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仁龙主动后退,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盛天尧听到聂仁龙的质问后,他只是面无表情道:“聂仁龙,你的算计太多,这种事情你当然是无法理解的,现在你还准备继续打吗?老夫奉陪到底!”

  聂仁龙深深的看了楚休和吕凤仙一眼,直接一挥手道:“走。”

  聚义庄的那帮武者有些不甘,他们聚义庄接连被对方斩杀两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合着就这么算了?

  不过他们虽然不甘,但聂东流却是更加不甘,自己父亲亲自出手竟然都能让这楚休逃过一截,这简直没有道理。

  但聂东流却是要比其他那些聚义庄的武者要理智多了,他知道现在整个聚义庄都是靠着他父亲一个人支撑起来的,孟元龙可以死,韩放也可以死,但聂仁龙却是不能受伤出事。

  他就算是再想杀楚休,再想去解决这个威胁,但却也不能让自己的父亲犯险。

  而等到聂仁龙走后,项黎对项沖冷哼了一声,将目光转向盛天尧,神色阴沉道:“盛前辈,历来卷入皇室之争的人,一旦站错了队,下场可是很凄惨的。

  我希望盛前辈您最好是想好了之后再慎重的下决定。”

  盛天尧淡淡道:“这点我就不劳二皇子费心了。”

  项黎冷哼了一声,反正在他看来,现在盛天尧已经是站在了项沖这边了。

  等到众人都走后,楚休这才对着盛天尧拱手道:“多谢盛前辈出手相救,楚休感激不尽。”

  盛天尧冲着楚休使了一个眼色,笑着道:“昔日我受过楚巨侠大恩,现在终于有了报恩的机会,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楚休神色肃然道:“盛前辈放心,等回到关中刑堂,我会将这里的事情都告诉关堂主的,盛前辈的援手之恩我也不会忘记。”

  楚休跟盛天尧在这里一本正经的说着客套话,但实际上他们话语中的内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盛天尧的意思是自己是听了梅轻怜的吩咐来救楚休的,都是隐魔一脉的人,这点小不值一提。

  楚休的意思则是等回去之后,他会把事情都跟梅轻怜说一遍的,这份援手的人情他也不会忘记。

  当然在外人看来,楚休现在只是在跟盛天尧稍微客套一些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楚休也将目光转向了十三皇子项沖,拱拱手道:“方才也多谢十三皇子仗义执言了。”

  虽然楚休等人也都知道,项沖会帮楚休,多半也是因为盛天尧的原因,但人家的确是站在了楚休这边,楚休自然也要表示一下才对。

  项沖大笑道:“楚大人客气了,其实我也是有些看不惯聚义庄的行为,只不过我身为皇子,却是不能对江湖当中的一些事情随意发表看法。”

  说到这里,项沖忽然对楚休和吕凤仙说道:“楚大人,还有吕少侠,你们二位都是江湖上少有的年轻俊杰,有没有考虑过暂时换一个地方?

  楚大人,你现在虽然是关中刑堂的关西掌刑官,未来甚至有可能接任堂主的位置,跟我所知,刑堂的关堂主年龄可不算太大,只要他还在位,你便一天不能不出头。

  若是你来我麾下,我保证在朝廷为你寻一个足够配得上你身份位置,你看如何?

  还有吕少侠,恕我直言,吕少侠你虽然撑过了这次,但聚义庄在北燕的人脉关系可是不少,只要你在北燕一天,便有一天的危险。

  你若是加入我的麾下,我敢保证聚义庄也不敢动你,甚至我麾下所有武者客卿,都归你来掌管!

  我项沖虽然出身皇室,但最为仰慕的便是像楚大人和吕少侠这样快意恩仇,纵横江湖的年轻俊杰。

  我这个人快人快语习惯了,昔日聂东流还想要与我结交,但我却是懒得搭理他,跟这种满肚子都是心机算计的人打交道太累。

  所以我也就直说了,二位若是能够来帮我,助我登上皇位,来日里北燕江山,必有二位的一席之地!

  当然二位若是不同意,那便当我这话是痴人说梦好了,也不用在意,毕竟在父皇的众多子嗣当中,我除了比较受宠,但实力却是最弱的一个。”

  项沖这已经算是明目张胆的在招揽楚休跟吕凤仙了,没有任何试探,简单直接的很。

  以楚休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是项沖都不好意思说直接让楚休在他麾下听命,所以直接便许诺楚休北燕朝廷这边的官职。

  吕凤仙在江湖上的名气虽然不如楚休,但就凭吕凤仙斩杀孟元龙一事,他便足可以位列龙虎榜前十了。

  项沖说要把自己手下所有的力量都交给吕凤仙,这也是对吕凤仙信任至极的表现。

  而且就凭吕凤仙被追杀这一路来的表现,吕凤仙也能配得上这个位置,项沖相信,只要吕凤仙能够投入他的麾下,那吕凤仙就一定不会背叛的。

  项沖用真挚的目光看着楚休跟吕凤仙,态度十分的诚恳。

  事实上楚休也看出来了,这项沖还真的跟其他的皇子有些不同。

  此人虽然出身皇族,但性格却是直接豪迈,也没什么架子,甚至开口都自称是‘我’,而不是本王。

  项沖出生时的封号是献王,这个封号不算好,但也算不得坏。

  但等到项沖十多岁时,他的容貌跟自己的父皇项隆年轻时越来越像,他获得宠爱也就越来越多,最后甚至是项隆亲自开口,将其封为燕王,其封地就在北燕都城旁边的燕山郡当中,可谓是恩宠至极了。

  当然现在项沖这种性格或许也跟他儿时的遭遇有关。

  毕竟项沖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受到项隆的重视,他这个排名第十三位的皇子自然也是没有任何机会能够登上皇位,所以他从出生开始,他周围的那些人都是按照教导一个闲散王爷的态度去教导项沖的,倒是没有人去教导他那么多的机变算计之类的帝王之术。

  楚休和吕凤仙对视一眼,二者齐齐摇摇头,楚休率先道:“昔日我叛出青龙会,被青龙会的杀手追杀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是关中刑堂在关键时刻收留了我,所以我也只能辜负殿下的好意了。”

  吕凤仙也是摇头道:“殿下,我的性格很多人都知道,逍遥自在惯了,不喜欢被人约束。

  楚兄在关中之地当掌刑官这么久,我都没有选择去投奔楚兄,昔日天下盟的陈盟主也曾经让我加入天下盟,我也拒绝了。

  不是殿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而是我吕凤仙本就是漂泊之人,还没到落地生根的时候。”

  听到楚休跟吕凤仙这么说,项沖的神色有些黯然,但他还是笑了笑道:“没什么,预料之中的事情。

  皇位这东西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想去夺这个皇位。

  只不过随着父皇将我改封成燕王,而项黎他们又因此对我产生忌惮,所以便开始打压我,我一时气不过,便准备假戏真做,夺得这皇位给他们看一看!”

  说到这里,项沖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自嘲般的笑意:“可能是我当真没有皇者气象,这几年来除了父皇的宠爱我一无所有,手下的力量也就只有那么一丁点,根本就没人会来投靠我的。

  父皇虽然对我宠爱,但他却是很理智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对我宠爱就对我的力量有所增援,在这方面,他对自己的所有子嗣,都是一视同仁的。”

  楚休原本还对项沖说的这些话没有在意,不过他猛然间听到对方竟然说出了燕王两个字,楚休却是忽然问道:“殿下你的封号是燕王?”

  项沖诧异的反问道:“是啊,怎么楚大人你不知道吗?”

  楚休的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道:“我离开久了,对于北燕的一些事情便有些不关心,倒还真不知道这点。

  不过燕王殿下,你不用在意,人生总有潮起潮落之时,我相信,你的未来定然不会止步于此的。”

  项沖勉强笑了笑道:“借楚大人你吉言,希望如此吧。”

  楚休没有说话,但他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最开始听到项沖是十三皇子的时候楚休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寻常的皇子。

  但等到对方说出自己被改封成燕王后楚休这才想起来,貌似在原版剧情中,北燕的夺嫡之战可也是精彩的很,特别是这位燕王陛下在未来可是会大放异彩的。

  当然现在的项沖看着是凄惨了一些,周围连一个拿得出手的人都没有。

  别说是楚休和吕凤仙这等年轻俊杰,就连盛天尧这么一个武道宗师,项沖都要巴结着对方,希望得到对方的支持。

  没错,只是支持,而不是效忠。

  以现在项沖的身家底蕴,他可还不够资格让盛天尧这种武道宗师效忠。

  双方寒暄了几句之后,楚休等人便跟盛天尧和十三皇子告辞离去。

  楚休倒是跟盛天尧还有一些话要说,只不过项沖紧跟在盛天尧的身后,关于隐魔一脉的事情,那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谈了。

  PS:按照惯例,加更在晚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