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猫腻的夜晚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六位盟主^_^

  感谢书友人都应该有夢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莫天临的提醒让楚休对这件事情又重视了几分。

  人都是盲从的,像方维明这样的白痴找上门来,楚休只要杀几个,估计就没有人再敢来找他的麻烦了。

  但若是有人牵头想要对付他,那估计前面等待着楚休的可是一个大场面。

  莫天临给了楚休两个建议,不过楚休却都没打算选。

  这里是东齐,地大物博,到处都是平原,荒山密林十分稀少,楚休哪怕是改头换面隐藏踪迹也难免会被人给找出来。

  而此时若是前往大梁城的话,关中刑堂那边迟迟未归也是个麻烦,还有楚休也不知道这次究竟是谁要对付自己,如果这个人是太子或者是二皇子的话,楚休岂不是自投罗网?

  在大梁城内,那可是这两位的地盘,哪怕楚休是关中刑堂的人,也别想在东齐的都城中跟东齐的皇子硬抗。

  所以在短时间内楚休便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就是直接杀回到关中刑堂去!

  楚休这不是狂妄,而是有着一定的把握和底气。

  不同的时候楚休面对敌人时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该谨慎的时候谨慎,该霸道的时候霸道,该疯狂的时候楚休也不介意疯狂一次。

  江东五侠的实力摆在这里,肯为他出头叫屈的人,不会有强者,实力只会比江东五侠低,而不会比他们更高。

  而且既然有领头的人,那对方肯定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是谁指使的,被人算计了一次楚休怎么也要知道算计他的人是谁才行。

  报仇不怕晚,知道了这个人是谁,等有机会楚休也定然会如数奉还的!

  三日过后,在前往关中的必经之地河阳府内,林南业、姚乐山等十余名武者都在,他们按照夏侯无江的吩咐在江湖上挑动东齐武者的情绪,现在进行的差不多了,他们也准备就在此地劫杀楚休。

  此时河阳府最大的一间酒楼内,足有数千名武者云集在次,都叫嚣着要为江东五侠报仇,教训楚休。

  当然这些人当中看热闹的比较多,真正会出手的,估计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毕竟江湖上还是理智的人比较多,热血上涌便不顾一切的冲动白痴还是少数。

  不过这倒不要紧,十分之一也有数百人,这个人数已经足够惊人了。

  楚休又不是能够一人敌万军的武道宗师,哪怕这些人实力都要比楚休弱很多,也是够楚休喝上一壶的了。

  林南业站在酒楼的最高层,看着下方那些武者,他皱眉道:“全都是些乌合之众啊,有份量的可没有几个。”

  这一次林南业等人既然已经打算了要对楚休出手,自然是希望一战功成的,不过眼下他却是感觉自己这边的实力还是不够强。

  姚乐山道:“知足吧,昔日受过江东五侠恩惠的肯定实力也要比他们更弱,用了几年的时间便反超江东五侠修为的几乎没有。

  不过好在我们人数够多,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楚休,更别说眼下这些人当中,先天境界的修为都算是最弱的。”

  林南业摇摇头道:“还是有些不保险,不如我们加点料如何?”

  姚乐山眼睛一眯道:“林老爷子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江东林家庄在江东郡的名声也是不小,这林南业在江湖上都是好评不断,但只有姚乐山这样级别的人才知道,这位老爷子在年轻时却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儿,为了林家庄崛起江湖没少杀戮对手。

  到了晚年这才研究起道佛来,与人为善,扶持后辈,好似要洗去自己这一身的罪孽一般。

  林南业沉声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光凭着一腔热血,我怕他们被楚休杀了几个人之后便胆寒了,所以必须要增加一些利益。

  不如我们把自己的身家都拿出来,谁若是杀了楚休,这些东西便都是他们的。

  不过我们出的这些东西自然也不能白出,夏侯氏能否为我们补偿回来,蝉儿姑娘,你看如何?”

  林南业向着角落中望去,那里赫然站着一名姿容秀丽的女子,她正是夏侯无江的贴身侍女蝉儿。

  夏侯无江被家族中的人盯着不允许惹事,他便将蝉儿派出来观看战局。

  蝉儿笑了笑道:“小意思,林老爷子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好了,一些修炼资源而已,我夏侯氏拿得出来,诸位拿出多少来,我夏侯氏事后便多补给诸位一倍,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替我家公子答应了。”

  林南业和姚乐山闻言顿时大赞夏侯氏大气等等,但殊不知蝉儿也是在心中冷笑着,此事过后你们这几家是否还在可还不确定呢,夏侯氏的东西,可没那么好拿!

  感觉人来的差不多了,林南业便带着众人走下楼去。

  酒楼内的人看到林南业等人走下楼来,纷纷拱手打着招呼,叫一声林老爷子。

  林南业回礼道:“诸位,这次大家能够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老朽我也就不多说了。

  江东五侠乃是我东齐正道的俊杰,为人更是侠义无双,在场的诸位谁没受过江东五侠的恩惠?

  结果楚休一个外人,却是在我东齐之地上如此嚣张狂妄,江东五侠他说杀就杀,如此行径,可是欺我东齐无人不成?”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立刻义愤填膺,大声喝骂着楚休如何如何。

  一旁姚乐山压了压手道:“诸位还请安静,且听我一言。

  我东齐武林受此侮辱,又岂能就这么不了了之?这是公愤!

  我跟江东五侠中的程不讳程兄乃是至交好友,如今程兄却是惨死在那凶徒的手中,我心难平!这是私怨!

  如今公愤私怨加起来,我姚乐山跟那楚休誓不两立,我愿拿出我自身所有身家为奖励,若是有人能够斩杀楚休,告慰江东五侠在天之灵,我这一身积累便全都是他的!”

  说着,姚乐山便甩开了身上的一个包裹,其中都是各种各样的灵药等修炼资源,作为散修武者,这些东西也可都是姚乐山的全部身家了。

  林南业等人也是纷纷开口许诺,杀了楚休之后愿意拿多少多少的奖励封赏,只不过不像姚乐山那样当场扔出来而已。

  不过只是说说便已经让在场的众人心动了,毕竟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散修武者和小势力出身的武者,林南业等十余人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其价值简直超乎他们的预料。

  因为热血上涌而出手,那热血来的快,去的其实也挺快的。

  但如果这里面包涵着一定的利益在,那估计会有很多人趋之若鹜的,他们的热血也会冷的慢一些。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名有着三花聚顶境的中年武者凑到林南业等人身前,低声道:“诸位,你们要动手,能否别在我河阳府动手?你们想要找楚休报仇,但我青虎帮可是无辜的啊!”

  这名中年人乃是河阳府地头蛇青虎帮的帮主,他此时可是无奈的很。

  你们受过江东五侠的恩惠,聚集在这里想要为他报仇,但这又关我青虎帮什么事情?他们跟江东五侠可没有关系,况且他们这些帮派暗地里可是干了不少阴暗龌蹉的事情,他们若是遇到了江东五侠不仅不会结交,相反还会躲着他们的,生怕被这五个死心眼的家伙给收拾了。

  阴暗点来说江东五侠死了,他青虎帮甚至还有些庆幸呢。

  这帮人在河阳府动手,万一楚休没死,或者是楚休死了关中刑堂会不会来找他这个地头蛇的麻烦,这点青虎帮可不敢肯定。

  林南业冷哼了一声道:“眼下楚休残杀我东齐武林的正道俊杰,挑衅我东齐武林威严,你青虎帮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要阻拦,你们青虎帮难道不算是我东齐武林的势力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武者都把目光望向了那青虎帮的帮主,顿时让他冷汗直流,不敢再说半句废话。

  这帮人都已经疯了!

  青虎帮的帮主退到了一旁,心中恶狠狠的想着,这帮人被楚休教训一顿那才叫好,一个个闲的无聊非要搞事情,江东五侠又不是你老子你老娘,恐怕就算是你爹娘被杀你们都没这么积极过!

  万一真把事情闹大了,他们青虎帮也只得考虑换个地方讨生活了,反正这河阳府是没法呆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武者走进来大声道:“诸位,楚休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他正向着河阳府而来。

  之前在严州府内,方家主庄主方维明乃是江东五侠之一‘高山流水’董相宜的好友,准备去找楚休讨要一个交代。

  结果他话还未说完,便直接被楚休翻脸重创,人差点都被废掉了。”

  闻听此言,林南业立刻便义愤填膺道:“诸位也都看到了,这楚休还当真是凶残狂妄至极,方庄主都已经遭了他的毒手了。

  所以事到如今,想要找楚休讨要回这个公道,想要为我东齐武林正名,我等唯有团结一致,方能够降服那楚休!”

  看到众人的情绪都被挑拨到了极致,林南业跟姚乐山等人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此事若是成了,他们的名声可是会超越江东五侠的。

  PS:八更结束,五一到了,看在作者君劳动节这么勤劳的份上,手上还剩票票的都砸过来吧,顺便求下一个月的保底月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