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三百零九章 毒计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2 源网站:顶点小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猫腻的夜晚打赏补更的。

  夏侯无江圈出来的那些名字要么是在东齐有着一定名声的散修,要么就是一些小势力的执掌者。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受过江东五侠的恩惠,并且也是对江东五侠被杀颇为不忿,骂楚休也是骂的最凶的。

  当得知夏侯无江找他们时,这些人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夏侯氏年轻一代最为最出名的俊杰找他们所为何事。

  不过他们虽然不知道,但在东齐这一亩三分地上,倒还真没人敢不给夏侯氏面子,所以在接到了夏侯无江的邀请之后,他们也是立刻便来到了夏侯氏内。

  夏侯氏的一间会客厅内,十几人对坐在厅内,面面相觑。

  其中一名武者站出来问道:“林老爷子、姚大侠,这里面你们二位的名声最大,可知道夏侯无江邀请我们来是所为何事?”

  被询问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人乃是一名六七十岁的老者,此时乃是江东林家庄的庄主林南业,虽然实力不算太高,只有五气朝元境,但在江东的名气也不小,一些散修武者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来往他们林家庄,只要林南业能帮上忙的,也绝对不会推辞。

  而且一些年轻的小辈武者在修炼上遇到了什么困难想要请林南业解惑,他也会详细的为其解答,没有丁点的私藏,所以这林南业在江东之地也是名声不错的长者。

  而那姚大侠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名为姚乐山,绰号‘斩邪刀’,也有着五气朝元境的实力。

  此人是散修出身,在东齐各处游历,倒也干过不少的侠义之事,只不过名声却是没有江东五侠那般大,但在这些人当中他的名声应该是最大的一个。

  林南业摇摇头道:“老朽也不知道原因。”

  姚乐山则是道:“夏侯公子既然邀请我们来,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堂堂九大世家之一的夏侯氏,总不会闲着无聊害我们的,若是夏侯氏想要对我们不利,估计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姚乐山的话音落下,便听到夏侯无江的话音传来:“姚大侠说的没错,我这次找你们来,可不是来害你们的。”

  夏侯无江推门而入,其他几人立刻站起来恭敬的拱手道:“见过夏侯公子。”

  在场的这些人当中有比夏侯无江更强的五气朝元境武者,也有林南业这样要比夏侯无江年龄大很多的江湖名宿,不过他们却都对夏侯无江态度恭敬客气的很。

  九大世家之一,如日中天南仓夏侯氏值得他们这般恭敬,哪怕夏侯无江只是夏侯氏的年轻一代,也有让他们恭敬的实力。

  夏侯无江摆摆手道:“诸位都请坐,相信诸位也都在疑惑我这次请大家来是所谓何事,其实我只要提一个名字诸位就知道了。”

  迎着楚休疑惑的目光,夏侯无江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楚休!”

  一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众人顿时便炸了,纷纷怒骂了起来。

  “原来是这个恶徒!”

  姚乐山一脸的悲愤道:“我跟程兄相交莫逆,一年前我等还在一起喝酒,互相切磋交流,没想到现在却是已经天人永隔了!”

  林南业更是叹息道:“昔日我那孙子顽劣,意外落入贼人的手中,老朽根本就不敢跟其硬来,是江东五侠出手,将贼人斩杀,救回的我那孙子,事后老朽想要感谢,江东五侠却是连一个铜板都没要。

  那五人都是好样的,乃是我江东郡武林的骄傲,更是我东齐武林正道俊杰,若是给他们时间,我东齐未必不会也出一个聚义庄来。

  只可惜他们如今却是都死在了楚休那凶人的手中,还要背上一个包庇凶犯的罪名。”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带着悲愤之意开始声讨着楚休。

  他们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江东五侠的好友,或者是曾经受过他们恩惠之人。

  所以在江东五侠死后,他们跳的都是最凶的,总是在人多的地方大骂楚休,为江东五侠喊冤等等。

  夏侯无江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道:“诸位,我跟你们的看法可是一样的,这楚休生性凶残贪婪,天知道他为何要杀了江东五侠,不过事情绝对不是他们包庇秋冬茂那般简单,这个借口拙劣的哪怕是白痴都不会相信的。

  实话实说,我跟那楚休也有仇怨,江东五侠的为人本公子也是佩服的很,所以我今天把诸位找来,就是想要跟诸位商量一下,如何对付这楚休,最好将其永远的留在东齐!”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却是都不说话了,纷纷面面相觑,哑火了起来。

  夏侯无江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要杀楚休!

  实际上这种想法他们也有,但却没有一个人去做的,别看他们骂的凶,一个个恨不得要将楚休剥皮去骨的模样,但真让他们动手,无论是林南业还是姚乐山都会耸的。

  他们这些人有的是受了江东五侠的恩惠这没错,也有的是江东五侠的好友这也没错,但这些却都不至于让他们去跟楚休拼命送死,毕竟恩情还没大到这种地步。

  楚休的实力在他杀了程不讳之后就已经被众人所承认了,楚休的确对得起他的龙虎榜排名,以三花聚顶境杀五气朝元并非是什么难事。

  在这种前提下,有哪个人敢去送死的?

  毕竟受过江东五侠恩惠的,和跟他们交好的,最强的也只是姚乐山这样同为五气朝元这种级别的武者,实力可能还没有程不讳来得强。

  就连程不讳都死在了楚休的手中,他们这时候跳出去跟找死又有什么两样?

  而且哪怕是真有人不怕死,有把握杀了楚休,他们也不敢去杀。

  楚休的身份是什么?他可不是散修武者,而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关中刑堂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武者,乃是关中刑堂的脸面。

  他们若是杀了楚休了,关中刑堂必将震怒,那他们就只能做好流亡江湖的准备了。

  而且要知道关中刑堂最擅长的就是追查凶手,探查痕迹,在关中刑堂的手中,他们估计连逃跑都是一种奢侈。

  所以对于林南业等人来说,他们可以在暗地里骂骂楚休,在人多的地方为江东五侠喊冤叫屈,但若是真让他们跳出来去跟楚休拼命,他们还真没有这个胆量。

  看到众人这般模样,夏侯无江不禁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这帮家伙整天叫嚷着什么道义忠义之类的东西,真出了事情,需要拼命,还不是一样要怂?

  林南业小心翼翼的冲着夏侯无江一拱手道:“夏侯公子,我等自然也是想要找楚休报仇的,但那楚休背后却是关中刑堂,动了他,我等也必将会遭到关中刑堂报复的。

  老朽已经年老,倒也不怕豁出这条命去找楚休拼命,报答江东五侠的恩情,但老朽却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不是孤身一人,若是惹怒了关中刑堂,牵连到我林家庄怎么办?”

  听到林南业的话,姚乐山却是在心中暗骂这个老狐狸说话阴险。

  你林南业有家有业,我姚乐山孤身一人就活该去跟楚休拼命了吗?

  不过还没等姚乐山说什么,夏侯无江便一挥手道:“诸位,你们放心,我不是要让你们就这么去跟楚休拼命的,我只是想要让你们起一个带头的作用,让整个东齐的武者,都去找楚休的麻烦!”

  林南业一皱眉道:“夏侯公子的意思是?”

  夏侯无江淡淡道:“楚休这次杀了江东五侠,他给江东五侠的罪名是他包庇秋冬茂这个罪犯,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很扯淡,但也还是有些用处的,所以我们要忽略这一点,这件事情中,根本就没有秋冬茂什么事情。

  楚休乃是关中之人,他在加入关中刑堂之前乃是北燕的人,结果他楚休却是在我东齐的土地上如此嚣张狂妄,上一次他在神兵大会之大杀特杀不算,这次他竟然还敢残杀我东齐正道武林的俊杰江东五侠,他楚休这么做,是不是没把我东齐放在眼里?是不是以为我东齐武林,无人了?”

  此言一出,林南业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夏侯无江这一招毒计可是真狠啊!

  直接偷换概念,把原本一场看似寻常的江湖厮杀换成了外来武者对东齐武者的挑衅和羞辱,事情若真是闹大,楚休必将会被整个东齐的武者所敌视的!

  现在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其实对于地域之分还是很看重的,大部分的武者在自己的名头前面都会挂上自己的出身来历,比如江东五侠就是如此,在东齐他们代表的就是江东郡。

  而游历整个江湖的武者也会在自己头上挂上自己所在的国家,之前楚休一个外来人在东齐扬威,其实就已经让许多人有些不爽了。

  现在夏侯无江所做的便是要让江东五侠上升到东齐五侠的层次,楚休杀了他们,那就是在挑衅东齐武林,身为东齐武者,你们难道就这么看着不成?保不齐就会有一些冲动的家伙跳出来找楚休麻烦的。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