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梅轻怜出身的宗门是姹/***/魔/宗,后续会简写成阴魔宗,河蟹大法我是真服气了,当然我更服气的是各位书友的脑补能力,话说都和谐成这样了你们还能脑补出来…………

  楚休对于梅轻怜的态度没有丝毫奇怪,魔教之人就算是再忠心,也不可能人人都做到无相魔宗那般,在昆仑魔教覆灭这么长时间后仍旧对其忠心耿耿,想要复原魔教。

  阴魔宗已经有百年的时间在江湖上没有出现过了,现在梅轻怜隐姓埋名的潜伏在关思羽身边,可想而知她究竟经历过什么。

  所以这一次楚休冒充魔教传人,他可没打算像糊弄陆先生那样,就凭一个身份就让梅轻怜来帮他。

  楚休看着梅轻怜笑了笑道:“夫人说笑了,独孤教主的传人也用不到其他人来相帮,我告诉夫人我的身份,其实只是想要告诉夫人你一件事情,你与我,并不是敌人,我们双方有联手的机会。”

  梅轻怜饶有兴趣的看着楚休:“你自己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跟我说什么联手?

  你胆大包天的杀了魏九端和灭了卫家,你可知道因为你,整个关中之地都差点吵翻了,你拿什么来跟我联手?”

  楚休沉声道:“关堂主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派人来对我出手,那就证明我还是有机会的。

  况且我敢保证,一旦到了刑堂议事的时候,站在我这边的人绝对是多数。

  只不过关堂主那边就需要夫人你出面了,夫人你在关堂主身边这么多年,我相信夫人你对关堂主的‘影响’可是会很大的。

  在关中刑堂内部,以关堂主的威信,只要他开口,起码能够占据一多半的分量。

  只要我能度过这一关,那关西掌刑官的位置便百分百是我的。”

  梅轻怜挑了挑自己的秀眉,淡淡道:“你倒是自信的很,不过我倒是想问问,这样一来我能得到什么?

  你该不会真以为你是魔教嫡系的传人,我就应该无偿帮你吧?”

  楚休笑了笑道:“夫人能得到的东西很多,那就是我的支持。

  相信夫人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虽然关堂主很宠爱夫人,但其他几位掌刑官却是对夫人有些不满。

  他们不想一个女人插手关西之地的事情,一旦夫人你露出一丝这样的苗头,就会招来他们的抵制和反对。

  以我的身份,还有夫人这次帮了我,在将来我定然会一直都站在夫人你身后的。

  现在帮我,就等于帮夫人你自己。”

  梅轻怜潜伏在关思羽身边究竟有什么图谋,她有什么计划,楚休并没有多嘴去问。

  有时候难得糊涂,知道的太多了其实对自己不好。

  但楚休知道,梅轻怜定然需要在关中刑堂内获得很大一部分的权力,但显然现在她没这个机会。

  上次关中刑堂选拔前往参加神兵大会的人时,梅轻怜也在。

  那个时候梅轻怜只是当一个看客的,甚至她都没有说一句话,但就算是如此,也是让其他掌刑官和缉刑司的首领有些不满,可想而知梅轻怜若是真的开始插手关中刑堂的事情了,她会遭到多大的抵制。

  不得不说,这个江湖上其实是对女人有些不公平的,就好像是大部分世家宗门那般,女弟子虽然也有,但除了越女宫这样全部都是由女子组成的宗门,其他宗门的女弟子想要插手宗门事务可是千难万难的,基本上没有可能走到高位。

  沉吟了半晌之后,梅轻怜忽然展颜一笑。

  她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神色清冷,如今这么一笑,却是有着一种妖艳的魅惑之感。

  “我算是知道你这一路走来为何能走到现在这种地位了,不光是因为你的实力,还是因为你的嘴。

  你这蛊惑人心的本事倒还真是利索的很,不愧是我圣教的传人。”

  楚休面色平静道:“我这可不是蛊惑人心,我说的都只是实话而已,大家既然同为圣教一脉,那便有了合作的基础。

  不过我这个人只信利益,没有利益,说再多的也没用,现在夫人能给我带来利益,将来我能给夫人你带来利益,这就足够了。

  上次在东齐时,无相魔宗的陆先生帮了我大忙,但我也没有亏待他,安乐王府这么多年积累的宝物,可大部分都已经被无相魔宗给搬走了。”

  梅轻怜周身绽放出了一层黑雾来,她深深看了楚休一眼道:“希望你到时候能给我带来利益。”

  话音落下,梅轻怜的身形隐没在黑雾当中,彻底的消失不见。

  楚休拿起杯子喝光了其中的茶水,长出了一口气。

  跟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打交道是很累的事情,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哪怕是自认为对人心琢磨的很透彻的楚休都摸不透一个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昆仑魔教这个身份还算是比较好用的,如果没有这重身份,梅轻怜估计连跟楚休废话的心思都没有,直接便会一巴掌拍死他。

  不过此时楚休倒是有一个很奇异的想法,自己两度冒充昆仑魔教的弟子,再这么冒充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他真的会成为昆仑魔教的人?

  而此时刑堂总部内,梅轻怜换上了一身淡蓝色的纱衣,跟方才那一身红裙比,多了几分淡雅,少了几分侵略性。

  她端着一碗鸡汤走进关思羽的书房内,看到关思羽还在那里沉思着,她将鸡汤放在关思羽的桌子上,走到他身后,轻捏着他的肩膀道:“老爷可是在忧愁着那楚休的事情?”

  关思羽皱着眉头,点点头道:“我也没想到那楚休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当真敢杀自己的上司。

  他那的那些理由和借口也是可笑的很,谁都能看出来,卫家的人是绝对没理由杀魏九端,也是不敢杀魏九端的。”

  关思羽此时还当真是纠结的很。

  虽然楚休有着拙劣的借口,也派人把尸体给处理的面目全非,说什么是因为交手时的罡气导致尸体损坏,但仔细一推测,楚休还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严惩楚休绝对不会冤枉了他。

  但若是严惩的话,对于关中刑堂来说其实也是没好处的。

  楚休本身的天赋实力摆在这里,龙虎榜前十,有着搏杀天人合一境的实力,放在任何一个宗门都是可以撑门面的人物。

  这样的人以前关中刑堂没有,现在有了,但按照关中刑堂的法纪却是要将其废掉甚至是斩杀,那关中刑堂的损失可就有些大了,而且还会让外人讥讽他们关中刑堂有眼无珠之类的话。

  铁面判官不好当,昔日关思羽刚刚接任堂主之位时,他能够为了关中刑堂的法纪毫不犹豫的废掉了自己的亲传弟子,但现在为了关中刑堂的利益,他却有些拿不准自己究竟应不应该杀楚休。

  这时梅轻怜按在关思羽身后的手忽然动了动,一股奇异的韵律飘荡在整个书房内,无形无质,润物无声,关思羽没有丝毫的察觉。

  梅轻怜轻声开口道:“其实这种事情老爷换一个角度考虑就好了。

  魏九端是什么人老爷你难道还不清楚吗?那老东西贪婪无度,这些年虽然要靠他镇着关西之地,但他也没少败坏我关中刑堂的名声。

  魏九端死了,对我关中刑堂来说并没有丝毫的影响。

  但楚休呢?他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俊杰,无论是杀是废,损失的都是我关中刑堂的力量。

  一边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俊杰,一边则是一个该死不死的老家伙,该怎么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甚至我们还可以给楚休一个关西掌刑官的位置,让他代替魏九端来镇守关西,楚休有实力又有威名,相信他会做到比魏九端更好的。”

  关思羽的微闭着眼睛,一直以来都精力旺盛的他,此时却是忽然感觉有些疲惫,甚至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

  眯着眼睛,关思羽沉声道:“可是如果就这么放任楚休,甚至还给他关西掌刑官的位置,岂不是相当于败坏我关中刑堂的法纪?而且若是助涨了楚休这种事情,我怕他将来会做的更加过分。”

  梅轻怜笑了笑道:“关中刑堂的法纪是为了能让关中刑堂变得更加强大。

  但眼下不去惩罚楚休,就已经可以让我关中刑堂变强了,既然是这样,又为何非要死板的去按照关中刑堂的法纪行事呢?况且楚休这次的事情也没有直接的铁证,不是吗?

  至于楚休那边,老爷完全不用担心。

  魏九端只是一个庸才废物,而且又贪婪无度,贪恋权势,这才会死在楚休手中的。

  以老爷你的实力,你的身份,还怕压不住那楚休吗?”

  关思羽拍了拍梅轻怜的手,叹息道:“还是夫人你想的全面,我是老了,有些事情已经考虑的不周全了。”

  梅轻怜轻轻捏着关思羽的肩膀道:“不要胡说,老爷你现在正值壮年,怎么会老呢?只不过是关中刑堂的事情太多了,让老爷你太分心了。

  只可惜奴家只是一个女子,只能在暗中给老爷你出出主意,却是不能直接帮老爷你分忧。”

  关思羽笑道:“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不算老了?昔日我刚刚接手关中刑堂时,可不会像现在这般容易感觉到疲倦。

  算了,先去休息吧,等到明日里再看看其他人都怎么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