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一句话将明成想要说的一大堆话都给堵了回去。

  其实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说什么谁对谁错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楚休的风格是谁要杀我,我便杀谁。就是这么的简单直接。

  而对于明成来说,自家的师兄被杀,他们却是被师门长辈逼着不能报仇,也是憋屈的很,这早就已经让他们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明成收回自己方才想说的话,他只是冷哼道:“我大光明寺可不是说话不算话,上擂台挑战你,只是我个人的决定,跟大光明寺无关,况且这里是天下剑宗大会,我就是想要挑战你,怎么,难道不行吗?”

  楚休摇摇头道:“说那么多没用的借口有什么用?直接出手便是了,你们这帮和尚也是太不爽利了,干脆点,胜的站着,败的滚回去,就是这么简单。”

  明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意,冷哼道:“你想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话音落下,明成周身闪烁着刺目的金色罡气,轮转之间,好像金刚降世一般,燃烧着熊熊的怒焰,向着楚休一拳轰下。

  大光明寺内各种珍贵的佛宗秘典无数,其中金刚院最为出名的秘典便是怒目金刚心经。

  这门炼体功法堪称顶尖,但唯一的坏处就是太过影响武者的心境,这也导致金刚院出身的武者大多数都是脾气暴躁、性格冲动鲁莽之辈。

  当然你若是能够压制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怒火,也就相当于彻底掌握了怒目金刚心经的真谛,就好像现在的金刚院首座虚言一般,反倒是没那么冲动了,性格变得理智的很。

  无论是死在楚休的明尘还是现在的明成,他们都没有达到这种境界,所以行事当中也是有些止不住的鲁莽跟冲动。

  不过这样也不要紧,在真正的对战当中,怒目金刚心经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那股威能也是强大无比的,就好像是现在这般,明成一拳轰下,罡气震动擂台,发出了阵阵爆响之声,威势直逼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

  其实严格来说明成乃是上一代的武者,只不过他的年纪比较轻,还没到四旬,将其列入年轻一代的武者当中倒也算正常,毕竟大光明寺的辈份本来就是乱的很,甚至就连二十多岁的虚字辈武者都有。

  不过明成虽然年轻,但修为之深厚,却是要比昔日的明尘更胜一筹,那一拳落下,佛光镇邪诛魔,威势强大无比。

  楚休身形不动,他手捏大金刚轮印,同样也是刺目的佛光从他手中爆发而出,衬托得此时的楚休也好似降魔金刚一般,威势强大无比。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这楚休在佛门功法上的造诣,怎么看着竟然要比明成更强?

  大金刚轮印跟明成的一拳相撞,顿时发出了一声炸裂刺耳的音爆巨响,若不是坐忘剑庐准备的擂台上加固有阵法,两个人的一击足够将擂台整个击碎。

  巨大的音爆之声过后,楚休的身形不动,明成却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北佛宗大光明寺炼体,明成自傲的便是自己的力量,结果现在他却是发现,楚休的力量简直要比他更大!!

  楚休神色不变,依旧是手捏大金刚轮印,再次轰出。

  在楚休所有的功法当中,大金刚神力绝对不是最强的那一个,而对于现阶段的楚休却是帮助最大的一个。

  楚休所修炼的武功可以说是驳杂无比,但在没有大金刚神力之前,楚休在真气和精神力上都不差,唯一差一些便是他自身的肉身力量了。

  这便是木桶效应了,一只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

  当楚休把自己最短的这一块木板给弥补成功之后,楚休才算是真正的无懈可击,在任何地方都挑不出丝毫的缺点来。

  而且在闭关修炼大金刚神力时,楚休更是炼化了那半颗凶兽的心脏,这更是让楚休的力量大涨,就算是跟大光明寺的武者对拼力量,他仍旧是占据上风。

  第二记大金刚轮印落下,明成咬着牙,他身后金刚虚影绽放而出,强大的佛光凝聚成卍字印决硬撼楚休的大金刚轮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明成紧接着又是后退了一步。

  楚休好似就只会大金刚轮印这一招一般,无论明成出手是什么模样,他都是一记大金刚轮印落下,恰到好处的将明成击退一步,将其震退。

  接连九记大金刚轮印落下,明成此时已经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这让在场的众人都紧张的看着,楚休是否能够一路将明成彻底碾压击败。

  韩庭一站在高台上点了点头,他此时也能看出来,这楚休的实力还当真是对得起他的龙虎榜排名,无论是自身力量还是对于武技的掌控,都已经到了五气朝元境的巅峰,甚至哪怕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在某些地方都不如他。

  基础的力量、真气和精神力这种东西都是能够通过各种外物来达到的,闭关也好,名师教导也好,或者是服用各种天材地宝也好,反正想要让一名武者境界飞快的提升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反之战斗力这种东西却是必须要通过激烈的厮杀来提升的,这点反而最难。

  就在众人,包括韩庭一都以为楚休依旧会一记大金刚轮印把明成给轰飞下擂台时,楚休结印的手势却是忽然换了一个。

  这种细微的变化其他人是注意不到的,但韩庭一身为武道宗师,他却是第一时间感觉到有些不对,但此时却是已经晚了。

  楚休的手中五道光芒首尾相连,轮转不息,宛若大日轮盘一般的转动着,轰然落下,五行之力相生相克,爆发出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威能来。

  日轮印!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突然临战变幻手印,这点就连作为对手明成都没想到。

  明成接连硬接了楚休的九记大金刚轮印,对于大金刚轮印的力量变化都已经有了下意识的认知,所以也只是动用自己擅长的武技来抵挡,他也做好了被楚休一印轰的退出擂台的准备,并没有准备动用搏命杀招。

  但谁承想这一次楚休却是不按套路出牌,日轮印之下,明成一口鲜血喷出,内腑震荡,直接被轰出十余丈远,砸在了地上晕了过去,谁都能看出来,这一击之下,明成不死也是要重伤的。

  韩庭一的面色一变,怒喝道:“楚休!你在干什么?!之前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天下剑宗大会的擂台是给你们交流切磋用的,不是给你们用来下杀手的!”

  楚休无辜的耸耸肩道:“韩前辈明鉴,这么多人可都在这里看着呢,我可没下杀手,这明成可还没死呢。

  只不过大光明寺的武者实力强劲,我也只得动用自身的所有力量全力出手。

  刀剑无眼,拳脚无心。就算是再小心的比试切磋,受伤什么不是很正常吗?若是再有限制的话,那就不必动手了,大家坐下来纸上谈兵就好了。”

  韩庭一冷哼了一声,他作为武道宗师,自然是不可能去跟楚休这种小辈斤斤计较的,虽然谁都看出来这楚休是在诡辩,但在规矩上,楚休还当真没有做错。

  韩庭一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楚休重伤了一个明成不要紧,但大光明寺那边可又炸了。

  眼看着明成被重创,大光明寺那边更是群情激奋,那帮弟子简直愤怒的失去了理智一般,立刻便又有一名武者跳出来冷声道:“大光明寺金刚院明义,挑战关中刑堂楚休!”

  韩庭一皱了皱眉头,对楚休道:“你胜了一局,按照规矩可以暂停一局修养生息,现在可准备动用?”

  楚休摇摇头道:“不需要,车轮战我也一样不怕。”

  听到楚休这么说,韩庭一也没有多废话,直接让两个人动手。

  反正有了第一场便有了第二场,就让他们打下去便好了。

  明义走上擂台,他的年龄还要比明成更大一些,不过出手却也是更加的凛冽。

  上台之后明义二话不说,手持一柄戒刀便向着楚休斩来。

  他那柄戒刀之上佛光绽放,但刀势却是狠辣无比,诛邪斩魔,慈悲破戒刀!

  心怀慈悲,刀势杀机无限!

  楚休微闭着眼睛,天魔舞也已经被他拿在手中,长刀扬起,魔气跟血煞之气交织凝聚,带起一股股邪异无比的力量波动来。

  一刀斩落,阿鼻道三刀的刀势尽皆凝聚于一体,威势强大的骇人。

  大光明寺的人想要找楚休报仇,但楚休却是在借着他们磨练自身的力量。

  在关中刑堂时,楚休修炼了大金刚神力,又炼化了半颗凶兽的心脏,自身的境界算得上是大涨了一波,这也导致了楚休的根基有了那么一丝细微的波动。

  虽然只是那一丝,但楚休也要将其磨练到完美的境界才行。

  对于这种情况,大部分的武者通常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继续闭关,一直到自己能够彻底掌控这种力量为止。

  还有一种就是在斗战杀伐当中磨练自身根基,显然楚休的选择是后者。

  PS:明天作者君和一些书友就要去参加高考了,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成功了,咱们一起清华北大见。失败了,作者君滚回去码字,你们把清华小姐姐的照片偷偷发给我,补偿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就好了~总之,诸位加油^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