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的态度之强硬,直接超乎了司徒弃等人的预料,甚至司徒弃直接被楚休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司无涯看到司徒弃这般模样,不由得一阵皱眉。

  这位遇到楚休简直就如同遇到克星一般,几乎被怼的毫无还嘴之力。

  明明是他们来质问楚休的,结果现在却成了楚休来质问他们,简直可笑。

  若不是因为自己这边的力量,需要拉拢一些人手一起行事,他才不会选择跟司徒弃这种废物一起合作。

  讲道理,论规矩这种东西若是有用的话,江湖上便不会有这么多的杀戮了,到头来,还不是要靠拳头和刀剑来解决问题!

  司无涯站出来,沉声道:“楚休,你说那么多东西简直可笑,你是你,魔道是魔道,威名大,实力便可以当魔主的话,那这昆仑山,夜韶南早就上了。

  隐魔一脉容不得你乱来,我等也不会答应的。

  今日你若是非要一意孤行,就算你实力足够强,我等也不会屈服的,只能联合在一起,卫我魔道最后一丝规矩!”

  听到司无涯这话,一旁的秦朝先已经感觉有点不对味了。

  其他人若是这幅态度还好说,但你们这帮八百年前的人在这里扯这么多干什么?

  虽然你们也是魔道,但眼下是关乎到昆仑魔教的事情,规矩不规矩的,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

  不过还没等秦朝先反应过来,楚休那边就已经面色沉静的点了点头道:“废话这么多,到头来不是依旧要动手吗?早这么来不就得了,非要弄那么多的套路,想找死的,那就来啊!”

  司无涯拿出一具上面布满了魔纹,仿佛是酒壶一样的东西,对着秦朝先等人厉喝道:“诸位,楚休冥顽不灵,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就让他们这么上了昆仑山,魔道一脉的规矩何在?就算将来教主出现,我们又有何颜面去面对教主?”

  随着等司无涯的话音落下,司徒弃等人立刻将各自的一缕鲜血逼出,融入那吞天魔壶当中。

  瞬间,那吞天魔壶之上便绽放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来,周围的天地规则都在那吞天魔壶散发出的魔威下,发生着某种改变。

  秦朝先等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说着说着,便要动起手来了,他们要帮谁?眼下他们可是站在了楚休的对立面,总不可能要帮楚休吧?

  司无涯的吞天魔壶有缺陷,其中的魔纹有着一些破损,必须要用真火炼神境武者的鲜血为引,方能够修复那魔纹所带来缺陷。

  之前司无涯已经算好了,他们这边的武者每个人都拿出一些精血出来,在不伤及到自身战斗力的情况下,足以修复吞天魔壶所带来的缺陷。

  但此时吞天魔壶的效果却并没有发挥到最大,有人还没有出手。

  在场就那么几个人,司无涯很容易便猜到是谁没有出手。

  他刚想回头去问,结果还没等回头他便感觉到一股极致的锋芒与煞气袭来。

  一柄犹如弯月般的锋刃斩来,所过之处,天地元气都被斩出一声爆响来。

  “褚无忌!”

  司无涯怒喝一声,身前一阵黑雾升腾,其中妖鬼嘶吼之声响彻不觉。

  他这边九成的注意力都在操纵着那吞天魔壶,仓促之间出手,根本就挡不住褚无忌那蓄谋已久的一刀。

  月刃之威直接斩入黑雾当中,月华跟锋锐煞气凝聚,不光直接将那妖鬼撕裂,更是让司无涯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忍不住后退数步。

  他不敢放松精神,一旦松懈,吞天魔壶那边可就彻底失效了。

  司徒弃等一众人都用惊骇的目光看着褚无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褚无忌竟然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反水!

  之前司徒弃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但那个时候他还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现在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从一开始褚无忌的存在感便低得惊人。

  本来之前他们商量好的计划是,司徒弃那边先出面指着楚休种种作为不合规矩等等,然后再由褚无忌那边站出来,痛斥楚休心性凉薄冷漠等等,最后再由司无涯站出来登高一呼,联合秦朝先等人跟楚休交手,彻底让隐魔一脉分裂成两方面。

  他们能不能击败楚休这不重要,只要这次司无涯能够成功拦得住楚休,秦朝先等人也跟着楚休交手,那便算是跟楚休翻脸决裂,他们就只能继续站在司无涯这边。

  司无涯算计的好好的,他上次没能动得了楚休那一边的根基,那这次只要他成功,便能够将秦朝先等人都拉到他这一边来,虽然秦朝先等人不会就这么以他为尊,但也算是一个联盟了,一个对付楚休的联盟。

  结果谁承想楚休那边的态度根本就是超乎他们想象的强硬,根本就没轮到褚无忌上场,他们便已经翻脸了。

  没想到最后,被忽略的褚无忌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反水!

  吹了一声口哨,褚无忌轻笑道:“鬼王宗的人我之前接触过,废物的很,没想到八百年前的鬼王宗武道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嘛,这样还不死。”

  秦朝先等人此时一脸的懵逼状态,他们才是最糊涂的。

  楚休这边和司无涯这边都是各有算计,唯有他们,是一路被人带着走的。

  褚无忌不是跟楚休翻脸了吗?现在他又怎么会对司无涯出手?

  司无涯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凶厉的神色,他死死盯着褚无忌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跟楚休决裂,这是你们布下的局,是不是!”

  褚无忌摊了摊手道:“猜到了啊,可惜晚喽。

  我吃饱了撑的会在这种时候跟楚休决裂,他成为隐魔一脉执掌者,我将来又能得地位,又能省心,何乐而不为呢?为什么非要翻脸决裂?”

  楚休淡淡道:“司无涯,你太高看你自了,我跟褚前辈翻脸,只是做给整个正道看的一场戏,让他们不要来打扰我重登昆仑。

  结果你们却是一头撞了上来,简直就是找死!

  攘外必先安内,昔日我圣教是怎么崛起与江湖的,你们谁还记得?

  第一步可不是去对付那些正道宗门,而是先把魔道内部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给清理掉。

  似你们这帮人,除了拖后腿还有何用?所以,都去死吧!”

  随着楚休话音落下,他身形直奔司无涯而来。

  这帮八百年前的家伙可是给他找了不少的麻烦。

  正道那边的人挑动了东齐对北燕出手,掀起了一场正魔大战。

  魔道的这帮家伙又在暗中不断的落井下石,早就已经让楚休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

  这一次楚休也终于是懒得再忍了,正好趁着这么一个机会,将他们一并解决。

  商天良跟在楚休的后面,他看着那吞天魔壶倒是很感兴趣。

  这东西竟然能够影响到天地规则的变化,现在就算是没有完全发挥到作用,但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他了。

  若是让这东西真正发挥出全部威能来,说不定它还真让一方领域内的规则改变,使得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都无法操控天地。

  “楚休小子,其他人交给了你,老夫对这个酒壶很感兴趣,准备玩玩。”

  随着商天良话音落下,他直奔那吞天魔壶而去,单手一挥,直接撕裂了无边的魔气。

  楚休也没有去管,对付司无涯这帮家伙,他也没什么压力,用不着商天良帮忙出手。

  邪月刀被楚休握在手中,无边的血煞凝聚在刀身之上,猩红色的血月扭曲着空间,吞噬着一切力量。

  司无涯低喝一声,他周身三尊狰狞的恶鬼浮现,随着他手捏印决,下一刻,那三只狰狞的恶鬼竟然被他径直给吞入了腹中。

  刹那之间,司无涯的脸上便暴涨出了无数的黑色魔纹来,他整个人的气息也是暴涨了一大截,邪异暴虐,恐怖无比。

  阵阵黑雾缭绕在司无涯的身边,竟然在他脚下形成了一座诡异的阵法来,身处那阵中,司无涯仰天怒啸,面色狰狞犹如恶鬼,气息却也是提升到了巅峰。

  像是血蛟道人这样跟司无涯同一个时代的武者,他们都用骇然的目光看着司无涯。

  鬼王宗的武道偏向于阴邪诡异,所以鬼王宗的武者对敌,通常都是动用各种邪异无比的手段硬生生磨死对手。

  结果现在司无涯在面对楚休时,竟然接连动用了两门鬼王宗的秘术,直接便全力出手,摆出一副搏命的姿态来,他到底有多重视楚休?

  实际上他们却是不知道,司无涯别说是重视楚休,计划失败,他都想要逃了。

  但看眼下楚休等人摆出的姿态,若是不搏命一击,他们甚至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司无涯摆出这么一副姿态来,楚休的刀势没有丝毫的变化。

  唯有在落下的那一瞬间,天地间的一切都好似变了。

  时间在停止,空间在凝滞,好似整个天地之间,唯一能行动的便只有楚休这一刀!无坚不摧的一刀!

  破字决刀意斩来,不管什么阵法,什么恶鬼化身,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刀之下彻底碎裂!

  司无涯脸上的魔纹消散,一道血线从他额头上浮现,下一刻,他整个身体瞬间分成了两截,轰然倒地!

  下意识的甩了甩刀身上那并不存在的鲜血,楚休淡淡道:“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

  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