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振声的这件案子当中,方镇旗表现的很正常,一直都是听命于东齐皇族,尽忠职守角色。

  但楚休却是从一开始便猜到了,这位方参将其实就是二皇子的人。

  昔日楚休那便宜老爹和其他几名死在楚家的龙骑禁军都是破锋营的人,他们在二十多年前便已经开始为了二皇子满江湖的收集宝物了。

  可以这么说,破锋营便是二皇子的私军,这点其实在东齐也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龙骑禁军乃是专属于东齐皇室的军队,其中一部分当然是直接听命于东齐皇帝,而剩下一些皇子手中也是握着一些力量的。

  二皇子眼下在东齐的威势可是要比太子都要强三分,他麾下握有龙骑禁军的一个营,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这次秋振声的案子其实二皇子也是在那种关注着的。

  秋振声已经投靠了他,结果现在秋振声却是古怪的死于非命,这种事情二皇子当然要时刻关注着,是为了自己负责,也是要让其他已经投靠他的人看看,跟着自己走的人,无论是死是活,都会有一个交代的。

  等楚休来到庄子后发现,秋冬茂和那江东五侠竟然一直都没走,仍旧守在外面。

  看到楚休前来,江东五侠对楚休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看。

  楚休行事凶狠残暴,他们本来就对其没什么好感。

  而且之前楚休还对吴天冬出手,这就更让他们露出敌意来了。

  不过楚休倒也没有跟他们较劲的意思,而是直接进入庄子,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秋冬茂一眼,看的对方心中直发毛,这才进入庄子内。

  让一名龙骑禁军带自己去见方镇旗,刚刚开门,方镇旗便沉声道:“案子已经有眉目了?”

  楚休答非所问,直接道:“我要见二皇子。”

  方镇旗皱眉道:“你是什么意思?”

  楚休道:“当然只字面上的意思,我可是调查出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秋振声的死,严格来说可是被二皇子连累的,二皇子难道就不想知道吗?我手里面的东西,是不会让二皇子后悔的。”

  方镇旗皱了皱眉头道:“你先在这里等待,我去询问一下二皇子。”

  二皇子已经明确吩咐了,这件事情要严查,眼下楚休说的是真是假他并不知道,不过先行跟二皇子禀报总是不会错的。

  方镇旗乃是二皇子的心腹之一,他自然是有着二皇子的联络方式。

  楚休在庄子里面等了一天,方镇旗这才走过来,沉声道:“楚休,二皇子请你过去。”

  说着,方镇旗直接将楚休领到了济州府外的一座庄园当中。

  身为东齐的二皇子,吕隆光在整个东齐有着不少的产业,这座庄园便是其中之一。

  说实话,楚休对吕隆光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这位皇子在东齐的名气可是大的很。

  据说吕隆光跟太子吕隆基的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刻钟,但就是这一刻钟,就让两个人一个成为了太子,而一个只是二皇子。

  长大之后,对于这种事情吕隆光自然是不服气的很,事事都要跟太子争上一争,当然他也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天下尚武,一切都是以武力为尊,这点东齐皇室也不例外。

  太子吕隆基在武道上的实力只能说是平平,跟他父亲差不多,就算是有着无数灵药堆积,高手教导,也是在三十岁之后才到的内罡境。

  而吕隆光则是自身武道天赋惊艳,未到二十便已经踏入了先天,之后更是随着东齐军方东征西讨,在军方有着很强的声威。

  而论能力,吕隆基也只是中人之姿,他身为太子,手中握着的权力不小,但大部分却都只是交给了自己的手下来打理。

  而吕隆光则是事实亲历亲为,手段熟练老辣,让手下人叹服。

  可以说吕隆基若是没有一个太子的身份在,那几乎可以完全被后者碾压。

  只不过楚休依稀记得,原版剧情中,那位开元帝吕浩昌都已经年过百岁,可是还没有退位让贤的意思。

  当然现在剧情已经发生了不少改变,这位二皇子能否上位,这可都是一个未知数。

  方镇旗敲开了一间屋门,带着楚休进入其中,恭声道:“殿下,楚休已经带到了。”

  此时屋内只有两个人,一人坐,一人站。

  坐着的那个是一名面相三十多岁,留着胡子,相貌阳刚,身穿金黄色蟒袍,带着一身强大气势的青年人。

  这人便是东齐的二皇子吕隆光了,他的实际年龄应该已经到了五十了,只不过因为踏入三花聚顶境时才三十多岁,所以现在的相貌也是一直都留在那时。

  而吕隆光身后则是有一名面白无须的老太监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休,这位赫然也是一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

  “方镇旗说你找我说有关秋振声的死因,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你是关中刑堂的人,关思羽也是一样保不住你!”

  随着吕隆光的开口,一股强大的压力也是扑面而来。

  这位二皇子可是出了名的强势,他这番话可不是说笑的,如果楚休当真在耍他,把关思羽也是保不住楚休。

  楚休也没有在意二皇子的态度,他只是沉声道:“我既然敢让方将军请来二皇子,自然是有货真价实的东西在的。

  关于秋振声的死因我已经查出来了,相信二皇子也是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杀了自己最新招揽的手下吧?”

  吕隆光的眼睛一眯,露出了一抹冷色道:“是谁告诉你秋振声是我的人?”

  楚休淡淡道:“二皇子不用着急,这些可不是二皇子你内部出了问题,而是我调查出来的。”

  跟吕隆光这种强势的人楚休也没想跟他绕圈子,而是直接把这一切都给说了出来,不过他却是直接忽略了陆先生在其中的作用,直接一句话,全都是自己调查出的便可以了。

  吕隆光听完之后面色已经是一片阴沉,冷声道:“我那位大哥倒是好深的心思,竟然不声不响的就跟那姜文元勾结在了一起,还当真是不知死活!”

  太子跟姜文元之间的关系若不是今天被楚休暴露了出来,他恐怕还蒙在鼓里呢。

  一个姜文元虽然不能帮太子成事,但想要坏他的事却是很简单的。

  “证据在哪里?”吕隆光看着楚休,沉声问道。

  楚休道:“证据我自然是有的,不过二皇子你该不会认为我会白将证据给你吧?若是样的话,我还不如直接将证据交给王瑾王公公,让他去陛下那里报功,我起码还会得到陛下的奖赏。”

  “你敢要挟我?”吕隆光的面色一沉,他身后那名面白无须的太监也是冷哼了一声,一股强大的气势向着楚休袭来。

  只不过现在的楚休已经不是昔日的楚休了,哪怕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也是吓不退他的,迎着那太监的气势,楚休沉声道:“不是要挟,而是交易,有来有往才叫公平,不是吗?

  二皇子,恕我直言,眼下东齐需要的是稳定,我把姜文元杀秋振声的证据交上去,没有任何的作用,姜文元只是会被斥责的。

  反之我若是把姜文元勾结太子,意图挑拨东齐皇室内乱的证据交上去,才会要了姜文元的性命!

  这份证据由我来交,那是公事公办,但若是由二皇子您来交,则是能成为打击有太子的工具,这份交易,难道不值得吗?

  当然您乃是东齐的二皇子,而我只是关中刑堂出身的一个小小的江湖捕头而已,您想要强抢我也没办法。

  不过都说二皇子您为人大气,想必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吧?况且这些证据,我可不止一份。”

  吕隆光听了楚休的话后面色有些难看,他的性格强势,若是楚休主动献上证据,他或许会看在这点上给楚休一些打赏的,但结果楚休却是不软不硬的威胁他要进行什么交易,这种事情是吕隆光最为厌恶的。

  只不过眼下证据握在楚休的手中,特别是楚休还说他还有一份证据,自己若是强抢,那一份证据会落到谁的手中可就不一定了。

  虽然吕隆光也不知道楚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眼下他却是急需要这些证据来给他大哥,那位太子殿下上点眼药,所以他暂时忍下了这口气,冷哼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听闻二皇子殿下手中有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中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我想要的,正是这门功法!”

  原版剧情中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只出现了为数不多的几门,这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便是其中最出名的一门,也是杀伤力极大的一门武功。

  这部功法所习得的人并不只有一个,而是很多,其源头就是这位二皇子手中。

  天绝地灭忘我杀拳顾名思义,乃是一门将杀道凝聚到了极致的功法,最为适合军中武者修炼。

  二皇子得到了这门功法后,没少去用它笼络军中强者,楚休还在琢磨着怎么把这门功法弄到手中,没想到现在便来了机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