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时期的武道跟现在的武道相比哪个更强,这点无人知晓,不过前人未必就比今人更强那是肯定的,这世间没有最强的功法,只有最强的人。

  上古时期强者无数,现在这个时代也出了魔焰吞天的独孤唯我,还有号称仙人的宁玄机。

  上古时期功法强大,现在这个时代也有人创造出来了惊艳无比的功法,例如拜月教主夜韶南的补天心经。

  不过唯一肯定的是,上古时期一些秘术的确是诡异的很,让人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理。

  就比如眼前这水无相一样,楚休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人是鬼。

  他口口声声称自己乃是昔日吕温侯帐下小卒,不过现在看来,他在吕温侯麾下的地位应该不低,但楚休也一样不惧。

  现在已经是万年之后了,上古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不管这水无相在上古时期的实力有多么强,现在他肯定也强不到哪里去。

  用最笨的方法猜都能知道,这水无相若当真是还有着极强的实力,他也不用故意伪装成方七少等人跟在楚休的身边,想要将楚休引到某处地方了,直接出手便好了。

  本身都已经是弱鸡一个,却还在这里喘大气,这厮看来是被镇压的太久了,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而此时那水无相听到楚休竟然敢侮辱温候大人,他不禁露出了怒意道:“后世小辈也敢大放厥词,找死!”

  话音落下,那水无相的双手一动,已经化作了一刀一剑,带着幽深的寒意向着楚休斩来。

  楚休眼睛一眯,手捏智拳印,罡气领域布下,地网天罗,直接将那水无相笼罩在其中。

  一击大金刚轮印砸下,顿时刀剑碎裂,水珠四溅。

  又是一印落下,直接将那水无相的脑袋给砸碎。

  身处智拳印罡气领域之下的水无相想逃,但却发现自己竟然逃不掉,他不禁怒喝道:“你……”

  不过他才刚刚吐出了一个字,楚休第三记大金刚轮印已经落下,直接将他的身躯彻底砸成了一团水花。

  黑色的水珠渗入到了地底当中,彻底消失,不过这家伙应该没死。

  楚休挑了挑眉毛,跟他猜测的没错,这家伙的实力弱鸡的很,大概也就相当于五气朝元境的武者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比较弱的。

  这样一来的话,方七少和吕凤仙肯定是没有危险的,谢小楼应该也没有,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及时发现不对,因为楚休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想要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环视了周围一圈,楚休这才发现自己貌似忽略了一件事情。

  在这大坟当中自己的感知力和精神力虽然被压制的极其严重,但他的力量并没有怎么变化。

  这座大坟乃是用来镇压吕温侯用的,听方才那水无相说,吕温侯应该是真的死了,不过死的只是他的肉身,而不是他的真灵,吕温侯应该是能够借用他们之中某一个人的身体再度复活。

  正因为如此,这座大坟内的阵法极其强大,但实际材质却是算不得太过坚固,楚休方才一记大金刚轮印便已经将其轰的粉碎。

  所以楚休索性也就不在那些扭曲的甬道内来回打转了,他直接选择轰碎墙壁,向着中心区域行去。

  其实楚休这边并不是最先发现情况的人,最先发现不对的是方七少。

  水无相能够完美的模拟出一个人的外形,甚至还能够根据他们的对话进行伪装,但一个人的性格却是无法伪装的。

  方七少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了半天,就连水无相都已经被他说的烦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就是因为他应变的慢了一些,被方七少察觉到不对,直接就被绞杀。

  而谢小楼发现不对纯粹就是因为他感觉‘楚休’有些不对头。

  谢小楼的话不算多,但他却多嘴问了楚休知不知道最近洛飞鸿的情况。

  水无相只能够模拟外形,但他却无法模拟记忆,所以面对谢小楼的询问,水无相只能敷衍的说还行,结果被谢小楼抓到了漏洞。

  以楚休的性格,要么就是知道,要么就是不知道,这种敷衍的语气绝对不是楚休的习惯。

  谢小楼如今也踏入了五气朝元境,不过他毕竟才刚刚踏入了这个境界,实力还有些弱,不过还是顺利的将水无相给解决了。

  而吕凤仙则是最后才发现的哪个。

  并不是吕凤仙本人迟钝,而是他跟方七少不算太熟,所以没有察觉到方七少的不对劲。

  而谢小楼本身话少,楚休的话也不算太多,直到他都快被那水无相带到陷阱中时,他才感觉到楚休三人的步伐竟然都保持一致,好像这三个人默契天成,根本就是一个人一般,这很异常。

  于是乎吕凤仙开口试探,最终这才发现有些不对的。

  正当吕凤仙准备用长戟将水无相彻底斩杀时,水无相却是忽然道:“汝杀吾也是无用,在这封印之地,只要黑水不竭,吾便不死。

  汝称号为小温侯,宿命中便已经注定跟温候大人有缘,来日里温候大人借你身躯重生,吾也可以帮你重塑身躯,并且让温候大人亲自收汝为弟子。

  从此之后,汝便不是什么小温侯,而是魔神传人,再世温候!”

  吕凤仙手中的方天画戟直接横斩而出,猩红色的罡气犹如满月,直接将那水无相拦腰斩成两截。

  “抱歉,我已经有师父了,而且我师父对我很好,我也不想再拜一个人。”

  被斩成两截的水无相没有反抗,他恨铁不成钢道:“糊涂!汝师是何人?温候大人又是何人?蝼蚁岂可与巨龙相提并论?”

  这次吕凤仙没有说话,他直接一脚上去,将水无相直接踩爆,让其化作黑水流淌进地面当中。

  看着周围的甬道墙壁,吕凤仙微微皱了皱眉头,顿了顿,他选择跟楚休一样的方式,强拆!

  既然前路不通,那就自己打出一条路来!

  方七少跟楚休的实力都比他强,所以吕凤仙并不担心。

  谢小楼的实力虽然稍弱一些,但他毕竟是陈青帝的弟子,手中压箱底的宝物可不少,所以他也不怎么担心。

  而此时除了楚休等人,其他人也都已经中了那水无相的圈套,当然那几位武道宗师并没有。

  董齐坤那几名武道宗师实力强大,并不好模仿,而且温候大人重生需要的是年轻的身躯,那几位武道宗师实力虽然强,但却太老了一些,不符合要求,所以水无相压根就没在他们身上下功夫。

  除了那几名武道宗师之外,其余进入这大坟中的人并没有走同一个甬道,而是在那水潭处便已经被障眼法遮挡,身边的同伴被偷梁换柱。

  及时反应过来的人,要么像楚休和吕凤仙那样,另辟蹊径,直接选择砸碎甬道,打出一条路来,要么猜到前方有陷阱,他们又原路返回,去找其他的路。

  但还有一些没有反应过来的,他们都被骗入了一间密室当中,在密室中,一座血色的棺材中镇压着一具身穿战甲的干尸,凡是进入这间事密室当中的人,尽皆被无边的血色丝线所笼罩,被那干尸吸光了鲜血,本身也变成了一具干尸。

  那干尸在吸饱了鲜血之后,身形却是并没有变化,他反而将那些鲜血都凝聚成一颗颗犹如珍珠般的血珠,放在了血棺之下。

  干尸用嘶哑的声音开口道:“水无相,这么会功夫汝才骗来这点人,连一个实力稍微强一些的都没有,再这么下去,何时才能积攒够复活温候大人的血气?

  在吾等四人中,汝不是号称温候大人麾下智谋诡算第一吗?现在怎了?被镇压了上万年,压傻了?”

  水无相化成的身影恼羞成怒道:“尸九灵,被镇压傻的人是汝才对!

  汝跟那两个白痴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真灵都差点寂灭了,若不是吾将昔日那牛鼻子的镇灵锁魂咒改成了蕴灵锁魂咒,汝等别说是真灵不灭,恐怕早就投胎去了!

  现在四人中,也就只有吾才能够任意行动,若是没有吾来谋划这一切,汝等便继续再等一万年吧!”

  尸九灵怪笑了一声道:“别激动,等了这么久的时间,才总算是见到了活人,这个机会可不易,水无相,昔日温候大人是最器重你的,结果吾等还是败了。

  现在终于有那么一丝生机,事情还是要交给汝来谋划,只希望这次汝不要把事情办砸了。”

  水无相冷冷道:“放心,这一次是天赐良机,进来的这几个年轻人,哪怕是在万年前都算是资质过人的天才俊杰。

  其中有个人剑道天成,有一个身具黑龙血脉,还有一个无论从肉身还是精神上都强大无比,就连我都看不出底细来。

  而最神奇的则是有个年轻人跟温候大人年轻时的状态有着八分相似,若不是温候大人真灵尚在,吾简直怀疑他是温候大人转世了。

  这几个年轻人都可以作为温候大人的备用身躯,至于其他的嘛,就当作是气血养料了。

  吾的一个分身正领着一个女娃娃前来,那女娃娃实力也不弱,吞了她的气血,可抵得上百人,汝这边可别出差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