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七少出手,三剑击败越女宫颜非烟,这已经不是碾压了,简直就不是一个等级之间的战斗。

  下方无相魔宗的陆先生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正道宗门当中卧虎藏龙,的确是要比他们魔道更强。

  陆先生自己都已经达到半步宗师的境界了,只要给他一个契机,陆先生也是有把握立刻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

  但现在若是让陆先生去跟方七少交手,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胜过方七少。

  而再反观他们魔道这边,隐魔一脉当中楚休算是很不错的,但现在楚休才只是五气朝元境,没到天人合一,陆先生也不知道楚休能否胜的过方七少。

  还有明魔一脉叶天邪,炼化了血蛟内丹,更是以人身修炼成功了血蛟心经,也不是易与之辈,但一样没有踏入天人合一。

  魔道一脉武者凋零,像是楚休和叶天邪这种的,已经算是顶尖的了,但再反观正道一脉,特别是道佛两脉,无论是张承祯还是宗玄,都是千年难得一遇惊艳人物,跟他们相比,魔道一脉的劣势还当真不是一点半点。

  此时站在陆先生身边魏书涯好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思,他传音道:“陆晋小子,别这么悲观,没有什么道统能够一直都强盛下去,天下大势,本身就是潮起潮落。

  我魔道一脉因为昆仑魔教的崛起,风光了几百年,现在虽然处于低谷,但谁敢说我魔道一脉便要一直都这么低谷下去?

  只要我魔道一脉不灭,便始终有着重新复起的机会。

  自上古以来,其实真正能够站在巅峰的道统便只有道佛魔这三脉,现在这帮使剑的看我魔道式微便想要搞事情,还差得远呢!”

  陆先生点了点头,或许也正是因为魔道当中还有着无数魏书涯这样的存在,他们才能够继续在这个魔道被打压到极致的环境中生存。

  昔日安乐王曾经问过陆先生,昆仑魔教都已经覆灭几百年了,他们还坚持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

  那时候陆先生并没有回答,或许对于陆先生和现在的无相魔宗来说,他们所忠心的其实并不是昆仑魔教,而是当初那个魔道盛世。

  此时擂台之上,方七少跟颜非烟的比试落下,众人也都看向楚休跟聂东流,真正有看头的还是这两位之间的比试。

  楚休和聂东流可以说是老对头和老冤家了,他们之间的恩怨在龙虎榜上便有记载,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只不过后期聂东流和楚休便在也没有见过面,不过双方的恩怨纠葛却是并没有放下。

  聂东流少年成名,本身也是有着大气运在身之辈,他父亲聂仁龙为他留下了强大的名声,光是聚义庄的名声就足以让他受用不尽。

  之后聂东流更是拜了北燕武林大豪韩霸先为师,得到了韩霸先一身所学真传,汇聚两名位列风云榜的武道宗师倾囊传授,也算是弥补了他自身实力上的一些不足。

  而楚休的经历则是更为传奇,从散修武者到心狠手辣的青龙会杀手,再到入主关中刑堂,短时间内便成为关西掌刑官,手握重权,这等履历也是足以傲视整个江湖了。

  所以综合来看,楚休和聂东流的成长完全就是两极一般,一个是标准的世家俊杰,有着大气运加身的天才成长史。

  而楚休则是标准的草莽出身,一刀一剑,在血雨腥风当中拼杀出来了现在这般境界和成就。

  这两者究竟孰强孰弱不好说,但因为聂东流跟楚休之间的那些仇怨,现在这两者最终还要绝对一番,这也让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兴奋,准备看一场好戏。

  其实现在方七少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第二和第三到底是谁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换成其他人,说不定只是切磋一下也就算是完成了,但现在换成是楚休跟聂东流,以他们两个之间的恩恩怨怨,显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聂东流看着楚休,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楚兄,你方才刚刚经历过数场大战,现在要不要休息一会?放心,我是不会趁人之危的。”

  说着,聂东流伸手一指,做出了一副大度的姿态来。

  楚休跟聂东流的仇怨早就已经结下了,但实际上他跟聂东流所打过的交道还当真不算太多。

  不过无论是楚休还是聂东流,他们都从其他人耳中听说过不少关于对方的评价,楚休给聂东流的评价很简单,这是一个满肚子算计的人,哪怕是他寻常一句话,通常都包涵着数种意义。

  就好像现在这般,聂东流表面上让楚休去休息,但现在这种情况,楚休当真能去休息吗?

  方七少已经行云流水般的解决了颜非烟,在场就只剩下楚休要跟聂东流再来一场了。

  浮玉山上这么多的武者都在这里看着,还有各派的武道宗师都在一旁等着,楚休一个小辈武者当真能够施施然的去一旁休息,恢复了真气之后再动手?这么多人就看着他楚休一个人在那里回复实力?

  哪怕楚休脸皮厚,可以不在乎这些人的目光去恢复真气,但事后一个胆小谨慎的标签也会被人贴在楚休身上,虽然不算是什么骗贬义的词语,但总归不是什么好话。

  而楚休若是受不得激现在就动手,那正符合聂东流的心意。

  他是伪君子,同样也是真小人。

  韩霸先教给他,遇事最简单的方式便是用自己的拳头来解决问题,而他父亲聂仁龙也教过他,成王败寇,只要能够击败你的敌人,那动用任何手段都是合理的。

  面对全盛时期的楚休聂东流没有底气胜之,但面对现在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的楚休,聂东流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反正无论楚休怎么选择,占便宜的都是他聂东流。

  看着聂东流,楚休淡淡道:“聂东流,你还是老样子,虽然你拜了韩霸先为师,但却没学到韩霸先的霸气。”

  聂东流晒然一笑道:“霸气?那种东西我暂时不需要要,我师父走霸道,我行王道,难道不可?”

  楚休闻言冷笑了一声道:“聂东流,你还当真是膨胀的可以,行王道?你只是聚义庄的一个少主而已,还以为自己是北燕皇子吗?”

  聂东流这话说的的确是狂妄不已,聚义庄的实力在人和六帮当中都算不得是顶尖,他竟然还敢说自己要行王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聂东流负手而立,淡淡道:“楚休,你是草莽出身,如今却是连这点心气都没有了吗?”

  楚休抬起手中的天魔舞,指着聂东流沉声道:“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只不过现在你我当中,更像王侯将相的可是你,这话你就没感觉有些不吉利吗?”

  聂仁龙算是标准的草莽出身,但聂东流却不是。

  聚义庄的少庄主无论放在哪里可都算不得是草莽。

  当然此时的楚休也懒得去跟聂东流继续废话了,聂东流既然信奉他所谓的王道,那这次楚休也会教教聂东流,无论是王道和霸道,那可都是先要用自己的拳头跟手中的刀子来推行的!

  天魔舞之上魔气汇聚,那股魔气之浓郁,甚至都已经在刀身之上凝聚出了一个魔神的虚影,让人感觉异常的恐怖。

  看到这一幕,韩庭一等五大剑派的人却是都皱了皱眉头,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楚休这一身魔功实在是太扎眼了一些。

  其实原本魔功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江湖上道佛魔三派的武功是传播最广的,特别是魔道武功,虽然其中有着速成,根基不稳,杀戮过重等种种缺陷,但魔功的威能强大,特别是用来当作搏命时的底牌十分有用,所以就连一些正道武者其实都有暗中修炼魔功来当作是底牌的。

  但眼下乃是天下剑宗大会期间,五大剑派的目的本来就是针对魔道一脉,结果现在楚休露出这一身魔功来,也不由得让他们不敏感。

  如若不是楚休本来就是关中刑堂出身,一身的来历也算是清白,自身还身怀那么多佛门的功法,恐怕现在楚休就已经会被请下去喝茶了。

  而此时场中,楚休一记魔刀斩下,刀势当中凝滞出来的魔神虚影也是扭曲着,跟着楚休的刀罡落下,带起一阵炸裂般的音爆之声,这由阿鼻地狱当中诞生出的魔刀已经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一刀落下,甚至已经出现了某种神性来!

  面对楚休堪称惊艳的一刀,聂东流并没有直接抵挡,而是先行后撤,准备用来拖住楚休。

  楚休唯一的优势便是自身的战斗力,但楚休之前连战大光明寺的武者,已经消耗掉了他近半的内力,聂东流就不信现在的楚休还能够掌握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所以他准备拖,一直拖到楚休真正力竭之时!

  可惜楚休的套路像来都是速战速决的,聂东流想要拖住楚休,也要看看他的力量够不够。

  在楚休那一刀斩落时,聂东流所布下的真气防御在楚休面前几乎是纸糊的一般,轻易就被楚休的一刀所撕裂。

  而就在这时,聂东流却是探出了一只手来,竟然直接按在了楚休的长刀之上,罡气爆发,魔焰瞬间寂灭!

  聚义庄秘传功法:乾坤凌云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