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二百九十章 图穷匕见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2 源网站:顶点小说
  楚休的话让程周海和钟平一阵无语,倒霉?或许现在也只能这么解释了,虽然显得很敷衍。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谁都看到了王千平到底是怎么死的,而且程周海和钟平也都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性格,他们对于王千平也有些厌恶,便谁都没说什么,而是继续开始劫杀那些安乐王府的人。

  楚休沉声道:“别聚在一起了,大家分散开,柿子挑软的捏,咱们是外人,只是来拿奖励的,安乐王府的人逃出去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程周海和钟平都是连连点头,就算楚休不这么说他们也是会这么做的,若是又像方才那样忽然冒出来几名强者将他们一巴掌给拍死,那才叫倒霉呢。

  三人分散开之后,楚休眯着眼睛,好似早就有了目标一般,朝着一个方向追去。

  方才出手的那些人乃是无相魔宗的人,不过那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并不是陆先生,而是无相魔宗另外一名天人合一境的高手。

  那王千平自己找死,楚休自然也不会股息他。

  虽然说这王千平的实力低下,楚休其实并没有怎么将其放在眼中,但他却是不想把麻烦带回到关中刑堂去,正好就在这里解决了。

  一个外罡境的武者而已,无相魔宗的人也不介意卖楚休一个人情,顺手就将他给拍死了。

  而此时姜文元已经带着祁伯和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逃出了一段距离,其他的门客和供奉都在后方一层层的阻隔着追杀者,暂时他们应该是追不上来的。

  看着自己身边的祁伯和那名身背长剑的中年人,姜文元不由得悲从中来,不住的叹息了起来。

  那身背长剑的中年人沉声道:“王爷不必如此,您不是早就已经在北燕和西楚那边都准备了不少的资产吗?天无绝人之路,东齐呆不下去了,我们去北燕和西楚都可以。”

  祁伯也是道:“没错,那吕姓皇族背信弃义,此次过后定然会被天下人所唾骂的。”

  狡兔三窟,其实安乐王一脉从姜文元的祖上开始就派人在北燕和西楚之地购置了房产,还藏有大量的资源,就是怕吕姓皇族忽然翻脸,他们好留一条退路。

  只不过这么多年安乐王一脉一直都平安无事,甚至姜文元都没想过会有用上它的这一天。

  姜文元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来:“没了,什么都已经没了,我的根在东齐,就算去了北燕和西楚,我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直到现在姜文元才反应过来,他的一切其实都是吕姓皇族给的。

  东齐承认他是安乐王,他才是东齐的异姓王,可以安安稳稳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可以招揽这么多江湖上的俊杰英豪。

  没了这层身份,他连屁都不是,拿什么东山再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王爷既然不想去西楚和北燕,那便留在东齐,怎么样?”

  祁伯跟那身背长剑中年武者立刻警惕了起来,望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陆先生的身形从黑暗当中走出,看到是他,祁伯和那名背剑武者这才松了一口气。

  陆先生他们自然是很熟悉的,无相魔宗跟他们安乐王府已经合作很长时间了,一直以来都是由这位陆先生跟他们联络的。

  不过姜文元却是看着陆先生厉喝道:“方才你们无相魔宗的人为何逃走?你们这帮魔道中人果然靠不住!”

  之前无相魔宗的那些人没有参与阻挡追杀者,反而是集体逃离,这点姜文元可都是看在眼里。

  祁伯轻轻的拉了姜文元一下,示意他冷静一些。

  眼下他们安乐王府已经彻底分崩离析,跟无相魔宗的合作自然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这个时候还是别得罪对方的好,说不定他们还要借助无相魔宗的力量逃命呢。

  就在祁伯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陆先生却是忽然道:“楚小友,出来吧,这份功劳我无相魔宗可领不到了,就送给你了。”

  楚休的身形也是从另一个方向走出来,冲着陆先生拱拱手,笑道:“多谢前辈了。”

  看到楚休出现,姜文元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楚休问道:“前辈可曾把安乐王府的东西都给挪走了?”

  陆先生笑眯眯道:“你通知的很及时,殿前司的人打来之后,我便已经让最后一批无相魔宗的弟子用空间秘匣把东西都给搬空了。

  啧啧,这些年来这安乐王府的积累还当真是丰厚的很啊,也难为吕姓皇族竟然能够容忍你这么长时间了。”

  楚休这位冒充的魔教弟子跟无相魔宗可是交易的很愉快。

  在殿前司的人即将动手时,他便传讯陆先生,让他们做好准备,趁火打劫捞上一笔。

  反正到了最后安乐王府也肯定是要被抄家的,他是拿不到了。

  而陆先生此时也是投桃报李,暗中跟着姜文元,把姜文元的位置告诉了楚休。

  虽然东起皇帝都已经说了,拿着姜文元的人头可以换来奖赏,但他可是魔道中人,还是臭名昭彰的无相魔宗。

  陆先生若是拿着姜文元的人头去要奖赏,估计就连自己的人头都要丢在东齐了,所以还是交给楚休来的划算。

  听完两个人的对话,姜文元的面色已经被刺激的通红一片,好似要滴出血来一般。

  他指着陆先生凄厉的大喝道:“混蛋!你竟然背叛我!”

  祁伯和那背剑的武者也是一脸的惊骇。

  他们安乐王府跟无相魔宗勾结也就罢了,毕竟以姜文元的身份,他干出这种事情很正常。

  但楚休可是关中刑堂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武者,他竟然也干出了勾结魔道这种事情,此事若是传出去,楚休必将万劫不复!

  陆先生淡淡道:“王爷你这话可是说错了,我无相魔宗可从来都不是你的下属,何来背叛一说?

  看在你我也算是合作过的份上,我今天可是亲自来为你送行来了,这已经很够意思了。”

  姜文元死死的盯着楚休和陆先生,一副恨不得要将他们生吞的模样。

  此时他才恍然大悟,为何上一次他让陆先生去杀楚休结果却没杀成,这两个人其实早就已经勾结在一起了!

  楚休一步踏出,淡然道:“安乐王,本来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就算案子的进度卡在了你聚龙阁,也是要看东齐朝廷的态度,我也不会强行对你出手。

  但你却非要杀我,自己作死,这可怪不得别人了。

  现在东齐皇帝要你的脑袋,你哪怕是逃到了北燕西楚,也要面临无尽的追杀,所以还不如现在便宜我,我也会给你一个痛快的,这样不好吗?”

  那名背剑的中年武者一步走出,沉声道:“祁伯,带着王爷先走,这里我来拦着!”

  陆先生怪笑道:“‘悲秋剑客’韩东乐,你在姜文元麾下当客卿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昔日你因为一个女子而结怨南仓夏侯氏,是姜文元帮你摆平了,但实际上姜文元却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为了这一句话,你在姜文元麾下当了十年的供奉,对他忠心耿耿,这还不够吗,拼什么命呢,我的实力你难道不知道吗?”

  韩东乐拔出自己一直背在身后的长剑,那是一柄带着奇异花纹的瑰丽长剑,显得异常的璀璨耀目。

  “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昔日我既然受了王爷的恩惠,如今便要偿还。

  一顿饭的恩情尚且如此,更别说是王爷帮我挡下了南仓夏侯氏,虽然只是一句话,但却比我的命更加贵重。

  陆先生,我见过你出手,你的实力怕是距离武道宗师境界只差一步了,我远远不敌。

  但今天只要我还能拿得起剑,你便动不了王爷。”

  看到韩东乐这般模样,陆先生摇摇头道:“仗义每多屠狗辈,似你这般草莽出身的武者倒是要比那些大派的弟子来得更加忠义。

  我现在倒是知道了,为何姜文元这么喜欢招揽你们这些草莽出身的武者,甚至不惜代价。

  你们这些人还真是蠢的可爱啊,我都有点不舍得杀你了。..

  我这个很少给人机会,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到底是退还是不退?”

  韩东乐摇了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坚持,就好像昆仑魔教明明都已经覆灭这么多年了,你们无相魔宗仍旧不放弃一样,我现在,也一样不会退。”

  话音落下,韩东乐竟然直接持剑向着陆先生斩来,剑势迅捷如风,瑰丽无比,璀璨耀目。

  “可惜啊,冥顽不灵!”

  陆先生叹息一声,一掌落下,无边的魔气凝聚成恐怖的巨手向着韩东乐的剑势袭来,阴罗魔爪,撕天裂地!

  几乎是瞬息之间,韩东乐的剑势便被陆先生那一爪所碎裂,现场根本就是一副碾压的姿态。

  只不过韩东乐却仿佛是根本不怕死一般,眼看不敌,竟然直接选择燃烧精血也要拖延住陆先生。

  姜文元目眦欲裂,人非草木,他之前所招揽这些门客和供奉都是带着功利心的,其实就是想要利用对方。

  不过这些人都已经陪伴了他十余年甚至是几十年了,结果现在却都是为了保护他而拼命,姜文元怎么可能没有感触?

  但现在不是感触的时候,祁伯直接拉起姜文元,大喊道:“王爷快走!”

  说着,祁伯直接爆发出自己最快的速度,也顾不得什么上下尊卑,强行背起姜文元便要逃离。

  不过还没跑出去多久,他身后便响起了楚休的声音:“跑?你们跑不掉的,不如把人头借我拿去领赏,明年我还能为你烧些纸,让你在下面继续舒舒服服的当你的安乐王爷,这样不好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