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长陵的胳膊上鲜血洒落,同时他的头上也是有冷汗划过。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面对两名外罡境的武者竟然都能够差点被废。

  方才只要差那么一丝,他的胳膊就要被唐牙那一刀给斩下来了!

  二话不说,卫长陵直接转身便逃,也顾不得他巡察使的面子了。

  再打下去,唐牙和雁不归是否敢杀了他,卫长陵不敢去赌,他的命可只有一条。

  看着卫长陵逃走,雁不归一皱眉,立刻便想要去追,不过却被唐牙给拦住了。

  “别追了,我已经力竭,单靠你一个人也追不上他,况且眼下大人还没有出关,你不是真的准备杀了他吧?”

  雁不归擅长的是力量,他也只擅长力量,卫长陵想跑,雁不归是追不上的。

  况且他们的身份不一样,现在他们杀了卫长陵那可是属于以下犯上,起码从关中刑堂法理来说,他们是站不住脚的。

  听到唐牙这么说,雁不归这才放下手中的重剑,慢吞吞的将重剑捆在身后。

  唐牙转身对鬼手王道:“我看这卫家多半是不会善罢甘休。

  人我们抓了,折了卫家的面子。卫长陵来要人,我们又将其重伤,这可是打了卫家的脸,于情于理卫家都不会就这么忍下去的。”

  鬼手王嘿嘿笑道道:“不着急,到了那个时候大人估计就要出关了,你认为在大人面前,卫家能够蹦达起来?”

  唐牙一想到楚休那股杀性,他也是不由得点了点头。

  其实在外界楚休的名声可是要比关中刑堂都大的,特别是东齐济州府周围。

  如果换成是济州府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实力跟卫家差不多的那种,他们根本就连跟楚休叫板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卫家尝到教训他们或许会收敛的,可惜一旦楚休准备教训他们,那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很有可能是家破人亡!

  此时外界发生的事情楚休并不知道,接近一个月的闭关已经让楚休踏入了五气朝元境。

  五气朝元境带给楚休实力增长并没有像外罡到三花聚顶那般,有一种翻天覆地的感觉,但同样楚休体内的力量却是变得更加的均衡,让他的‘气’更加完美。

  曾经有武道宗师说过,天地是一个大世界,人体便是一个小世界,练武修的是自身,悟道悟的是天地。

  楚休精气神合一,体内五脏当中五行流转,首尾相连,达成了一个十分微妙的平衡。

  真气的总量增加了一些,但却并没有增加太多,但楚休再次出手时,他的爆发力和对于真气的控制力还有真气的恢复能力却是较之三花聚顶境强上不少。

  踏入了五气朝元境之后,楚休也并没有立刻出关,而是又研究了一下天子望气术,可惜境界有所突破,但天子望气术却是并没有丝毫进步,这部奇功还是要靠观天地而顿悟,或者是在临战当中悟道突破才行。

  天子望气术真正的作用乃是望气预测,推算天地之变,楚休之前用天子望气术来看穿对手的漏洞其实只是刚刚入门的小道而已,上不得大台面。

  传闻中天子望气术修炼到大成,一阵微风吹过,使用者便能够说出多少息之后,哪颗树上的叶片将会被吹落,掉落在何地,其因果推算简直恐怖,跟现在楚休这种刚刚入门的修为简直是天壤之别。

  看穿对手的漏洞只是期望着对手犯错误,这样只能算是被动,如果对手冷静无比,出手之间不犯丝毫的错漏,楚休的天子望气术可就废了。

  上次跟风无冷交手的那一战纯属是侥幸,风无冷的心境漏洞太大,若是换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哪怕是实力没风无冷强的,但心境没有漏洞,楚休的那一战可就是凶多吉少了。

  所以眼下楚休还是要将天子望气术修炼到小成才行,如此才能够展现出天子望气术的真正威能。

  踏出闭关之地,楚休这边的动静立刻就引来了鬼手王等人的注意。

  “恭喜大人踏入五气朝元境,实力大进!”鬼手王等人都是一脸喜色的恭贺着。

  楚休摆了摆手道:“不用多礼了,之前是谁巡察使堂口内动的手?”

  之前虽然楚休是在闭关状态中,不过他闭的却也不是生死关,距离这么近,他当然能够察觉到外边的动静。

  只不过鬼手王是有分寸的,既然他当时没有去找楚休出关,那就证明局面他还是能够控制得住的,所以楚休也没有直接出关,而是分散一部分的注意力感受着外面的动静,一旦事情有变,他好及时出手救援。

  不过后来交手的气息传来,唐牙和雁不归联手将敌人击退,这点楚休也是能够感受出来的,所以他便也没有插手,而是继续闭关。

  此时卫长陵若是知道这一切的话,他恐怕还要偷笑呢。

  这也就是唐牙和雁不归联手将他给击败了,否则的话,那楚休可就会亲自出手了,一旦楚休从闭关状态中出来,那事情可就真的没法善了了,起码卫长陵是绝对走不出建州府巡察使堂口的。

  等到鬼手王将事情给楚休讲解了一遍之后,问道:“大人,我感觉卫家不会罢休,这件事情应当怎么处理?”

  楚休摆了摆手道:“去把那卫辰给我废了,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嘴上有个把门的。

  至于卫家嘛,不用管他们,卫家若是敢再次出手,我也不介意让卫家从关西之地消失,反正这都是早晚的事情。”

  鬼手王点了点头,楚休的性格他猜测的没错,强势霸道的很,果然事情到了最后还是这样一个结果。

  当然楚休强势归强势,他的强势都是站在自己有着绝对实力的前提之下他才敢强势的,刚刚加入关中刑堂时,楚休无论是对关思羽的态度和对魏九端的态度几乎都称得上是恭敬的很。

  此时卫家那边,当卫长陵将消息带回到卫家之后,把事情都说了一遍,这顿时引起了卫墨瞿的大怒,直接摔了手中的茶杯,厉喝道:“白痴!这么点的事情都办不好!“

  卫长陵哭丧着脸道:“家主,不是我留手了,而且楚休麾下的那唐牙跟雁不归着实变态,虽然只有外罡境,但却是已经能够跟三花聚顶境的武者比肩了,两人夹攻,还是在建州府那么多武者的围观之下,我根本就发挥不出实力来。”

  为了让自己败的体面一些,卫长陵直接把当时的场景夸大了数倍,说的好像唐牙和雁不归直逼楚休一样。

  卫墨瞿皱了皱眉头,直接转身前往卫家老祖闭关的后宅。

  眼下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卫墨瞿心中也是有些没底,还是需要跟老祖商量一下才行。

  卫家后宅内,当卫家老祖听完了这些时候,他的眉头顿时一皱,叹息了一声道:“我卫家想要低调,但奈何如今却还是要出手,一件小事闹成这般模样,我卫家想要退让也是不可能了。”

  卫墨瞿点点头道:“原本只是卫辰一个小辈辱骂楚休,结果那楚休的手下却是霸道的很,竟然将其跨界将其带回到建州府去。

  现在卫长陵去了一次,结果铩羽而归,还被楚休手下的人给重伤,这个仇怨已经结的足够大了,我卫家此时退让,丢的面子更多。”

  卫家老祖站起身来道:“走,跟我去见一见魏九端。”

  卫墨瞿诧异道:“魏九端现在还能管得了楚休?”

  魏九端跟楚休不合一事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关西了,谁都知道楚休大势已成,甚至足以跟魏九端分庭抗礼了。

  卫家老祖淡淡道:“他管不了也必须要管,我跟魏九端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的性子我了解。

  此人心胸狭隘,贪婪无度,特别是其权欲之心可是大的很。

  换成其他人遇到楚休这种属下,自己也临近退休,多半不会跟他为敌,与其结个善缘岂不是更好?

  但换成魏九端,哪怕他已经临近退休,他也是无法容忍楚休这种胆敢跟他叫板的属下,哪怕没有我们,魏九端估计也在琢磨着怎么对付那楚休呢。

  现在我们去了,给他送上好处,给他送上理由,魏九端不会拒绝,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关西刑堂分部内,坐在自己书房内喝茶的魏九端一脸的烦闷之色。

  当掌刑官当到他这个份上,竟然拿自己手下的巡察使没办法,估计关中刑堂这么多年来他也是头一份了。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魏九端才越不甘心,他必须要在自己临退休之前压一压那楚休。

  至于结善缘什么的,魏九端压根就没想过,退休之后他便准备拿着自己的积蓄离开关中刑堂,去其他地方养老了。

  这些年来因为性格问题,魏九端得罪的人可不少,几位掌刑官当中,殷伯通跟他是死敌,萧熠和楚思摩跟他关系也不好,包括自己的手下,估计除了他的义子杨陵,其他人都对他有看法。

  而且临近退休这段时间,魏九端的一些行为也是引来了关思羽的不快,他若是继续呆在关中刑堂,那才叫白痴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