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方七少一战,楚休看似是输了,但其实他也是赚到了。

  天子望气术唯有的在这种压力之下方才能够有着明显的突破,甚至如果方七少愿意给楚休当陪练,那楚休甚至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天子望气术修炼到纯熟的境界。

  但显然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现在方七少便已经很不爽了,虽然最后是他赢了,不过却是有一些亏本的感觉。

  年轻一代的擂台比试完成之后,奖品倒是没有现场发放,而是准备在天下剑宗大会结束之后,一起给众人发放。

  而接下来便是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切磋交手,这也让在场的众人心中一阵兴奋。

  毕竟对于在场大部分的武者来说,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的交手他们可是很难看到的,别说能不能看得懂,反正只要看到了,就足够他们吹嘘很长时间的。

  韩庭一跟其他几名五大剑派的人对视一眼,几个人都同时走下高台,站在了擂台之上。

  看到这几个人,在场的众人顿时低声议论了起来,这几位,那可都是五大剑派当中赫赫有名的剑道宗师。

  越女宫的那名宫装美/妇便是现在越女宫宫主‘月影星痕’林风雅,在江湖上的名气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当然她的名气更多是因为她越女宫宫主的身份。

  林风雅位列风云榜第二十五位,其排名甚至要比坐忘剑庐的韩庭一还要高。

  但实际上江湖人也都知道,林风雅在风云榜上的排名其实是有些虚高的,以她的实力甚至连进入风云榜前三十都费劲,现在她能位列风云榜第二十五位,还是因为她越女宫宫主的身份,更是因为她是风云榜上少有的女人,所以排名才会这么高。

  藏剑山庄那名身背七剑的武者则是藏剑山庄庄主‘无心剑冢’程庭山,他原本身负十剑,但另外三剑却都已经折断。

  断三剑,杀三人,死的那三人一个是昔日跟他藏剑山庄结下死仇凶徒,还有两个则是纵横江湖的魔道巨枭,程庭山的实力在武道宗师当中也算是不弱。

  只不过藏剑山庄最近式微,而且程庭山也不是女子,自然也是没什么优待的,所以他在风云榜上只排到了第三十三位,甚至连前三十都没进去。

  剑王城那名全身都笼罩在白袍当中的武者乃是剑王城形剑堂首座,‘无形剑’白潜,位列风云榜第三十位,仅次于坐忘剑庐的韩庭一。

  剑王城四大剑堂当中,形剑堂专研剑势剑法,白潜却是已经将自身的剑势剑法给转化成了无形胜有形的境界,所以他的绰号才是无形剑,从这点也能看出白潜在剑道之上的恐怖修为。

  最后一人乃是风云剑冢那名眉心有着断剑标记,白衣赤足的青年人,其实在这五位武道宗师当中,他才是来头最大的一个。

  风云剑冢乃是藏剑之地,传说中上古时期,一些剑道强者在濒死之时,都会将自身的长剑葬在一处地方,那地方便是江湖上约定俗成的藏剑之地,此地便是风云剑冢。

  剑道强者的剑定然也是极其珍贵的宝兵甚至是神兵,所以后期便有那些剑道强者的弟子或者是仆人,自发的在风云剑冢周围结庐而居,守护剑冢的那些神兵宝剑。

  到了后来,守护风云剑冢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后代也是繁衍的越来越多,他们便联合起来,成为了一个剑道宗门。

  可以说风云剑冢所传承的乃是昔日无数剑道强者的功法,底蕴之深厚,可以说是五大剑派当中的第一位。

  而且风云剑冢哪怕是某一代强者凋零,也是无人敢惹,因为没人会知道风云剑冢会从昔日那藏剑之地当中请出来什么神异或者是邪异的存在。

  传说中两千多年前风云剑冢便遭到过一次打击,整个风云剑冢就只剩下一名垂老的武道宗师,于是乎被一个仇家宗门打上门来,对方足有六名武道宗师,宗门强者云集,想要彻底覆灭风云剑冢。

  结果那名垂老的武道宗师却是以自身鲜血为祭,请出了一尊自风云剑冢当中融合了无数剑道杀机所形成的剑灵出手,竟然将六名武道宗师尽皆屠戮。

  虽然此举也是让那名风云剑冢的武道宗师鲜血耗尽,没过三天便已经圆寂归墟,但却也让整个江湖都知道,风云剑冢不好惹,哪怕风云剑冢只剩下一个人,你也不知道他手中究竟还有着什么底牌在。

  而现在那白衣赤足的青年人来历也是十分神异。

  传说中风云剑冢的葬剑之地外人无法入内,准确的说应该是只要有着真气的武者便无法入内,只要靠近便会引动阵法。

  因为葬剑之地外连接着一片荒林,竟然有一头野狼叼着一个男婴进入了葬剑之地当中,将其扔到了一柄断剑旁,每日以狼奶喂养。

  这男婴不哭不闹,竟然一直到了三岁的时候才被风云剑冢的人发现,一时间甚至振动了整个风云剑冢。

  而且这男婴不知道为何,竟然跟他身边的断剑产生了某种十分奇异的联系,使得原本已经器灵消散的断剑此时竟然又重新诞生出了器灵来,让其又变成了一柄新的神兵。

  后来这婴孩便被风云剑冢养大并且收为了弟子,甚至已经逝去的上代风云剑冢执掌者,老剑神郭墨亲自收其为徒,教其剑术。

  因为他没有父母,甚至连姓什么都不知道,郭墨便给他起名为燕支,因为那柄陪伴他的断剑,就叫燕支。

  燕支也成为了风云剑冢当中最为特殊的存在,一出生便携带神兵,并且那神兵跟他血肉相连,在其修炼到天人合一境时,神兵便可以融入体内,使得他无论过了多久,都可以保证容颜不老,十分的神异。

  燕支在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三位,但江湖上都说燕支的排名绝对不止于此,他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却都好似轻描淡写一般的将对手解决,断剑之下从无活口,凌厉至极。

  在场这五人当中,燕支可以说是实力最强的一个,也是最深不可测的一个,如果没有意外,这次擂台比试的魁首就应该是燕支了。

  只不过这五人虽然要上擂台比试,但熟知内情的人却都知道,他们这其实只是在演戏而已,演戏给魔道看。

  造化天魔旗对于五大剑派来说意义都不太大,他们可不会为了这东西而拼死拼活的,他们五人上擂台唯一的目的便是引魔道出手。

  韩庭一对着在场的众人沉声道:“诸位,第二轮开始,我等便先行献丑了,我五大剑派互相切磋交流,也就不弄什么一对一的把戏浪费时间了,五人一起出手决胜负便是。”

  说着,韩庭一等五人便开始交手起来,顿时引得在场众人的定睛观看。

  五名剑道宗师交手的确是少见,但是楚休只是看了两眼便没有兴趣了。

  这几位还当真是演戏来了,根本就不走心啊。

  别看这五人交手时打的是剑气纵横,罡气纷飞,但实际上五人怕是连一成的功利都没用出来。

  韩庭一根本就没动用他坐忘剑庐的强大剑意,程庭山七柄剑只用了一柄,白潜无形剑也没有动用,反而是用了不少看似华丽,但却徒有其表的剑招。

  林风雅也是如此,越女剑典那剑势天成的威能也没有发挥出来,甚至还不如之前的颜非烟出手有看头。

  最过分的就是燕支了,众人都想要看看他是如何把燕支剑融入自身的,结果这位到好,甚至连剑都没出,自己凝聚真气用剑指对敌,当真是过分的很。

  当然对于那些散修武者来说,韩庭一等人已经‘打’的足够激烈了,他们倒是看的很过瘾。

  大约一个时辰的混战之后,五人终于分出了胜负,最终的获胜者竟然是藏剑山庄的程庭山。

  看到这个结果,在场的众人都是撇了撇嘴,还真是不走心,这种结果竟然也能够出来?

  不过五大剑派的人倒是不在意下方的那些议论,韩庭一冲着下方拱手道:“诸位,眼下我五大剑派这边已经切磋分出了胜负来,藏剑山庄的程庄主在剑道之上造诣颇深,领先我等一筹,还有没有人愿意上来切磋一番的?胜者便可以拿走这造化天魔旗!”

  下面那些武道宗师都是挑了挑眉毛,没有人吭声。

  他们都知道,这次是五大剑派的人想要引出魔道之人,这种事情他们不反对,但却也一样懒得掺合,所以这时候自然没人开口。

  不过这时却是有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你们五大剑派还敢演的再假一些吗?就藏剑山庄这小子有个屁的剑道造诣,成天背着这么多的剑跟孔雀开屏一样,不知道越得瑟的人死的便越快吗?

  ‘十方神剑’程南北是你什么人?你爷爷还是你太爷爷?那老小子也喜欢背着十柄剑满江湖的乱窜,最后被我拧断的脖子,折了他九柄剑,剩下那一柄模样不错,被我做成了门栓,现在还在我家茅房门上挂着呢!”

  PS:‘无形剑’白潜为书友落叶的角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