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陆先生来过一次之后,楚休的这次危机才算是真正渡过去了。

  陆先生和梅轻怜基本上就能够代表大部分隐魔一脉对于他的态度了,再加上知道楚休真正身份的人就只有他们这些人,可以说只要搞定他们,一切便都可以解决了。

  带着人一路回到关中刑堂,楚休安排其他人先回去,他自己则是回总堂复命,一边是跟关思羽打一声招呼,当然更重要的却是跟梅轻怜打招呼。

  楚休还没去找梅轻怜,梅轻怜这边在接到楚休回来的消息之后却是径直来到楚休的客房找楚休。

  挑了挑眉毛,楚休诧异道:“光天化日之下,圣女大人就不怕被人看见你来我这里?”

  梅轻怜淡淡道:“放心吧,整个刑堂总部的后宅内,没人敢多嘴的,说说你的事情把,事情都解决了?你的屁股都擦干净了?”

  楚休点点头道:“那家伙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了,陆先生也来找过我了,事情都已经彻底解决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梅轻怜也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她当时是选择站在楚休这边的,若是楚休办砸了,真出了意外,身份被隐魔一脉给曝光,那她也是要跟着倒霉的。

  不过梅轻怜还是冷笑道:“讲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般胆大的家伙,竟然敢在我隐魔一脉这么多前辈高手面前玩这种手段,你还当真是胆大到没边了!”

  楚休淡淡道:“有时候真假的界限其实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现在这般结果难道不好吗?东齐那边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圣女大人你可以打听一下那张楚凡是什么德行,让他来当这昆仑魔教的传人,隐魔一脉的门面,那才是灾难。”

  梅轻怜点了点头,这点她倒是承认,她虽然没见过那张楚凡,但她却是知道,这个江湖上也的确是找不出来几个能跟楚休相提并论的年轻俊杰。

  隐魔一脉本来就式微,没了楚休,他们上哪去找一个能够位列龙虎榜前十的武者撑门面?

  这时楚休忽然道:“对了,这次邪极宗也出手了,他们也想要招揽张楚凡,不过却是来晚了一步,被我捷足先登。

  我跟邪极宗的叶天邪战了一场,不过最让我奇怪的却是拜月教的圣女此时却是在邪极宗那边,拜月教跟邪极宗的关系已经好到这般地步了?

  而且我的实力能够强出叶天邪一线,但对于那拜月教的圣女我却是依旧看不透。

  对方的实力在年轻一代中,足可以位列龙虎榜前十,甚至是前五都说不定。”

  梅轻怜不屑道:“就邪极宗那副德行也配跟拜月教称兄道弟?应该是完全跪舔才对,拜月教别说是拿一个圣女出来,就算是一个使者估计邪极宗也要客气对待。

  还有那拜月教的圣女也不是好惹的,圣女毕竟是圣女,她所传承的功法在拜月教内可是秘传功法,就连教主都无法修炼,只有圣女才有资格触碰。

  不过你也不用多关心她,拜月教的圣女也就是现在名气大,以前算不得什么,昔日昆仑魔教强盛之时,许多魔道宗门都有圣女、圣子什么的,这也是跟昆仑魔教学的,既然昆仑魔教都已经是号称圣教了,那有圣子圣女什么的也很正常。

  只不过拜月教的圣女有些特殊,挑选最为严格,而且每一代拜月教的圣女地位都很高,只不过每一代的圣女也都很短命,哪怕她们都已经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了,也没人能活过超过五十岁。

  在我看来估计是因为拜月教圣女这一脉的功法有缺陷,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造就出一名武道宗师级别之上的强者来,但却是会严重影响到寿元的。”

  梅轻怜的语气当中对邪极宗很不屑,但她竟然对拜月教的圣女也是没有什么好语气,在楚休暗中猜测,梅轻怜这是因为嫉妒?毕竟大家都是女人,还都是魔道圣女,不过现在拜月教的那位除了实力暂时不行,但地位可是要比梅轻怜更高,毕竟是一个是孤家寡人,而另外一个却是背靠拜月教。

  当然楚休也怀疑梅轻怜是不是嫉妒那拜月教圣女比她年轻,当然这句话楚休是不会说出口的,否则他可就真的成白痴了。

  梅轻怜轻哼了一声道:“行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什么了,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先去见一见关思羽吧。”

  说完之后,梅轻怜便已经转身离去。

  以往楚休回到关中刑堂汇报情况,关思羽表现的都是很淡然的。

  只要楚休为关中刑堂争得了名声,这就足够了,该赏赏,该罚罚,过程简单的很。

  但这一次关思羽却是并没有说赏罚的事情,而是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楚休,紧皱着眉头,片刻后他才问道:“你说你去东齐只是为了斩杀魔教余孽,扬我关中刑堂威名,但最后你却为何又把安泰府杨家给屠灭了,还跟邪极宗的人动上了手?”

  楚休面色不变道:“那杨家乃是昆仑魔教余孽的帮凶,不灭杨家,我杀不了人,对方还能够不间断的给我找麻烦,到了那个时候我所获得的可就不是江湖称赞了,而是耻笑。

  至于邪极宗,那可不是我主动找他们的麻烦,而是那邪极宗的人忽然抽风要对我出手。”

  关思羽揉了揉眉心道:“楚休,你别看我关中刑堂现在已经稳定,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角色,但实际上我关中刑堂却依旧还不够稳定,只是坐在了火山口之上。

  地处三国夹缝之间,我关中刑堂也是在从夹缝当中求生存,自当稳定发展,低调行事才对。

  你给关中刑堂扬威,这是好事,但同样这个‘威’的度也要好好把握。

  这次你大张旗鼓前往东齐去破家灭门,做的便有些过分了。

  谨记,这种事情以后莫要再做,否则闹出了什么大事端来,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

  楚休闻言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什么。

  关中刑堂关思羽一言九鼎,他说什么,自己听着便是,至于是否照做嘛,那就不一定了。

  而且楚休这次也是发现了关思羽的一个性格缺陷,倒也不能说是缺陷,只能说是他的行事方式太过守成了一些。

  关中是三国夹缝之地没错,但眼下关中刑堂应该需求的并不是稳定,而是跳出这个夹缝当中,否则的话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三国再次开始大战,那倒霉的便是关中刑堂了。

  可以说现在整个关中刑堂的安危都是捏在别人手中的,异常的危险。

  这些东西关思羽都知道,但他却是并没有想去解决,这或许也跟他的性格有关。

  昔日楚狂歌为了关中刑堂打下了根基,而且关思羽在这个根基上将关中刑堂彻底发扬光大,稳定了下来。

  但他似乎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像是楚狂歌那般再次将关中刑堂开辟到一个新的局面,关思羽貌似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这些不是楚休应该操心的问题,他也懒得去为了关中刑堂操心这些事情。

  这时关思羽忽然道:“你这次回来的倒是有些早了。”

  楚休诧异道:“早了?”

  关思羽点点头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再跑一次东齐吴郡,你要是再晚回来一些,我便托人你给你带信,你也就不用浪费时间再回关中刑堂一趟了,现在你却还要去一次东齐。”

  楚休沉声道:“刑堂有事,身为下属自当倾力而为,不知道东齐那边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关思羽摇摇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九大世家之一的吴郡洛家要比武招亲,派人发请帖前来让我关中刑堂前去观礼的而已。

  身在江湖,这些来往应酬一类的东西是必不可免的,我关中刑堂不想得罪吴郡洛家,那自然也是要派人去一趟的。

  你在江湖上的名声够大,同样也是我关中刑堂的关西掌刑官,所以这种事情还是要由你来做。”

  说到这里,关思羽还少见的跟楚休开了一个玩笑道:“听说你跟那吴郡洛家的洛飞鸿还是好友,那女娃娃虽然脾气古怪了一些,但实力却真不差,长相也是不差,还是吴郡洛家的嫡系大小姐,这次正好洛家比武招亲,你若是能够将洛飞鸿娶回来,倒也是一桩美谈。”

  楚休没有理会关思羽的玩笑,这个消息却是吓了楚休一跳。

  洛飞鸿怎么突然开始比武招亲了?在原版剧情中她应该是在未来被逼着嫁给了夏侯氏才对。

  想到这里,楚休猛然间猜到了什么,貌似这件事情还真跟自己有关。

  夏侯无江都在浮玉山正魔大战当中死在了他的手中,洛飞鸿又能嫁给谁去?

  哪怕吴郡洛家的实力不强,需要巴结夏侯氏,但吴郡洛家怎么说也是九大世家之一,洛飞鸿也是龙虎榜排行前十的年轻俊杰,没了夏侯无江,可以说夏侯氏没人配得上洛飞鸿,吴郡洛家也不会白痴到将洛飞鸿嫁给夏侯氏一个寻常弟子的。

  所以从夏侯无江死的那一刻,剧情便发生了变化,只不过楚休还有些不明白,比武招亲这种狗血的套路吴郡洛家都能想得出来,他们是真担心洛飞鸿嫁不出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