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九灵引动阵法,整间大殿内瞬间便被魔气所遮掩,变得森冷无比。

  董齐坤和许霆一的面色骤然一变,身形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

  毕竟那可是上古魔神吕温侯,想想看,那玄九幽只是借用了吕温侯留下的一缕气息便能跟他们战成这般模样,若是真正的吕温侯来了,拿又该有多恐怖?

  此时那镇压着吕温侯的棺椁当中,大股的魔气从其中喷涌而出,棺椁当中的魔气好像是沸腾了一般,在不断的狂涌着。

  与此同时,阵法中央的那些血珠不断的涌入其中,使得那魔气汹涌的更加剧烈。

  那钉在棺椁上的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此时也是在颤动着,眼看着就已经压不住那棺椁了,最后轰然一声爆响传来,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瞬间全部爆裂开来!

  棺椁打开,浓郁的黑雾当中,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有魔神从其中出现,反而是从那棺椁当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小一些棺材。

  准确点来说那并不是棺材,而是用青铜浇铸出来的人形。

  那人形身形魁梧,身穿战甲,但唯独却是没有头颅,好像是有人将无头的尸体放在青铜水中浇铸出来的一般。

  而且那人形身上还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如果仔细看便能够发现,那人形左边刻着的赫然是道家的符咒,右边则是佛宗的梵文。

  道佛自古不两立,历史上道佛联手的时候可是少之又少,最近这千年来唯一一次道佛联手还是面对昆仑魔教的时候,而吕温侯竟然能让道佛两脉联手镇压,不得不说,无论吕温侯是正是邪,他都算是做到一个极致了。

  尸九灵凝练出来的那些气血不断的被吕温侯吸纳进身体当中,渐渐一个身影浮现而出,朦朦胧胧,但气势却是无比的强大,甚至让董齐坤这种武道宗师都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想要跪拜的冲动!

  “退!”

  董齐坤厉喝一声,直接让董家的人向后退去。

  直到这一刻,感受到那气息的恐怖,理智才算是彻底战胜了贪欲。

  吕温侯所留下的东西的确是珍贵至极的,不过再珍贵的东西,那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不过就在此时,吕温侯的身影当中却是猛然间爆发出了无数的魔气丝线向着众人纠缠而来,那股气势磅礴无比,让在场的众人纷纷色变。

  董齐坤等人纷纷出手抵挡着那丝线,楚休等人也是如此。

  而且楚休也发现了,那些丝线几乎都是冲着董齐坤和许霆一这两位武道宗师,还有楚休这等年轻一代的武者冲来,其他人那些弱一些或者是年龄大的武者反倒是没成为目标。

  楚休自身的消耗不小,但还是直接出手斩碎那些魔气丝线,这魔气丝线的力量不小,幸亏之前楚休已经在甬道当中呆了一会,恢复了一下自身的力量,要不然他都有可能抵挡不住。

  而且这时棺椁之下的那些血珠随着异动也是飞快的减少,这让尸九灵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低喝道:“糟糕!气血之力不够用了!”

  之前按照水无相等人的推算,其实只要干掉这三名武道宗师,气血之力就完全够用了,再多杀一些其他人,其实是为了保险。

  结果现在三名武道宗师才死了一个,气血之力当然不够的,但眼下他们的力量都摆在这里,还上哪杀人去?

  所以这边水无相直接一咬牙道:“诸位,献祭自身真灵吧,否则温候大人无法复活,我们谁都活不了!”

  尸九灵和玄九幽对视一眼,都是站在了那阵法当中,灰白色的火焰燃烧着,变得更盛了起来,而那从吕温侯身上延伸而出的魔气丝线也是更加的旺盛起来。

  这一下就连董齐坤和许霆一都有些撑不住了。

  他们乃是武道宗师,所受到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两个人咬咬牙,直接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来,斩碎了眼前的丝线,身形直接向外逃去。

  董齐坤倒是有心去救他们董家的那些弟子,不过眼看事情越来越不对,董齐坤也是不敢多留了。

  而随着董齐坤跟许霆一逃离,那魔气丝线已经变得越来越盛,就连楚休等人也都有些抵挡不住了。

  此时楚休的面色有些微微变化,这一幕也是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这吕温侯都已经被镇压到了这种地步了,怎得还有这般实力?前世的时候吕凤仙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传承的?

  眼看着事情有些不对,楚休正想要招呼吕凤仙暂时撤走的时候,那些魔气丝线却是忽然间缠绕在了吕凤仙的身上,将其硬生生拉入那人棺椁当中!

  吕温侯放出的这些魔气丝线力道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不过其中最为照顾的还是楚休、方七少、赢白鹿、颜非烟、吕凤仙这五人。

  这五人中只有吕凤仙和颜非烟的实力最弱,但颜非烟是女子,吕温侯就算是要复活,也是首选现在其他人,而不是颜非烟,所以颜非烟所承受的力道反而是最轻的一个。

  但吕凤仙的实力却是要比楚休三人都弱上一截,所以楚休三人没事,吕凤仙却是被拉入到了那棺椁当中。

  楚休的面色一变,想要斩开那魔气丝线,但却无用。

  楚休转手又换成佛门武功,甚至就连换日大法都使出来了,但却也是依旧无用。

  而那边水无相等三人却都是露出一丝喜意来。

  之前他们便认为这吕凤仙乃是最适合温候大人的身躯,结果现在一看果然如此,温候大人的选择跟他们一模一样。

  吕凤仙的身体被禁锢在那棺椁当中,吕温侯那被青铜所浇铸的身形就紧贴在他的身上,雾蒙蒙的光辉闪动着,朦胧的身形融入吕凤仙的体内,顿时让吕凤仙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嘶吼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吕凤仙会被吕温侯彻底夺舍的时候,吕凤仙的身上却是绽放出了一抹幽光来,那幽光竟然是他胸口的小玉坠所发出来的。

  那抹幽光十分的黯淡,不过就是这抹幽光,却一直都不让吕温侯的真灵进入吕凤仙的体内,而吕温侯的真灵想要离开吕凤仙体内,那幽光竟然也在阻拦着他。

  就这般不上不下,下方的水无相等人身躯已经开始了变化。

  玄九幽和水无相的身躯变得越来越黯淡,黑雾消散,水汽蒸发。

  尸九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周身的骨头架子已经出现了裂纹,显然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而且整间宫殿的符文都开始闪烁着,这明显是封印即将彻底被破坏的征兆。

  就在这时,甬道里面跑出来了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骷髅,正是炎赤霄。

  封印已经松动,禁锢着炎赤霄的最后一条锁链也是随之断裂。

  水无相大吼道:“快来帮吾等!”

  炎赤霄也是二话没说,直接进入阵法当中,燃烧着自己的真灵,支撑着吕温侯跟那玉坠中的幽光对抗着。

  但玉坠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哪怕是有炎赤霄的加入,也依旧死死禁锢着吕温侯的真灵,到了最后时刻,吕温侯的真灵终于坚持不住,轰然爆碎!

  “不!”

  水无相等人都是怒吼了一声,声音中透露出无限的不甘和悲愤。

  吕温侯的真灵之前被封禁在那青铜人形之内,这东西固然是用来禁锢吕温侯的,但在水无相的操纵之下,他将此地的镇灵锁魂咒改成了蕴灵锁魂咒,使得这阵法反而有了保护真灵的功效。

  所以吕温侯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真灵挣脱束缚,但却没有夺舍重生,那就必然会像现在这般粉碎。

  他们谋算了这么多,好不容易等到有人进来,虽然过程有些波则,但也还算是顺利,结果谁承想到了最后,他们却是败在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之上!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吕温侯的真灵破碎之后,但却并没有消散,而是依旧被那玉坠所带来的幽光禁锢着,最后竟然融入了吕凤仙的体内。

  吕凤仙的捂着脑袋,闭着眼睛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不过等他再睁开眼睛时,那目光却是骇人的很。

  没有人能够形容那种目光,那是一种漠然的感觉,俾睨天下,漠视一切,仿若神祗一般。

  但这种目光只是存在一瞬间便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吕凤仙那迷茫的眼神。

  吕凤仙的下意识的一招手,那原本还在排斥着吕凤仙的方天画戟无双此时却是主动飞入到了吕凤仙的手中,刹那之间便绽放出了一抹骇人的锋芒来!

  水无相等四人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来。

  他们这到底算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了?

  温候大人的真灵已经破碎了没错,但破碎的真灵却是融入了这小子的体内,而且方天画戟无双却是主动认了吕凤仙为主,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夺舍不成便成了传承吗?

  不过眼下水无相等人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他们燃烧真灵,自身也只是剩下一口气在了。

  所以水无相等人立刻出手,随便找了在场四名实力很弱的武者扑过去,占据他们的肉身,夺舍重生。

  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找实力强的是不现实了,他们也没时间挑剔高矮胖瘦和天赋如何了,先保命要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