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三国当中,以东齐最为地大物博,也是最为繁华。

  作为东齐都城的大梁城自然也是如此,来往熙熙攘攘,城中显贵,以及过往的江湖高手无数,不过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在这里闹事的。

  作为东齐都城,此地可是东齐防御最为紧密的地方,军方的高手,皇宫大内的高手无数,谁若是敢在这里惹事,那纯粹是活的不耐烦了。

  楚休要去找二皇子吕隆光,那自然不能是说见就见的,而是先要去找一个熟人才行,那人正是破锋营参将方镇旗。

  龙骑禁军每一个营其实都是独立的存在,负责执行各种各样的事务,甚至就连他们所效忠的对象都不一样。

  破锋营的军营不在城外,而是在大梁城东城的一座府邸内。

  那府邸倒是显得低调的很,只是一座看似寻常的黑色大宅,上面用金色大字写着破锋营三个字,并且还有龙骑禁军的龙纹标记。

  不过在整个破锋营府邸外的一条街上,几乎都看不到任何的武者来往此地。

  这些武者又不是白痴,他们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隶属于东齐皇室的龙骑禁军,万一不小心招惹到了他们,那可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楚休敲响大门,两名身穿黑衣轻甲的龙骑禁军立刻围拢过来,打量着楚休,用不善的语气问道:“你是何人?”

  楚休淡淡道:“麻烦去通报一下参将方大人,就说楚休来访,他会知道我是谁的。”

  那两名龙骑禁军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进去通报,而另外一个人则还是在外面监视着楚休。

  也幸亏楚休的实力比较强,展露出了五气朝元境的修为。

  这若是换一个人,恐怕早就被龙骑禁军先关起来再审问了。

  龙骑禁军隶属于皇室,外人来找他们,那可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过了片刻,方镇旗走出来,看到是楚休,他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上次飞马牧场秋振声一案时,方镇旗的确是没少跟楚休打交道,甚至如果不是楚休,二皇子也不可能坑了太子一次。

  不过双方那次合作只是各取所需,楚休仍旧只是关中刑堂的人,此时再次见到楚休,方镇旗还真有些惊讶。

  楚休笑了笑道:“这里有些不方便,里面去说。”

  方镇旗皱了皱眉头,但也还是将楚休给请到一间议事厅当中,问道:“现在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吧?”

  “我要去见二皇子。”楚休沉声道。

  方镇旗皱着眉,刚想说什么,便听楚休道:“方大人不要拒绝,也不要问我找二皇子是为了什么事情,我这些话只能跟二皇子来说,总之是对二皇子有好处,没有坏处就对了。

  况且这里可是东齐的大梁城,我敢在其他地方耍花招,可不敢在这里随便放肆,既然如此,方大人还忌惮什么?”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方镇旗也感觉有些道理,楚休只是一个五气朝元境的武者,在他们东齐的都城,哪怕他有什么阴谋也施展不出来,所以方镇旗想了想,便直接带着楚休去找二皇子吕隆光。

  吕隆光此时被封为梁王,他的封地便在齐国最为富饶的梁郡,不过吕隆光除了派自己的心腹来打理封地外,他可是没怎么去过自己的封地,一直都在大梁城或者是军方晃悠,让太子吕隆基恨的是咬牙切齿,同样也是忌惮不已。

  吕浩昌从来都没强制过吕隆光去封地,那可证明在吕浩昌的心目中,他们两个可没什么区别,吕隆基这个太子只不过是占据了一个名分而已。

  再次见到楚休时,吕隆光也是感觉有些奇异。

  上次见到楚休时,吕隆光对楚休最深的印象便是楚休的大胆和他的贪婪。

  那时候楚休还只是关中刑堂的一个巡察使,算是年轻一代比较出众的武者,但却还算不上是关中刑堂的高层。

  但就是这样一个楚休,却是胆敢跟他这个东齐的二皇子谈条件,还从他手里面硬生生敲来了一部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这份胆量可是给了吕隆光很深刻的印象。

  此时看到楚休竟然又来找自己,吕隆光不禁问道:“楚休,你这次来找本王是为了何事?难不成你是准备要投靠本王不成?”

  说实话,如果楚休真能投靠自己的话,吕隆光还是很乐意的。

  毕竟楚休的实力和潜力都在这里摆着呢,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

  只不过对于吕隆光来说,相比于实力和潜力,他更看重的还是楚休现在的名声。

  那可是龙虎榜第六的年轻俊杰,他若是能把楚休招揽到麾下,到时候直接把楚休给推出去让其他人都看看,就连龙虎榜第六的年轻俊杰都投入到他的麾下,愿意为其鞍前马后,这样是不是显得自己很贤能?

  楚休笑着摇摇头道:“殿下说笑了,关堂主待我不薄,我又怎能背弃关中刑堂呢?我楚休虽然算不得好人,但却也是知道忠义二字的。”

  听到楚休这么说,吕隆光顿时兴趣大减,他仰躺在椅子上,问道:“那你这次来见本王是准备干什么?你要是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那就是在消遣本王,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楚休淡淡道:“我既然大费周章的请方参将带我来见殿下,自然是有能让殿下您满意的东西。”

  “哦?什么东西?”

  楚休眯着眼睛道:“如果说我能帮殿下您打击太子的声望,消弱太子的力量,这件事情,殿下您满不满意?”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吕隆光顿时坐直的身子,皱眉道:“你要帮本王对付太子?那你想得到什么?”

  楚休那无利不起早的性格让吕隆光记忆犹新,上次楚休拿出那些证据,可是让吕隆光付出了天绝地灭忘我杀拳的代价,现在,这楚休又想要什么?

  楚休摇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要,只不过自从上次我帮了殿下您后,便被太子给记恨了,他那些手下可是没少找我的麻烦。

  我这个人是很记仇的,被人甩了一巴掌不甩回去,那可不是我的性格,有人想找我的麻烦,那我便再找回去,也让某些人看看找我麻烦的代价。

  这件事情才刚刚过去不久,殿下如果没听说过,可以问问其他人。”

  吕隆光还当真是不知道洛家所发生的事情。

  他可是东齐的二皇子,江湖上除了一些大事,他可懒得去关心,争夺皇位和发展自身的力量对于他来说才是正事。

  不过他不知道,却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吕隆光对身后一名面白无须的老太监问道:“李公公,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李公公闻言立刻给吕隆光传音,告诉了他洛家所发生的一切,并且也着重说了太子麾下的陈公公和李元对楚休出手一事。

  吕隆光点了点头,看向楚休的目光带着一丝异色道:“既然是这样,你准备怎么帮本王对付太子?你可只有五气朝元境的实力,本王倒是想要看看,就凭你这点力量,到底能否伤及到太子的根基。”

  楚休沉声道:“殿下,有一点你可是说错了,我说过了,我是来帮殿下你对付太子的,若只是我自己一人的话,那我大可以报仇之后便从容离去,何苦要来这里找殿下您呢?

  正是因为我在东齐没有力量,所以才来找殿下,借用殿下的力量,帮您去打击太子。”

  吕隆光闻言一愣,随后他眼中便露出了一抹怒色,冷笑道:“楚休,你是来消遣本王的吗?我之前还以为你有了太子的什么把柄或者是计划在,没想到你却是来空手套白狼的!

  什么都没有,你便想要借用本王的力量来对付太子,你凭什么?若是这样,本王还不如自己动手,为何要把力量借给你?”

  楚休笑了笑,指了指自己,一字一句道:“就凭我是楚休!

  说句得罪人的话,殿下您麾下实力强大者,像方参将、李公公这样的都有,但真正有能力去布局陷阵的,却是找不出来一个,要不然殿下你也不会跟太子僵持这么长时间了。

  而我楚休,草莽出身,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已经从初入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变成了执掌关西之地的掌刑官。

  昔日我上司执掌关西之时,纪律废弛,江湖势力嚣张猖獗,甚至已经到了不把关中刑堂放在眼里的地步。

  但自从我接手关西之地到现在,整个关西,我楚休一言九鼎!

  同样的力量在不同人的手中所能够发挥出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一次,殿下你可以赌一局,赌一赌对我的信心。

  殿下若是信我,那便把麾下的力量借我一部分,殿下若是不信,那我转身便走,也绝对不叨扰殿下,这份仇怨改日再报,如何选择,全在殿下您自己。”

  楚休说完之后便一声不吭的看着吕隆光,说实话,他这一番话不光若是让吕隆光听的目瞪口呆,就连方镇旗和李公公都是一样。

  见过嚣张的,但他们却没见过像楚休这么嚣张了,简直把自己都夸出花来了。

  不过仔细一想想,楚休说的还都是事实,这是他的战绩,也是他能站在吕隆光面前说这些话的底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