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逆不道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赢白鹿不想出手,楚休傲立全场,在场的众人可是连一个发声的都没有。

  就凭方才楚休所展露出的实力,谁人敢来送死?

  聂东流是楚休老对头,上次他已经败给了楚休,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跳出来找不自在的。

  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聂东流是不会跟楚休一对一硬撼的。

  而东齐那边的李元虽然口口声声的说要教训一顿楚休,给太子殿下出气,不过他也不是白痴,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一对一是肯定胜不过楚休的,在暗地里给楚休找些麻烦还差不多。

  所以一时之间,在场竟然鸦雀无声。

  楚休将目光转向洛久年,笑了笑道:“我说洛前辈,看来在场已经无人想要上场了,这么说来,这场比武招亲的胜者是我喽?”

  洛久年望向赢白鹿那边,可是赢白鹿却好像是没看到一般,丝毫都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次洛久年算是明白了,他也算是老江湖了,但这次却是被赢白鹿给坑了。

  怪不得之前他们在联络赢氏的时候,赢氏并没有提直接定亲之类的事情,反而是非要先弄一个比武招亲。

  只要没定亲,那赢氏便可以进退自如,但他们洛家却是被坑在了这里。

  洛久年看向楚休,皱眉道:“楚休,你别在这里捣乱,就算你胜了这局又能如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你们只是好友,你还当真会迎娶落飞鸿不成?”

  楚休摊了摊手道:“谁说好友便不能娶进门?她拿我当好友,但现在我想拿飞鸿当爱人,不行吗?

  大家都是年轻人,日久生情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或者说是洛家主认为我楚休的身份配不上你洛家,还是说你洛家准备反悔了?”

  楚休这一连串的反问倒是有理有据的,不过洛久年直接一挥手,冷哼道:“楚休,你这完全就是在捣乱!这件事情不作数,比武招亲暂时停止。”

  在场的众人也都看出来了,洛久年这就是在耍赖。

  不过一个家族,一位武道宗师就算是耍赖,你又能将其怎么样?难道还能强行把洛飞鸿带走不成?

  但就在此时,一直都坐在洛家那边,没有开口的洛飞鸿却是忽然睁开眼睛道:“洛久年,你们还当真把我当成是一件货物了不成,没卖出去好价钱,便想要找个机会再卖一次?”

  洛天阳的面色一沉,厉喝道:“放肆!你怎敢直呼老祖的名讳?还不快给老祖道歉?”

  洛飞鸿冷笑道:“道歉,洛天阳,从你对我出手的那天开始,我跟洛家便已经没有关系了,从今以后你我形同陌路,至于这个老不死的,我喊他的名字都是给他面子。

  洛家上一代还算是看得过去,就是到了他这一代,才没落到了现在这幅模样,结果他竟然还好意思活着,要是换成我,估计早就自杀八回去跟祖宗谢罪了!”

  不得不说,洛飞鸿的嘴巴也是当真够毒的,洛久年此时的面色已经是阴沉如水,他直接低喝道:“给我打断她的腿,扔进祠堂去跟列祖列宗忏悔,我洛家没有这般不孝的弟子!”

  不过就在这时,洛飞鸿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冷笑来:“祠堂?恐怕从今天开始,你便不会把任何弟子扔进祠堂里忏悔了。”

  说着,洛飞鸿忽然伸出了左手来。

  之前洛飞鸿坐在那里闭目不动,她的左手也都是笼罩在袖袍当中,其他人都没有注意。

  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洛飞鸿的左手中竟然握着一枚透明的,琥珀色的圆球,但上面竟然沾满了洛飞鸿的鲜血。

  那圆球在吸纳了洛飞鸿的鲜血之后,上面竟然遍布血丝,显得有那么一丝的邪异。

  看到那圆球,洛久年和洛天阳,包括在场一些洛家长老的面色顿时一变。

  洛久年大喝道:“先祖舍利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顿时便将目光转向了洛飞鸿的手中,原来这就是洛家传说中的先祖舍利啊。

  九大世家,每一个世家最少都传承了数百年,那自然也都有着一些压箱底的东西了,洛家自然也是如此,其中洛家最出名的便是这先祖舍利。

  据说洛家的先祖曾经是和尚,当然并不是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的和尚。

  结果洛家先祖和尚当了十几年,却又忽然改投了道门,又当了十多年的道士,这才忽然还俗,结婚生子,建立了洛家。

  所以洛家这功法却是有趣的很,算是道佛同修,不过每一样的痕迹都不明显。

  这先祖舍利便是洛家先祖圆寂归墟时,一身修为凝聚所化,并且他还动用自己在道门学到的阵法,在整个洛家大宅当中布下了一座攻守修炼合一的大阵。

  这座大阵可攻可守,平日里还会在特定的地点凝聚出强大的天地元气来让自家的弟子修行,可谓是全能了。

  而这座大阵所用的阵眼便是这先祖舍利了,平日里都供奉在洛家的祠堂当中,没想到现在却是落入了洛飞鸿的手中。

  拿着那先祖舍利,洛飞鸿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道:“怎么拿到的?你们忘了,当初是谁把我关进祠堂里面的吗?”

  一听这话,洛久年和其他洛家的长老都气的浑身发抖。

  这也并不能怪他们不小心,而是他们没想到洛飞鸿竟然如此的大逆不道。

  先祖舍利这种东西供奉在祠堂当中也是有保证的,毕竟对于一个世家来说,祠堂乃是他们供奉先祖的地方,是绝对的中心区域,最为神圣的存在。

  若是洛家被外敌攻破,一旦打到他们的祠堂那里,那可就是破家灭族的灾祸了,所以说祠堂乃是他们洛家最为保险的地方。

  而且身为洛家弟子,先祖舍利代表着什么他们应该都知道,谁人敢去碰?现在洛飞鸿的这种举动基本上就跟自己挖了自家祖坟一样。

  洛飞鸿冷笑着把玩着她手中的那先祖舍利,冷然道:“这东西现在在我手中,已经被我的鲜血彻底浸染掌控。

  而且这处地方在整个洛家大阵当中处于什么方位,你应该知道,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把先祖舍利捏碎,会带来什么后果?”

  洛久年的面色骤然一变,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乃是洛家前堂庭院这里,一样被洛家大阵覆盖,而这处地方,正是洛家大阵的生门所在。

  没了阵眼的洛家大阵只会无法启动,但将来他们也可以找到其他东西代替。

  但现在洛飞鸿若是在这地方直接将先祖舍利捏碎,阵法的生门也随之破碎,他们整个洛家大阵也就毁了,这简直相当于是毁掉了他们洛家的一重保命底牌。

  “你敢!敢动先祖舍利一下,你绝对走不出洛家半步!”

  洛久年咬着牙吐出这句话来。

  他是真没想到洛飞鸿竟然敢大逆不道到这种程度,她竟然敢拿出先祖舍利来威胁。

  这时楚休等人也都起身,站到了洛飞鸿的身旁,态度已经显露无遗了。

  之前洛飞鸿便已经告诉了他们计划,让他们帮忙拖延时间,而自己则是在大阵的生门位置,彻底以自己的鲜血掌控先祖舍利。

  这东西只是死物,理论上来说,只要是有洛家血脉的武者,都可以将其掌控,洛家老祖可以,她自然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么做之后,洛飞鸿必将跟洛家彻底决裂,甚至上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而楚休等人也可以说是把洛家给得罪死了。

  原版剧情时洛飞鸿只是废了洛飞云,算是跟洛家决裂,但却算不上是不死不休。

  而这一次洛飞鸿玩的可是够大的,直接想要坏了整个洛家的根基。

  洛久年看着站在洛飞鸿那边的楚休等人,他先对莫冶子冷声道:“莫冶子,你我也算是老交情了,这是我洛家的家事,你非要参与吗?”

  莫冶子淡淡道:“洛久年,别乱套交情,我跟你可没什么关系,你洛家上一代的话事人洛希明倒是一个人物,也曾经帮过我,所以我才答应为你洛家炼器的,不过血枪红鸢已经炼制出来了,这交情自然也就没了,而且现在你们还准备逼走血枪红鸢的持有者,你说我该帮谁?

  况且这次的事情是你洛家做的太过无能了一些,想要靠用女人联姻来延续家族的未来,何其可笑?

  我跟飞鸿投缘,这件事情我还非要插手不可了。”

  洛久年又将目光转向楚休等人,他们也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神色。

  谢小楼背靠陈青帝这种猛人,他背后的势力更是在西楚,说句不好听的,没了洛飞鸿,他压根就没把洛家放在眼中,洛久年若是想要上天下盟讨说法,那多半会被陈青帝一拳给轰出来。

  帮亲不帮理,陈青帝一直就是这么的霸道。

  至于楚休嘛,别说他暗地里是隐魔一脉的人,靠山强大,就算是明面上,关中刑堂也远比洛家强大的多。

  唯一有些顾虑的也就只是莫天临,不过对于莫天临来说,既然他已经下了决心,那大不了硬抗这件事情,反正莫家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怎么也是要比洛家强上一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