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皇子项沖跟二皇子项黎也出现在这里,这是在场的众人都没想到的,就连楚休也是如此。

  这本来是他跟聚义庄的恩怨,怎么还牵扯出两位皇子来了?

  其实项沖出现在这里,原因到也是单纯的很。

  项沖想要拉拢盛天尧,但盛天尧本身的身份便有鬼,他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答应项沖?

  所以面对项沖的招揽,盛天尧没有直接同意但也没有直接拒绝,反而是在那边虚与委蛇着。

  这一次项沖听到盛天尧要出手,他也是连忙跟来,就是准备送盛天尧一个人情,让其看到自己的礼贤下士,好投入自己的麾下。

  而项黎出现在这里就更简单了,他就是听人汇报项沖的动向,来找他麻烦来了。

  北燕这么多的皇子,太子已经死了,项黎身为二皇子,本身的能力和他的底蕴力量也都不差,按理来说他应该是太子最热门的继承人了,甚至北燕朝廷大部分的力量也都倾向于他。

  但别忘了,北燕皇帝项隆还在,在北燕历朝历代的皇帝当中,项隆虽然不是开国太祖,但说他是中兴之主也不为过。

  在东齐最为势大的时候,项隆联手北燕武林还有西楚,一齐力抗东齐,硬生生将东齐的霸业给彻底打断,这种成就对于北燕历代君王来说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所以在北燕朝廷当中,项隆的威望绝对是说一不二。

  他不发表意见,那项黎便是继承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

  但只要项隆开口,想要立项沖为太子,那整个北燕都找不出一个敢反对的人。

  所以这些年来,项黎可是费劲了心机的在打压着项沖,就是想要让其没有一丁点翻身的余地!

  只要是项沖做的,他便要破坏和针对,就好像是现在这般,虽然他跟聚义庄没有关系,但只是因为项沖站在了聚义庄的对立面,他便要站在聚义庄这边。

  项沖看着项黎,眼中露出了一抹怒容来。

  从小到大,他都被项黎针对打压。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项沖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他排行第十三位,前面那么多的哥哥,这太子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他。

  但就是因为他长的最像父皇,所以从小便项黎所欺负针对,所以长大之后,项沖的心态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们不是担心我夺走那太子之位吗?好,原本这位置我还没想要,现在既然你们都怕我拿到手,那我便去真的争一争这个位置!

  正是从这时候开始,项沖这才准备争夺这太子之位,但同时也要面对项黎更加猛烈的打压。

  看着项黎,项沖嘴角的怒容消失,他只是冷笑道:“二哥,你倒是对我关注的很,成天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好似一个跟屁虫一般,你累不累?”

  项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神色道:“怎么,生气了?说实话,我可没有对你关注太多,而是你身边就有我的人,你信不信,别说你去了哪里,就算你哪天晚上吃了什么,睡了哪个女人,都有人详细的给我汇报。”

  项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不过他随后便平静了下来,只是冷哼了一声道:“无用的挑拨!”

  项沖虽然年轻,但却也不是白痴,若是被项黎挑拨了一句,他便回去大张旗鼓的调查自己身边的人,那才是寒了人心。

  项黎施施然道:“有用没用,你自己心中知道。”

  说着,项黎将目光转向聂仁龙,笑着道:“聂庄主,江湖事情江湖了,朝廷的人是不会轻易插手江湖事务的,否则便是坏了规矩。

  你尽管放心出手,北燕朝廷这边,没人会为难你,也没人敢为难你。”

  聂仁龙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淡淡道:“那就多谢二皇子了。”

  既然有项黎这一句话,聂仁龙倒是不用再忌惮北燕皇室那边了。

  聂仁龙直接将目光看向盛天尧,沉声道:“盛天尧,这是我聚义庄的事情,跟你无关,你想报答楚狂歌的恩情,将来机会有的是,但这件事情你若是想要插手,那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

  在聂仁龙看来,盛天尧只是想要找个机会报答楚狂歌的恩情而已,他报恩的目标只有关中刑堂而不是楚休。

  眼下自己态度强硬的要出手,盛天尧多半会让步了,再找一个其他机会报答关中刑堂,没必要跟聚义庄死磕到底。

  但聂仁龙却是不知道,盛天尧真正的目光可不是什么关中刑堂,就是楚休!

  浮玉山正魔大战时盛天尧并没有参加,因为那个时候他作为北燕的皇室供奉刚好有任务在身,时间不够。

  不过浮玉山正魔大战的详细细节却是有陆先生派人告诉过他,他这一脉跟无相魔宗的关系也是很亲近,所以他自然也是知道了楚休的真正身份。

  这位可是他们隐魔一脉最为出色的年轻俊杰,就冲这点,盛天尧也要保下楚休。

  而且梅轻怜那边也有消息传来,让他帮楚休一把,二者合一,盛天尧可没那么容易让步。

  看着聂仁龙,盛天尧冷声道:“不讲情面?我今天也没让你讲情面!

  若是眼看着关中刑堂年轻一代最为出色的弟子在我眼前出事,我又有何脸面去见楚巨侠?

  反正今天只要有我在,你聚义庄便别想动楚休等人!”

  话音落下,盛天尧手中的长剑便已经出鞘,寒芒慑人心神。

  聂仁龙一皱眉,这盛天尧的死硬程度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以往聂仁龙并没有跟盛天尧打过交道,不过他却是听说过盛天尧的名声,在他印象当中,这盛天尧也算是一个比较油滑的人,今日却是为了一个死人的恩情去跟他聚义庄硬抗到底,楚狂歌的魅力便这般大吗?

  摇了摇头,聂仁龙叹息了一声,也是向前一步,周身气势冲霄。

  其实聂仁龙是很不喜欢用这种强硬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对于他来说,还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的为好。

  只不过看现在这种状态,今日这一战却是不可避免的。

  聂仁龙虽然不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交手,但他却也不惧跟人动手。

  昔日聚义庄刚刚建立之时,死在他乾坤凌云手之下的武者,数量可也不少!

  “盛天尧,既然你冥顽不灵,也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那九离剑的威能到底如何,究竟有何资格被北燕招揽为皇室供奉!”

  话音落下,聂仁龙已经是一掌轰出,半空当中强大罡气凝聚成几十丈的巨大掌印落下,覆手乾坤,只手遮天!

  盛天尧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他手中墨色的长剑出鞘,剑鞘是墨色的,剑身也是漆黑如墨一般。

  随着他那一剑刺出,周围的黑夜都好似融入了他那一剑当中,剑出破晓,撕裂长空!

  剑气跟那乾坤凌云手对撞,轰然间发出了一声巨响来,强大的剑气撕裂了那乾坤凌云手,不过随着聂仁龙双手连接舞动,周身的天地之力却是不断的盘旋凝聚,彻底将盛天尧包裹在中间缠绕绞杀着。

  盛天尧冷哼了一声,他那剑身之上爆发出了一股黑色的雾气来,剑出鞘,隐约有着鬼神嘶嚎,从那黑色的雾气当中爆发出了无数剑气来,撕裂了那罡气,又重新凝聚成了巨大的剑罡,向着聂仁龙杀来!

  盛天尧真正的身份乃是魔道大派九魔剑宗的传人,不过他的运气倒是不错,曾经意外得到了数门上古剑法,将其融会贯通,最后凝聚出九门强大的剑技来,变化无穷,这也是他的绰号九离剑的由来。

  所以哪怕盛天尧就算是不动用自身压箱底的魔剑,自身也是能够发挥出九成的实力来。

  聂仁龙手握乾坤,强大的力量将盛天尧的剑罡握住,消融撕裂,一股股奇异莫测的力量却是沿着剑罡的轨迹向着盛天尧杀来,而盛天尧却是立刻抽身后撤,手中长剑演化无数剑气,又是从四面八方绞杀而下。

  两名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打的是难分难解,但越打聂仁龙的眉头皱的便越深。

  身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聂仁龙倒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他若是拿出自己的底牌,全力出手的话,倒是有一定的把握胜过盛天尧。

  但问题是现在这盛天尧竟然好像是疯魔了一般,竟然全力出手对付自己,一副拼命也要保住楚休的模样。

  所以聂仁龙哪怕是全力出手,但面对这种状态的盛天尧他也是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他是聚义庄的庄主,也是整个聚义庄唯一一名武道宗师,万一他出现了什么损伤,需要闭关一段时间,说不定聚义庄要变成什么模样,而消息若是传出去,聂仁龙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自己的仇家来落井下石。

  所以眼下聂仁龙也是在纠结着,到底是拼尽全力甚至是受伤的代价解决掉盛天尧,然后再去斩杀楚休,还是就先这么作罢?

  双方又是激烈的交战一刻钟之后,聂仁龙主动后撤了十余丈,阴沉着目光道:“盛天尧,昔日你到底是承了楚狂歌多大的恩情,值得你现在为了关中刑堂的一个小辈武者拼命出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