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家跟张家动手之前,其他那些关西之地的小势力其实也是在观望着。

  各地的巡察使都在楚休的面前主动认怂,竟然丝毫都不打算管他们,这点虽然让他们这些小势力心中气愤,但却也无可奈何。

  但他们无可奈何,却并不代表在关西之地大名鼎鼎卫家和张家也会无可奈何。

  以这两个世家的实力,他们甚至有资格去跟魏九端平等对话,更别说是一个楚休了。

  此时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杜广仲一脸紧张的敲开了楚休书房的大门,略有些慌张道:“大人,张家和卫家两家集体出动,两家的家主亲自出手,声势闹的很大,正准备来建州府向大人你讨一个说法来呢。”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是说他们的声势弄的很大?”

  杜广仲点了点头道:“是很大,整个关西之地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莫测的笑意道:“行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两家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杜广仲有些摸不到头脑,人家都要打来了,还叫掀不起什么风浪?

  楚休这边倒是猜出卫家和张家的想法了。

  他们这两家若真的是因为楚休动了他们的逆鳞,真想要对付楚休,他们又怎么会这么高调的说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就好像昔日那江家之人设计坑死上代巡察使方正元一样。

  当时可是谁都没有察觉江家要对方正元下手,结果江家却是偏偏动手了,最后直接将方正元给斩杀,还让其他人找不到证据出来。

  这一次卫家和张家如此高调,他们怕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而是想要给魏九端施加一些压力而已。

  只不过他们却没想到,现在的楚休也已经不是魏九端能够随意拿捏的了。

  到了第二日之后,卫家和张家的高手都已经来到了建州府,只见此时建州府堂口门前,上百名最弱也有先天实力的武者将整个建州府堂口都围的水泄不通,让建州府的那些江湖捕头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杜广仲站在门前,冲着卫家和张家的人厉喝道:“你们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堂口,你们两家这么做,是想要挑衅关中刑堂的法度吗?”

  卫墨瞿淡淡道:“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却不能乱说,我们来,只是想要找楚大人讨要一个公道而已,跟关中刑堂没有关系。”

  站在卫墨瞿身旁的张坤泽更是冷然道:“去把你家大人给喊来吧,这里可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元洲张家虽然没有九原卫家的名气大,但论及这些弟子的实力,张家却是明显更胜一筹,张坤泽的性格也是霸道直接的很。

  “我来了又如何?你们两家还敢直接攻打关中刑堂不成?”

  楚休踏出巡察使堂口,自身的气势在面对卫家跟张家时竟然丝毫都不落下风。

  九原卫家跟元洲张家在关西之地的名声的确是大的很,但放在江湖上算什么?算个******界决定一个人高度在哪里,昔日在神兵大会之上,跟楚休结交,暗中联盟的是何人?是天下会陈青帝的亲传弟子,是九大世家当中商阳莫家、吴郡洛家的精英弟子。

  哪怕是跟楚休为敌的都是沧澜剑宗、南仓夏侯氏的弟子,楚休的身份地位跟他们才是均等的,一个只能在关西之地称王称霸的小家族,楚休现在又岂会将他们放在眼中?

  卫墨瞿和张坤泽在看到楚休之后眉头都是一皱。

  闻名不如见面,这一见他们才知道,这楚休还果真是名不虚传。

  刚刚踏入三花聚顶境便有如此威势,怪不得能够跟江湖上那些年轻俊杰争锋,并且还位列龙虎榜第六位。

  卫墨瞿冷声道:“关中刑堂的威严我等自然不敢造次,但关中刑堂也是要讲规矩的,楚大人你一个建州府巡察使,却是插手其他州府的商业竞争,这恐怕是有些不妥吧?

  我卫家跟楚大人你之前或许是有些小误会,但那也只是误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卫家不想来招惹楚大人,也希望楚大人你别来招惹我卫家!”

  张坤泽有些诧异的望向卫墨瞿,这跟他们之前说好的有些差别啊。

  之前卫墨瞿的打算可是把楚休伸出去的手都给砍断的,让其颜面尽失,而现在看来,卫家却只是想要保存自己的利益,他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卫墨瞿想的倒是简单的多,他压根就没想把事情做绝,此时楚休正是如日中天之时,他们哪怕是想要打压楚休,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关中刑堂内部是不会看着楚休这么一个门面人物被外人欺辱的。

  现在看到楚休这幅气势,倒还真有些不好惹的感觉,既然如此的话,那最好的选择便是各自退让一步,楚休最好也是识时务一些,他动别人的利益卫墨瞿不管,只要别动他们卫家的利益便可以了。

  楚休闻言冷笑道:“卫家这是在跟我谈关中刑堂的规矩?简直可笑!

  关中之地乃是关中刑堂的关中,规矩也是我关中刑堂说了算的,你们要做的只是守规矩,而不是有资格来教我关中刑堂是什么规矩!”

  听到楚休那强势无比的话,周围那些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们倒是振奋了许多。

  关中刑堂也是有强势过的时候,特别是昔日关思羽刚刚接任堂主的时候,可以说是内部的矛盾和外部的压力都有。

  正是因为那种情况,关思羽处事才会铁面无私,完全按照关中刑堂的法纪来行事,对待任何人与任何势力都是强势无比。

  只可惜随着这些年来关中刑堂渐渐稳定,大家都不太愿意惹事,遇到事情往往都是你退半步我退半步的妥协,像是楚休这种强势的风格倒是很久都没有见到了。

  卫墨瞿没想到楚休竟然会是这种强势的反应,他不禁气极反笑道:“笑话!你说什么规矩便是什么规矩,难道你让我等去死,我等也要去不成?”

  看着周围那些卫家的人和张家的人,楚休环视一周冷声道:“我倒是想要让你们都去死,你们只要能办到就成。

  不过现在你们围困我建州巡察使堂口是什么意思?造反不成?十息之内全部撤走,否则的话,按照叛逆处理!”

  卫墨瞿冷笑道:“你楚休还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你说谁是叛逆,谁便是叛逆。

  我等今天只是想讨要一个公道而已,公道不在,今天我们两家的人便没打算走!”

  楚休闻言直接冷哼了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吗?十息时间已到,卫家张家围攻关中刑堂,实属叛逆,罪无可恕!”

  话音落下,楚休的身形一动,手中的天魔舞出鞘,带着幽森的魔气和冲霄的血气向着卫墨瞿二人斩来!

  “来的好!”

  卫墨瞿的眼中露出一抹冷芒,他本来就打算把事情闹大,现在楚休主动出手,正和他的心意!

  所以在楚休出手的一瞬间,卫墨瞿对身旁的张坤泽道:“张兄,你先不用出手,帮我压阵!”

  话音落下,卫墨瞿的手中一柄幽蓝色的长剑已经出鞘,闪耀着冰魄寒芒的罡气附在剑芒之上,带着幽深的寒意迎着楚休那一刀而去。

  五气朝元境跟三花聚顶境的差距便在于力量底蕴。

  三花聚顶境乃是精气神合一,能给武者带来的是强大的爆发力。

  而五气朝元境则是体内五脏凝聚五行之力,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所能给武者带来的则是深厚的底蕴。

  所以现在单纯论力量修为的话,已经踏入五气朝元境数年的卫墨瞿自然要远超才刚刚踏入三花聚顶境的楚休。

  虽然说江湖上公认的,五气朝元境跟三花聚顶境之间的差距并不是那么的大,但一个境界的差距毕竟是一个境界的差距,卫墨瞿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等到刀剑相撞的那一瞬间,卫墨瞿的信心却是被打击的一丁点都不剩!

  天魔舞之上那股精纯的魔气世所罕见,不包涵任何的杂质,只是单纯负面力量凝聚到了极致的魔气。

  一刀之下,瞬息之间卫墨瞿的剑罡便被彻底的斩碎,他的面色骤然一变,这楚休的力量怎的会如此之大?

  力量对撞过后卫墨瞿这才发现,楚休的力量是不如他,但无论是对方长刀之上那惊人的魔气还是对方那充满了无尽血煞之力的罡气,这些都强大到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

  当罡气的质量强大到了极致,其实是可以完全超越数量的。

  在那一瞬间,卫墨瞿的剑势猛然一变,由攻转守,瞬间无尽的剑罡化作冰凌一般,凝滞着楚休的血炼神罡,甚至顺着楚休的刀身向着楚休蔓延而去。

  不过在这一瞬间,天魔舞之上魔气爆发,楚休的手臂之上也是有着无边无尽的漆黑魔气轰然爆发,阿鼻魔刀,地狱门开!

  天魔舞之上天生所携带着的精纯魔气好似养料一般供养着楚休的阿鼻道三刀。

  他现在只是斩出了第一式,但其威势却是比之前的第二式都要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