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三百五十六章 联手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凶兽全身都是宝,这点是方才岑夫子自己说的。

  之前大殿内那些凶兽的断肢残骸都已经腐朽,根本就是废物,但眼下这颗被冰封的心脏显然还有着活力。

  虽然众人不知道这心脏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心脏,但肯定是宝贝就对了。

  不过就在众人靠近那阵法时,阵法周围却是有着机括之声响起,一尊全身黑甲,手持重剑的机括傀儡从地面上升起。

  看到那机括傀儡的一瞬间,有人立刻便惊呼道:“是千机门黑甲士!”

  上古时期千机门不光是产出各种暗器,他们更为出名的是各种奇异的机括,这种黑甲士便是千机门最有名气的一个傀儡。

  据说黑甲士由三万六千个机括组成,体内更是被铭刻了三百六十个微型阵法驱动,可以自行从天地当中吸纳元气,阵法不灭,黑甲士便不会死。

  而这黑甲士的实力也是强大无比,周身都是用金刚玄铁所打造,能够硬抗神兵以下所有斩击,内里的阵法也可以抵挡天人合一境大高手的内力,除非是武道宗师出手,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想要将其击溃可是很难的。

  黑甲士在江湖上的名气很大,因为昔日三大道门之一的真武教就曾经从一座上古遗迹中挖掘出了八具黑甲士,由武道宗师亲自将其降服,改变其中的阵法,让其镇守在真武教的真武大殿当中。

  现在这一具黑甲士镇守在这里,谁想要夺得那心脏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楚休却是忽然对岑夫子传音道:“岑长老,联手如何?不解决这黑甲士,那凶兽心脏谁都拿不到。

  这东西这么大,事成之后你我一人一半也足够分了。”

  岑夫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楚休,你杀我弟子,现在还想找我联手,简直痴心妄想!”

  楚休嗤笑了一声道:“行了岑长老,别演了,你对那张百涛重视倒是真的,但却绝对没重视到可以为其犯险,甚至是损失自己利益的地步。

  当初在北燕,我杀了张百涛之后便加入了青龙会,你只要去跟风满楼打听,很容易便能够打听出来。

  结果这么长时间你也没有来北燕找我报仇,为何?还不是因为我背后是青龙会,你害怕千里迢迢来北燕找我报仇,会永远留在北燕。

  再后来我加入关中刑堂,离西楚可更近了,你为何还不来找我报仇?不也是因为忌惮关中刑堂的实力吗?

  还有之前我跟大光明寺的明尘交手,你若真是铁了心要来杀我,我也未必能够如此轻易的便斩杀明尘,结果你为何还没有出手?还不是怕担心出了差错,导致进入通天塔前你自身便已经受损。

  岑长老,你的徒弟可不止一个,但能遇到通天塔出世可就只有这么一回。

  到底是放下恩怨跟我联手,还是选择坐看宝物然后离去,你自己选择吧。”

  楚休的话让岑夫子顿时有一种被人看透了内心的感觉,这让他的脸上隐隐露出了恼羞成怒之色,不过却也没有发作。

  楚休说的没错,这世间的仇怨有时候只要你想报,那无论有什么艰险阻碍都不是借口。

  就好像当初楚休废了沈白,沧澜剑宗的柳公元一样,他对沈白可是比自己的亲儿子还要看重,结果沈白被楚休废掉,柳公元也因为顾忌到关中刑堂,顾忌到现在的沧澜剑宗所以硬生生忍着没来找楚休报仇,甚至都没来找关中刑堂要一个说法。

  岑夫子曾经的确是很喜欢张百涛这个弟子,但却也远远比不上柳公元对沈白的看重。

  正像楚休说的那般,他的弟子还有很多,他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张百涛就什么都不顾的放弃利益和自身的安危去找楚休拼命。

  沉默半晌,岑夫子这才低声传音道:“就凭我们两人,能否斗得过这黑甲士?

  这东西可是难缠的很,神兵之下的兵刃斩击几乎对其无用,内部的阵法也是可以抵挡天人合一境高手的内力。”

  岑夫子没说同意联手,但他现在说的这些话,基本上也就相当于同意了。

  只不过岑夫子的面子有些薄,有些羞于说出口要跟楚休联手这种话。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淡淡道:“再强的机括也是机括,就算是有着无数的阵法加持,也是一个没脑子的货色,总是有办法对付的。

  不过其他人也要清理一下了,别等下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把东西拿到,却是有一群鼠辈在后面捡便宜。”

  岑夫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些散修武者,他们此时也一样用带着贪婪的目光看着那被冰封住的心脏。

  黑甲士不好对付,他们若是千辛万苦的击败黑甲士,被其他鼠辈捡了便宜,到的确是有些冤枉。

  不过岑夫子皱眉道:“就这么撵他们走?但他们可还没出手抢夺呢。”

  岑夫子毕竟是巴山剑派的人,也算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前辈了,身份在那里摆着,名声他还是要的,太过引人非议的事情他可不想干。

  楚休耸了耸肩道:“岑长老在乎名声,但我楚休在江湖上已经是声名狼藉,倒是不在乎这些东西了,罢了,这个恶人便由我来当吧。”

  说着楚休直接转身冲着那些人走过去。

  之前楚休和岑夫子一直都在用内力传音交流,以他们的修为,其他人自然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的。

  看到楚休走来,这些人一愣,刚想要说些什么,便看到楚休冲着众人一指那大门道:“出去。”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立刻便有人不满道:“楚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让我们出去?”

  楚休淡淡道:“我什么意思你们难道还不清楚吗?不该动的心思别动,不该拿的东西也别拿。

  这东西就放在这里,就算我不抢,你们也是拿不到手的。既然是这样,你们还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楚休一句话戳破了在场这些人的心思,但眼下至宝在前,总有人会被利益迷了眼睛。

  有人干笑道:“楚大人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过分了,我们可没想过从楚大人您手里抢东西,难不成我们站在这大殿内观看一些其他的东西都不成吗?”

  楚休摇了摇头道:“我这个人很少跟人讲道理的,因为我一直都相信,拳头和刀剑要比道理管用。

  难得我跟你们讲一次道理,结果你们却不听,那可就不能怪我了,记吃不记打,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听到楚休的话,在场的众人立刻面色微变,其中有几名从东齐来的武者脚步悄然后退,直接溜出了大殿。

  这些从东齐来的武者有些是听说过楚休的凶名的,他们想在楚休口中夺食,怕是连东西都没碰到命就没了。

  而那些西楚出身的武者对于楚休大部分都来自于道听途说,此时竟然仍在那里叫嚣着楚休行事太过霸道,这通天塔也不是他一人的如何如何。

  楚休冷笑了一声,直接向那名叫嚣的最欢的武者抓来。

  那名武者的实力倒也算是不弱,有着内罡境的修为,但在楚休这种级别的高手手中,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轰然一声爆响,那名武者的护体罡气直接被楚休给捏爆,他整个人都被楚休拎起来,直接扔到了黑甲士那边。

  黑甲士没有灵智,完全靠着阵法的设定来判断敌我。

  有人进入了它的攻击范围内,那黑甲士手中的重剑扬起,看似沉重,但身形却是迅捷犹如闪电一般,直接将那名武者拦腰斩成了两截!

  断肢鲜血洒落在黑甲士的身上,显得略有些邪异,但那黑甲士却是仍旧慢吞吞的走回到原位,继续拄着手中的重剑,用空洞的双目看着众人。

  楚休回头冲着众人森然一笑:“下一个是谁?”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连头都没回,直接转身就逃。

  前车之鉴仍在,这个时候他们可是不怀疑楚休杀人的胆量了。

  岑夫子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虽然楚休杀了他的弟子,但直到今天,他才算是真正认识到了这楚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江湖上很多人都在乎名声,名利名利,名可是要排在利字之前的。

  所以九成九的人江湖人都是要名的,美名也好,威名也罢,反正恶名他们是绝对不想要的,哪怕是江湖上的一些大派出手杀人灭门,那也是要师出有名的,虽然看着虚伪了一些,但这就是江湖上的规矩。

  而眼前这楚休,他显然就是那种完全不在乎这些虚名的人。

  岑夫子在乎名声,所以他不可能做出将在场的众人全都撵走,独占宝物的霸道事情,虽然他心中也是如此想的。

  但楚休可以,利字当头,楚休可是什么都敢做,所以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样的人没有底线,跟对方斗,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会用出什么手段,做出什么决绝的事情来。

  此时楚休并不知道岑夫子在想些什么,他只是冲着岑夫子道:“岑长老,那帮老鼠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可以动手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