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烟易凡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斩邪刀诛邪破魔,刀罡之上那股无上光明之力对楚休的魔气有着很大的克制作用,竟然能够撕裂楚休周身的魔气。

  不过在那一瞬间,楚休转身手捏拳印,印法当中却是绽放出了无上的光辉来,甚至要比那斩邪刀更加的耀目。

  圆满宝瓶印,满众生所愿,绽无上光明!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璀璨的光辉当中,姚乐山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那股大力袭来,竟然让他的身形都站不稳,急忙向后退去。

  不过楚休身后那两人却是感觉来了机会,眼睛顿时一亮。

  之前他们手中的长剑已经被楚休的大金刚轮印所轰碎,不过此时他们却都是手捏剑指,向着楚休击来。

  只不过此时已经踏入了忘我杀境状态的楚休极其的敏感,特别是对杀意。

  这两人的剑指刚刚轰到了楚休的护体罡气之上,还没有彻底将楚休的护体罡气所击碎,迎接他们的便是两记闪烁着无上金芒的大金刚轮印!

  轰然一声爆响,两团血雾爆发。

  楚休压根就没去管这两个人的剑指,任凭他们轰在自己的身上,在他周身护体罡气碎裂的同时,两记大金刚轮印却是直接轰碎了两名三花聚顶境武者的脑袋!

  无头的尸身倒在地上,场中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

  楚休的实力很强他们知道,但眼下楚休的强却仍旧是让他们心中胆寒。

  这才交手几招,便已经死了数人,其中还有两名三花聚顶境的存在,这种实力已经是堪称恐怖了。

  姚乐山见状立刻大喝道:“一起出手!别给这楚休喘息的机会!他已经受伤了!”

  硬抗两记三花聚顶境武者的剑指,剑气入体的确是让楚休的面色稍显苍白。

  不过这两个人的实力有些太弱了,剑气入体之后,只用了一瞬间楚休体内琉璃金丝蛊的力量便已经彻底将其排除,他受伤?开玩笑!

  在姚乐山的鼓动之下,又有十余名武者向着楚休杀来。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动作才,楚休的身形便直接盯上了姚乐山,内缚印之威爆发而出,身形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向着姚乐山冲去!

  看到楚休的动作,姚乐山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变。

  方才那圆满宝瓶印的威能可是让他印象深刻,这楚休的力量简直太恐怖了,其爆发力甚至要比他这个五气朝元境的武者还要强大。

  不过此时他却是不敢躲,因为他也是这件事情的牵头人之一。

  他若是躲了,自己这方士气大跌不说,哪怕是最后杀了楚休,他也别想分到名声,甚至还会被东齐武者说他是胆小怯懦之辈。

  所以姚乐山咬咬牙,罡气凝聚一体,体内五气循环不息,一瞬间他的刀身之上绽放出了无边的光明来,一刀斩下,好似佛宗金刚手持戒刀,诛邪降魔,刀势虽然闪耀着无边的煞气,但实际上刀意当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杀机。

  楚休手中无边的地狱魔气跟他的血炼神罡相融,其中还融入了忘我杀境所带来的无边的杀意。

  冲霄魔气当中,楚休这一刀落下竟然有着鬼神咆哮之声,异常的恐怖。

  光明与黑暗的对撞爆发出了无尽风暴,都说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但现在楚休却是魔焰滔天,无可匹敌!

  光明被黑暗所包围,无边的魔气当中,光辉彻底寂灭,姚乐山的身形挡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他的双手在颤抖着,长刀之上一道纤细的裂纹浮现。

  瞬息间那裂纹越来越大,最后轰然一声,直接碎裂!

  姚乐山这把刀的确是差一些,只有四转的级别,乃是仿制大光明寺的戒刀所打造的。

  他毕竟是散修出身,自身的积累也没有多少,在兵器上面就吃了一些亏。

  在兵器被楚休轰碎的一瞬间,姚乐山的身形直接被轰飞,鲜血忍不住狂涌而出。

  后方十余名武者看到这一幕顿时大骇,爆发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想要救援。

  但楚休却是并没有追击,反而是直接转身,手捏智拳印,方圆数丈之内,网罗十方,天地无用!

  磅礴的罡气禁锢空间,在智拳印罡气封锁之下,越是弱小的对手所受到的压制便越大。

  出手的这些人当中最强者也只不过是三花聚顶境,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滞,随着楚休的刀光滑落,人头在飞舞,魔气在飘荡,鲜血在洒落,场面血腥邪异无比,随着黑红色的刀光落下,在场能够站着的便只有两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其余人尽皆被枭首!

  地面上十几具无头的尸身让整个场中变得邪异无比,甚至整个长街都被鲜血所染红。

  而这时天空却是有着大颗的雨滴落下,砸在地上,鲜血混杂着雨滴,宛若小河流淌,散发出一股邪异的美感,整个场中寂静一片,只能听到楚休那微微的喘息声还有雨滴洒落的‘噼啪’之声。

  酒楼之上,蝉儿捧着酥酪的手抖了一下,半碗酥打翻在地。

  看着下方的楚休,蝉儿的眼中闪烁着惊骇之色。

  她是夏侯无江的贴身侍女,甚至可以说是夏侯无江的心腹,蝉儿也不是什么简单之辈,她甚至有着内罡境的修为,以她的年龄来说,甚至要比一些大派出身的弟子都要出色,此时她自然是能够看出楚休的恐怖。

  神兵大会的事情夏侯无江曾经给她讲过,对自己人夏侯无江自然不会刻意的去贬低楚休抬高自己什么的。

  但眼下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他甚至要比昔日在神兵大会时强上十倍还不止。

  天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楚休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么大的进步,这种速度简直让人感觉到惊恐。

  在夏侯无江的心中,楚休并不是对手,只是一个曾经得罪过他的人而已,现在夏侯无江所布下的这个局理由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出气。

  但现在在蝉儿看来,这楚休绝对是公子的大敌,只要这次楚休不死,他对公子绝对是一个大威胁!

  此时场中,楚休一身的杀意都已经凝聚成了实质一般,无形的锋锐杀机在他周身萦绕,甚至就连雨滴在靠近楚休的周身时,都被他的杀气所分割撕裂成水雾。

  楚休的眼中已经没有了魔气,有的,只是毫无感情的血色!

  此时的楚休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柄杀意滔天的绝世凶兵!

  冲着众人森然一笑,就在在场的众人以为楚休会说些什么时,楚休的身形却是猛然间向着姚乐山冲去,这让还在的吐血的姚乐山面色顿时巨变,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林南业连忙大吼道:“上!大家一起上!”

  虽然林南业在这里大喊着,不过他周围的那些武者却都是磨磨蹭蹭的,竟然连一个主动出手的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林南业的心中顿时一沉,失算了!

  其实他们的计策并没有错,一队一队的武者,哪怕是耗,都能把楚休给耗死。

  别说楚休只是三花聚顶境,哪怕是他是天人合一在这种场合下估计都很难撑过去。

  毕竟人力是有限的,除非是已经凝聚了武道真丹,可以借用天地之力的武道宗师,只要武道真丹在,便能够源源不断的炼化天地之力提供内息,唯有那样的存在才能够以一人之力去敌万军,丝毫都不惧怕消耗。

  林南业等人失算的是楚休的强大,那是一种超乎了他们想象的强大,第一队人上去几乎是瞬间就被楚休给杀了一个精光,那种恐怖的场景简直犹如修罗地狱一般,彻底将剩下所有武者的心境给摧毁。

  看着地下那些尸体,在场的众人都有一种感觉,自己现在若是冲上去,估计结果也会像地上的尸体那般凄惨。

  打人先打胆,楚休那一连串让人绝望的杀戮下来,已经将在场九成的武者胆气都给杀没了。

  没有参与围攻楚休,只是站在后方壮声势的武者看到这一幕都是擦了擦冷汗,他们若是贸然出手,估计结果也是躺在地上变成尸体了。

  不过眼下这些人怕了,不敢出手了,林南业等人却是必须出手不可。

  他们乃是带头人,如果他们都怕了,不出手了,那这次围杀楚休可就真的失败了。

  胜了他们能够得到名声,得到夏侯无江的奖励,但如果是败了嘛,他们将会名声散尽,甚至也会得罪夏侯无江,这笔买卖做的可是亏的很。

  所以这一战,他们只许胜,不能败!

  林南业虽然已经老朽,不过一战之力也还是有的。

  他手中一柄长剑荡漾起一道冰蓝色的剑芒,带着幽森的寒意径直向着楚休斩来,威势同样也是不小。

  他们这批人当中还有一名五气朝元境的武者,他手持一柄长枪,一步踏出,长枪刺来,瞬息间后发先至,长枪破空当中带着雷霆闪耀之威,也是不弱。

  两名五气朝元境的武者出手拦截,就算是楚休也不能无视。

  而姚乐山的身形也是迅速的向后退去,想要躲在林南业和那名持枪武者的身后。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身上所有的杀机却是在这一瞬间全部凝滞,他不退反进,那一拳落下,忘敌忘我,只有杀意永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