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山祭在西楚乃是一个传统,基本上紧靠十万大山的势力在开山伐林之前都会这么做,其实也就是一个仪式而已,求个心安,其实若是想要保险,还不如多拿一些香火钱,去龙虎山天师府求个符录阵法,或者是去大光明寺求一串被佛宗高僧佛光加持过的法器来的靠谱。

  不过这对于那些小势力来说乃是一个仪式,但对于位列九大世家之一的高陵董家来说,开山祭的规模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且间隔时间也很长。

  距离上一次董家举行开山祭现在都已经超过了十年了,这段时间以来董家的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董家也是准备再次开山伐林,去赌一局。

  九大世家之一的董家想要开山伐林,其中的规模可不是一般的大,不是那些小势力能够比的,而且董家也会邀请一些交好的武者一起来参加,共同探索十万大山中的某一片区域。

  这种行为类似于赌博,谁都不知道那些深山密林当中究竟有什么。

  运气好的,在其中发现了某些矿产,能给家族带来一部分收益,或者是发现了一些珍惜灵药之类的,也能够增强家族部分的力量,最好的则是发现上古遗迹,那家族的威势必将暴涨。

  但这只是运气好的时候,运气不好的时候那可就说不定会遇见什么了。

  碰到邪崇凶兽之类的东西还好说,像是高陵董家这种级别的存在,大部分的邪崇凶兽他们都能够对付,就算是对付不了,大不了再去找援兵就是了,这可不是上古时期,凶兽遍地吃人的时代,现在的凶兽对于武者来说根本就是一座移动的宝库而已,全身上下都是宝。

  真正棘手的是一些你根本就预料不到的东西。

  比如曾经高陵董家便误入过一座巨大的上古杀阵当中,导致杀阵启动,绞杀了那一代高陵董家一半人的性命,甚至就连武道宗师都没能逃脱。

  还有高陵董家还曾经把一个邪门的东西从十万大山中带了出来,谁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反正最后高陵董家付出了上百条人命才将其解决。

  所以开山伐林这种事情,其实就是在赌博,虽然说是靠山吃山,但这山里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善茬。

  这一代高陵董家的实力在九大世家里面还算是可以的,虽然排不上顶尖,但也能够排得上中流,所以对方这才起了开山伐林的心思,赌一赌。

  找到了好东西,自家实力大盛,就算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以他们高陵董家现在的力量也是承担得起。

  只不过根据楚休所知,这一次高陵董家的确是找到了好东西,不过却也找到了大麻烦,而且那好东西也是属于吕凤仙的,而不是他们高陵董家。

  况且就算是高陵董家得到了吕温侯的传承也没用,高陵董家的武道跟吕温侯的武道根本就不一样,无论是魔神无双戟还是九霄炼魔金身,他们都修炼不了,除非整个董家放弃自己的武道,改修他门。

  楚休对魔神无双戟也没有兴趣,他的刀法练了太长的时间,改修其他兵刃的话,别扭不说,付出的精力也跟回报不成正比。

  不过九霄炼魔金身楚休倒是很有兴趣的,这门功法在当初的评定可是九转甚至是九转之上。

  因为其修炼者只有吕凤仙一人,一些细节不太清晰,所以功法的评价都是按照最低来算的,即使是这种也有九转之多,其最大的可能甚至是至尊功法和绝世神功。

  在跟宗玄这一战当中楚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虽然强,但却不算是同阶当中绝强的存在。

  以往都是楚休用力量碾压其他人,但是碰上宗玄这么一个专修肉身力量到了极致的武者,楚休却是容易被对方所碾压。

  虽然说楚休没打算也跟宗玄走一条一模一样的道路,不过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将自己全身上下都发展的没有丝毫短板漏洞,这样才算是完美。

  决定去西楚之后,方七少也要跟着去,楚休也没拦着。

  九大世家之一高陵董家要举行开山祭,董家邀请来的,自己前来看热闹的人数不胜数,也不差方七少这一个,楚休是打算乱中取胜,也没准备强攻。

  不过就在楚休和方七少离开松平府后,楚休才发现江湖上关于他的消息却是再一次传开了,不是因为他得到了昙渊大师的传承,而是楚休踏入了龙虎榜第五位!

  昙渊大师虽然是圣僧,但他却并不是以武道而闻名江湖的人,所以在中原之地,众人只知道昙渊大师德行高深,乃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他们知道昙渊大师做过什么,所以反而没人去在意昙渊大师真正的实力如何。

  但后期楚休跟宗玄的那一战却是颇为亮眼,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能跟宗玄打到旗鼓相当的程度。

  虽然那一战到最后被昙渊大师给打断了,但众人起码可以肯定,楚休有着能跟宗玄一战的实力,不过这一战究竟能战到什么地步,那可就无人可知了。

  不过就凭楚休在那一战当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风满楼也是将楚休的排名往上提了一个位置,挤掉了商水赢氏的赢白鹿,成为了龙虎榜第五。

  龙虎榜之上,历来是前十乃是一个阶层,前五又是一个阶层。

  虽然一个龙虎榜无法把天下所有的年轻俊杰都囊括其中,不过起码这也可以代表楚休已经站在了江湖年轻一代的巅峰了。

  当然江湖上也是有不少人在为了赢白鹿叫屈,认为楚休就算是踏入了天人合一境,就算是能跟宗玄交手这么长时间,他也肯定是不如赢白鹿,认为风满楼的排名有失公平。

  当然这么做的大部分都是女人,而且还是年轻的女人。

  若是论江湖上女人缘谁最好,那肯定是非赢白鹿莫属了。

  实力强大,家世显赫,容貌英俊,而且还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最重要的赢白鹿还不风流。

  江湖上都传言赢白鹿倾心于越女宫的‘云剑仙子’颜非烟,数年来痴情不改。

  这么一个优秀而又痴情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吸引女人呢?

  只不过风满楼身为人和六帮之一,龙虎榜前五可都是严肃的很,他们当然不会听一群女人的话改什么榜单了,直接当成没听到一样。

  至于楚休嘛,他因为挤掉了赢白鹿的排名,倒是莫名其妙的招惹到了一堆的仇人,商水赢氏倒是没说什么,但江湖上一大堆的女人却是对他敌视的很。

  此时在商水赢氏的一间书房内,赢白鹿手中拿着笔,在闭目勾勒着一副美人图。

  不睁眼睛不是因为赢白鹿在炫耀自己的感知力,而是因为他想要画的美人不在眼中,而是在他心里。

  这时房门被推开,赢氏那位武道宗师级别的仆人福伯走了进来,刚想要说些什么,便见赢白鹿轻轻摆了摆手,福伯顿时明白了,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候着。

  赢白鹿则是不急不躁的勾勒着笔下的人物,霓裳羽衣,持剑而舞,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赢白鹿画的,赫然就是颜非烟。

  画完之后,赢白鹿看了一眼自己的画作,但他却是不满的摇了摇头,竟然直接一伸手,淡金色的罡气爆发,直接将那幅画搅碎成了齑粉。

  凡俗纸笔,始终画不出仙子容颜。

  “福伯,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是白虎那小子又惹祸了?”赢白鹿轻声问道。

  福伯连忙道:“不是二公子的事情,大公子,最近江湖上的风声你可曾听到了?楚休得到圣僧昙渊传承,还跟大光明寺的宗玄战了一场,这也导致风满楼将楚休在龙虎榜之上的排名向前提了一位,将您挤到了后面。”

  赢白鹿淡然的点了点头道:“知道。”

  福伯一愣,随后道:“那大公子您准备……”

  赢白鹿随意的一挥手道:“没有什么准备,一个龙虎榜之上的排名而已,何必在意那么多?我排第五,我是赢白鹿,我排第一,我也仍旧是赢白鹿,难不成江湖上还有人会因为我排了第六,从而小瞧我不成?

  福伯你是知道我的,对于这些排名我一项不怎么在意,我若是在意的话,那我恐怕早就去挑战方七少跟宗玄了。

  这些东西不用再提,外人说,便让他们说去吧。”

  福伯点了点头,大公子的胸襟气度的确不是寻常人能比的,这些东西对于其他年轻一代的武者来说或许是大事,但对于赢白鹿来说,可当真算不得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就在福伯准备告辞离去时,赢白鹿却是忽然道:“等等福伯,有件事情你告诉父亲,我要去西楚一趟。”

  福伯诧异道:“大公子您去西楚干什么?还有您为何不亲自去跟家主说?”

  赢白鹿淡淡道:“高陵董家即将准备开山祭,颜姑娘会代表越女宫前去观礼,虽然这次董家没邀请我,但我也准备去一趟。

  父亲不喜欢我跟颜姑娘走的太近,这点你是知道的,若是我去说,难免要跟父亲争论起来。

  我不想进行那些无所谓的争吵,所以还是由你跟父亲说一声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