗主怎么做,那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一般。

  但放在邪极宗内这种事情却是正常的很,叶天邪的身份特殊,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所以那黑袍人只是点了点头,便立刻退了出去。

  ……………………………………

  此时关中刑堂内,无论是沧澜剑宗还是邪极宗所发生的事情楚休都不知道,他在跟楚源升喝了一夜的酒之后,第二天便前来跟关思羽汇报一下神兵大会的事情。

  总堂的会客厅内,楚休在此等候,关思羽还要等下处理完公务才会来。

  这倒不是关思羽故意晾着楚休,而是他的习惯,只要没出天大的乱子,他的规律是不会改变的。

  就在这时,大厅内一阵香风飘来,梅轻怜款步姗姗的走来,将一杯茶放到楚休的身前,轻声道:“老爷还有一会便来,楚大人还请暂且等一等。”

  楚休连忙站起来拱拱手道:“劳烦夫人了。”

  对于这女人楚休从来就没有小看过,她可是关思羽的妻子,虽然明面上在关中刑堂并没有任何权力,但只要她在关思羽耳边吹吹枕头风,那可是会影响很多的事情的。

  看看魏九端等几个掌刑官的态度便知道了,他们对梅轻怜可都是谨慎的很。

  这时梅轻怜忽然向着楚休靠近了一步,清冷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了一丝笑意来。

  她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成熟的魅惑之感,偏偏表情一直都是淡然清冷,此时一笑,却是更显妖艳魅惑,若不是楚休在天绝地灭移魂大法上的造诣不低,精神力强大,恐怕此时就要出丑了。

  “楚大人这次代表关中刑堂参加神兵大会,可是为我关中刑堂争光了,一杯茶算什么?奴家只是一个女人,想要为刑堂尽力,可也找不到机会。”

  楚休面色不变道:“江湖上只有强弱,不分男女,我这次在神兵大会也是结识了一位姑娘,虽然是女人,却是要比大多数男人,更强。”

  “哦?她是谁?”梅轻怜的眼波一转,眉目之间风情荡漾,十分诱人。

  “吴郡洛家,洛飞鸿。”楚休的身形向后退了半步,拿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

  梅轻怜顺势坐在了楚休身边的椅子上,叹息了一声:“洛飞鸿?我听说过她,这个小妹妹倒是很了不得,可惜啊,生错的地方。

  我们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想要争,想要夺,却是要比你们男人难上百倍千倍。”

  楚休敲了敲桌子,淡淡道:“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怕的不是难,是没有这颗心。”

  梅轻怜这时候忽然展颜一笑道:“说的好,怪不得楚大人年纪轻轻便有这番实力。

  对了,听说这次楚大人拿到了莫冶子大师亲手所锻造的神兵了?能否让奴家欣赏一下?”

  楚休挑了挑眉毛,不过他还是将腰间的天魔舞解下来,放到了梅轻怜的身前,道:“神兵大会出了岔子,我拿到的这把刀不是神兵,只是六转的宝兵。”

  梅轻怜伸出修长了玉手,轻轻的抚摸在那刀身上,眼中露出了一丝迷离之色。

  不过看到这一幕,楚休的眼中却是绽放出了一丝异色来。

  天魔舞乃是魔道凶兵,锻造之时先是融入了楚休等人交手时的锋锐之气,还有天魔令上的精纯魔气,最后甚至还融合了楚休的血气,血煞冲霄。

  可以说这就是一柄标准的魔道凶兵,别说是寻常人,哪怕是先天境界的武者来了,轻易触摸这天魔舞都会被那股锋锐煞气割伤手指的。

  结果现在梅轻怜却是轻松的在那天魔舞上抚摸着,玉手之上没有半分异常,也没有真气爆发,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对方的肉身强度惊人,仅凭肉身便要比先天武者爆发出内力还要强!

  但是在楚休的印象当中,貌似没人说过梅轻怜会武功,也没有人说过她不会武功。

  反正现在楚休是看不出她的深浅来,在楚休的眼中,对方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这把刀叫什么?”梅轻怜忽然问道。

  “天魔舞。”

  梅轻怜放下了刀,轻笑道:“天魔舞?倒是好名字,以昔日昆仑魔教圣物天魔令所锻造出来的刀,现在又以天魔为名,倒也贴切。

  不过昆仑魔教在江湖上却是禁忌,楚大人用有着如此浓烈魔教属性的兵刃,难道就不怕被人所诟病吗?”

  梅轻怜美目上扬,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休。

  PS:叶天邪为书友离殇丶若邪的角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