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渊大师圆寂归墟之后,是楚休等人安葬的昙渊大师。

  一般对于大光明寺的武者来说,他们在圆寂之后都习惯留下舍利子,不光是用来被后代供奉,更是想要将自身的力量都融入舍利子当中,为后世的弟子尽最后一丝力量。

  昙渊没有弟子,楚休跟方七少虽然都拿了昙渊大师的功法,但也只算是授业,而不是传道,所以昙渊大师也没留下舍利子什么的,而是直接将这一身的力量都直接散尽,归墟到了天地之间。

  龙天英悲痛的完成了安葬之后,他对楚休跟方七少拱拱手道:“方少侠、楚公子,送大师回家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便要回东海了,二位告辞。”

  楚休点点头道:“龙会长慢走,以后若是有需要用到我楚休的地方,大可尽管开口,能帮上的,我绝对不会推辞的。”

  龙天英这个人很重情义,这点楚休看得出来。

  当然楚休想要结交龙天英也不仅仅是因为他重情义,而是因为龙天英有能力,将来或许用得上。

  鲸天会虽然远在海外之地,但却也要跟中原进行贸易,其实力如何先不说,但财力却是真的不弱。

  龙天英跟楚休道了一声谢后便直接离去,他对楚休的感官倒是不错的,起码楚休没有在拿到传承力量后便翻脸不认人,倒是没像江湖传说中那样不堪。

  不过就算是如此,龙天英也只会跟楚休交好,而不会像帮昙渊大师那般,无偿的做任何事情。

  楚休只是昙渊大师功法的传人,而不是昙渊大师的弟子,所以昙渊大师一死,那昔日的恩情自然也就了结了,也不可能再传到楚休的身上。

  等到龙天英走后,看着眼前昙渊大师的坟墓,方七少忽然叹息了一声,神色难得正经道:“楚兄,你说这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总感觉昙渊大师活的有些吃亏。

  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活个四百多年还是不成问题的,结果现在昙渊大师才过百岁就已经入土了,用他三百多年的寿元换得那些人命,值得吗?他若是不死,说不定还能救更多的人。”

  楚休目视着前方,眯着眼睛道:“帐有些时候不是这么算的,心中有念,方有所成。一万年太久,有些人宁愿只争朝夕。

  对于昙渊大师来说,他这百年来所做之事并不后悔,那便是值得的,你问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但若是死而无悔,那便是值得的。

  你呢?你想清楚自己这一世究竟为了什么而活的吗?”

  方七少被楚休问的一愣,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剑,眼睛一眨不眨,平时话痨的他,此时竟然沉默了半晌。

  直到半刻钟之后,方七少才幽幽道:“为什么而活?应该是为了活着而活吧。

  你是不是感觉我的话很多?”

  楚休没有说话,方七少不是话很多,而是非常多。

  不过方七少没等楚休回答,他便接着道:“我每天都说这么多话,甚至把剑王城内的师兄弟都说的不耐烦了,那是因为我在害怕,害怕有一天我死了,就在说不出这么多的话来了。

  其实我小的时候是很惨的,惨到差点就没了说话的机会。

  西域那地方你知道,大国混战,小国乱战,到处都是马匪强盗。

  我五岁的时候,我所在的村子被强盗屠了,我躲在一个水缸里面,这才逃过了一切。

  后来强盗走了,我依然不敢走出水缸,直到三天之后,我饿的实在受不了了,这才爬出来,但整个村子里,已经没有一个人能说话了,

  那是我第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所以从那之后,我便不喜欢黑暗,不喜欢寂静,只要每天能沐浴到阳光,能活着,其实我便已经知足了。”

  楚休带着诧异的目光看着方七少,这些秘辛若不是方七少自己说出来,估计整个江湖上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出身竟然这般凄惨,同样方七少的要求也是这般的低。

  江湖大部分的武者都在争名夺利,但楚休自从见到方七少开始,他对于名利这种东西还真没怎么看重过。

  而现在楚休却是知道了,不是方七少不看重名利,而是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

  唯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知道活着的珍贵,在生死之间大恐怖当中,有些东西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说这些东西的时候方七少的语气当中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意味,仿佛仅仅只是在叙述一个简单的故事而已。

  说完之后,方七少还冲着楚休嘿嘿笑道:“楚兄,方才你问我这些,我可是把我的隐私都告诉你了,你呢?你这一世究竟又是为了什么而活?”

  沉吟了片刻,楚休忽然道:“若是有人一开始便告诉你,你的命运已经是注定的,你是会接受命运还是反抗?”

  方七少愕然道:“开什么玩笑?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是从一开始便注定的,命运若是当真无法改变的话,那道门还有佛宗那些研究天机卜算之道的大师还研究它们干什么?反正怎么都要死,那就顺应天命喽。

  甚至包括我们这些武者,若一切当真是注定的话,那还修炼什么?找个卜算大师给自己算一卦,自己将来若是没有什么出息,那无论再怎么修炼也是浪费时间。”

  楚休轻声道:“是啊,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人定胜天这句话很俗套,虽然没人喊出来,但大家也依旧是在这么做。

  你问我这一世为什么而活,就连我自己都说不太清,我只是想要不被宿命所禁锢,顺便想要站在那巅峰之上,看看下面的风景而已。”

  方七少挑了挑眉毛道:“多高的巅峰?”

  楚休凝视着方七少,沉声道:“很高很高,高到没有人可以站得比我更高!”

  方七少也同样在凝视着楚休,他终于发现了,自己跟楚休还当真是两种人,他的野心,可是要比其他人想象的更大!

  不过就在这时,方七少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嘿嘿笑道:“楚兄,站的越高,摔的可就越惨,这点你可要思虑好了。”

  楚休淡淡道:“从巅峰摔下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连站在巅峰摔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方七少耸了耸肩,虽然他的话比楚休多,但很可惜,现在楚休的话,他可不知道怎么接。

  “对了楚兄,安葬完昙渊大师后,你准备回关中刑堂?”方七少岔开话题问道。

  楚休摇摇头道:“关中刑堂暂且无事,我都已经出来了,此时倒也不着急回去。

  我准备去西楚之地看一个朋友,然后再回关中刑堂。”

  去西楚的计划是楚休在来的路上便考虑好的,简单来说,他是为了吕凤仙而去西楚的。

  不过楚休此时去找吕凤仙,可不只是单纯的想要去跟吕凤仙叙旧去了,而是他要帮吕凤仙拿到上古魔神吕温侯的传承!

  原版剧情中,吕凤仙得到传承的地方就在西楚,就在这个时间段左右。

  而现在虽然有着楚休的干涉,吕凤仙也依旧回到了西楚,不过他会不会来还是一个变数。

  所以方才还说着人定胜天什么的楚休,此时却是希望,未来并没有改变。

  当然就算是改变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现在楚休所能掌握的力量,前世的时候吕凤仙靠自己都能够夺得那吕温侯的传承,现在多了楚休的帮忙,几率无疑更大。

  后世那些名扬天下的大人物,他们要么是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要么就是得到了某种机缘,直接一飞冲天,化龙而起。

  吕凤仙化龙的机缘就在这吕温侯的传承上面,当然就算是吕凤仙没有这传承,他的实力也一样不弱,足可以跟那些大派的弟子争锋。

  只不过功法这种东西是一种先天因素,越到后期,差距便拉的越大,而吕凤仙若是能够得到吕温侯的传,那这个差距便将会被彻底拉平。

  在江湖上用方天画戟为武器的人很少,而能够将方天画戟使用到化境的更是少之又少,可以说吕温侯的传承,根本就是在为吕凤仙准备的,其他人就算是得到了,也无法将其作用发挥到最大。

  方七少听到楚休这么说,他忽然笑了笑道:“楚兄,要不然我同行如何?你去西楚见朋友,我也要去西楚参观一下高陵董家的开山祭,凑凑热闹。”

  楚休闻言眼神一阵古怪,吕温侯的传承,那可就是在开山祭当中被发现的。

  所谓的开山祭,乃是西楚之地一些靠近十万大山势力的一个传统。

  西楚之地大部分地域都被荒野密林所包围,所以一些宗门或者是世家依山而居的,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组织人手,开山伐林,去开发那一部分的密林。

  在西楚十万大山那种蛮荒之地,开山伐林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机,凶兽邪崇,甚至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这都说不准,所以每家都会在开山伐林之前都会举行祭祀仪式,俗称开山祭,也算是西楚的一个特色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