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邪的忽然出手让邪极宗的那些武者都有些出乎意料。

  因为别看叶天邪虽然看外表是一副狂妄嚣张、冲动易怒的模样,但其实他还是有些理智的。

  现在叶天邪二话不说便对楚休出手,其实是源于愤怒,极致的愤怒,不过这愤怒不是对楚休的,而是对拜月教圣女。

  他叶天邪从修炼到现在,一直都是被邪极宗当成未来的继承人,邪极宗崛起的希望来培养的,就连宗主甚至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结果方才拜月教的圣女拒绝他便拒绝他,竟然还当众如此侮辱他,这差点就让叶天邪被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直接便要动手。

  所幸在其他邪极宗武者的劝说之下,叶天邪还是保存着一些理智的,没有动手。

  但现在他却是刚好碰到了楚休,而且楚休说话竟然也是一副没将其放在眼里的味道,这让叶天邪顿时便炸了,直接便手持血蛟向着楚休杀来,或者说,他需要激战一场作为发泄。

  否则的话,一个被叶天邪认为是骗子的张楚凡可不值得他亲自出手打一场。

  看着迎面向着自己杀来的叶天邪,楚休也是皱了皱眉头。

  他没跟这叶天邪打过交道,不过按理来说,自己只不过杀了一个张楚凡而已,怎么对方愤怒的好像是自己杀了对方的亲爹一样?他到底是修炼的是血蛟心惊还是怒目金刚心经?

  只不过叶天邪既然想要动手,那楚休倒也不介意奉陪到底。

  这次杀那张楚凡对于楚休来说虽然很重要,但实际上楚休倒还真没怎么动手,他手下这么多人集体绞杀之下,解决那张楚凡实在是太轻松了,所以现在楚休也不介意活动活动筋骨。

  楚休手中天魔舞出鞘,漆黑如墨的魔气跟殷虹如血的煞气凝聚在一起,阿鼻道三刀的刀意凝聚,轰然斩下,犹如地狱门开,威势狂暴无比。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楚休的天魔舞跟叶天邪的血蛟对撞,顿时爆发出了一股极致强大的波动来,魔气罡气纷飞四散,楚休和叶天邪接连后退了数步,双方脚下的大地都已经随着他们后退的脚步开始龟裂!

  平分秋色!

  叶天邪炼化血蛟内丹,又修炼了血蛟心经,在肉身强度上,他其实是要比楚休强上一筹的,就算楚休有大金刚神力在身,在肉身力量上也是敌不过叶天邪。

  但在真气的质量上,楚休则是又要比叶天邪更强,他一身修为集合道佛魔三家融于一身,就算是大部分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在真气质量上,也别想跟楚休抗衡。

  所以方才这一交手,竟然还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

  不过楚休和叶天邪的身形又是一动,紧接着便开始疯狂的对战斩击了起来。

  楚休的刀势刚猛霸道到了极致,而叶天邪手中的血蛟则是更加刚猛,他修炼的乃是凶兽的功法,此时一旦战斗起来,简直也好像是一头凶兽一般。

  看到两个人打成这般模样,邪极宗的其他武者倒是有心思想要去帮忙,不过唐牙等人却都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只要他们敢出手,唐牙等人也是要立刻出手拦截的。

  在场唯一一个有资格插手这两个人交手的便是拜月教圣女了,按理来说她是跟叶天邪一起来的,她应该是站在叶天邪这边才是,结果现在拜月教圣女却是坐在黑豹之上,看着两个人的交手就好像是在看戏一般,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看到两个人打到关键时刻,她竟然还抚摸着她身下那黑豹头顶丝滑的毛发,好像来了兴致一般。

  而她身下那黑豹此时竟然也是眯着眼睛,摇晃着脑袋迎合着拜月教圣女的抚摸,不像是一只神异的黑豹,反而像是一只撒娇的猫咪一般。

  而此时场中,楚休跟叶天邪来回交手十余招,双方在力量对拼之上不相上下,其威势看的众人目瞪口呆,这两人简直不像是五气朝元境的武者,哪怕是大部分天人合一境的高手交战,都不一定能有这两个人的这般威势。

  激烈交战到这种时刻,叶天邪心中的怒意发泄了不少,楚休也是眯着眼睛道:“该结束了!”

  叶天邪刚刚一皱眉,他便看到楚休手捏内缚印,身形速度瞬间飙升到了极致,几乎是眨眼间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叶天邪冷哼了一声,身法速度这种东西他的确是不擅长,不过叶天邪的武道便是以力破万法,只要力量发挥到了极致,速度再快又有何用?

  叶天邪手中的血蛟横扫而出,猩红的枪芒缭绕在他的周身,甚至发出了一声类似于龙吟一般的剧烈嘶吼,枪芒宛若血蛟游走流动一般。

  他自认为自己防御的是无懈可击,楚休无论从哪里攻来都没用,谁承想楚休这时却是手捏外狮子印,瞬息之间,佛音雷霆霹雳炸响,简直就像是响彻在叶天邪的耳边一样,让他顿时闷哼了一声,手中的枪势忍不住有些崩溃的态势。

  与此同时,楚休手捏圆满宝瓶印,瞬息之间,他手中光芒大盛,满众生所愿,绽放无上光明!

  这一击圆满宝瓶印落下,直接将叶天邪的枪势彻底轰碎!

  楚休的强大从来都不只是体现在一个点上。

  在力量上楚休能够跟叶天邪拼到势均力敌的地步,但楚休却是可以完全转换另外一种方式,将其从其他地方击溃。

  方才那一连串的对拼叶天邪几乎都下意识的认为眼前这楚休乃是魔道中人了,结果转瞬之间这楚休便施展出如此强大并且正宗的佛门功法来,却是直接打了叶天邪一个措手不及。

  楚休的身形毫不停顿,双手同时结出大金刚轮印轰然落下,但这时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叶天邪却是怒喝一声,手中长枪横在身前,爆发出一股决然的力量向着楚休迎面砸来。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楚休的大金刚轮印轰在血蛟之上,爆发出了一声巨响,这让叶天邪都不禁双手发麻,甚至血蛟之上的血气之力都被轰散了一些。

  不过还没等他反击,迎面的楚休却是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在这一刹那间,楚休的双目变得宛若深渊一般,漆黑无比。

  叶天邪在望向楚休双目的一刹那,他的身形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精神力瞬间便被拉入到那深渊当中!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在这种突然的出手的环境当中几乎无人能够躲过去,叶天邪也是一样。

  不过叶天邪还是有优势的,那就是他气血强大,足以稳固住自身的精神。

  而且他现在的状态十分奇异,炼化了血蛟内丹之后,他体内可是包涵着一丝血蛟气息的。

  在中了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一刹那,叶天邪胸前的血蛟纹身开始发烫发热,一声龙吟怒啸传来,冲破了楚休的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彻底让叶天邪清醒了过来。

  不过此时他眼前却是绽放出了两股强大的佛光来,又是两记势大力沉的大金刚轮印落下!

  这时的叶天邪只能匆忙抵挡,但他手中的血蛟却是被楚休这两记大金刚轮印直接轰飞,插到一旁的地上。

  邪极宗的那些武者都是眉头一跳,简直紧张到了极致。

  叶天邪从踏出江湖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将兵刃给直接轰飞了!

  而那拜月教圣女看向楚休的目光则是带着奇异之色,在魔佛之间如此轻易的转换,这种人江湖上倒是少有的很,哪怕就算是第六天魔宗,他们是魔佛双修,但实际上第六天魔宗所修炼的功法却都是同一种性质的,无论是魔还是佛,主修的都是精神力。

  而楚休呢,他之前施展的精神力功法乃是魔功,而现在所施展的印法则是佛门功法,一个乃是精神秘法,而另一个则是势大力沉的佛宗印法,这两种东西可都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但现在却是让楚休变幻的如此顺畅自如,能够做到这点的,可是江湖少有。

  而此时场中,叶天邪的面色终于是有些变化了。

  他对楚休出手是想要大战一场发泄一下自己之前被拜月教圣女羞辱的怒火,结果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怒火虽然是发泄的差不多了,但他却是踢到了铁板之上!

  兵器被轰飞,对面的楚休却一拳轰来。

  他没有兵器,楚休也没有兵器,当然叶天邪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楚休故意显示公平,而是楚休的近战杀法可是并不逊于他的刀法!

  那一拳凝聚无边的杀机煞气,甚至使得周围的天地元气中都沾染上了一股猩红之色,拳势当中隐约有着鬼神哭嚎之声传来!

  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叶天邪手中无枪,他也是怒吼了一声,直接一拳轰出,拳势笔直,罡气轰然爆发,一条血色蛟龙的虚影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咆哮而出。

  他的手臂便是枪,可以刺破苍穹的血蛟之枪!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被无尽的血色罡气所遮掩,看不清其中的场景来。

  不过下一刻,一个身影便被轰了出来,接连后退十余步,面色苍白,就连他胸口的血蛟纹身此时都已经黯淡无比,仿佛失去了神采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