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会开幕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五大剑派为了这次天下剑宗大会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他们拿出来的好东西可是不少。

  抬上来的那些奖励都用红布遮掩,韩庭一掀开了第一块红布,那里面是一柄剑和一个秘匣还有一瓶丹药。

  韩庭一指着那剑柄乃是漆黑色,但剑锋却是赤红之色的长剑沉声道:“此剑乃是六转极品宝兵,天下名剑谱当中排行第六十五位的赤魔,昔日乃是昆仑魔教一位魔使的随身兵刃,现在已经被洗练干净了一身的魔气,保留血煞之气,威能不减多少,依旧锋锐。

  年轻一代的擂台比试中,第一位奖励便是这赤魔剑。”

  韩庭一又指着那秘匣道:“此物乃是昔日我坐忘剑庐进攻昆仑魔教后得来的一个秘匣,乃是从昆仑魔教装有功法的武库当中找到的,其中装有的乃是一套魔道武功《魔血大法》跟《化血神刀》,两相结合,品级足有七转。

  不过来参加我天下剑宗大会的都是正道中人,所以我坐忘剑庐便将邪异无比的魔血大法暂时封存,这里面只有化血神刀,倒是可以用作关键时刻当作搏命底牌来用,乃是第二名的奖励。

  最后那瓶丹药里面则是昆仑魔教的秘传丹药枯木逢春丹,由昆仑魔教之巅的无根圣火炼成,乃是疗伤圣药,作为第三名的奖励。”

  等到韩庭一把这些东西都介绍完毕之后,楚休没什么感觉,但他知道隐藏在暗中的陆先生和其他昆仑魔教一脉的武者估计恨不得要生吞了韩庭一。

  韩庭一或者是整个五大剑派这根本就是在撩拨隐魔一脉的人。

  他们拿出来的前三名的奖励可都是从昔日昆仑魔教手中夺来的,换句话来说,这些都是战利品,但却是昆仑魔教的耻辱。

  现在他们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当奖励,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只不过陆先生等人现在自然不会发作,因为更大的挑衅还在后面呢。

  韩庭一脸上的表情不变,指着那最后一个被红布包裹的东西,沉声道:“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看不上那些小东西,所以我们只准备了一件胜者的奖励,那便是昆仑魔教昔日的标志,也是魔道正统一脉的标志,造化天魔旗!”

  随着韩庭一将那红布掀开,瞬息一股强大的魔气冲霄而起,简直好像是遮云蔽日一般的恐怖,那红布之上应该是布有阵法,要不然绝对无法压制如此大的声威。

  众人定睛看去,那红布之下竟然是一杆残破的大旗。

  随着韩庭一将那大旗竖起,众人这才看清了那大旗的真正模样。

  那大旗只有三丈来高,旗杆为漆黑之色,上面还有着刀剑伤痕等等,看着沧桑无比。

  而那旗身虽然还能够随风飘荡,不过也是残破到了极致,好像随时都能够被粉碎一般。

  原本那旗身上应该是漆黑之色,上面用金纹画满了各种各样玄奇符文和图案,不过现在却是看不清一个完整的符文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奇异之色,这便是昔日魔道的标志,代表着魔道正统的造化天魔旗!

  那些大派出身的武道宗师都知道这次五大剑派是什么意思,看到他们当真是把造化天魔旗给拿出来了,那这次五大剑派还真是铁了心要压魔道一头了。

  而其他那些散修武者也是拼的命的看,这可是代表着昔日昆仑魔教造化天魔旗,传说中的存在,现在多看几眼,以后也有的吹嘘了。

  至于在场类似于巴山剑派这种级别的宗门门,他们倒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没有丝毫动作。

  这造化天魔旗对于他们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是烫手的山芋,白给他们都不要。

  当今天下,也就只有五大剑派或者是佛宗道门这种级别的存在才有可能留住这造化天魔旗,放在其他人手中,恐怕第二天就要被一大堆疯狂的魔道凶徒攻上门来,直接撕碎。

  因为演武场中央的擂台十分巨大,所以直接被坐忘剑庐的人分割成了十份,可以同时容纳十组人同时切磋比试。

  天下剑宗大会当中,擂台比试只是一个附属品,特别是这次五大剑派是抱着异样的目的来召开这次天下剑宗大会的,所以规矩也没有定的那么严苛。

  想要上台的人皆可以报名,随意开始比试,也可以允许互相之间的挑战,不过每挑战一轮,被挑战者便有权利休息一轮,恢复一下体力。这样可以防止有人车轮战,故意坑一个人。

  最后一个规矩是这次天下剑宗新定下的,以往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参加的人都是五大剑派内部的武者,对于他们来说,谁若是敢在擂台上玩这种下作的手段,名声还要不要了?

  但这一次天下剑宗大会却是有着许多外人参加,有些不受控制,五大剑派这边也只得新加了一些规矩来控制一下。

  谢小楼站在楚休身边问道:“楚兄,你准备去参加擂台?”

  其他门派当中,代表各自门派来参加天下剑宗大会的定然都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门派内的中坚力量,年龄几乎都不小了,他们自然不能上场比试去。

  但楚休却是一个例外,他是代表关中刑堂来的,但他的年龄却是十足的年轻一代武者,自然也是有上场的资格的。

  楚休点了点头道:“送上门好处为何不要?顺便也能磨练一下我自身的力量。”

  “楚兄你是用刀的,也看上了那赤魔剑?”

  楚休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是想要那化血神刀,第一我压根就没奢望。

  方七少那家伙你也看到了,人虽然是有些不着调一些,不过他在剑道之上的修为却是堪称恐怖。

  而且方七少已经踏入了天人合一境境界,虽然这个境界的武者我也杀了不是一个两个了,但跟方七少比,这些人的差距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一般。

  不是拼死搏杀的话,现在的我没有把握胜过方七少,但说句狂妄一些的话,除了方七少以外,在场这些年轻一代的武者当中,谁又有资格跟我一战?”

  谢小楼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楚休想要去争第一,去跟方七少动手或许是有些难度的,但他若是想要争第二,那简直要比方七少去争第一还要简单,因为没有人敢去跟楚休抢。

  四面八方的擂台同时开启,想要参加擂台或者是挑战的人都可以直接登上擂台开始比试,五大剑派的五位武道宗师都站在高处,明面上他们是在保护着参加擂台武者的安全,但暗地里却是在监察着,看看那帮魔道老鼠有没有暗中出手。

  演武场的擂台之上,十组人打的是热火朝天,已经来回换了好几次,依然能留在擂台上的,几乎都是年轻一代当中有名有姓的俊杰人物。

  楚休上了擂台之后经历了三轮,实际上这三轮楚休却是连动手都没动手,那三轮的人恰巧都是东齐之人,在知道了楚休的身份之后,直接转身便逃。

  在东齐之地楚休的名声还是相当大的,基本上跟楚休沾染上关系的事情便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死了,还有一个是生不如死。

  擂台之上楚休还算是比较耀眼的,几乎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倒是让西楚和北燕的武者有些奇怪,这东齐之地的武者未免有些太怂了吧?连打都没打便退出了?

  要知道这可是天下剑宗大会的擂台,大家都是抱着切磋的心思来的,一般都不会下死手的,动手一下就当是磨练一下自身力量了嘛,他们怕什么?

  实际上东齐的武者也的确是被楚休的做派有些吓到了,跟他为敌的人,基本上都是死的死,废的废。

  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这里是天下剑宗大会,楚休是不敢闹的太过分的,但却没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来保证。

  而再看看擂台上其他几位龙虎榜上有名的年轻武者,他们打的倒是有模有样的。

  方七少虽然为人不靠谱了一些,但下手却是并不算狠辣,跟他对战的武者几乎没有人能够撑的过他三剑,但同样他的对手也是受益匪浅。

  而其他人看到方七少并没有下杀手,他们便都聚拢在方七少那边,想要借着跟他交手的时机请教几招。

  后来方七少也是嫌烦了,直接爆发出自己最强实力来,一招败敌,简单省事,让其他武者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这才让失望的众人转移了方向。

  除了方七少以外,聂东流的表现也是很精彩的。

  聂家的乾坤凌云手已经被聂东流修炼到极其熟练的境界,之后他又随着韩霸先修炼拳法武道,自身实力更胜从前,能从他手下走上三招的武者也是少有。

  只不过方七少懒得去指点那些跟他交手的武者,而且聂东流却是不厌其烦的指点出每一名跟他交手又败在他手中的武者,赚足了名声。

  除了楚休等人外,擂台上像是越女宫的颜非烟,谢小楼等人表现的也都是很出彩。

  只要是龙虎榜上有名的存在,在面对寻常同阶武者时,优势可不是一般的大。

  但现在有人看着楚休那风光的模样,心里却是极其的不平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