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无江想要说的那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便被楚休斩杀,但夏侯镇此时却是已经陷入了暴怒当中。

  青年蛰伏,中年时才崭露头角,成为夏侯氏的家主,夏侯镇也是一个有着极大野心的人。

  夏侯氏的嫡系当中并没有主脉之分,理论上来说,只要是夏侯氏嫡系的武者,你表现的优秀,那你就能成为家主。

  这种制度其实对于夏侯氏来说是很有好处的,虽然加大了竞争力,不过也能筛选出真正优秀的继承人来。

  但夏侯镇却是一直都想要把夏侯氏变成他的一言堂,让那些碍事的长老全都滚蛋,整个夏侯氏都要以他这一脉为尊!

  只可惜夏侯镇的梦想现在却是已经破灭了。

  夏侯无江虽然有着种种缺陷,但他唯一的有点就是他的天赋,足以傲视所有夏侯氏年轻一代的天赋。

  夏侯镇其他的那些儿子或许会比夏侯无江更加懂事,但在这个以实力论成败的江湖当中,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暴怒当中的夏侯镇开始疯狂的对着司徒厉狂攻了起来,想要解决他去杀楚休。

  不过眼看目的已经达到了的司徒厉却是边战边纠缠,无相魔宗的武功奇诡无比,对于这种情况显然是擅长的很。

  而此时楚休这边,想杀的人他已经宰了一个了,不过他却是并没有恢复‘楚休’这个身份,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聂东流那边。

  对于楚休来说,他是关中刑堂出身,站没站在正道这边其实都无所谓,哪怕他像谢小楼等天下盟的人一样中立也没人会说他什么的。

  方才他可是以正道中人的身份出手救了巴山剑派的人,又杀了仇湘子,这就已经足够了,再多出风头反倒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不过聂东流那边却是让楚休有些失望,相比于夏侯无江,聂东流实在是谨慎太多了,紧跟在那几名北燕的武道宗师身后,没有丝毫的冒进,倒是让楚休找不到出手的时机。

  陆先生走到楚休身边,沉吟道:“这聂东流是个人物,跟他父亲聂仁龙一样,都不是好惹的。

  你杀的那夏侯无江充其量就只是一个靠着天赋和自己的身份嚣张的纨绔子弟,没了夏侯氏的背景,成就有限。

  而这聂东流却是不简单,他现在虽然是聚义庄的少庄主,但就算是没有了聚义庄少庄主这个身份,他也依旧能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

  楚休点了点头,他跟聂东流结怨这么长时间,当然知道聂东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才想要找个机会将其除掉。

  只不过现在看来,貌似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过这时陆先生却是捅了捅楚休道:“这个仇人你解决不了,不如换个人解决,反正在这里,你出手的机会可不少,乱战当中也没人会怀疑到你的身上。”

  楚休一愣道:“你是说巴山剑派的人?”

  陆先生不屑一笑道:“就巴山剑派那帮废物,你认为他们也算是你的仇人?我说的是那位。”

  楚休想了想也是,看看岑夫子那副模样就知道巴山剑派到底是什么做派了,这样的人的确是连当他仇人的资格都没有。

  顺着陆先生的手指的地方看去,陆先生所说的竟然是一名虽然垂老,但却异常神勇,接连斩杀了数名魔道武者的老僧。

  楚休一皱眉道:“这老和尚是谁?”

  陆先生怪笑了一声道:“你杀了人家的徒弟,现在却是连人家的师父都不认识了?他就是上次死在你手上那明尘和尚的师父,金刚院长老慧真。

  这人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名气,甚至在整个大光明寺内都籍籍无名,不过这家伙的资格可是老的很,甚至就连现在金刚院首座虚言昔日都受过他的照顾。”

  楚休点了点头,看向那慧真的目光中也是带有一丝杀意。

  他跟大光明寺之间的仇怨虽然从表面上来说应该是解决了,毕竟大光明寺妄念禅堂首座虚云都已经发话了。

  但实际上上呢?大光明寺这帮武者依旧是看着他楚休有些不爽,而且是很不爽,从之前擂台上明尘那些师兄弟轮番挑战自己楚休便知道他在大光明寺这些武者心中是什么地位了。

  这慧真虽然在虚云的压力之下没对自己动手,但楚休相信只要自己还活一天,他就不会真把杀徒之恨给放下。

  而且以这老和尚在大光明寺的资历,他若是真想要给自己找麻烦,那这麻烦想必会很大的。

  陆先生站在楚休身边问道:“用不用帮忙?”

  楚休看了一眼周围道:“暂时不用,人多反而会引起一些主意,让无相魔宗的人帮我把这老和尚引开到一旁,别让大光明寺的人支援他就好了。”

  陆先生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倒是无相魔宗擅长的。

  此时的慧真并没有察觉到远处有人对他露出的杀意,他正在激烈出手,斩杀着自己眼前的这些魔道武者,虽然老迈,但一身的佛门武功却是让他施展的刚猛霸道无比。

  这次慧真其实很憋屈。

  杀徒之仇他当然想要报,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给还在九泉之下的明尘一个说法。

  但可惜的是,他已经答应了虚云要将这段恩怨放下,而且现在对楚休出手,影响到的是他们整个大光明寺的声誉,所以从天下剑宗大会开始到现在,慧真都没打算动手,甚至还劝慰压制着其他武者不要意气用事。

  只不过慧真不想动手,楚休却是想先下手为强了。

  此时慧真出手斩杀那些魔道武者时可是异常的凶狠和狰狞,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发泄。

  佛门不能乱杀无辜,但对所有的佛门武者来说,只要是魔道中人,那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所以杀他们其实是在积累功德,不是犯戒,而是救人。

  此时慧真正是怀抱着这种心理在杀人,其实也是在发泄着。

  无相魔宗更是利用这点心理,一点点的把慧真往边缘上引,引到远离大光明寺那边,然后在抽身后撤,慧真却是真并没有察觉这一点,仍旧在疯狂的出手着。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的身形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慧真的身后,一步踏出,周身魔气杀意汇聚,化作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轰然落下,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偷袭。

  正道中人对魔道武者向来都不喜欢讲什么规矩,现在楚休对慧真出手,当然也是用不到讲那些规矩的。

  慧真周身佛光大盛,一尊完全由罡气凝聚成的金刚虚影浮现在慧真的身后,双手合适,佛光大盛,跟这一掌对撞,顿时血煞魔气飞散,但金刚佛影也是消退。

  而方才在慧真手下苦苦挣扎的武者则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在暗中暗骂这老和尚简直下手比他们魔道都狠,一旦打起来完全就是一副要搏命的疯狂架势。

  跟慧真交手的这些武者有明魔一脉的人也有隐魔一脉的人,他们对楚休倒是很有印象的,毕竟这位在魔道会盟时也是出了不少的风头。

  这位可是阴魔宗的代表,更是被无相魔宗所看重,以五气朝元境的实力就让成名已久的五毒教仇湘子吃瘪,显然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慧真转过头去,看着楚休冷声道:“你是哪派的魔道妖人?”

  “下去问佛祖吧!”

  楚休身后魔罗金刚相浮现,邪异的魔气跟佛光交织,一掌落下,两种截然的不同的力量轰然爆发,径直向着慧真袭来。

  看到这一幕慧真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浓重的怒意:“原来你竟然是第六天魔宗的魔道妖人!”

  江湖上只要一提起佛魔同修,几乎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想到第六天魔宗。

  而作为佛门武者,大光明寺对于第六天魔宗这种可以坏他们佛法修行的宗门自然是厌恶至极,甚至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地步。

  “猜错了,所有没有奖励!”

  楚休一步踏出,魔气和佛光凝聚出了一个邪异的魔神虚影,双手接连手捏拳印落下,一半是滔天魔气,而另外一半则是耀目的佛光,竟然在一时之间将慧真轰的连连后退。

  大光明寺出身到和尚没有弱者,慧真自然也是如此。

  他早年间甚至有些冲击金刚院首座的实力,可惜那时候他的心境修为不过关,最终止步武道宗师境界,这辈子都几乎没有突破的希望了。

  而且现在慧真已经年老,自身气血衰败的厉害,对于大光明寺这种专门修炼炼体功法的宗门来说,衰老,绝对是一件最为恐怖的事情。

  拳怕少壮,此时就算楚休需要遮掩身份,像是快慢九字诀和自身的刀法都不能动用,但在纯粹的力量之上,他也可以压制慧真。

  在场其他那几名魔道武者看到楚休一人就能够力敌甚至是压制慧真,他们也是纷纷撤走,不准备掺合了。

  这位魔道新秀‘林烨’的实力还当真是强悍的很,竟然连大光明寺的老牌武者都压着打,看其威势,可是并不输于在另外一边拿着血枪大杀特杀的邪极宗叶天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