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盟主0o雨小莫o0的打赏补更的。

  楚休那种一言不合便出手,堪称是喜怒无常的性格没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是绝对不会了解的。

  刀剑无眼、拳脚无心。

  其实大部分的江湖人几乎都是选择先动嘴的,真动手,摩擦变成冲突,冲突变成了死战,那时候可就不是轻易能够了结的了。

  所以此时楚休如此突兀的出手,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方维明毕竟是五气朝元境的武者,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手中的长剑扬起,银白色的锋锐剑罡闪耀而出,不过还没等他的剑势施展开,迎接他的便是一轮闪耀着无边魔气的璀璨刀罡!

  轰然一声罡气巨响,方维明的剑势直接被轰碎,他的身形忍不住向后退去。

  他周围其他武者也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纷纷向着四面跑开,连一个出手的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方维明却是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着,这些人果然是一个都靠不住。

  不过他此时也来不及再骂了,因为楚休手中的天魔舞上一股璀璨刺目的魔气已经轰然爆发,其中还夹杂着狰狞血芒而来。

  阿鼻魔刀,地狱门开!

  阿鼻道三刀接连落下,第一刀就将方维明的剑势彻底粉碎,第二刀直接将方维明手中长剑所粉碎。

  等到第三刀落下,方维明的心中已经是惊骇至极,他双手捏出印决,罡气凝聚在手中,气血跟罡气交织,化作剑指想要阻拦楚休那一刀,但却直接就被这阿鼻道三刀的最后一刀彻底所粉碎!

  弱!太弱了!

  这方维明可以说是楚休遇到最弱的五气朝元境武者,甚至像是沈白或者童开泰这种三花聚顶境武者都要比他强上数倍。

  他好歹也是五气朝元境,结果却是连自己一连串阿鼻道三刀都挡不住,简直就是废物到了极致。

  不过就在方维明即将被楚休这一刀斩杀时,楚休却是忽然收刀,手捏大金刚轮印,直接一掌轰在方维明的丹田之上,将他轰的吐血,而后直接一把抓住方维明的脖子,冷声道:“你不是要交代吗?现在这个交代,可曾够了?”

  周围其他人看到方维明被楚休像拎死狗一样拎在手中,他们却是连一个敢动手的人都没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楚休的实力还当真是名不虚传。

  方维明放在整个东齐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在严州府这一亩三分地却绝对是高手,结果他在楚休手中却是撑不了几招便被打成这幅模样,甚至如果不是楚休最后忽然收刀,他都已经被杀了。

  方维明的嘴动了动,他倒是想要放一句话狠话,不过他现在被楚休拎在手中,只要楚休的手轻轻一动便能捏碎他的脖子,这让方维明连一句话硬点的话都不敢说。

  楚休的眼中闪烁着嘲弄之色道:“就凭你这德行还想管我要一个交代?简直就是笑话!

  我乃是关中刑堂麾下关西巡察使,你想要杀我,凭什么?就算是我现在站在这里让你杀,你敢吗?”

  方维明闻言顿时冷汗连连,其实他这次有一半的原因是被人鼓动来的,从楚休进入酒店再到他来,这才用了多长时间?方维明根本就没想到那么多。

  直到楚休这么一说,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他来之前甚至没想好自己究竟是要杀楚休,还是只要让他丢脸。

  就像楚休说的那样,他方家只是一个破落户而已,祖上的荣光都已经不在,他若是杀了楚休,关中刑堂的报复他承担不起。

  楚休冷声道:“说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找我麻烦的?”

  楚休留方维明一命不是因为他忽然心慈手软了,楚休只是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而已。

  按理来说江东五侠应该没那么大的影响力才对,杀了他们自己竟然被整个东齐的武者所敌视,甚至竟然升级到了找麻烦的程度了,自己杀的到底是江东五侠还是东齐五侠?

  哪怕是在原版剧情中,程不讳等人的实力要比现在更强,他们的影响力也没大到这种程度。

  所以他有些疑惑,就怕是有人在暗中搞事情,想要借题发挥。

  方维明低声道:“没人指使我来,只不过因为你杀了江东五侠,还在我东齐之地如此嚣张狂傲,挑衅我东齐武者的尊严,所以我东齐武者已经有不少人看你不爽了。

  我跟董相宜有交情,这次你来严州府,其他人便跑来通知我,我也不得不出手,否则我必将被安插上一个胆小怕事的名声。”

  楚休的眉头一皱,如此看来,这方维明其实就是一个冲动易怒,没什么脑子的白痴而已。

  当初他对外宣扬江东五侠跟自己的关系,结果现在倒好,骑虎难下了。

  但楚休这时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猛的问道:“我杀江东五侠乃是事出有因,顶天算是正常的江湖仇杀,我又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在挑衅东齐武者的尊严?”

  任何事情上升到地域这一层面都是毫无道理可言的,楚休又不是真的白痴,会去做出这种狂傲的事情。

  方维明愣了愣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便有人说你杀江东五侠乃是挑衅我东齐武者的举动,视我东齐于无物。”

  一听这话,楚休已经可以肯定了,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搞事情!

  “滚吧!”

  楚休伸手一甩,直接将方维明扔到了一边,一个没脑子的白痴,杀不杀他都已经不要紧了。

  方维明也是干脆利落的转身便逃,方才他都已经被楚休那接连三刀给杀破了胆子,甚至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灰溜溜的回去养伤去了。

  没有继续吃饭的心情,楚休直接转身便走。

  他在东齐得罪的人不少,这次到底是谁在暗中搞事情,楚休一时半刻也猜不出来。

  自己坏了那位太子殿下的事情,还坏了不止一次,所以太子有可能。

  自己还敲诈来了二皇子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估计二皇子对自己的印象也好不了。

  还有藏剑山庄也是如此,自己不顾藏剑山庄程庭峰的阻拦,废了沈白,估计程庭峰也是很恼怒自己的行为。

  这便是得罪人多的坏处了,出了事情,自己竟然都猜不出到底是谁想要对付自己。

  这个人的计策其实很简单,也是很有效,把江东五侠这五个人上升到整个东齐的层面上,无非就是挑拨东齐武者的情绪而已,虽然九成九的武者都不会上当。

  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其实还是很理智的,楚休杀了江东五侠便是挑衅东齐武者,那这些年东齐武者死在外人手里的人多了,怎么没人说这话?

  无非就是江东五侠的名声太好了,楚休的名声太坏了,外加有人挑拨,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掺合。

  但江湖上理智的人多,却是架不住白痴的人也不少,一百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白痴站出来找楚休的麻烦,那就会站出来第二个甚至是第三个。

  这方维明便是这种白痴,可想而知楚休接下来还会遇到更多这样的白痴。

  楚休离开严州府之后,他便感觉有人在身后跟着自己。

  楚休挑了挑眉毛,自己方才都已经重创了方维明,结果还有人不知死活的想要对自己出手?

  就在楚休刚回头准备把人给揪出来时,那人却是主动现身,乃是一名外罡境的中年人,他冲着楚休拱手道:“在下乃是三公子的下人莫五,见过楚公子。”

  楚休疑惑道:“你是莫天临的人?”

  莫天临在莫家年轻一代的弟子当中排行第三,所以也有人称呼他为三公子的。

  那中年人点点头道:“正是三公子让我来的,三公子让我给您带句话,有人在暗中挑拨生事,想要对您不利。

  并且来人计划的很周密,您若是继续走下去,前面估计会有人带头对您出手,三公子建议您要么隐藏行踪,小心行事,要么改变方向前往大梁城,那里是东齐都城,就算是有人想对您不利,也不敢在那里惹是生非。

  不过三公子还是建议您选后者,因为眼下您在东齐的名声有些不好,就算是改头换面隐藏行踪,也是有可能被人所察觉到的。

  眼下三公子正在莫家苦修,家主也勒令三公子闭关潜修,没到三花聚顶境不允许出关,所以暂时无法帮您了。”

  楚休点了点头道:“回去帮我谢谢你们家三公子的好意,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莫天临虽然没有主动出手相帮,但他察觉到了不对之后便立刻让人来通知自己,这种做法已经足够讲究了。

  况且这次的事情莫天临就算是想要出手也没多大的用处。

  他自己只有外罡境的修为,挡不住几个人。

  而若是动用莫家的力量,别说莫天临只是莫家年轻一代最出彩的弟子,哪怕他是莫家家主也是不能这么肆意妄为的,毕竟莫家不是一个人的莫家。

  把该说的话都跟楚休说完,那名莫家的武者也是拱了拱手道:“既然这样,那在下便告辞了,楚公子一路小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