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愛太美两万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书友离殇丶若邪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的天子望气术才刚刚入门,他自然是达不到大成之后的天子望气术预测天机,堪比鬼神的强大威能。

  不过就算是入门,这对于楚休来说也足够了。

  风无冷的确是很强大,哪怕是在楚休的天子望气术下,他的剑势都几乎无懈可击,浑然天成的越女剑典可以说是破绽最小的剑法,天授之剑,想要找出它的破绽,那你便要找出整个天地的破绽来才行。

  只不过剑法没有破绽,但人却是有破绽的。

  之前楚休误打误撞的将风无冷手中的越女剑斩出裂痕来,让对方失去冷静,陷入了暴怒当中,这,便是风无冷的破绽,他心境当中的破绽!

  剑锋撕裂长空而来,在那股强大的威势下,风雨被撕裂,楚休身上的气势忽高忽低,若隐若现,在他的眼中,一道道线凝聚成了风无冷的轨迹,包括他周身的真气运行都在不断的变幻着,映入楚休的眼中。

  眼下楚休已经被重创,所以机会只有一次,抓住那一丝漏洞,风无冷死,抓不住,楚休亡。

  在那些扭动的线条当中,风无冷的心中的愤怒杀机使得他的剑势中央最不稳定,在那其中一个线条扭动的瞬间,楚休也是出手了。

  他右臂被重创,左手持刀,滔天的魔气凝聚在刀身之上,血炼神罡被楚休凝聚到了极致,身形却是径直主动撞向风无冷。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一愣,这楚休难道是疯了不成?他这是要主动送死?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他们想象不到的,楚休的刀跟风无冷的剑对撞,刀锋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斩出,所有的魔气汇聚在一点轰然爆发,风无冷手中的越女剑,轰然碎裂!

  “不!”

  风无冷怒吼一声,眼中露出了无尽的疯狂来。

  越女剑是他爱人留给他的唯一念想,也是他心灵的唯一寄托,眼下却是被楚休给斩碎,这让他的情绪瞬间就陷入了疯狂当中。

  手捏剑指,虽然同样是越女剑的剑势,不过其中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怒火与杀机。

  但在楚休的眼中,风无冷周身那些代表着他轨迹的线却是跳动的越来越剧烈,密密麻麻,全都是漏洞!

  这一瞬间楚休的精神力提升到了极致,迎着风无冷那一道剑指,楚休一刀斩出,自身却是不躲不闪,好似要跟风无冷同归于尽一般!

  轰然一声爆响,鲜血飞溅,楚休跟风无冷直接擦肩而过。

  场中寂静无声,楚休的肋下一个血洞浮现,正往外缓缓流淌着鲜血。

  在关键时刻,楚休以天子望气术看出了风无冷的出手轨迹,强行挪移了位置,并且把护体罡气都凝聚在一体,所以现在只是肋下被轰出来一个血洞,如若不然的话,风无冷这一击都能够彻底将楚休的心脏击碎。

  不过再看风无冷那边,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在原地,风无冷的面色苍白,他脖颈间却是有着一道血痕。

  风无冷抬起头,眼中忽然露出了一丝解脱之色,他刚想要说些什么,但鲜血从他脖颈当中喷撒而出,他的身形也是轰然倒在了地上。

  楚休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局他赢了,但却赢的十分侥幸。

  天子望气术只能给楚休一个机会,能否抓住这一个机会还是要看楚休自己。

  方才他用尽自身所有的力量,在天子望气术看出了风无冷的漏洞之后,他最终一刀斩碎了对方的护体罡气,刀锋险之又险的划过对方的脖颈。

  他这一战还当真是十分侥幸的很,凭心而论,这风无冷的实力当真是很强,若不是楚休侥幸将对方的越女剑轰出了一丝裂痕,导致对方陷入了暴怒当中,楚休也抓不住他的漏洞。

  等到楚休将对方的越女剑彻底轰碎之后,这风无冷已经陷入了疯狂当中,一个失去了理智的武者,他全身上下可都是漏洞,区别只是在于楚休能否顺利的抓住这个漏洞了。

  风无冷最后的目光楚休并没有看到,实际上对于风无冷来说,昔日他的爱人自尽之后,他的心其实就已经死了。

  剩下的风无冷只不过是一个只会思念着过去的行尸走肉而已,虽然不怕死,但却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现在楚休杀了他,对于风无冷来说其实也算是一个解脱了。

  此时场中,风无冷的死让在场的众人噤若寒蝉,他们看到了什么?楚休竟然当真杀了一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

  以三花聚顶境杀天人合一,这种事情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起码他们是没听说过的。

  这种实力简直强大到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此时众人看向楚休的目光都是带着惊恐之色,这还是人吗?

  酒楼之上,蝉儿的眼中也是泛着惊恐之色。

  当实力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是会让一个人忽视他的出身来历的。

  一直以来蝉儿都认为自家公子才是最出色的,五气朝元境的武者自家公子也不是没杀过,跨越一个等级杀人这对于夏侯无江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但夏侯无江就算是再强也没有强到能够斩杀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这种程度,特别风无冷还不是寻常的天人合一境,哪怕是在众多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中,风无冷都算是高手。

  以蝉儿的实力自然是看不出楚休和风无冷这一战当中的凶险和风无冷身上的漏洞,反正在大部分的江湖人眼中,他们只看结果,不问过程,他们只看到了楚休杀了风无冷,就是这么简单。

  方才蝉儿擅自做决定让风无冷出手杀楚休,就是因为她看出了楚休的威胁。

  之前夏侯无江没将楚休放在眼中,他做这个局也只是为了出气而已。

  但蝉儿在看到楚休的表现后却是知道,楚休若是不死,他日后必将是公子的大敌!

  所以蝉儿才在知道风无冷出手容易暴露自身的后果时,仍旧是执意要让风无冷去杀楚休,因为哪怕是风无冷会因此暴露身份,导致一段时间之内不能出手也无妨,只要杀了楚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蝉儿万万没想到,这楚休竟然这般强,竟然连风无冷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蝉儿已经做出决定,等她回到夏侯氏之后,一定要让公子用尽全力去杀这楚休。

  要不然今天的事情暴露,楚休定然会跟公子结成死仇,有着这样一个敌人,公子将来必然后患无穷!

  而与此同时,场中的楚休虽然被重创,但在场的众人却仍旧连一个敢上前来占便宜的人都没有,甚至有不少人都暗中逃离。

  此时楚休在他们的心中简直就已经跟魔神无异了,谁人敢上去送死?

  这时楚休将目光望向那林南业,眼中露出一片狰狞森然的杀机来。

  林南业死不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知道,今天这个局是谁布下来的!

  方才跟风无冷一战,楚休无法留手,也不可能留手,所幸还有林南业这么一个活口可以审问。

  看到楚休的目光往来,林南业顿时一哆嗦,转身便逃。

  方才他以为有着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出马,这件事情定然是十拿九稳了,楚休必死无疑。

  但谁承想这楚休竟然这般变态,连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都能够斩杀,早知道如此的话,他就应该先行逃走了。

  不过此时逃也不算晚。

  楚休刚刚跟一位天人合一境的高手拼完命,他本身也身受重伤,速度不可能跟方才一样快。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同林南业所猜测的那般,楚休的伤势可不轻,就连内缚印的速度都无法爆发到极致了。

  不过林南业那边还没等跑出去多远,一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却是忽然从小巷当中窜出来,直接一拳向着林南业轰来!

  若是林南业全盛时期,一名小小的三花聚顶境武者他自然是不在乎的,但他眼下却是正在逃命当中,压根就没想到有人会忽然对他出手,这让林南业猝不及防之下仓惶抵挡,身形却是不由自主被轰退了几步。

  出手那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得意一笑道:“老东西,在我河阳府你还这般嚣张,现在有你受的!”

  忽然出手的这名武者正是河阳府的地头蛇,青虎帮的帮主。

  之前林南业带着众人非要在河阳府动手,丝毫都不顾及他们青虎帮,这早就让他心怀怨气了。

  不过那时候林南业等人势大,他却是不敢多说什么废话,而现在看到楚休如此神勇,将对方打的七零八落,这青虎帮的帮主也不介意出手落井下石。

  被偷袭击退,林南业还没来得及愤怒,他便感觉到一股杀机袭来,这让林南业顿时暗道一声不好。

  还没等林南业回头,他身后一阵璀璨的光辉便已经轰然绽放!

  圆满宝瓶印!

  轰然一声巨响,林南业直接被轰的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紧接着他便被楚休捏着脖子提起来。

  冲着林南业狞然一笑,楚休冷声道:“你很能跑嘛,现在你倒是再继续跑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