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径直走到风不平的身前,这让风不平顿时一皱眉,冷哼道:“小子,不管你是哪门哪派的,到了我这里,便要守我这里的规矩,想要治病,拿出让我满意的诊金,然后滚后面排队去!”

  楚休笑了笑道:“风神医别这么激动,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模样?我是来找人的。”

  风不平撇了楚休一眼,就是这一眼,楚休便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仿佛都被看穿了一般。

  这是一种十分神异的感觉,并没有任何的危险,所以楚休就连下意识的抵抗防御都没有,而等到楚休想要调动体内真气时,那股感觉却又瞬间消失了。

  风不平了然的点点头道:“倒也对,你气血强健,真气深厚,壮的跟一头蛟龙一般,的确没什么毛病,你要找谁?”

  就在这时,吕凤仙从后面走出来,看到楚休竟然在这里,他惊喜道:“楚兄,你怎么来这里了?”

  风不平这时看着楚休诧异道:“你便是楚休?”

  风不平跟吕凤仙相交莫逆,他自然也是知道楚休的存在。

  龙虎榜前十当中底层草莽出身的武者可没几个,楚休能够位列第五位,这已经足够传奇了。

  楚休冲着风不平拱拱手道:“正是,贸然来访,还望风神医不要见怪。”

  说完楚休又对吕凤仙道:“找你当然是有好事的,而且还是天大的好事。”

  风不平知道他们两个可能有话要说,所以便直接摆了摆手道:“你们两个去里面说便是,我这里忙的很,不用管我。”

  跟着吕凤仙来到后面的屋内,吕凤仙笑了笑道:“楚兄有什么好事找我?难不成是楚兄你成为了关中刑堂的继承人,准备找来我当掌刑官?”

  楚休摇摇头道:“陈青帝想要收你入天下盟你都不答应,关中刑堂你又岂能看得上?

  我来找你是准备一起去夺一桩机缘的,里面有一部功法很适合你,应该说那就是为你而准备的。”

  吕凤仙直接问道:“什么时候?”

  吕凤仙是一个很容易信任其他人的性格,但他也不是傻子,就算是信任,也是分程度的。

  若是换成其他人,吕凤仙不会拒绝,但他却是会详细的问一问,这机缘到底是什么,危险程度有多大,对方是怎么知道的等等。

  但面对楚休,吕凤仙知道,楚休不会害自己,所以他只需要时间准备便足够了。

  而楚休也正因为知道吕凤仙的性格,所以才没编造什么借口,因为他知道,吕凤仙是不会多问的。

  “来得及,一个月之后,高陵董家的开山祭,我们跟随董家的人一起进入其中便可。对了吕兄,你的伤势可好了?”

  吕凤仙活动了一下身子道:“风神医妙手回春,我这点伤势放在其他地方只能靠时间静养,不过在风神医的手中,一个月便已经痊愈了。”

  楚休奇怪道:“那你为何还在这里?”

  吕凤仙摇摇头道:“我在这里只不过是想要保护一下风神医而已,风神医这段时间有些不太平,我在这里,也能帮他挡下一些宵小。”

  楚休奇怪道:“还有人来找风不平的麻烦?”

  一般江湖上,像是风不平这种能救你性命的神医,或者是卜算大师、炼器师之类的,他们虽然实力很弱,但却也一样很少有人会来找他们的麻烦,因为不值得。

  身为武者,这样的存在对他们没有威胁,而且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用上对方,所以对待这类人,哪怕是一些大派弟子都要客客气气的对待,别说是找麻烦,就连讨好都来不及呢。

  吕凤仙苦笑道:“换成其他人自然是如此了,但风神医的性格你也看到了,哪怕就算是治病救人,那态度也是一样的生硬,经常会得罪人,所以这也导致了有不少人都有些看不惯风神医,伤势治好了,但心中对风神医可是没有半分的感恩,反而对其怀恨在心。”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点他也看出来了,能大喊着让人滚的医生,这脾气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这也只能说是天性使然,像是莫冶子那般,脾气也是比较古怪,但起码人家不会得罪人,反而结交下了足够的人脉,就算是为此得罪洛家也是丝毫不怕。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这让吕凤仙顿时一皱眉头,叹息道:“又来了。”

  楚休疑惑道:“谁?”

  吕凤仙无奈道:“找麻烦的人。”

  “你都搞不定了?”

  楚休知道吕凤仙的实力,现在吕凤仙虽然只有五气朝元境,但以他的实力,足以力敌大部分的天人合一境武者,难不成来找麻烦的是武道宗师不成?

  吕凤仙摇摇头道:“我倒是搞得定,只不过那家伙的来头有些大。”

  “江湖顶尖势力的人?”楚休问道。

  “不是顶尖势力,但他师父乃是一位散修的武道宗师,他乃是最小的弟子。”

  一听吕凤仙这么说,楚休顿时便明白棘手在哪里了。

  如果对方乃是顶尖势力的弟子,那还可以通过各方人脉或者是各种方法来解决。

  但散修武道宗师的弟子却是很棘手,因为这样的人通常都代表,他那位师父一定是非常护短的存在。

  吕凤仙叹息道:“就算是棘手这件事我也要管,风神医可是救过我两次,我不能弃他于不顾。”

  说着,吕凤仙直接走出了大门,楚休也是跟在他身后。

  此时在门外,风不平周围那些他特意栽种的草药都已经被践踏毁掉,风不平一脸的阴沉之色,气的直哆嗦。

  一名三十多岁,有着外罡境修为,身穿锦衣的武者此时正看着风不平冷笑道:“狗屁风神医,我看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当初我花了那么大的价钱让你帮我梳理体内杂乱的真气,你可是说过保证我可以安全无恙,恢复到巅峰的,结果呢?老子到底还是落下了暗疾!

  风不平,这件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隔几天我便来砸一次你这死人谷,让你这医馆彻底开不下去!”

  风不平阴沉着脸道:“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梳理真气之后一个月内不能近女色,是你自己管不住你裤裆里的那玩意,现在还来怨我?

  当初我也是瞎了眼,贪图你师父送的那紫金玄参,这才耗费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帮你梳理真气,没想到你却是在这里恩将仇报!

  好好好,那紫金玄参,我不要了,你给我滚出去!”

  那名武者冷笑道:“不要了?那我身上的暗疾怎么办?不把我身上的暗疾治好,这件事情根本就没完!”

  风不平怒吼道:“当时我便说过,梳理真气之后若是破戒近女色,后果自负,现在你的真气已经彻底撕裂了一块丹田,神仙难救,你让我怎么治好?”

  那名武者淡淡道:“治不好,那就用东西来赔!你风不平不是号称江湖神医吗?把你的医典给我拿出来,我让其他人研究用法,好治疗自己。”

  此言一出,风不平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其他人也是恍然大悟,原来这名武者的目标竟然是风不平手中的医典。

  一名江湖神医手中的医典定然是价值不菲的,而且这东西对于医者来说,就相当于是武者的武功秘籍一样,怎么可能随便交出去?这名武者根本就是在巧取豪夺。

  死人谷这些人中,倒是有些人想要强出头,毕竟这名武者在这里捣乱,耽误的也是他们的时间。

  不过还没等他们出手,但却立马被其他人给按住了,给他们详细的讲了一遍这人的身份。

  此人乃是西楚散修强者,‘飘血神刀’乔莲东的小弟子周百易,而乔莲东在西楚之地可是出了名的护短,早些年甚至都曾经因为自己弟子跟龙虎山天师府的恩怨去天师府讨要过公道。

  在场的众人要出头,所要面对的可不是这周百易,而是护短的武道宗师乔莲东。

  周百易好整以暇的看着风不平,好似吃定了他一般,因为他知道,在西楚没有几个人会帮风不平。

  这人的脾气太臭,有时候就算是帮人治好了伤势,但大部分的人都不会领他的人情。

  一些想要帮忙的散修武者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不敢动手,而一些大派的弟子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则是不想因为一个风不平去得罪乔莲东,毕竟乔莲东在西楚也算是一号人物。

  风不平只是江湖神医,又不是整个江湖上唯一的神医,为了他去得罪一位武道宗师,不值得。

  就在这时,吕凤仙走出来,冷声道:“周百易,你有些过分了,若是没有风神医,别说是暗伤,你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废人了,紫金玄参风神医也不要了,你还想怎地?”

  周百易冷笑道:“‘小温侯’吕凤仙?你如今位列龙虎榜前十,倒是风光的很,前途也是无量,我劝你还是别掺合这件事情,否则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

  吕凤仙知恩图报,一直都呆在风不平身边,这点周百易知道,不过他却不惧。

  吕凤仙散修出身,并没有什么背景,而且还是在北燕得罪了聚义庄被追杀出来的,不足为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