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剑派的人当然听说过楚休的名字,这个名字还是岑夫子传出去的,毕竟他的一名亲传弟子死了,怎么也要跟宗门报备一下才行。

  只不过像是巴山剑派这种级别的宗门是不会为了一名寻常的弟子就发动力量,大张旗鼓的去为其报仇的,弟子他们多的是,大费周章的去报仇,那损失的可就不是一个弟子了,而是更多。

  所以楚休若是一个无名之辈也就罢了,但结果楚休还是关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那巴山剑派的掌门也就只能对岑夫子说一声节哀了,不过看岑夫子这幅模样,他实际上也没怎么悲哀。

  不过此时看着楚休就在身前,那名巴山剑派的武者却是忍不住便要发作。

  之前他看不到楚休也就罢了,但现在楚休就在这里,他若是继续装聋作哑,那也显得太怂了一些。

  不过还没等他说些什么,便直接被岑夫子给拉住了,立刻在其身边耳语了几句,将其拉到一旁坐下。

  其实别看岑夫子的实力不怎么样,人还有些虚伪,但实际上岑夫子的心里可是相当有逼数的。

  自己是什么实力他清楚,巴山剑派又是什么实力他也明白,跟楚休斗,他只能吃亏。

  所以别看死的是他徒弟,但岑夫子早就不想跟楚休继续斗了。

  这不是怂,这叫理智,他岑夫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混到巴山剑派长老的份上,靠的就是这份‘理智’,否则他恐怕早就被人杀八回了。

  而此时看到岑夫子如此有‘逼数’,楚休倒也懒得继续针对他。

  他这个人有时候还是很讲理的,是岑夫子跟他有仇,又不是他跟岑夫子有仇。

  楚休自然也能看出来,此时的岑夫子可不是玩什么忍辱负重的把戏,而是以前的仇怨,他是真的不想去报了。

  这时一个声音也从楚休身后传来:“楚兄,又见面了。”

  楚休回头一看,来的人正是天下盟的谢小楼。

  谢小楼身旁还有几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显然也都是天下盟的高手。

  谢小楼的实力摆在这里,他来只是当一个看客的,而不是楚休这种代表。

  楚休笑了笑道:“我就猜到你肯定会来,这次五大剑派将天下剑宗大会开在西楚,定然是少不了邀请你天下盟的,对了,你们天下盟的陈盟主没来?”

  谢小楼摇摇头道:“天下盟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师父怎么可能有闲工夫来这里跟他们耍?而且按照我师父的性格,那帮所谓的剑道宗师若是在讲道的时候说错了什么,我师父估计要上去跟人家理论,最后甚至打起来都是有可能的。”

  楚休摸了摸下巴,他貌似听说过一些传闻,那位天下盟的盟主陈青帝,的确不算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

  这时谢小楼靠近楚休一步,低声道:“楚兄,等下天下剑宗若是出现一些问题或者是提前结束,你立刻便离开浮玉山,不要在这里多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你听到了什么消息?”

  谢小楼点点头道:“是我师父说的,这次天下剑宗大会貌似不太平,五大剑派的举动是在挑衅魔道,这次的事情估计魔道不会善罢甘休的。

  反正我师父说了,若是换成他的话,他肯定是会出手,直接将这浮玉山给砸个稀巴烂的。

  所以我天下盟这次只是看热闹来了,看完热闹便立刻离去,最好别掺合到魔道跟五大剑派之间的事情。”

  楚休点了点头,但他心中却是在想着,果然其他宗门也是不傻,这些人也都知道五大剑派准备干什么。

  只不过这都是五大剑派内部的事情,而且魔道这些年来颇有一些即将复兴的态势,也必须要压一压了,所以便连一个阻止的都没有。

  楚休问道:“既然这些事情陈盟主都已经知道,他还敢让你们上浮玉山?”

  谢小楼理所当然道:“为何不敢?这次是魔道跟五大剑派之间的争夺,其他人又没打算插手,我们天下盟就是在一旁看戏的,又没打算动手。”

  楚休默然无语,看来陈青帝还是猜错了一些,这次魔道的确是会出手,不过只要出手便是大动作。

  他以为这一次浮玉山只是剑道一脉跟魔道一脉的事情,殊不知的这件事情闹到了最后,可是直接演变成了正魔双方的大战。

  当然即使是这样也跟天下盟没有关系,因为天下盟这种帮派不属于正道一脉,当然他们也不属于魔道一脉,所以双方交手的时候的,没有人会去招惹天下盟这么一个中立的势力的。

  这时谢小楼也看向了一旁的岑夫子,撇了撇嘴道:“这不是上次逃走的那个巴山剑派的长老吗?怎么,你跟他的仇怨了结了?”

  谢小楼认识楚休这段时间也差不多是了解楚休的性格了,强硬加强势外加那么一丝的疯狂。

  跟楚休结怨的人现在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杀不了的活人,还有一种是已经死了的死人。

  现在巴山剑派的人竟然在这里跟楚休和平相处,这倒是让谢小楼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啊。

  楚休纠正道:“是他们跟我有仇,而不是我跟他们有仇。”

  听到楚休这么说,谢小楼顿时就明白了楚休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巴山剑派的人怂了啊。

  不过谢小楼倒是感觉很正常,他就在西楚,自然是知道巴山剑派的这帮人都是些什么德行的。

  在天下顶尖的大派中,巴山剑派这类的势力都是垫底的存在,因为他们只有一名武道宗师坐镇。

  这也就罢了,而这名武道宗师的实力还并不算太强,而且下一代也没有什么太出色的人物,这样就很尴尬了。

  一旦巴山剑派某一代之间出现断层,巴山剑派立刻就会分崩离析的,到时候被从江湖歌诀当中彻底除名。

  所以一般类似于巴山剑派这种宗门其实都表现的比较怂,跟一些小宗门充顶尖大派的架势,但在一些比较难缠的对手那里,他们也不介意果断的认怂。

  这时后方的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有大人物上山了?”

  谢小楼摇摇头道:“大人物都已经提前来到浮玉山了,这个时候上山的,只是小一辈的武者。”

  说着,楚休和谢小楼都是下意识的望向来人的方向,楚休皱了皱眉头,谢小楼很少见笑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巴山剑派跟你的仇怨了结了,这位可是还没了呢,我听说在北燕,只要有人提到你的名字,这位的风度可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后方刚上山的一人乃是一名相貌英俊,气度不凡的青年人,穿着一身鎏金锦袍,周围簇拥着无数武者。

  这人也算是楚休的老熟人了,不过楚休却是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来的这人正是聚义庄的聂东流。

  就像谢小楼说的那样,楚休跟聂东流的仇怨可还没了呢。

  之前自己从聂东流手底下夺宝,聂东流也是派人追杀过自己,那时候楚休无依无靠,可以说是相当的狼狈了,这份仇怨楚休可不会遗忘。

  楚休凝视了聂东流一会,忽然道:“聂东流踏入五气朝元境了?”

  楚休依稀记得,上一次聂东流的消息传来时,他好像才是外罡,然后因为受了什么刺激便跑去闭关了,龙虎榜排名还因此跌出了前十,结果他现在竟然踏入了五气朝元境,是聂东流本身天赋无双,还是他得到了什么机缘?”

  谢小楼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楚休道:“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楚休反问道。

  谢小楼略有些无语道:“你好歹也是北燕出身的武者,就不关心一下北燕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楚休淡淡道:“人在江湖,身如浮萍,哪里又有什么出身?眼前的事情我都顾不过来,哪有闲心去关心北燕的事情?”

  谢小楼闻言又是摇了摇头,莫天临总说他为人淡漠,剃了光头去加入佛门打坐念经一定很自然,不过现在看来,在某些事情上楚休却是比他更加的淡漠。

  看着人群中的聂东流,谢小楼沉声道:“聂东流是得到了机缘,不过这个机缘不是东西,而是人。

  早些时间据说聂东流败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这件事情估计对聂东流这般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有些受不了,所以他便放下了手中一切事情去闭关。

  后来因为聚义庄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但偏偏聂仁龙还没在,只好由聂东流前去,但却意外碰上了北燕江湖大豪‘石将军’韩霸先,并且被其看重,收为了亲传弟子。

  一个武道宗师级别的父亲,还有一个武道宗师级别的师父,这份机缘够不够大?”

  楚休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聂东流一眼,这厮的气运还当真不是一般的好,出门一趟都能够拜一位武道宗师为师,而且韩霸先还不是一般的武道宗师,此人虽然无门无派,但在北燕之地的名头却是异常的响亮,在武道宗师当中也算是顶尖的那种强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