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气五重当中共分三个层次,内罡和外罡是一重,三花和五气又是一重,到了最后的天人合一境则是单独的一重。

  这一个境界便能够位列单独的一重,已经能够证明天人合一境界的实力了。

  风无冷的一剑简单至极,那闪烁着寒芒的一剑浑然天成,好似周围流动的风都在为他避让,加速这一剑的流动。

  有人说越女宫的越女剑法不是人所创造,乃是天授,这点几乎所有人都是当一个传说笑话来看的。

  但现在楚休首当其冲的领教越女剑典,他却是知道,这,恐怕并不是一个笑话!

  楚休手捏智拳印,罡气封镇,网罗天地!

  风无冷的一剑好似刺入了水潭当中一般,开始凝滞了起来,不过这时他的手腕却是轻轻一荡,细剑鼓动,一层层的剑气波纹散发而出,好似雨滴落入了水塘中一般,带起了一层层的波纹涟漪,看似风轻云淡,却是将楚休那智拳印所布下的罡气领域彻底搅碎!

  虽然智拳印没能拦截下风无冷这一剑,但楚休手中的天魔舞已经斩出,阿鼻道三刀的最后一刀闪耀着无边的地狱魔气轰然盛开,跟风无冷那一剑对撞,爆发出来的却是一股骇人的威能。

  楚休这边血气冲霄,魔焰滔天,看起来威势强大无比,甚至一般三花聚顶境和五气朝元境根本就无法跟楚休的威势相比。

  再看看另外一边的风无冷却是风轻云淡的刺出了一剑,甚至连剑气都没有多么强大,看似相差悬殊的一刀一剑对撞发出了一声巨响,楚休脚下的大地寸寸碎裂,他的身形也忍不住退去,魔气和血炼神罡都在风无冷的那一剑之下碎裂,反观风无冷的身躯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招之下,高下立判,面对风无冷,楚休全力出手竟然也依旧是要落入下风!

  看着风无冷,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来。

  他见过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不算太多,其中最强的应该是无相魔宗的陆先生和青龙会的天罪舵主。

  这风无冷踏入天人合一境的时间应该是不如这两人的,所以实力也并没有比这两个人强大,但却不比对方弱上多少,起码要比昔日死在陆先生手中的安乐王门客韩东乐要强大的多。

  特别是对方的越女剑典,简直就是无解一般的存在,剑势浑然天成,那股力量看似寻常,但出手时却是包容天地,在力量上全方位的碾压楚休。

  “以三花聚顶境便能挡下我这一剑,你很强,可惜了。”

  风无冷并没有说他可惜什么,但众人都知道,可惜楚休今天仍旧是要死。

  以三花聚顶境面对天人合一,中间可不仅仅是相差两个境界那般简单的。

  躲在一旁的林南业擦去头顶的冷汗,庆幸自己还活着。

  同时他也是在心中暗骂着夏侯无江,他明明有着风无冷这么一个大杀器,还让他们来干什么?

  反正风无冷也已经被越女宫给追杀通缉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再杀了楚休,被关中刑堂追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林南业却是不知道,从一开始夏侯无江便是在利用他们,能让外人干的事情,为什么要让自己人来?

  此时场中,风无冷手中的越女剑接连刺出,每一式都是简单无比,甚至在外人看来,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刺,没有任何流转变化,也没有罡气的转换爆发,简直就是如同儿戏一般,这也能叫做剑法?

  但就是这种堪称是儿戏一般的剑法,每一剑落下却是包容天地,婉转自如,在力量上完全压制着楚休。

  又是一剑落下,纤细的越女剑却是如同千钧之重,剑势更是犹如羚羊挂角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楚休手中天魔舞斩出,但强大的血炼神罡与魔气融合却也是挡不下这一剑,接连又被轰飞了十余步,持刀的手臂都已经渗出了丝丝的鲜血来。

  “已经结束了。”

  风无冷的声音淡淡传来,他的身形好似隐于这天地之间,一剑刺出,身融天地,周围吹起的风,还有那从天空中落下的雨滴,这些都凝聚成剑,向着楚休轰然斩落!

  越女剑典乃是天授,剑势浑然天成,没有固定的招式,能够绽放出多大的威能来,完全就看你对剑的理解有多深,你对这方天地的理解又有多深。

  昔日越女手持一根竹竿便可败尽天下高手,竹竿在她手中是剑,天地风云在她手中依然是剑。

  越女宫历代弟子达不到这种程度,风无冷自然也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但他暂时将自己这一剑融入这方天地当中,让周围的一切都为了他这一剑而凝聚力量,这种级别的领悟哪怕是在越女宫当中也是少有。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浓重的杀机来,他周身一团血雾凝聚,燃烧了自身的气血,这些气血之力更是凝聚周身杀机,这一瞬间楚休一拳轰出,杀意冲霄,无我无天!

  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这一拳所凝聚出来的力量甚至要比方才楚休轰杀姚乐山时的那一拳更强数倍,抛却了一切想法执念,踏入真正的忘我杀境,这一拳的威能足以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将生死置之度外,脑海中只有杀之一字,这才是真正的天绝地忘我杀拳!

  强大的拳意撕天裂地,如果说风无冷的这一剑借用的是天地之威,你楚休这一拳便是以自己的杀意力量撕裂天地!

  对撞当中,罡气被轰碎,狂风被撕裂,就连那些雨滴都在楚休和风不平的交手当中蒸发成了水雾。

  拳头跟剑锋对撞,一缕鲜血挥洒而出,楚休的右臂之上罡气被撕裂,剑痕直接从拳头绵延到他的肩膀,楚休的身形也是随之跟风无冷擦肩而过,站在风无冷身后十余丈之地,鲜血顺着手臂流淌而出,眼中杀机尽消,但面色却是苍白的吓人。

  这一次可以说是楚休受伤最重的一次,他这一条胳膊都差点被风无冷这一剑给废掉。

  而那边的风无冷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惊容,他摸了摸胸口,一缕鲜血从口中流淌而出。

  楚休那一拳的力量其实已经被他一剑给抵消了,但有一种东西却是无法抵消的,那就是楚休所凝聚出来的杀意!

  单纯对面杀意入体,冰冷如刀锋,割伤了他的内腑,不过却不要紧,光靠杀意,杀不了人的。

  周围的那些人也是目瞪口呆,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楚休。

  虽然方才那一次交手是楚休败了,他被风无冷一剑重创,差点废掉。

  但风无冷竟然都被这楚休给弄伤了。

  要知道那可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结果在跟楚休这么一个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交手中却是受伤了,这是什么概念?或许江湖上有,但起码在场的众人却是没听说过。

  风无冷擦去嘴角的鲜血,他抬起剑,刚想要出手,但他的眼中却顿时露出了一抹疯狂的杀机来,不复之前的淡然,冲着楚休怒喝道:“你该死!”

  他那柄越女剑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丝裂纹,从剑尖绵延到剑柄。

  楚休燃烧精血的搏命一击虽然杀不了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但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抵挡住的。

  杀意如刀锋,风无冷那柄越女剑虽然是五转宝兵,但却承受不住直面这股强大的力量,所以出现了损伤裂纹。

  之前风无冷面对楚休的态度很淡然,因为他跟楚休并没有仇怨,杀楚休也只是因为任务,他是夏侯无江手中的剑,夏侯无江保了他这么多年,想让他杀谁,他便杀谁便好了。

  但现在他昔日爱人留给他的剑,也是他唯一心念寄托的剑却是被楚休给一拳轰出了裂纹来,这让风无冷心中升起了疯狂的暴怒,也是真的对楚休升起了‘杀机’!

  剑光流转,原本平淡的剑势当中此时却是隐隐透露出了一丝狰狞的杀机来,随着风无冷一剑刺出,周围的风雨都随之凝滞,带着剑锋向着两边散去,好似为了风无冷这一剑开路一般。

  暴怒之下的风无冷全力出手,威势甚至要比方才还大上数倍,不过就在此时,楚休却是忽然感悟到了什么,一步踏出,周身的气息变得玄奥无比,周围雨滴落下,微风吹动,好似都带着某种韵律一般,以最直接的状态展现在楚休的眼前!

  周围那些观察着楚休的人赫然发现,此时楚休的状态竟然十分的奇怪,他好像跟这方天地融为了一体,但却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观看着天地轨迹的运行,那种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的状态让人感觉十分憋闷,有些人甚至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觉有些不适。

  天子望气术!

  也不知道是忽然间的顿悟,还是在生死之间的强大压力下,楚休原本一直苦苦追寻而不入门的天子望气术竟然在这时候突破,虽然只是入门,但却也能够勉强使用了。

  此时在楚休的眼中,风无冷周身好似带着一条条丝线一般,这些丝线扭动着,是风无冷将要出手的一切轨迹,观天望气,只要抓住其中的漏洞,楚休便还有机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