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嗯哼是大王啊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越女宫的那帮人楚休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一个已经没落的宗门而已。

  这个江湖上对女人有些不公,但同样对女人也是有优待的,除了楚休这样不会怜香惜玉,说翻脸就翻脸的家伙,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把事情给做绝。

  但同样江湖上大部分的人也都是很理智的,大家所关注的都是利益和实力,这点可是跟男女无关。

  女人占据主导位置的宗门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容易意气用事,做事太过感性,不够理智,所以这样一来也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之前越女宫气势汹汹的找夏侯氏的麻烦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夏侯氏作为九大世家都排在前列的存在,实力可是越女宫的数倍甚至是十余倍,就凭现在越女宫的实力,气势汹汹的去找夏侯氏要交代根本就是自取其辱,她们什么都要不来。

  结果也的确是这样,越女宫的人让夏侯氏几句话就给糊弄走了,空手而归,平白堕了名声。

  而若是换成其他势力,遇到这种情况直接低调处理就好了,非要闹的沸沸扬扬的,结果还丢了自己的面子。

  楚休现在背靠关中刑堂,关思羽这个堂主虽然很久没在江湖上出手了,但他的实力可不是吹嘘出来的。

  而且关中刑堂的力量也不仅仅只有明面上这么一点,关中刑堂真正的精锐战力都在缉刑司当中,这些人对于追查痕迹和探案之类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他们擅长的只是杀人。

  这些年来关中刑堂能够在夹缝当中生存,只靠关思羽一人合纵连横可是不够的,更多的还是关中刑堂本身便有着不输于顶尖大派的实力。

  此时通天塔那边,白玉色的塔身绽放出的白芒越来越浓郁,几乎眼看着就要开启了。

  楚休低声对莫天临等人传音道:“等下进入通天塔之后小心一些,里面说不定会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呢。”

  莫天临诧异道:“等下我们最应该小心的不应该是夏侯无江那些人吗?通天塔里面还能活物?”

  楚休道:“这点可说不准,上古时期通天武宗那帮家伙可是什么都会研究,什么东西也敢研究的。

  道佛魔三家的武功他们敢去同修,而且还有各种机括暗器,阵法炼丹之类的东西,反正只要是江湖上有的东西他们就会去研究的,甚至他们都敢去饲养一些从从蛮荒大山中捉来的邪异凶兽。

  这些东西现在有些已经绝种了,但通天塔内还有没有存活的可是一个未知数。

  眼下这通天塔本身便是阵道集合了炼器之道发挥到巅峰的存在,哪怕是其中空无一人,阵法也是在自动运行的,可以让其中的一些活物进入休眠。

  而且眼下我们可是‘外来敌人’,对于通天塔本身的阵法来说,只要我们进入其中,直接就会被判定成为入侵者,到时候我们会遇到什么东西,可是一个未知数。”

  原本剧情中的一些详细情节楚休并不知道,不过很显然这座保存完整的通天塔内可是还有着一些危机在的,现在楚休也是先给他们提一个醒。

  就在这时,通天塔之上的光芒绽放到了一个极致,原本紧闭的大门缓缓开启,楚休等人占据了一个最好的位置,直接涌入其中。

  夏侯无江等人一看到楚休的动作,也是忙不迭也都进入其中。

  刚刚踏入通天塔之内,楚休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此时已经被浓雾给笼罩在了其中,肉眼几乎望不到十丈以外的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进入通天塔内之后,阵法的随机传送便已经开启,楚休的周围应该也是空无一人。

  当然对于武者来说,有时候肉眼也不是那么重要,武者的感知力甚至要比肉眼都要敏感的多。

  但在这通天塔内,在阵法的压制下,楚休感知力也是一样被压制,甚至距离还不如肉眼,只有三丈左右。

  拿出一面阵盘,原本白玉一般的阵盘上却是出现了五个不同颜色的光点,代表着五个不同的方位,这正是楚休之前埋在帝阳山之上的五行阵法。

  此时在迷雾当中,肉眼和感知力都是被压制到了极致,没有指明方向的东西很容易在其中迷路,来回打转。

  而且这五行阵法虽然在通天塔之外,但只要有人在那个方位,还是能够检测到一部分动静的,也方便楚休跟吕凤仙等人汇合。

  迷雾当中,楚休也不知道通天塔内的好东西究竟在那个方向,所以他便一直都向着一个方向行去。

  通天塔从外看虽然也很大,但却绝对达不到内部这种宽敞宛若一个小城的程度。

  整个通天塔内部都已经被空间阵法所笼罩,所以这其中究竟有多大,就连楚休都不知道。

  走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楚休的身形一顿,忽然看向地面。

  地面上有着一只断手,还有大量的血迹洒落在地上。

  看了看那断手的边缘痕迹,楚休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这断手不是被斩断的,而是被什么东西给咬断的。

  楚休在关中刑堂这么长时间,虽然没有研究过痕迹断案之类的东西,但怎么说也算是耳拙目染了,这点东西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看来这通天塔内,果然还是有着活物之类的东西在的,也不知道上古时期通天武宗都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通天塔内。

  就在这时,楚休身后忽然有着一道腥风传来,突兀至极,事先竟然没有丝毫的预兆。

  楚休回身望去,一只满是利齿的狰狞兽头距离他的脑袋已经不到一尺,而楚休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不过楚休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他手中的天魔舞迅捷无比的划过一道黑芒,那兽头直接掉落在了地上,殷红色的鲜血喷溅,一丈大小的身躯轰然倒地。

  楚休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不禁皱了皱眉头,嘀咕道:“通天武宗的到底在研究一些什么东西?这是什么玩意?”

  被楚休所斩杀的那巨兽根本就不像是他所知的任何一种生物。

  看其头颅似熊非熊,四颗犬齿露在外面,身形却是犹如狮虎一般健壮。

  最为奇异的这东西竟然有六足,长相跟传说中那些凶兽差不多。

  人乃是万物灵长,感天地,修武道,传说中甚至可以碎虚空,得长生。

  而野兽也是这天地之灵之一,因为误服了什么天地灵药,使得灵智大涨,并不逊于人,自身也会有着种种奇异威能的,这样的存在被称之为是灵兽。

  据说天下盟陈青帝便饲养了一头黑虎,乃是他从西楚的蛮荒大山里面所得,便是这种传说中的灵兽,灵动异常,除了不能口吐人言,几乎就跟人无异了。

  而且这头黑虎的速度简直快到了惊人的地步,据说曾经有个外罡境的小宗门掌门对陈青帝言语当中有些不敬,结果众人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那人的脑袋便已经不见,而那黑虎却是仿佛没有动作一般,仍旧懒洋洋的匍匐在陈青帝的脚下,但爪子上却是把玩着一颗人头!

  这样的灵兽可遇而不可求,甚至传说中上古有一些武者还特意开发出适合灵兽修行的武功来让它们增强实力。

  如果说灵兽的存在乃是一种意外,其本体都只是寻常的野兽,那凶兽便是上古之时所遗留下来的恐怖存在了。

  能称得上是凶兽的存在,天生便有着各种强大奇异的威能,依靠吞食灵药和修为强大的武者来成长。

  在上古时期这样的凶兽可不少,一些上古典籍当中记载了不少上古时期武者跟各种凶兽搏杀的事情。

  但经历过上古大劫之后,这些凶兽却是都几乎死的差不多了。

  虽然在那次劫难之后,九成九的宗门都被埋葬,武者也是死伤无数,但人族能够绵延这么多年,唯一的优势便是文字传承。

  那些宗门虽然破灭了,人也没了,但他们的传承却是都留在秘匣当中,被后人发现,继续修习武道,最终又变成了现在的武道盛世。

  而凶兽则是完全靠着血脉传承,死了便什么都没了,甚至连繁衍都成了问题。

  到了现在,凶兽早就已经不是人族的大敌了,偶尔有人在那些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发现一些凶兽,那些武者可都是把对方当成是行走的天材地宝来看的,立刻会召集大量的武者将其斩杀,用其血肉炼丹,鳞甲骨骼炼器。

  楚休虽然没见过凶兽,不过眼下被他斩杀的这东西却是标准的凶兽模样,但结果实力却是弱鸡的很,连一点奇异的威能都没有,被楚休一刀就给宰了,估计先天境界的武者想要杀掉这东西都是轻而易举,被这东西给吞了的武者也是倒霉的很,要么就是没到先天,要么就是因为大雾,被其偷袭。

  就在这时,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野兽嘶吼的声音,其中还夹着一些武者的哭嚎之声。

  楚休凑到近前才看到,那竟然是一只只鸟身兽头,还长着利爪双翅,足有虎豹大小的异兽在追杀着两名武者。

  这些异兽的实力也一样不强,但却密密麻麻,简直无边无际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