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和吕凤仙联手想要夺得那神兵无双,在场的众人几乎无人可以拦得住。

  两名龙虎榜前十的存在出手,无论是董家的武者还是那些散修武者都只能避退。

  而水无相和尸九灵两个人在面对楚休跟吕凤仙时也是被打的够呛,应该说这两个人本来就是楚休跟吕凤仙的手下败将,此时更是抵挡不住两个人的联手,节节败退。

  眼下这边有资格跟楚休等人争锋的便只有颜非烟了,不过颜非烟刚刚被吕凤仙所救,她自然也不会去跟吕凤仙为难的。

  况且五大剑派只用剑,方天画戟到了她的手中也是拿出去交易,对于越女宫来说,意义很小。

  楚休跟吕凤仙一路来到那方天画戟无双面前,楚休直接一刀斩出,瞬间无边的魔气爆发,轰在那佛珠之上,但一股璀璨的佛光却是直接将楚休的魔气消融,没有丝毫的变化。

  吕凤仙手中的方天画戟也是横扫而落,赤月如辉,强大的罡气轰然砸落,发出一声巨响来,那佛珠虽然没有变化,但却黯淡了一下。

  楚休若有所思,收刀结印,手捏大金刚轮印接连落下,威势骇人,一印接着一印,那佛珠之上的佛光以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黯淡了下来。

  这佛珠的力量的确很强,但却只是强在镇压凶煞魔气之上,对于其他的力量倒是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最后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佛珠暴散,方天画戟无双没有了那佛珠的禁锢,顿时绽放出了一丝凶厉无比的锋芒来!

  正在跟董齐坤三人交手的玄九幽顿时闷哼了一声,力量好似没了来源一般,出手的速度猛然间慢了一大截。

  玄九幽所借用的乃是方天画戟之上吕温侯所留下的气息,而现在这股气息却是已经随着方天画戟解除封印而消散,玄九幽便再也不能随意动用这股力量了,现在他每出手一次,自身的力量便会减弱一分,再打下去,他自身的力量怕是要彻底耗尽了。

  这时楚休却是没管这么多,他直接低喝道:“夺神兵!”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招手,那些散落的佛珠其中有大半都被他收入手中。

  这些佛珠当中还残留着一些力量,虽然无法再串联成佛珠使用了,但将其炼化,还能够让楚休在佛宗功法上的修为大涨的。

  而这时吕凤仙也没有客气,他直接向着方天画戟抓去,不过此时方天画戟之上却是绽放出了一丝凶厉至极的气息,宛若刀锋一般锐利无比,哪怕就算是以吕凤仙的修为,都被这气息直接轰飞。

  九转神兵毕竟是九转神兵,一旦其封禁解除,这天下间除了魔神吕温侯,便再也没人有资格可以让神兵主动认主!

  而这时其他武者看到吕凤仙没能拿得到无双,他们顿时眼前一亮,也是向着方天画戟蜂拥而去。

  虽然他们也知道就连吕凤仙都没能一次便拿到这神兵,他们的希望也是极其的渺茫,但这毕竟是神兵,而且还是一柄传说中的九转神兵,贪欲在前,不由得他们不动心。

  一片混战开始,而这时从外边的甬道用中又出来了数人,其中正好有赢白鹿。

  看到颜非烟在此,赢白鹿立刻走过去,关切道:“颜姑娘你没事吧?”

  颜非烟摇摇头,指着那尸九灵道:“有惊无险,我被骗到那家伙的密室中,不过在关键时刻,是吕凤仙吕兄救的我。”

  赢白鹿微微一顿,有些歉意道:“是我来晚了,我想要回到那水潭边看看你走的是哪条甬道,不过在破去那障眼法之后,甬道却是密密麻麻,足有上百,根本就是来不及分辨。”

  颜非烟叹息道:“赢公子,你真不必如此的,你我之间的事情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是不可能的。

  我从加入越女宫那天开始,便注定是越女宫的继承人,而你则是商水赢氏的继承人,规矩在此,你我注定有缘无份。”

  赢白鹿并没有恼怒,也并没有气馁,他只是负手而立,笑了笑道:“缘分乃是天定,可惜我这个人不信天,更不信命,这世间也没有什么是绝对注定的。

  人人都说我赢白鹿出生便有吉兆,绝对不是凡俗之人,但我今日的成就跟那所谓的吉兆又有什么关系?白鹿衔芝是吉兆,乌云盖顶便此生注定平庸?我赢白鹿有今日不是因为吉兆,只因为我是赢白鹿!”

  武道功法,琴棋书画,兵法谋略,他赢白鹿无一不通。

  但这世间没有生而知之的天才,这些都是赢白鹿自己学来的,悟来的。

  其实赢白鹿并不喜欢有人议论他的出身,因为那样会把他的努力全部抹杀,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哪怕他出生时是乌云盖顶,他也依旧是赢白鹿。

  颜非烟又是叹息了一声,在江湖年轻一代当中,赢白鹿当真是优秀到了极致,跟其他人相比,赢白鹿的身上几乎找不到缺点。

  跟宗玄的性格死硬,方七少的不靠谱相比,赢白鹿接人待物大气且圆滑,让人如沐春风,气度不输那些老辈武者。

  而再往下跟楚休的杀性太重,恶名远扬相比,赢白鹿在江湖上的名声也很不错,他虽然不像聂东流那般喜好为自己积攒名声,但起码在赢白鹿的身上,并没有坏的一面。

  这便是赢白鹿,虽然在哪一方面他或许都达不到极致,但你却也没办法从他身上找到任何的缺点,当然痴情不算是缺点。

  只可惜就像颜非烟自己说的,他们注定有缘无份。

  越女宫将来注定要她来继承,她现在要考虑的,要比其他年轻一代的武者多得多。

  而此时赢白鹿也没有缠着颜非烟,他则是把目光放在了战场之上。

  赢白鹿的虽然痴情,一直都在表达着对颜非烟的爱意,但他却从来都不会对一个人死缠烂打到底,让人厌恶。

  看到楚休和吕凤仙以及众人在争夺那神兵无双,赢白鹿的眼睛顿时一眯,沉声道:“是上古魔神吕温侯的九转神兵无双?好东西!”

  颜非烟顿了顿,想要说什么,不过赢白鹿却是抢在她之前道:“你是想说方天画戟对我没用,想要让我将其让给吕凤仙?”

  颜非烟犹豫了一下,但也还是点了点头,道:“我只是建议,在场也只有吕凤仙最适合无双,况且楚休并不好惹,在场年轻一代当中,也就只有你跟方七少能跟楚休争锋。

  但方七少眼下没在,而且他是剑王城出身,还跟楚休的关系不错,他应该不会参与争夺,你现在跟楚休一战,龙争虎斗,只会两败俱伤,多半会便宜其他人的。”

  吕凤仙刚刚救下她,颜非烟也是想要还吕凤仙一个人情,不过她也是刚刚又拒绝了一次赢白鹿,此时她倒是不好再说恳求赢白鹿别出手的话。

  赢白鹿看着战场,摇摇头道:“颜姑娘,我是钟情你没错,你想要任何东西,我也能为你找来。

  但我也毕竟是一个男人,我就算是心胸再宽广,你此时求我将机缘让给另外一个男人,我也恕难从命。

  方天画戟我用不到,但却并不代表我赢氏用不到,商水赢氏的底蕴比你想象的,要深得多。

  而且我同样也是武者,名利这种东西我看的虽然淡,但却并不代表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

  楚休在龙虎榜上压了我一个位置,我不会因为风满楼的榜单变动去无聊到跟他战上一场。

  但现在既然有机会,我也不介意出手跟他一战,看看能被风满楼认为超越我的楚休,实力有多强。”

  说完之后,赢白鹿直接一步踏出,身形已经宛若游龙一般,跃过十余丈的距离,步入那混乱的战场当中。

  后方颜非烟的眼中闪动着一丝异色,知道此时她才有些明白,赢白鹿是钟情于她没错,但赢白鹿却并不只是那个一直都在她身后追求讨好的赢白鹿,他也一样是这一代武林年轻俊杰中的巅峰人物,天下无双的‘无双公子’赢白鹿!

  此时场中,面对冲上来争夺方天画戟的那些散修武者,楚休一刀斩出,魔气汹涌,咆哮天地。

  阿鼻道三刀之威让在场的那些散修武者都心惊不已,除了同为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其他人碰到了楚休这一刀,几乎就是被斩杀的局面。

  而就在此时,一声龙吟传来,黑色的罡气凝聚成龙爪,直接握在了楚休的刀罡之上,轰然一声,将其捏碎!

  楚休抬眼望去,只见赢白鹿一身墨色云纹长袍在罡气中鼓动飞舞着,他周身墨色的罡气凝聚,隐隐化作了一条黑龙的模样盘踞在他的身后,龙形威严,而赢白鹿自身也是身形笔直,自身的意境居然跟他身后的黑龙相合,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感觉。

  楚休眯着眼睛道:“赢兄也对方天画戟感兴趣?你不是不用兵器的吗?”

  赢白鹿淡淡道:“我是不用兵器,但却并不代表我赢氏其他长辈没有用方天画戟的高手。

  毕竟无双乃是九转神兵,还是昔日魔神吕温侯的兵器,我会心动,这很正常。

  楚兄,龙虎榜之上的排名我不怎么看重,不过既然有机会,我也想跟你一战,看看风满楼的那帮人,他们的眼光到底准不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