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来参加魔道会盟的都是各大派的中坚力量,有些像是陆先生这样的,甚至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了,所以真正的武道宗师交手他们自然也是看到过的。

  不过眼前山鬼跟魏书涯这交手的一招却是根本就不像是武道宗师这种级别的交手,这完全就是单方面的碾压嘛。

  看着大坑当中那吐血着,一副狼狈模样的山鬼,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九大神巫祭当中的山鬼,出手时威势惊人,结果却是被魏书涯这种在外表上看来就是一个糟老头子的家伙一巴掌给扇到吐血,这种反差实在是太差了一些。

  山鬼捂着胸口羞愤欲绝,但同时眼中闪烁的着的却是浓浓的惊悚之色。

  这老家伙已经不是武道真丹境了,而是踏入了真火炼神!

  凝聚真丹不易,踏入真火炼神却是更难。

  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在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之后可不会认为自身已经圆满了,反而都是更加辛勤的去苦修,因为他们都知道,未来的路可是更长,因为有敬畏,他们才想要再跨过一个境界。

  但实际上十名武道宗师里面也几乎找不出来一个能够踏入真火炼神的,魏书涯一个垂老的老头子了,寿元都几乎快要消耗光了,他凭什么能够踏入真火炼神境?

  此时山鬼更是在心中大骂隐魔一脉的人无耻。

  早知道魏书涯乃是真火炼神的话,他们拜月教就应该让九位神巫祭当中实力最强的东皇太一或者是大祭司前来。

  方才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悉达弥此时才道:“二位,你们难道真想把魔道会盟变成内斗的战场吗?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就别商量什么进攻浮玉山了,先自己内斗一个痛快吧!”

  魏书涯淡淡道:“老头子我也不想跟人打,但奈何却是有人嘴臭,该打!

  现在我魔道的一些武者似乎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什么都敢说,心中早就已经没有了敬畏。

  昆仑魔教的确是代表不了我魔道一脉,但却也能让我魔道一脉的弟子都知道,昔日我魔道的辉煌!

  你们也不看看,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的弟子什么时候去诋毁过上古佛宗先贤达摩?道门又有谁敢去诋毁真人吕纯阳?

  就凭你们拜月教现在这点实力也敢看不起昆仑魔教,等你们先有了昆仑魔教的实力再来说这话吧!”

  山鬼一脸怒容,但此时却也是不敢多说话了。

  明知不敌还非要去犟嘴,那是找死。

  悉达弥双手合十,叹息了一声道:“魏前辈,眼下大敌当前,明魔和隐魔一脉的恩怨当真就不能暂时放下了?”

  魏书涯眼皮子都没抬,直接道:“暂时放下恩怨自然是可以的,不过看拜月教这帮人的态度,显然没什么诚意,我们隐魔一脉又不是白痴,过分的事情,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悉达弥也是皱了皱眉头,看看样子这事情还当真是是要僵持在这里了。

  隐魔一脉的人不想退步,而明魔一脉那边本身实力强大,这就更加不可能退步了,如此一来,事情还怎么继续下去?

  这时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有吭声的楚休却是忽然开口道:“既然无法联手,那索性便谁也别听谁的,大家各干各的,难道不行吗?”

  在场的众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望向楚休,仇湘子直接便冷笑道:“这里也有你说话的资格?”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都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我为何不行?我是代表阴魔宗来这里的,你认为我没说话的资格,是不是也认为阴魔宗没有说话的资格?很好,这些话等我回去之后,我会转告给圣女大人的。”

  仇湘子冷哼了一声,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他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阴魔宗虽然只剩下那女人一个,不过却是魔道当中出了名的不好惹,起码他五毒教是不想惹的。

  换成其他人这种口角轻易便会揭过去,双方也都不会当真,不过放在那女人身上可就不一定了,毕竟那女人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和小心眼儿。

  楚休笑了笑,他发现梅轻怜貌似在魔道一脉当中名气还是很大的,魏书涯这种老辈的魔道武者认识她,而梅轻怜的威名也是能够吓住五毒教这种不怎么强的魔道宗门。

  魏书涯看着楚休,眼神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各干各的?说说你的看法。”

  楚休摊了摊手道:“我的看法很简单,既然眼下无法联手,明魔和隐魔一脉又何必非要强行串联在一起?

  反正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想要给五大剑派找不自在,反正只要目达到了,那结果是什么并不重要。

  你明魔一脉认为自己的实力强,那大可在天下剑宗大会之时正面进攻浮玉山。

  而我隐魔一脉则是已经习惯了暗中隐匿,这次天下剑宗大会请来的人这么多,我们隐魔一脉的人想要混入其中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此内外开花,一起出手,貌似也不冲突,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楚休的主意不算好,但却绝对不算坏,起码对于现在这两边的人来说,特别是对隐魔一脉的人来说,他们倒是感觉不错。

  隐魔一脉当中,大部分人其实都是习惯单独行事的,就算不是独自一人,他们也很少会大量的聚集在一起引人注意,像是无相魔宗能够保持这等规模的隐魔势力绝对是属于少数。

  而无相魔宗能够做到这点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在隐魔一脉当中最强,而是因为无相魔宗的功法在遮掩气息和变幻容貌之上的确是堪称江湖顶尖。

  所以与其提心吊胆的去猜疑跟明魔一脉联手,还不如就像现在这般,独自行事,反正对于他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魏书涯大笑了两声道:“这小娃娃说的有道理,既然双方谈不到一起去,那索性就不要谈了,各打各的好了。”

  悉达弥皱眉道:“可是如此没有人居中调度,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吗?”

  魏书涯淡淡道:“但谁又有资格来居中调度?我魔道一脉自从教主失踪后,便没有人有资格来统领整个魔道,这样的人我隐魔一脉没有,他拜月教也是一样没有。

  有人在那里胡乱指挥反倒是在拖后腿,我们索性便来他一个群魔乱舞,就像那小娃娃说的那般,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悉达弥闻言将目光转向了明魔一脉那些人的方向,只要他们都同意了,那事情便可以定下来了。

  山鬼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既然不想顾全大局,我又能说什么?只不过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你们可不要后悔!”

  说完之后,山鬼直接转身便走,不过看他的态度,显然也是默认了此事。

  等到其他明魔一脉的人离开之后,魏书涯走过来拍了拍楚休的肩膀道:“你这小娃娃不错,我魔道一脉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说完之后,魏书涯一步踏出,身形也是直接离开了大堂之内。

  此时大堂内那些隐魔一脉的武者都是用羡慕嫉妒的目光看着楚休。

  能被魏书涯看重,甚至还当众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此子将来在魔道中的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了。

  在隐魔一脉当中,魏书涯并不是资格最老的老怪物,也不是实力最强的魔道巨枭,但他却是名声威望最大的一个。

  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联手举旗结盟,重上昆仑魔教,那可是魔道的最后一次盛况,虽然半路夭折,也是被视作为是魔道最后一次的辉煌。

  当初魏书涯等五人的举动虽然是败了,但却也让整个江湖看到了属于魔道一脉的力量和凝聚力,让一些正道宗门也都是收敛了不少。

  所以别看魏书涯老了,但他身上所背负的可是整个魔道的人情和当初那个时代的强大威望与号召力。

  这样的存在江湖罕有,楚休能够意外的得到魏书涯的好感,可以说只要魏书涯一开口,哪怕是一丁点的遗泽就足够楚休吃一辈子了。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这位魏前辈倒还当真是我魔道先辈,这气度果然不是寻常武者能比的,倒是比一些名门正派的长老还要像是高人前辈。”

  陆先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休道:“你以为魏前辈实力很强,但却性格和善,比较好说话?”

  没等楚休回答,陆先生便自嘲似的笑了笑道:“魏前辈可不是好说话,他早年间可是脾气暴躁冲动的很,要不然也不会在自身天资惊艳,未来前途无量之际去跟其他四人组成九天山五大天魔,硬撼正道武林。

  况且我魔道历来便没有提携后辈的习惯,魔道武者嘛,竞争残酷,内斗厮杀什么的都很正常。

  只不过随着九天山五大天魔的覆灭,魏前辈也是改变了一些想法,特别是我隐魔一脉人数本来就少,若是还像之前那般行事,恐怕早晚有一天会真覆灭的。

  所以你要庆幸,当初你遇到的是我还有圣女大人,同为隐魔一脉,我们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你一把。

  但你遇到的若是拜月教或者是邪极宗的那帮家伙嘛,你最大的可能便是被他们斩杀,然后抢夺你手中的传承功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