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久年此时已经站在了暴怒的边缘。

  在江湖上洛久年虽然没什么名声,但在整个洛家,洛久年却说说一不二的洛家老祖,他什么时候被一个后辈如此的威胁过?

  不过此时洛天阳却是在洛久年身后低声道:“老祖,不行就让他们走吧,飞鸿手中可是握着我洛家的先祖舍利,一旦将她激怒,那时候可是两败俱伤啊,就算飞鸿走不出洛家,但我洛家也会因此元气大伤的!”

  洛天阳说这话一部分是为了洛家考虑,另一部分其实也是为洛飞鸿考虑的。

  洛飞鸿毕竟是他的亲女儿,若是说洛天阳对其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也说不过去。

  今天洛飞鸿若是真把先祖舍利毁掉,连带着他们洛家大阵也随之覆灭,那今天洛飞鸿将必死无疑。

  虽然说有莫冶子站在他们那一边,但莫冶子毕竟不是有战斗力的武道宗师,楚休等人也只是在年轻一代当中比较强,如何能敌得过整个洛家?

  所以说还不如两者都后退一步,放洛飞鸿离去,洛家只是丢了一些脸面而已,倒也不会损失太多的东西。

  只不过洛天阳却是忽略了洛久年此时暴怒的状态和他的身份。

  这话若是别人来说,说不定还能让洛久年消消气,退后一步。

  但洛天阳却是洛飞鸿的父亲,他这话一说,却根本就是在火上浇油。

  洛久年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洛天阳,冷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为这个孽障说话,想要保她一命?都是你教育出的好女儿!

  你身为家主,自己不争气也就罢了,结果教出来的两个儿女,一个是废物,一个却是叛逆!从今以后,这个家主的位置你也不用再当了!”

  洛天阳闻言顿时愣在了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落到了这般结果。

  洛久年直接向着洛飞鸿望去,寒声道:“孽障,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先祖舍利,我还能留你一条性命,让你在我洛家列祖列宗面前忏悔,否则,生不如死!”

  洛久年愤怒,但洛飞鸿的性格却是要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强硬。

  听到洛久年这么说,洛飞鸿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她手中那先祖舍利,轰然一声,将其直接捏碎,干脆利落的简直超乎在场所有人的想象。

  在那一瞬间,洛家的人眼睛瞬间便红了。

  先祖舍利代表的不光是他们洛家的一重底牌,更是代表着他们洛家先祖。

  现在洛飞鸿将其硬生生捏碎,这简直就是相当于是自己刨了自家的祖坟,并且还将自家老祖的骨灰给撒了一地。

  “你找死!”

  洛久年怒喝一声,周身强大的气势冲霄而起,便要向着洛飞鸿杀来。

  不过就在先祖舍利被毁的一瞬间,整个洛家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地面上一层层的阵纹浮现,但那些阵道光辉却是已经开始碎裂寂灭。

  这时一名洛家长老面色骤然一变,连忙大喊道:“老祖!先别去管她了,祠堂那边乃是阵眼,一旦阵法彻底毁灭,我洛家祠堂也就彻底毁掉了!”

  洛家祠堂作为供奉他们历代先祖的地方,其意义不可谓不大,若是洛家祠堂毁在了他们这一代人的手中,那他们可就当真是没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了。

  不过洛久年此时却已经是陷入了暴怒当中,他直接冷声道:“来得及,在那阵法完全毁掉之前,我会诛杀这孽障的!”

  洛飞鸿那边,莫冶子叹息了一声道:“你这一动手,你跟洛家从此以后可就是不死不休了。”

  洛飞鸿神色淡然道:“从洛家决定要出卖我的那一刻开始,结果便已经注定了。”

  莫冶子摇摇头道:“你们带着飞鸿冲出去,我来拖延时间断后!”

  话音落下,莫冶子从空间秘匣当中取出四柄剑来,这四柄长剑上面光辉锋芒璀璨,赫然是四柄神兵级别的存在!

  随着莫冶子将自身真气灌注到其中,那四柄长剑也是带着剑气迎风而起,向着洛久年杀去。

  莫冶子虽然没有修炼过武技,只有境界没有战斗力,但这却并不代表他连一丁点的反抗之力都没有。

  身为炼器大宗师,莫冶子最不缺的便是兵器,神兵对于其他人来说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但对于莫冶子来说,只要材料足够,炼制出神兵来,其实并不算那么太难。

  他这四柄长剑便是莫冶子亲自打造出来的,每日都用自身鲜血精气蕴养,并且他通过为人打造兵刃的条件,去求了真武教几位道门高手在其上刻画出了剑阵来,关键时刻只要真气足够,这四柄长剑便能够自行施展出真武教的真武剑阵,威能虽然不算太强,但暂时拖延一段时间倒是够了。

  以洛久年的实力,这剑阵虽然拦不住他,但他却也别想如此轻易的就将剑阵破掉。

  看到莫冶子果然有一些后手在,楚休眯着眼睛道:“杀出去!”

  话音落下,他直接首当其冲,手中天魔舞之上刀罡魔气挥洒,威势惊人,最先冲上来的那几名洛家武者直接就被他当场击杀。

  “大胆!”

  一名洛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冲出来,周身罡气凝聚,手中的剑势才刚刚凝聚出来,便见楚休已经是当头一刀斩来!

  阿鼻道三刀的刀意已经被楚休凝练到了骨子里,三刀合一,这一刀犹如从地狱当中斩出的审判之刀一般,邪异中却又带着威严的神性。

  而且楚休这一刀压根就没有给那名武者任何闪躲的机会,在出刀的同时,天子望气术已经被他施展而出,完全看破了那名洛家武者所有的闪避之处,将其任何能够闪过这一刀的机会全部封死!

  那名洛家武者此时竟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挂在蜘蛛网上的昆虫一般,四面八方,天罗地网!

  他想要挣扎,但还没等他开始动作,楚休那一刀便已经落下了。

  罡气寂灭,兵刃破碎,众人只能够看到一抹血光洒落,那名洛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竟然直接被楚休斩成了两半!

  鲜血伴随着内脏洒落,这幅恐怖的场景顿时让一众洛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停在了那里,不敢再有半分异动。

  洛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其实还是有一些的,像是跟洛天阳同辈的武者,还有就是一些洛家的长老,他们都是天人合一境。

  但奈何楚休这一刀有些太过骇人了,杀人简直就跟杀鸡一般,一名天人合一境的大大高手在他手下竟然连一刀都撑不住,还有比这更加骇人的事情吗?

  凭借楚休这一刀之威,楚休等人甚至已经越过前厅了,但也还没有洛家的人敢出手阻拦。

  看到这一幕,就连赢白鹿都忍不住道:“洛家已经快要废掉了。”

  对于一个世家来说,实力弱很正常,天下大势都有潮起潮落之时,更别说是洛家这么一个小小的世家了。

  但现在的洛家却是连胆气都已经没有了,这么多人面对一个楚休,面对欺宗灭祖的洛飞鸿,他们竟然怕到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这的确是显得有些太怂了一些。

  福伯在赢白鹿身后问道:“大公子,我们需要出手还是就这么看着?”

  赢白鹿淡淡道:“就这么看着好了,洛家已经废了,这个时候出手去救洛家,没什么意义。

  这样的洛家,甚至已经连跟我赢氏联盟的资格都没有了。

  之前洛家唯一有价值的便是洛飞鸿这颗明珠,可惜现在洛家却是亲自将其逼走,这样一来,洛家已经跟废物无异,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赢白鹿不想去救洛家,有人却是想要去救洛家,准确的说他们并不是想去救洛家,只是纯粹想要给楚休找不自在而已。

  这个人便是李元。

  李元乃是太子的心腹,但实际上他除了是太子心腹这一个身份外,他也并没有给太子吕隆基立下过什么功劳。

  包括他在吕隆基的麾下被重用,也不是因为他曾经立下了什么大功劳,只是因为他办事比较稳妥而已。

  以前没有机会李元便不想那么多了,但现在他却是正好看到了楚休这个曾经给太子殿下惹下了大麻烦的家伙,这次自己若是好好教训一下对方,虽然不算是大功劳,但能够讨得太子殿下开心也是好的。

  所以李元想了想,直接对身旁的陈窦道:“陈公公,眼下这种情况,我们要不要去帮洛家一把?”

  陈窦摸着下巴,他若是不是太监,这倒是一个抚须思考的姿态,但很可惜陈窦没胡子,他这动作便显得有些多余了。

  “帮洛家?可是洛家并没有直接选择投奔殿下,只是想要跟殿下拉拉关系而已,算不上是我们的人。

  我们帮了洛家,你可确定洛家能够感恩戴德,投入到太子麾下来?若是不能,那我们岂不是亏大了。”

  李元笑了笑道:“陈公公,之前你可是说过,太子殿下还经常对那楚休咬牙切齿呢。

  之前太子殿下有顾虑,不能对那楚休出手,现在我们打着帮洛家收拾叛逆的名头对那楚休动手,这个借口,应该够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