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后名震天下的‘天王’李元此时倒是显得很寻常,不过他此时的实力也不弱,也有着五气朝元境的修为,只不过年龄稍微大一些,看其模样应该也有着三十多岁了。

  他父亲临国公乃是世袭国公,到了他这一代,其实已经有些没落了。

  李元祖上倒是出过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但他父亲一把年纪也只是修炼到天人合一境而已,倒是李元小小年纪便已经展露出了不错的天赋来,只不过就算是临国公府倾尽全力,也是无法让李元去跟龙虎榜上的那些俊杰英才比肩。

  所谓的国公府听着倒是名头很大,但实际上呢,没落了这么久,其底蕴却是连一个小派都不如了,所以临国公这才让李元加入太子吕隆基的麾下,准备用从龙之功让他们临国公府再次辉煌。

  莫天临却是不知道楚休在这一瞬间想了这么多,他只是冷笑道:“洛家也当真是有些饥不择食了,他们把朝廷的人请来这是什么意思?洛家这是准备投靠朝廷还是怎么的?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是江湖大忌吗?”

  楚休淡淡道:“江湖朝堂之间的界限没那么分明的,只要有利益和好处,为什么不能联合在一起?

  别忘了之前北燕就是通过跟北燕江湖联手,这才将东齐给击退的。

  况且现在东齐朝廷也知道了跟江湖人联手所能够带来的好处,四灵之一的白虎堂此时便已经跟东齐朝廷联手了,你难道不知道?”

  莫天临点了点头,这点他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身为江湖人,他还是对朝廷有一些排斥而已。

  洛家只是比武招亲,再加上现在洛家的实力,太子吕隆基自然是不用亲自前来的。

  但他却派来了自己的心腹和贴身太监,这已经算是足够重视了。

  此时洛天阳亲自将李元还有陈窦引入上座,李元笑道:“洛家主的千金名声在外,这一次比武招亲倒是吸引来了不少年轻俊杰,话说我的年龄貌似也不算大,不知道我能否也参加呢?”

  洛天阳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这话若是吕隆基来说,洛天阳肯定是一百个愿意。

  管他什么庙堂和江湖,能当太子妃,洛家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但问题是现在这话却是李元说出来的,他只是太子的一个心腹而已,这地位根本就没法比嘛,而且临国公府已经没落了,空有一个国公的名头,实际上在东齐这么多公侯当中,只能排得上中流。

  李元看着洛天阳那副模样便知道了他在想什么,这让李元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嘴上淡淡道:“洛家主不要介意,我方才只是开玩笑的而已。”

  洛天阳闻言也是打了一个哈哈,跟着他们寒暄了几句便离去了。

  其实从这点便能够看出来,洛天阳这个家主当的的确是不怎么样,不论是从实力还是从能力上来说,都是如此。

  方才李元那么说,别管他是真的开玩笑还是在假的开玩笑,洛天阳只要假意奉承,随便糊弄一下也就彻底过去了。

  结果洛天阳却是做出了一副看不上李元,但却碍于对方身份不好多说的模样,这却是彻底把李元给得罪了。

  等到洛天阳离去后,李元的面色已经是有些阴沉。

  他身旁陈窦笑了笑,用略显尖利的声音道:“怎么,感觉被人看不起,心里不舒服了?”

  李元冷笑道:“怪不得这洛家会衰败成这般模样,有这么一个白痴家主在,这洛家还能有好?”

  陈窦摆了摆手道:“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有位强者曾经说过,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你现在跟着太子殿下,那可是前途无量,别看现在这洛天阳看不上你的身份,但说不定将来他就要向你行礼呢。

  等到太子登临大宝之后,便直接将你安插进军方,最次也要一军上将或者是总管起步,到时候区区一个洛家而已,别说是洛天阳,恐怕就算是洛家老祖,你都不用放在眼中。”

  李元闻言对陈窦拱拱手道:“多谢陈公公开导,请陈公公放心,既然我已经加入了太子殿下麾下,那自当要为了太子殿下赴汤蹈火,唯有太子殿下将来登临大宝,方才能有我辈的出头之日。”

  听到李元这么说,陈窦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元是太子殿下所招揽的那些年轻心腹中,比较有潜力的一些。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是比不上那些龙虎榜之上的年轻俊杰,但李元做事却是胆大心细,办事稳妥,所以倒是颇得太子殿下的喜爱。

  就在这时,陈窦不经意间看向了楚休那边,却是轻咦了一声。

  李元诧异道:“陈公公,怎么了?”

  陈窦冷笑了一声道:“没什么,只不过是碰上了一个太子殿下经常念叨的一个家伙而已,那家伙可是把太子殿下给坑惨了。”

  李元疑惑道:“是谁,竟然还敢去跟太子殿下作对?”

  陈窦指着楚休道:“就是那家伙,龙虎榜第六,关中刑堂的楚休。

  本来太子殿下跟安乐王姜文元合作的好好的,就是这家伙把消息捅到了二皇子那边,然后二皇子又将事情给捅到了陛下那里,不光导致安乐王府被灭,更是让陛下将殿下给臭骂了一顿,使得殿下威势大减。”

  李元疑惑道:“这厮做的这般过分,太子殿下便没有什么动作表示吗?”

  陈窦冷哼道:“上次安乐王府的事情使得太子殿下在陛下那里分数大减,当然不敢再有所动作了。

  而且这楚休乃是关中刑堂出身,这就有些棘手了。

  关中刑堂你也知道,不算是我东齐的势力,但在某些地方却是跟我东齐合作颇多,而这楚休还是关中刑堂的高层。

  殿下若是在东齐对他出手,让陛下得知,必然又是一顿重罚。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等小人物想要教训随时都有机会,不急于这一时,况且以殿下的胸襟,说不定过段时间便忘记这回事了。”

  李元看向楚休,眯着眼睛道:“陈公公放心,若是有机会,我替殿下把这口气给出了。”

  就在这时,楚休却是也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着他,他转过头去,正好跟那李元目光相对,感受到那目光当中的意味,两者竟然谁都不让谁,在气势上那李元里竟然可以跟楚休比肩,没有丝毫退缩。

  察觉到李元那目光中的恶意,楚休倒是猜到对方是什么原因了。

  毕竟上次在飞马牧场秋振声的事件中,他是站在二皇子这边,把太子可给坑的不轻。

  现在太子吕隆基的人若是还能对他有好脸色,那才叫奇怪呢。

  不过这李元未来也的确是有着成为大人物的潜质,起码他现在就敢跟楚休在气势上对拼,竟然丝毫都不落下风。

  其实别看李元是太子的人,但他在实力和地位上却是都不如楚休。

  三十多岁才踏入五气朝元境,这份实力在同阶武者当中算得上是翘楚了,但放眼望去,龙虎榜前十上达到这种境界的几乎都没过三十。

  而论在江湖上的名声,楚休也是比他更大,此时楚休乃是关中刑堂的掌刑官,而李元在东齐朝廷里面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而已,若是没有太子吕隆基的心腹这个身份在,他更是不值一提。

  在方方面面都不如楚休的前提下,他却还能让自身的气势不输楚休,也算是难得了。

  双方目光对视之后,便各自都收回了目光,而就在这时,洛家老祖和洛天阳却是都一起走出去迎接,能有这幅排场的,自然便是九大世家之首,商水赢氏的人了。

  众人都望向大门口处,洛天阳和洛家老祖在旁边引路,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但在场的众人却都是下意识的望向最中间的那个人。

  最中央那人乃是一名相貌硬挺俊朗到了极致的年轻人,五官的比例好似用玉石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无缺,就连他脸上一直都挂着的那一丝淡淡的笑意,也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甚至连一丝的波动都没有。

  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上面绣着白色的云纹,随着他走动,那些白色的云纹竟然跟周围的天地之力发生了一些关联反应,好似水纹一样波动着,神异至极,显然他这身衣服便不是凡俗之物。

  这人便是名动江湖的‘无双公子’赢白鹿,星相算数、兵法韬略、武功秘技无一不通。

  江湖人精通这些东西的人不少,在某一道上可以超越赢白鹿的也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同时精通这么多的东西,说一声天下无双,倒也不为过。

  而在赢白鹿的身后则是一名看起来要比赢白鹿略微年轻一些的青年人,相貌虽然也算是英俊,但却不如赢白鹿,并且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一层阴翳之色,跟时时刻刻都带着一抹笑容的赢白鹿比起来,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在他们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老者,那老者故意后退他们一个身位,下意识的佝偻的身形,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老者应该是一个仆人的角色。

  但问题是这看似仆人的老者,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无比的强大骇人,甚至比之洛久年也是分毫不差,这位,赫然是一名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

  

  

  Ps:书友们,我是封七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