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洲张家位于元洲府外一座山清水秀的小山之上,整个山顶都是张家的庄园。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寿宴即将开始,该上山的人也都上山了,山脚下几乎没有多少人了。

  楚休带着上百名关西分部的精锐在小山不远的林中等待着什么,过了片刻,唐牙的身形从林中隐现,手上捧着装着人头的锦盒。

  “大人,贺礼已经拿到手了。”

  唐牙笑眯眯的把锦盒递给楚休,好似他方才只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芒,望向那小山之上,语气不带丝毫的波澜,道:“既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去给张万山‘贺寿’去吧,毕竟这可是他最后过的一个寿辰了。”

  山脚下的肃杀张家并没有感觉到,山顶之上,张家的庄园张灯结彩,到处都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因为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张家的大堂和屋子都装不下,所以寿宴便在院落当中举行。

  张万山坐在最北边,周围来的那些武林势力的人挨个上前给张万山贺寿,并且送上了贺礼。

  这些人好似在攀比一般,所送的礼物可是一个比一个贵重,迎宾的张家之人挨个念出礼物,送的越贵重的人,便也好似面子上有光一般,这一幕也是让下方的众人议论纷纷。

  有人叹道:“啧啧,看张家这威势,如今卫家一灭,这张家还当真是成了关西第一大族了啊,之前还有人说张家在新任掌刑官面前认输退让,已经不行了等等,现在一看,简直胡说八道嘛。”

  旁边一人道:“看来这张家倒是比卫家聪明多了,楚休新官上任三把火,张家这个时候不去惹麻烦是对的,暂时先低调一些嘛,张家的实力摆在这里,看现在这威势便知道了,卫家被灭,但张家的实力可是没有丝毫损失的。”

  下方一众人几乎都在议论着张家的现如今的威势,纷纷惊叹不已。

  这一幕看得张万山和张坤泽都是满意的直点头,他们张家挽回威名的目的此次便算是达到了。

  这时张万山四处望了一眼,问道:“东来呢?这孩子怎么又没影了?”

  张坤泽摇摇头道:“老祖,东来被您惯的有些不像话了,这种时候也在乱跑。

  不过眼下开宴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总不能我们这么多人都等着他一个吧?”

  张万山点点头道:“那好,暂时先不等他了,直接开宴吧。”

  张万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何,他却是忽然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张坤泽站出来,冲着在场的众人拱拱手道:“感谢诸位这次参加我家老祖一百八十八岁的寿辰,我张家感激不尽。

  最近这段时间我张家遇到了一些事情,导致有些宵小之辈在暗中诋毁我张家,不过这次寿宴也让我张家看到了诸位武林同道的支持,我张家自是感激不尽的。

  来者都是客,外边的江湖同道没有座位也不要紧,我这就让下人再去准备桌子,大家一起参加寿宴。”

  此话一出,外边看热闹的那些散修武者立刻在外边大声的开始赞扬着张家仁义大气等等。

  毕竟对于大多数的武林宗门来说,他们这些散修武者基本上都是被忽略的角色,现在张家竟然还能够想起他们来,这事情做的已经足够大气了。

  看到这一幕,张万山也是压下了心中的不安,抚着胡须满意的笑了起来。

  张家现在还能够有着如此威势,他便心安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是从外边传来。

  “张家老祖你过寿辰竟然不邀请我,可是看不起我楚休?”

  随着声音传来,人群中径直分开了一条路来,楚休带着他手下的近百人径直走进张家内,其他关西之地的那些武者纷纷避让,看着楚休的眼中也是带着一丝惊惧和骇然之色。

  来者不善!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蹦出了这四个字来。

  张家之人的面色更是凝重的很,他们也没想到楚休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来找他们的麻烦。

  张家之前已经算计过楚休一次了,双方的梁子可是结的相当彻底了,这种情况下张家怎么可能邀请楚休来参加寿宴?结果没想到这楚休却是直接不请自来。

  而且楚休带着这么多人前来,这幅模样是来贺寿的吗?找茬还差不多。

  张坤泽压抑着怒色,他刚想要说些什么,便被张万山给按住了手。

  看着楚休,张万山笑了笑道:“楚大人日理万机,我怕耽误楚大人的公务,所以这才没通知楚大人的,还请大人见谅。

  不过大人既然来了,那就还请入座,今日楚大人来是给我张家面子,我张家自然是热烈欢迎。”

  张家老祖的态度放的极低,这顿时让在场的众人目瞪口呆,张万山怎么说也是在关西武林赫赫有名的存在,什么时候竟然如此卑躬屈膝过?

  楚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万山,他没跟这张家老祖张万山打过交道,不过现在一看,这老家伙倒是比卫家老祖还能忍。

  在自己面前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如果再动手,那可就成了他霸道不讲理了。

  只可惜张万山还是不了解楚休的性格,一旦楚休做出了某种决定,那可是没那么容易就会放弃的。

  楚休笑眯眯道:“张老爷子你不邀请我来,那我也只能不请自来了,不过来的匆忙,没给的张老爷子你准备什么太贵重的礼物,还望老爷子你见谅。”

  张万山连忙摆手道:“楚大人客气了,不必如此。”

  楚休面色严肃的摇摇头道:“这可不行,既然是寿宴,那定然是要有贺礼的,其他人都给了,我若是不给,岂不是显得我楚休小气?”

  说着,楚休便将手中的锦盒扔到了张万山那里。

  张万山下意识的接住那锦盒,从其中隐约透露出的那股血腥味顿时让张万山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打开那锦盒,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出现在了张万山的面前,顿时让他痛苦的大吼了一声:“东来!”

  对于张万山这种年龄的武者来说,他的儿子、孙子甚至是重孙子足有上百人,对于所谓的亲情血脉其实早就已经有些淡了。

  他的子嗣后代当中,唯一能让张万山真正疼爱的便只有张东来一人了,他也是被张万山认为是他们张家未来的希望,从小便悉心教导。

  结果现在张东来的人头却是出现在了张万山的眼前,这种悲痛简直比他死了儿子都严重。

  楚休的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道:“都说张老爷子你最为疼爱的便是你这位重孙,但结果你的寿辰在即,你这位最疼爱的重孙却是没在,现在我特意将他给你送来,怎么样,惊不惊喜?”

  “楚休!我张家与你不共戴天!”

  张万山怒喝了一声,手中一柄古朴的长剑出鞘,带着厚重无比的剑势向着楚休轰然斩落!

  张万山之前的确是没打算跟楚休动手,为了一时意气之争,跟楚休这位新任的关西掌刑官拼个你死我活根本就是不值得的事情。

  但现在楚休竟然把他最为疼爱重孙的人头送到了他的眼前,这也表明了楚休的态度,要跟他们张家不死不休。

  既然是如此,那张万山还忍什么?还退什么?不如放手一搏,跟他楚休拼个你死我活!

  在场其他武者看到这一幕也是立刻退开,眼中闪烁着惊惧之色。

  这楚休还当真不是一般的狠,刚刚灭完卫家,便要来杀张家,他这是干什么?准备把整个关西之地的武林势力都硬生生的屠戮一个遍?

  手中阿鼻魔刀斩出,滔天的魔气带着殷红的血煞之气轰然爆发,跟张万山的一剑相撞,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波动来。

  单纯论力量的话,这张万山甚至要比卫家老祖都强。

  说来也是讽刺,卫家老祖隐修了十几年,想要保存气血,延长寿元,结果却是还没有张万山的力量强大。

  只不过以楚休现在这种级别的战斗力,张万山的力量哪怕比卫家老祖强,杀他,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楚休持刀而立,用森冷的声音道:“张家阴谋叛逆,罪责当诛。满门诛绝,鸡犬不留!”

  话音落下,唐牙和雁不归等人也是立刻出手,带着手下的人一拥而上。

  张家以前身为能跟卫家比肩的关西大族,族内的人数不少,足有上千人。

  但这上千人却是无法跟楚休麾下的精锐相比。

  无论是关中刑堂出身的武者,还是唐牙和雁不归等青龙会出身的杀手,其素质可都是要比张家之上强上一大截,虽然人数只有对方的十分之一,但真正打起来,结果却是如同碾压一般,刚一接触张家这边便被轻易斩杀了几十人。

  张家老祖赤红着双目看着楚休,寒声道:“楚休!我张家都已经表示认输退让了,你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楚休淡淡道:“张万山,你是第一天混江湖吗?竟然还如此天真!

  认输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刀剑和拳头干什么?

  我今天放过你,将来关西之地的其他势力便会认为我楚休好欺,认为对我楚休出手的代价不强,所以便有胆量来挑衅我的威严。

  你张家便是一个活生生例子,负责让其他人知道,胆敢挑衅我楚休的代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