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剑派为了今日一战谋划了好久,他们不怕魔道来人,就怕魔道不来。

  所以五大剑派也是拿出了真正的底蕴来,像是独孤离这样实力的存在来了可不是一个。

  随着独孤离站出来,又有两个身影临空而落。

  其中一人身穿青衣儒衫,一副儒雅英俊的中年人相貌,他左侧腰间挂了一只竹笛,右侧则是挂着一柄青色短剑,一举一动好似融入周围天地当中一般,给人一种十分奇异的自然感觉。

  看到这位在场的众人可不用猜,此人便是坐忘剑庐掌门,位列风云榜第五位的‘潇湘剑雨’沈抱尘!

  这也是一位惊艳江湖的天才人物,传说中沈抱尘十岁学剑,每踏入一个境界,便要去挑战比自己高一个境界的武者。

  天人合一境之前沈抱尘挑战的乃是坐忘剑庐内部的武者,而到了天人合一境之后,沈抱尘竟然去挑战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一位剑道宗师,跨越一个大境界将其击败,甚至让那名武道宗师自折长剑,亲口承认自己在剑道之上不如沈抱尘。

  可以说沈抱尘从踏入江湖以来做的便只有两件事情,修炼和挑战。

  沈抱尘很少出手,但只要沈抱尘出手,那就绝无败绩,曾经败在沈抱尘手下的人说过,沈抱尘的剑,是让人为之绝望的剑!

  而相比于沈抱尘,另外一人则是让在场的众人有些看不透。

  那是一名邋遢老者,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长袍,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头发胡子也是花白,乱糟糟的一片,他身形佝偻,眼睛好像还瞎了一只,手中只是拎着一柄脏兮兮的长剑,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这样一个糟老头子放在其他地方众人根本就连看都不会看,但放在现在这里,这糟老头子跟独孤离还有沈抱尘站在一起却是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一身的气势宛若深渊一般恐怖!

  这下就连夏侯镇这等武道宗师也认不出对方是谁了,但这时一直都显得懒洋洋虚渡却是神色肃然,忽然道:“这老头是风云剑冢的一个守墓的老家伙,他的名字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们这一代都是一脉单传,世代看守藏剑之地,寸步不离。

  上一次他离开风云剑冢还是因为魔道巨枭‘九阴魔尊’尹朝阳那个老疯子行事太过疯狂,在江湖上肆无忌惮的杀人,就连我大光明寺和风云剑冢的几名精英都死在了对方手中。

  那一次是虚云师兄跟这老家伙一起去的,虚云师兄跟我们说过,他没动手,只有这老家伙一个人动手了,然后,尹朝阳,死无全尸。”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那邋遢老者的目光瞬间变了。

  风云剑冢的守墓人他们没听说过,但‘九阴魔尊’尹朝阳他们却是知道的,此时乃是百年前的魔道巨枭,有着真火炼神境的修为,昔日也曾纵横武林,不过晚年时貌似修炼的武功出了一些岔子,脑子出了问题,发疯一般的屠戮江湖上的精英俊杰,取其心头血炼药,想要延长寿元。

  延长寿元难之又难,靠着所谓的心头血来延长寿元,听着就不靠谱,但那时候尹朝阳已经彻底疯魔了,在江湖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但不知道何时,尹朝阳却忽然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现在众人才知道,尹朝阳竟然死在了眼前这个看着就不起眼的糟老头子的手中。

  这么说,眼前这人岂不是在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真火炼神境?

  众人看向五大剑派那边的目光都有些微微变了变,五大剑派这次还当真是准备玩大的啊。

  ‘剑南王’独孤离,坐忘剑庐掌门沈抱尘,还有风云剑冢的守墓人,这三人在真火炼神境当中都属于高手中的高手,魔道这次怕是要倒霉了。

  不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魏书涯便冷声道:“都别忍着了,准备好了就现身吧。”

  魏书涯的声音听着好像不大,但却好似传遍了整个浮玉山一般。

  随着魏书涯的话音落下,浮玉山下顿时传来了一阵喊杀之声,魔气杀机汹涌,瞬间将整个浮玉山包围!

  几十名在山下负责守门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上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道:“不好了!魔道的人已经将整个浮玉山包围了!”

  随着那名武者的话音落下,瞬间数不清的魔道武者从四面八方涌上来,这些人有拜月教的,有邪极宗的,也有五毒教等宗门的,都是明魔一脉的武者。

  这些武者里面,拜月教的人乃是最多的,毕竟现在拜月教在大多数魔道武者眼中,代表的可是魔道第一大派。

  拜月教那群人当中,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临空而渡,一步一步踏上半空,跨过人群,站在了魏书涯的身旁。

  这名神秘的黑袍人头戴金色玉龙冠冕,身上的黑袍之上也是描绘着一个个奇异的金色符文,负手而立,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油然而生。

  “是拜月教九大神巫祭当中的东皇太一!”

  在场的众人面色有些微微变化,这位在拜月教当中绝对算得上是排名前三的大人物。

  历来拜月教中的排名都是以教主、大祭司、圣女来排名的,九大神巫祭只能位列其后。

  但这一代的圣女还年轻,并未成长起来,而东皇太一的实力却是堪称惊艳,甚至在拜月教内足以跟的大祭师分庭抗礼,所以地位估计是有史以来历代东皇太一当中最高的一位。

  而此时拜月教那边,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纱中的女子在起舞着。

  她身形曼妙玲珑,虽然脸上也是被黑纱所遮掩,但却掩饰不住她妩媚至极的风情。

  只不过她那舞姿虽然优美,但她脚下的东西却是让人头皮发麻,那竟然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蛊虫在跟随她的韵律在舞动着!

  拜月教圣女!

  在场的众人几乎一瞬间就认出了这女子的身份。

  现今武林四大美人当中,正道有越女宫的云剑仙子颜非烟,而魔道当中便属这位拜月教的圣女最为出名。

  但奇异的是,江湖人却是并没有见过这位圣女究竟是什么模样,甚至连对方的年龄究竟多大都不知道,因为见过她真正容貌的人,都是死人。

  不过就算是如此江湖人也敢肯定,拜月教圣女的容貌定然是倾国倾城的,原因很简单,历代拜月教圣女必须是倾世之资才能够担当。

  而此时在那拜月教圣女的周身,拜月教九大神巫祭来了足有六人,六名实力强大的武道宗师,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拜月教排行前四的存在直接来了两位,可想而知拜月教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而且这还没完,魔道那边忽然有着一阵阵的奇异的声音传来,好似佛音,但其中所蕴藏的却是一股让人欲念丛生的邪异之感。

  一名身穿黑色袈裟,但却留着头发的中年人临空而落,他的脸上六种神情来回变化,或喜或怒,或嗔或贪,好似面具一般,接连变化,神异无比。

  看到这人,大光明寺那边,虚渡和虚言的面色都凝重了起来。

  这人便是第六天魔宗宗主,‘魔罗’伊波旬!

  论及名声,远在海南孤岛上第六天魔宗名气并不是很大,伊波旬的名声也是远远不如魏书涯跟东皇太一。

  但只有大光明寺的人知道第六天魔宗究竟有多么的恐怖,那绝对是他们大光明寺的劲敌!

  除了这几名强者外,魔道几乎是倾巢而动,罗刹教、五毒教、邪极宗等大派的强者都已经派遣弟子前来,每一派都几乎都一名武道宗师在。

  双方加起来几十名武道宗师,还有数位真火炼神境的强大存在,整个浮玉山都好似火药一般,好似一颗火星便会被点燃!

  沈抱尘看着东皇太一等人,淡淡道:“魔道一脉到很看得起我五大剑派嘛,竟然还来了这么多人,为何不见夜韶南?都是老朋友了,这次我还想领教一下他的补天心经呢。”

  东皇太一沉声道:“想要见教主你还没资格,想要领教补天心经,你怕是要用性命来见识!

  沈抱尘,今天我只问你一句,造化天魔旗你们五大剑派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东皇太一的声音十分奇异,好似闷在一个鼓里一般,声如雷动,带着阵阵的回响。

  沈抱尘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轻笑:“交?凭什么要交出来?造化天魔旗是昔日我五大剑派靠自的本事从昆仑魔教里面抢来的,你们想要,那便过来拿啊。”

  东皇太一向前踏出一步,冷声道:“历来都是我魔道一脉在暗中谋划出手,而这一次却是你们五大剑派主动挑衅,浮玉山血流成河,要怪的可不是我魔道一脉,而是你们五大剑派!”

  沈抱尘摇摇头道:“除魔卫道,不流血怎么能行?不过我相信,今日这浮玉山之上,流血最多的不会是我五大剑派,而是你们这帮魔道妖人。”

  话音落下,沈抱尘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来:“开剑阵!”

  当着三个字轻轻落下之后,整个浮玉山都开始震动了起来,瞬间霞光万丈,剑气冲霄!

  PS:拜月教圣女为书友小张老师的角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