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寺出身的武者没有弱者,这点是江湖上的共识。

  准备点来说大光明寺应该是一个下限十分高的宗门,只要是能从大光明寺走出来的武者,实力都不会太差。

  昔日楚休在魏郡遇到的那个李家的管家便是大光明寺的火头僧出身,只是一个烧饭做菜的,但自身的实力在那些散修武者中也算得上是出彩。

  而此时来参加天下剑宗的这些武者,他们虽然不是‘明王’宗玄那个级别的存在,但却也都是金刚院当中的精英弟子,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被虚言带来参加这次天下剑宗大会。

  这种级别的对手实力不弱,对于楚休来说,可是用用来磨练自身力量的好材料!

  此时擂台之上,楚休的阿鼻魔刀跟明义的慈悲破戒刀相撞,滔天的汹涌魔气轰然爆发,直接将那佛光刀势击溃。

  而且这还没完,楚休的天魔舞之上血色罡气爆发,血炼神罡带来的无边杀意瞬间将明义所笼罩,刀势犹如倾盆暴雨一般的笼罩而来,等到明义好不容易才将这些刀罡都给斩尽之后,一股宛如从地狱当中斩出,带着神性的邪异魔刀轰然落下,直接将明义的长刀碎裂,将其轰的吐血而飞,跌下擂台。

  楚休用手中的天魔舞指着大光明寺那边的人,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然的笑容道:“下一个。”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如此挑衅大光明寺,这厮简直就是狂妄到没边了!

  大光明寺那边更是直接炸了,一名武者连名字都没说话,直接便登上擂台向着楚休杀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摇摇头,见过嚣张的,但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楚休简直就是把大光明寺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关中刑堂现在难道就这般膨胀,以为自己是江湖刑堂了不成?

  只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楚休敢如此嚣张,他靠的可不是关思羽,而是他背后的整个魔道!

  浮玉山正魔大战,楚休代表的可是阴魔宗一脉,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隐魔一脉,在这里别说是夏侯镇或者虚言他们,哪怕就算是大光明寺的方丈虚慈来了,自然也会有那些魔道巨擘出手,帮楚休扛住的。

  此时在下方,人群当中,乔装打扮成‘松涛剑’徐松涛的陆先生看着擂台上堪称是嚣张无比的楚休,低声传音道:“这小子还真是够嚣张狂妄的,他是准备干什么?拿整个大光明寺的弟子当磨刀石,磨练自身的力量?

  不过魏老,其实这小子平日里不是这样的,该低调阴狠的时候也会低调阴狠,这次上了擂台便想要出风头了?”

  陆先生身旁,一名身穿白衣,面冠如玉英俊公子手持折扇站在陆先生身旁,用低沉沙哑的语调传音道:“这小子聪明着呢,他是我隐魔一脉的新秀,此时我魔道汇聚整个浮玉山,他就算是再嚣张一百倍也没有问题。”

  站在陆先生身旁的这名英俊公子便是‘玉面天魔’魏书涯,他是特意让无相魔宗的人帮他易容成这般模样的,其实这幅模样本来就是魏书涯年轻时的相貌。

  九天山五大天魔都已经是二百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魏书涯也不怕被人给认出来。

  虽然魏书涯之前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自己已经满脸褶子,早就不是什么玉面天魔了,不过现在到了易容的时候,却是主动要求无相魔宗的人把自己易容成年轻的模样,这般口不对心,差点让帮魏书涯易容的无相魔宗武者笑出来。

  当然最后那名武者忍住了,要不然这位魏老爷子的脾气可不是那么的好。

  此时听到魏书涯这么说,陆先生也是松了一口气。

  楚休明面上的身份是魔道新秀,不过却也是他和梅轻怜同时看中的人,代表着阴魔宗和他们无相魔宗一脉,将来楚休若是在隐魔一脉当中成名,那自然也算得上是他们的盟友。

  所以陆先生在楚休登上擂台时便告诉了魏书涯楚休在江湖上的身份,为的就是能让这位老资格魔道巨枭也一样认同楚休,获得对方的好感。

  魏书涯这种人老成精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陆先生心中所想,他不由得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说过,这小子聪明着呢,而且狂妄也不是什么坏事。

  身在江湖闯荡,自当纵情笑傲,慷慨激昂,一个人年轻时不狂没有出息,但他中年后若是还狂,那就更没有出息。

  老夫年轻时可是要比那小子狂妄的多,我隐魔一脉也不是非要像地老鼠那般隐藏在暗处,把锐气都给磨没了,像这小子这般倒还算不错。”

  陆先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魔道当中能让魏书涯说一声不错的人可是没几个,楚休能得到这种评价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这位老爷子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了,现在也是孑然一身,甚至就连弟子仆人都没有,但在隐魔一脉当中,就凭他乃是九天山五大天魔之一的身份,这幅资历便可以位列魔道顶尖。

  而且虽然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弄出来的魔道联盟被绞杀,但幸存者也是不少。

  能够在那一战当中活下来的可都是魔道当中的强者,在魔道中的发展都不弱。

  现在魏书涯振臂一呼,那些人的徒子徒孙不说全部,起码有九成的人愿意为了魏书涯再去赴汤蹈火。

  此时擂台之上,楚休在短时间内已经连败数名大光明寺的武者,而且还是车轮战,完全就是碾压一般的气势,直接打的大光明寺的武者心中胆寒,没有一个人能够在楚休的手中撑得了十招的。

  打到最后,大光明寺那边虽然还有数人没有上场,但他们却是没有再跳出来挑战了,而是全都低着头,一脸的愤怒和屈辱之色。

  剩下的那个几个人实力都要比之前的人弱一些,最强的几位师兄都败了,他们还拿什么打?

  而且因为之前是车轮战,看楚休的模样也是消耗了不少的内力真气了,他们若是坚持上去,倒也有那么一些机会,不过他们却是没选择出手。

  原因很简单,大光明寺的武者,还是要脸的。

  正面敌不过,车轮战就算是能够将其击败,也会让江湖人说他们大光明寺以多欺少。

  这种丢脸的事情他们不想干,所以只能僵持在这里,不敢再出手。

  看着那几名弟子憋屈的模样,虚言还没说话,虚渡便在一旁戏谑道:“我说你们这几个小辈也真是的,就这般承受不起打击?

  那楚休好说歹说也是龙虎榜第六,你们真以为风满楼弄出来的这个榜单是闹着玩的?

  他若是能被你们这么轻易就击败,我大光明寺岂不是能够将龙虎榜前十给包圆了?”

  虚渡指了指身旁的虚言道:“你们若是不服气,还有机会,等你们什么时候修炼到你们家首座这种境界,再去找那楚休报仇。”

  一旁的虚言点了点头,虚渡这次倒是很不容易的说了一句人话。

  不过就在这时,虚渡却是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你们家首座的实力也不怎么样,修炼到他那个境界想要报仇,也有些费劲。”

  虚言闻言立刻瞪了虚渡一眼,不过虚渡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将头扭到了一旁。

  大光明寺这边已经被楚休打的不敢再出手,楚休的威势在场的众人已经见过,哪怕就算是其中跟楚休有过一些仇怨的人,此时也是不敢冒头。

  而此时其他人那边,打到了最后其实便只剩下了四个人,方七少、楚休、聂东流跟颜非烟。

  两两对决,很简单的事情,不过方七少看着对面颜非烟,他却是无奈的耸耸肩道:“颜姑娘,要不然你认输算了,我这个人不打女人的,特别是你长的这么漂亮,我又是如此的英俊潇洒,我们两个在这里激烈交手,岂不是显得有些大煞风景?

  不如这样,你认输,我事后请你吃饭如何?越女宫远在吴越之地,你肯定没吃过西域美食,等来了西域之后,我请你吃烤羊腿、烤羊排,对了,还有上好的羊腰子,那可是大补之物。

  上次我还去一个小部落抢……阿不,是借了他们几头用灵药喂出来的圣羊,啧啧,那滋味可不是一般的鲜美。”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无语,这方七少还当真不是一般的极品,去请‘云剑仙子’颜非烟吃羊腰子?这种骚气的操作也就只有方七少能够想得出来了。

  剑王城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更是痛苦的捂住了脸,他感觉剑王城的脸都要被方七少给丢尽了。

  要不是方七少的剑道天赋当真是天下无双,他估计都要被剑王城的人挂在城楼上祭剑好几次了。

  而对面的颜非烟则是挑了挑自己那精致的秀眉,同为五大剑派的杰出弟子,她对于方七少还算是了解了,知道对方就是这种德行,所以也没有跟方七少废话,抬起自己手中的越女剑便冲杀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不是方七少的对手,但身为剑者的尊严却是不能让她就这么主动认输,越女宫也是不会让她这么做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