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在江湖上扬名,身为他的手下,杜广仲等人自然也是与有荣焉的。

  而且这段时间他们过的的确是滋润的很,在整个关西之地几乎可以说无人敢惹,身份地位都要远超其他州府的江湖捕头。

  “卫家和张家这段时间就没跳出来搞什么事情?”楚休问道。

  杜广仲摇摇头道:“大人您之前大势在身,卫家和张家都已经吃过一次亏了,现在怎么敢跟大人您叫板?

  所以这段时间卫家和张家倒是安静的很,并没有来招惹我们,现在大人您回来了,估计他们更加不敢了。”

  楚休点了点头道:“那便好,其实卫家跟张家成不了气候,因为他们只是关中之地的武林势力,而关中之地则是属于关中刑堂的,他们再怎么跳也是没用。

  真正要小心的是魏九端那老东西,他现在已经快要退休了,甚至连自己在关堂主心中的印象都已经不在乎了,这样的人给不了我什么好处,反倒是能够给我找一些麻烦。”

  当着在场众人的面,楚休直呼魏九端为‘老东西’,在场的众人却是连一个感觉奇怪的都没有。

  他们都是楚休的心腹,而魏九端则是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家伙了,哪怕是楚休让他们跟着一起骂魏九端,他们也敢跟着一起破口大骂的。

  吩咐了在场的众人几句话,晚上又举行了一场宴席之后,楚休便直接进入了闭关状态。

  眼下楚休连续经历了数场恶战,自身的积累是有的,但同样也是元气大伤,他也的确是应该闭关休整一下了。

  况且眼下楚休感觉自己的积累也差不多了,再加上他从东齐那里得到的五行生化丹,倒是可以尝试一下去冲击五气朝元境,不说百分百能够突破,但楚休起码也有着九成的把握。

  之后楚休还要尝试着进一步领悟天子望气术,这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说起来这种闭关苦修其实楚休也是不太喜欢的,他更喜欢在战斗当中去领悟、去突破,那样虽然危险,但速度却是要快很多。

  只不过武道一途所要付出的东西太多,毅力也是其中之一。

  江湖上有些武者为求突破瓶颈,甚至选择去闭生死关,一闭就是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的都有。

  出关功成,实力大涨,反之的话,那就只能成为冢中枯骨了。

  闭关当中,楚休回复元气便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等到他的元气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楚休这才服下五行生化丹开始炼化。

  五行生化丹的五行之力渗入楚休的五脏当中,让楚休体内五行之力大盛,不断的打磨着他的五脏之力,使得五行合一。

  这也是一个水磨功夫,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将药力炼化,将其推向完美,最终达到五气朝元之境。

  就在楚休闭关的这段时间,外界倒是显得风平浪静的很。

  特别是关西之地,楚休一回来,还带着一身威势,足以震慑宵小了,哪怕是之前有些人想要搞一些事情,但等到楚休回来之后,他们也是收起了那些想法。

  此时关西辰州府的一间酒楼内,火奴坐在角落当中,点了几个菜,慢悠悠的喝着小酒,倒是惬意的很。

  楚休麾下已经彻底掌握了整个关西之地的商业命脉,这控制辰州府的嘛,就是火奴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火奴可是相当的满意了,简直是做梦都能够笑醒。

  其实火奴是一个很知足的人,他有着苦难的过去,只要现在的生活稍微比以前好那么一丁点,他就知足了,而一个知足的人是会很开心的,现在的火奴就很开心。

  火奴乃是西域异族奴隶出身,从一个被人任意宰割的奴隶成为了青龙会的杀手,掌控其他人的性命,这点很火奴很满足。

  而从整日里厮杀不停歇的青龙会杀手又变成了现在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跟着楚休混,虽然是一个江湖捕头,但其他州府的巡察使面对他都要客气对待,每月领着不菲的俸禄,还用不到出手几次,有着大把的时间修炼,还有时间像现在这般悠闲的享受生活,这在之前的火奴看来可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不过虽然现在火奴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却也不代表他的意志已经懈怠了,相反他越是享受这种生活,便越是要刻苦的去修炼,好保住这种生活。

  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实力带给他的,没有了实力,他逃不出西域,也加入不了青龙会,更不会像现在这般被楚休所重视。

  就在火奴悠闲的喝酒胡思乱想的时候,不远处一张桌子上的几人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几人都是身穿锦袍的年轻武者,看模样好像是世家出身的公子哥一般,实力不算强但也不算弱,都有着先天境界的修为。

  其中一名身穿蓝色锦袍的年轻公子冲着对面的白衣公子问道:“我说卫兄,你这段时间可是一直都没出来,怎么,被你们家老爷子禁足了?”

  那白衣公子乃是九原卫家一名嫡系弟子卫辰,虽然不是家主卫墨瞿的亲儿子,但却也是卫家一名实权长老儿子,在卫家内的地位也是不低。

  闻言他只是冷哼了一声道:“禁个屁!本公子又没犯错,他凭什么禁我的足?只不过最近老祖吩咐我等卫家弟子要低调一些,我那老爹胆子小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非要让我呆在卫家内修炼,这段时间差点没憋死我!”

  那蓝衣公子闻言却是笑道:“莫不是因为建州府巡察使楚休一事?上次你们卫家在楚休的手中吃瘪退让,可是在整个关西都传遍了,现在小心一些倒也正常。”

  卫辰闻言面色顿时一变,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冷声道:“韩慕,不会说话你便少开口,什么叫卫家吃瘪退让了?要不是最后掌刑官大人出面,那楚休早就让我卫家废掉了!

  掌刑官大人既然开口准备要平息此事,我卫家自然也懒得去驳掌刑官大人的面子,便勉为其难的换了一个地方继续生意而已,否则你以为我卫家会那么轻易的把手下的商业命脉让给那楚休?”

  卫辰虽然为人有些胡闹纨绔了一点,在卫家内的名声也并不算好,但身为卫家的弟子,卫辰还是知道的,他的一切都是来源于卫家,所以在外面,卫辰对于卫家的名声可是维护的很,谁想要诋毁都不成。

  韩慕笑了笑道:“卫兄,你们卫家在关西势大谁都知道,这点你也不用再次强调了,不过那楚休却是真狠啊!

  听闻这次他在东齐先杀江东五侠,紧接着又把那些想要为江东五侠报仇的家伙杀了一个心中胆寒,最后他竟然还斩杀了一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啧啧,可当真是了不得。

  听闻这次他回到关中刑堂后,甚至还敢当众顶撞同为掌刑官的殷伯通,可想而知魏大人那边会如何了。

  照我看来,这关西之地将来说不定是谁的呢,保不齐就是那楚休的。”

  这韩慕出身的韩家跟楚休没什么冲突,在楚休接管了辰州府的商业命脉之后,韩家也是最先选择投靠的几个,识时务的很,所以他对楚休倒是没什么恶感。

  但那边卫辰却是不屑的冷笑道:“在外面杀了几个人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简直就是笑话!

  我卫家在关中刑堂屹立数百年,他楚休又算是什么东西,还敢来跟我卫家叫板?不知所谓!

  传言始终是传言,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要是这么好杀,这个境界的人还能被称之为是大高手?

  楚休能赢,要么是他耍了什么阴谋诡计,要么是他那个对手太废物了一些。”

  卫辰没见过楚休,但这却不能掩饰他对楚休的恨意跟恶意。

  就在卫辰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身影却是站在了的卫辰的身前。

  卫辰刚想要喝骂,那个身影一掌印到了桌子上,赤红色的掌力爆发,犹如剧烈的火焰一般,竟然瞬间便将一整张桌子都烧成了飞灰!

  突然站出来的这人正是火奴。

  卫辰这几个人若是在这里报怨报怨也就罢了,江湖捕头又不是锦衣卫,什么都要打听一下。

  但问题是这卫辰竟然敢去侮辱楚休,这却是火奴绝对无法容忍的。

  现在的火奴实力已经到了外罡境,他的掌力可是凝聚的更加深厚了。

  “饭可以乱吃,但话却是不能乱说,楚大人也是你们能够侮辱的?”看着卫辰,火奴冷声道。

  卫辰等人被吓的立刻逃开,卫辰指着火奴冷声道:“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火奴今天是出来放松心情的,他自然也不会穿着关中刑堂的官服,所以卫辰和其他几人竟然没能认出火奴来。

  而那韩慕则是辰州府本地的势力,这段时内火奴都在辰州府厮混,他却是认识火奴,知道火奴的脾气和秉性。

  那可是绝对是一个狠人,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人物。

  别看现在的火奴一副人畜无害的淡然模样,但他真发作了起来,可是谁都敢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