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聂东流竟然连燃烧精血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楚休不禁一皱眉,身形向后退了两步。

  聂东流的胜负心不是一般的重,一个擂台比试,有着韩庭一等人看着,又不能真的杀人,拼什么命啊。

  当然对于楚休来说,他还是有杀人的机会的,不过不是现在,而是以后。

  不过此时聂东流既然已经决定放手一搏,他又怎么会让楚休就这么安稳的离去?

  浓郁的血气凝聚到聂东流的双臂当中,他双手呈剑指模样点出,瞬间两道血剑斩出。

  但最为奇异的是那两道血剑之外竟然还包裹着一层浓郁的金色罡气,两道血剑简直犹如两条蛟龙一般,灵动的扭曲着,撕裂了楚休周身所有罡气,向着他斩来。

  这凝聚了聂东流气血和罡气的两道血剑不算诡异,但却堪称神异,其威能就算是让楚休全力出手,都无法完全挡得住。

  罡气被那两道血剑所撕裂,楚休手捏独孤印,不动如山,万法不侵。

  那两道血剑撞在独孤印之上,瞬间血气爆发,金光弥漫,直接直接将楚休的独孤印给硬生生轰碎!

  聂东流面色苍白,不过他的身形速度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在楚休的独孤印刚刚被轰碎时,他便已经欺身而上。

  其实方才他这两道血剑并不是韩霸先教他的,也不是他父亲聂仁龙教他的,而是聂东流意外所得到的一门剑术残篇。

  这门剑术乃是出身魔道,其完整版的威能之强大简直无法想象。

  聂东流在意外得到这剑术残篇后曾经拿给他父亲聂仁龙,最后聂仁龙得出来一个结论,这剑术残篇昔日的主人应该是出身昆仑魔教,其身份很有可能是昆仑魔教的一位魔使甚至是魔尊!

  只不过这剑术破损的太过厉害,哪怕是聂仁龙出手,也只是从其中提取出了这么一招来。

  以自身气血为髓,真气为骨,罡气为皮,献祭自身所刺出的这两剑威能强大无比,就连楚休的独孤印都挡不住这等级别的攻击。

  聂东流脚踏金芒,周身都笼罩在强大的罡气当中,一拳落下,气势提升到了极致,仿佛有着碎山裂地之威。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聂东流是想要耗死楚休的,毕竟楚休之前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力量了。

  但打到最后聂东流才发现,楚休这一身的积累却是堪称恐怖,就算是之前的车轮战过后,楚休一身的积累甚至也要比他更深厚,所以要是继续这么打下去,被耗死可就不是楚休了,而是他聂东流自己。

  所以聂东流只能改变战略,全力出手,爆发出自己最大的威能来,直接将楚休给击溃。

  看着仿若天神临世一般的聂东流,楚休的双目泛起了一阵赤红之色。

  独孤印破碎,那两道血剑的威能虽然大部分都已经被抵消,但还是有一部分的力量渗入了楚休的内腑当中,使得他现在经脉都隐约有些阵痛。

  不过此时的楚休却是已经踏入了忘我杀境当中,周身杀机跟煞气凝聚,痛觉这种东西直接被楚休忽略,他的脑海中便只有一个字,杀!

  一拳轰出,楚休周身的煞气都凝聚成了赤红之色,红的发亮,红的刺目。

  忘天忘地忘我,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杀意凝滞到了极致的一拳跟聂东流对撞,双拳相交,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堪称恐怖的波动来。

  在场其他武者也是有些面色发白,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交手时所爆发出的气势,而是因为楚休那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之下那恐怖的杀意。

  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这门武功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大,修炼它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东齐军方有数名强者其实都修炼过这门武功。

  只不过那些人可都是军方的强者高手,在征战厮杀当中是很容易凝聚出这种级别的杀意,然后用出这门功法的。

  但楚休却是不一样,他只是江湖人,还是江湖草莽出身,天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凝聚出这种级别的杀意的。

  若非楚休如今所代表的乃是关中刑堂,现在有人说他是魔道凶徒,绝对也没有半分的违和之感。

  此时场中,聂东流那堪称是力量极致的一拳被楚休所挡下,这让聂东流恨的咬牙切齿。

  楚休的力气有没有耗尽先不说,聂东流自己的消耗也是已经不小了。

  全力出手竟然都无法撼动楚休,这还是他趁人之危,在楚休已经被车轮战之后,结果还是无能为力,这让聂东流不禁升起了一股无力之感。

  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他师父韩霸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纵然他满腹的算计,但结果最终却还是败了。

  聂东流倒不是输不起的人,实际上他非常理智。

  在感觉自己拼上最后底牌也是胜不了楚休之后,聂东流的身形便立刻准备向后退去。

  但可惜楚休却是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在聂东流后退的一瞬间,楚休也动了。

  不过楚休的身形并没有动,他手中结印,指印叩击之间,瞬间雷霆霹雳炸响!

  外狮子印!

  宛若雷音怒吼,聂东流根本就没有防备,直接就被楚休这一记外狮子印震的罡气消散,耳中有着鲜血流淌而出。

  不过外狮子印对聂东流的影响还算是有限,毕竟聂东流自身的肉身修为摆在那里,修炼昊阳九极玄功之后,以他的肉身强度对外狮子印这种武功还是有着一定的防御作用的。

  但还没等聂东流反应过来,楚休的双目便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无边无尽的深潭一般,仿若无底深渊,将聂东流整个精神给拉入其中!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

  精神秘法在江湖上绝对属于小众的那一种,而跟精神秘法扯上关系的,也都是邪异狠辣等等评价。

  楚休的武道一贯都是刚猛大气那一类的,结果他现在却是忽然动用了精神秘法,不光是聂东流没反应过来,在场的众人也都是没反应过来。

  原本以聂东流的肉身修为,气血强健,他对于精神秘法这方面还是有着一定的抵抗能力的。

  但他方才却是动用了秘法燃烧精血,导致精血亏损,现在却是瞬息便已经中招。

  精神陷入无边的深渊当中,聂东流拼了命一般的挣脱,精神力几乎都已经紧绷到了一个极致。

  只不过等到他刚刚挣脱了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影响时,迎面而来的则是楚休的一拳,带着无限杀机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韩庭一皱了皱眉头,擂台之上他们想要真动手可以,但却不能死人,所以他早就已经准备开始出手拦截了。

  不过聂东流那边倒也还有一战之力,危机时刻,他直接爆发出了自身所有的罡气,凝聚成盾护在身前。

  金色的罡气盾直接被楚休一拳轰碎,聂东流也是被楚休这一拳轰下擂台,大口吐着鲜血,不过显然没有性命之忧,看到这里,韩庭一这才没有继续出手。

  看着擂台上虽然有些喘息,但却并没有受太多伤势的楚休,聂东流的心中充满了不甘之色,但他还是擦去自己嘴角的鲜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边。

  他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此时聂东流也明白了,他依旧是当年那个聚义庄的少庄主,但楚休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楚休了。

  昔日聂东流的实力要压楚休一头,而现在他却是在取巧的情况下,还被楚休如同碾压一般的击败,输的彻彻底底。

  而那时候的楚休没有靠山,只是一个他随意便可以捏死的散修武者,而现在的楚休却是背靠关中刑堂,成为了权倾一方的关中掌刑官,地位虽然还是不如他这个聚义庄的继承人,但却也不是他可以随意拿捏的,毕竟从势力上来说,关中刑堂可是要比他聚义庄更强,强很多。

  当然聂东流不知道的是,楚休的背后可不仅仅是一个关中刑堂,那隐藏在下面的力量可是聂东流连想都不敢去想的。

  当然聂东流也后悔过,后悔为何他当初没有强行让自己的父亲动用聚义庄的力量来绞杀楚休。

  只不过后悔这种情绪是最无用不过的,这种情绪只是在聂东流心中闪过了一瞬间,便被他强行给掐灭了。

  对于楚休击败聂东流,在场的众人其实都没什么好意外的,反而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对于江湖人来说,楚休之所以能够在龙虎榜上扬名,是因为他一次次的血战拼杀出来的。

  江湖人可以说楚休心思狠毒,也可以说他下手狠辣,但却没有人会说楚休浪得虚名,配不上他的龙虎榜排名。

  这是一种底气,从无数血战厮杀当中得来的底气。

  而再反观聂东流,其实他的名气是不弱于楚休的,甚至要比楚休更大。

  毕竟楚休只是关东之地的掌刑官,而不是明确的关中刑堂继承人,但江湖人却谁都知道,聂东流是聚义庄的继承人,只要聂东流不死,他将来百分百会接管聚义庄的。

  所以聂东流的身上其实是有着一整个聚义庄的光环在的,若是没有这重身份,聂东流的名气肯定远远比不过楚休。

  现在两个人交手,其实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赢的多半会是楚休,现在一看,也是果不其然。

  而现在擂台打到这种地步其实就已经差不多了,以方七少的实力和境界,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楚休第二,聂东流第三,已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楚休现在也可以下去疗伤了。

  所以韩庭一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楚休,你还准备再战吗?”

  就在众人都以为楚休肯定会主动认输时,楚休却是忽然道:“当然要战,为何不战?我可没有认输的习惯。”

  站在一旁的方七少一脸的无奈道:“我说楚兄,你都这幅模样了还打?你该不会也跟越女宫那娘们……啊呸!是仙子一样,扯什么剑者尊严吧?再说你用的是刀,也不是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