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同样的问题,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

  楚休坚信利益才是维系一切的根本,互相手握把柄,远比所谓的一些义气和承诺等东西靠谱的多。

  就比如楚休暗中所建立的九分堂就是如此,维系一切的只是共同的利益,而九分堂的性质本来就相当于是互相手握着对方的把柄。

  上次楚休在对付杨陵时用的其实是跟现在差不多的套路,那时候的杨陵果断选择了妥协,留下了把柄,选择效忠楚休。

  而现在的楚孝德则是不然,他是宁肯被杀也不想下辈子都要去当楚休的走狗,被楚休拿捏,其性格可是要比杨陵刚烈的多。

  看着楚孝德,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头,就连他都没想到楚孝德竟然会选择拒绝,不过随后楚休便有些释然了,楚孝德的反应如此激烈,多半还是因为他的身份,西域异族人出身,自卑敏感到了极致。

  他义父楚思摩便是西域奴隶出身,所以就算是成为掌刑官,在关中刑堂内也是被人所诟病和暗中讥讽的,楚孝德也是因为这点没少被人所侮辱歧视。

  在他想来,如果楚休当真想要拿他当奴仆对待拿捏,那他还不如跟楚休拼死一搏。

  楚休淡淡道:“谁告诉你拿到你的把柄之后我便要拿捏你了?我也没有拿你当奴仆的打算。

  我的心比你想象的大得多,一个巡察使的位置我不满足,甚至一个掌刑官的位置我也不满足!

  在关中刑堂内,你和你义父都是异类,被人所歧视,你便甘心一辈子都是如此?

  这个江湖从来都不是用血脉用出身来衡量的,而是用自己手中的拳头和刀剑。

  我拿到你的把柄是想要我自己安心,也是想要你安心,但我能给你的,绝对比你想象的要更多。”

  楚孝德有些发愣,他似乎没想到楚休竟然会跟他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忽然扔给了他一枚九龙币,不过上面却是缺了一角,还有着一刀带着魔气的血色刀痕。

  “昔日在神兵大会时,我联合商阳莫家莫天临、吴郡洛家洛飞鸿、天下盟谢小楼,我们四人联手组建九分堂,不以义气结拜,而是以利益结盟,互相发展人脉资源。

  拿着这枚代表我的九龙币,你便也是九分堂的一员,只要你将来能够付出足够的代价,莫天临等人都会在关键的时候帮你一把,这份礼物,够不够大?”

  楚孝德拿着那枚九龙币,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无论是莫天临还是谢小楼,都是龙虎榜前二十的角色,每一个都是各大世家出身的精英弟子,甚至是各自势力中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包括楚休也是在关中刑堂内独领风骚。

  这些人联手所组建的势力有多恐怖这便不用多说了,随便拿出来一个影响都是十分惊人的。

  结果现在自己竟然能够用一定的利益换得对方出手相帮,这简直就是楚孝德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毕竟他的实力摆在这里,若是正常情况,他甚至连莫天临等人的边都摸不到。

  拿着九龙币,楚孝德迟疑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楚休淡淡道:“我有骗你的必要吗?正好你这次可以拿着这九龙币,去商阳郡找商阳莫家的莫天临,让他帮我调查一下那秋冬茂。”

  楚孝德疑惑道:“调查秋冬茂做什么?”

  “那小子有些不老实,秋家之人体内中的毒,我怀疑跟他有关。”楚休沉声道。

  之前陆先生都已经说了,他是为了杀人而来的,秋振声的死也跟他所得到的那部功法无关,完全就是他过早站队以及楚休带来的蝴蝶效应的后果。

  既然如此的话,那功法定然还在秋家内,但眼下秋家的人都已经死了,只有秋冬茂一个活口,楚休不查他查谁?

  楚孝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挣扎之色,但他还是将楚休手中的那枚九龙币默默的收入怀中。

  不答应是死,答应了能活,最重要的是能活的比现在更好,楚孝德应该怎么选择,那便不用多说了。

  在关中刑堂内,同辈武者之间楚孝德当真是连一个关系好一些的朋友都没有。

  之前像是厉天豪那样的,对楚孝德都是一副冷嘲热讽看不起的模样。

  而像是程周海和钟平等人,他们虽然不至于看不起楚孝德,但却依旧不想跟其打什么交道。

  眼下他若是加入了楚休这所谓的九分堂,在关中刑堂内他能得到楚休的支持,在关中刑堂外,他也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利益交换总是要比其他东西靠谱许多。

  看到楚孝德的动作,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正如同他之前跟楚休说的那般,他的心,大的很。

  拉拢来一个楚孝德不算什么,在关中刑堂年轻一代当中,楚孝德的实力也算不上是出彩。

  但楚休真正看中的可是楚孝德背后的楚思摩。

  楚思摩跟楚孝德的关系可是密切的很,几乎跟亲儿子没什么两样,远非其他人那种弟子和属下的关系可比的。

  只要楚休拉拢到了楚孝德,那楚思摩也几乎是百分百会站在他这边的。

  做好了决定之后,楚孝德也是让楚休在他的手臂上印上了圣火印。

  昆仑魔教的圣火印是什么模样的,在看过了前世的剧情之后,楚休自然是知道的。

  眼下真正的昆仑魔教还没有复苏,楚休也不介意先扯着昆仑魔教做大旗。

  为楚孝德印上了这圣火印之后,楚孝德也知道,他自己这辈子都估计都要被绑在楚休的战车上了。

  所以他这边也是立刻转换身份,对楚休问道:“姜文元的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理?毕竟动手杀人的可是无相魔宗的自己人,你总不能出卖自己人换来证据。”

  楚休淡淡道:“姜文元此时已经疯魔了,对付他不需要证据。

  以前姜文元闹的再过分,东齐皇族也只是将他的行为当作是小打小闹而已,没放在心上。

  别说姜文元招揽来的这些门客实力只能算是不错,哪怕是他招揽来了一名武道宗师东齐朝廷也是不怕,因为武道宗师,东齐朝廷也是一样不缺。

  但他现在却是自己作死,竟然还敢插手东齐皇族之间的斗争,这已经是犯了大忌了,东齐皇室若是不杀他,那才叫奇怪。

  我关中刑堂这次只是完成任务来了,只要东齐满意这个结果,我们的任务便算是完成了,我不需要他杀秋振声的证据,我只需要他勾结太子,意图挑拨东齐皇室内斗这个证据便足够了!”

  在楚休看来,这次任务他已经算是完成了,至于这完成任务的人嘛,便落在了那破锋营的参将方镇旗的身上。

  陆先生在回到了聚龙阁之后,姜文元问道:“那楚休都已经解决了?”

  陆先生摇摇头道:“解决楚休很简单,但那王瑾却是一直跟在楚休的身边,王爷你也知道,那王瑾毕竟是皇宫大内出身的高手,虽然是阉人,但却是皇帝的心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万一我若是失手了,暴露了自己,那恐怕接下来我便不能再出手了。”

  姜文元低声喝骂了一声:“这死太监当真是碍事!”

  姜文元对于太监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因为昔日吕姓皇族把他们姜姓皇族给赶下台之后,皇宫大内的那些太监可是第一个临阵倒戈的,直接投降了对方。

  从那时候起姜文元便知道,这些没了根的死太监根本就靠不住。

  姜文元摆了摆手道:“行了,既然是这样那就找机会再动手吧。”

  陆先生点了点头,从容的走下去,不过这时他腰间传讯玉简却是亮了起来,看到那上面的内容,陆先生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诡秘之色。

  姜文元下意识的问道:“是谁?”

  陆先生若无其事道:“是我无相魔宗的同门。”

  姜文元随意的摆了摆手,并没有在意。

  他跟无相魔宗只是联手,并不是主从关系,无相魔宗的一些内幕他不想知道,估计无相魔宗也不会告诉他的。

  走下聚龙阁,陆先生的眉头挑了挑,直接便开始吩咐他们无相魔宗的弟子开始悄无声息的暂时离开聚龙阁和安乐王府。

  方才那消息是楚休发来的,管无相魔宗要姜文元联合太子的证据,并且说他已经准备对姜文元动手了,如果事成的话,他们无相魔宗也能够趁机捞一笔。

  陆先生很是满意楚休的态度,虽然在陆先生看来大家都是‘自己人’,但无偿的帮忙和利益共享乃是两个概念。

  现在陆先生帮楚休拿到姜文元的证据,而楚休也能够给陆先生一定的利益,这样才算是公平,也让陆先生感觉这位‘昆仑魔教’的嫡系传人还当真是很会做人。

  眼下陆先生在安乐王府的身份乃是客卿,而且还是极其重要的那种,他想要拿到一些带有蛛丝马迹的做证据很简单。

  在拿到了东西之后,陆先生暗中把东西送给了楚休,而楚休则是撇下程周海等人,直接单独一人前往秋振声的庄子,去见方镇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