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南之地的这帮江湖捕头就是找茬来的,反正这里是关西之地,就算是把关西之地这些武林势力都逼反了又能如何?头疼的也是关西分部这边的人。

  况且殷伯通本来就是抱着找麻烦的心思来的,他甚至都跟手下说过,不用顾忌那么多,怎么过分怎么来,出了事情,他来扛着。

  而此时柳家那边的人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神色,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关西分部的人不管,大不了他们去刑堂总部找人说理去!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关南分部的人来我关西抓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楚休带着鬼手王唐牙等十几个人前来,脸上没有怒色,但那股压抑的气氛却是让关南之地的那些江湖捕头面色有些微微变化。

  之前他们在这里嚣张了一段时间,但是楚休一直都没有出面,他们想的那些措词都没有用上,鬼手王等人还不敢跟他们迎来,所以这些关南之地的江湖捕头可是膨胀的很。

  不过现在看到楚休前来,又想到了楚休在关中刑堂的那些传闻和他在江湖上的威名,就算是这些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江湖捕头心中也是不由得有些忐忑。

  但一想到他们背后的殷伯通,那些关南刑堂的江湖捕头好像也是多了一些胆气,他强撑着道:“楚大人,不是我们来关西之地抓人,而是追查走私的线索是从关南之地到关西的。

  按照关中刑堂的规矩,这件案子若是楚大人想要接手,我们自然也会转交的,但之前楚大人不在,其他人可没资格让我们转交这案子。”

  楚休凝视着那名关南分部的武者,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语气平缓道:“我问你,来我关西抓人,是谁给你的胆子?”

  在楚休的目光之下,那名关南之地的武者额头上渐渐渗出了一层冷汗,但他还是强撑着道:“楚大人,我都说了,这是规矩……”

  楚休一挥手,直接打断了那名武者的话。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问第三遍,既然你不说是谁给你的胆子,那我就当是你自己胆大包天好了。

  还有,别跟我讲规矩,讲规矩的前提是你有资格实力,我们才能在同一个规矩在下玩,跟我谈规矩,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楚休转身对唐牙等人道:“全部打断腿,废掉武功,让他们爬回关南去,我倒是要看看,那个时候他们是否还有这个胆子!”

  那几名关南之地的武者顿时面色一变,连忙道:“楚大人,我们可是……”

  不过还没等他们把话说完,唐牙等人便已经出手了。

  之前因为有鬼手王阻拦,唐牙等人可是憋屈的够呛。

  现在终于等到楚休回来了,出了事情自然有楚大人扛着,既然是这样,那他们还怕什么?

  所以唐牙等人直接出手,瞬间便将那八名关南之地的武者打断了双腿废掉,惨嚎声瞬间响起。

  听着那惨嚎之声,柳承前和其他柳家的人都是一哆嗦。

  之前他们还有些怨恨楚休,不过此时他们却是连一丁点怨恨的情绪都不敢有了。

  这时楚休也是看着望着柳承前,淡淡道:“柳家主,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柳承前连忙恭敬道:“不敢不敢,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是关南之地的那帮人太过分了。”

  楚休摇摇头道:“我楚休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肯遵守我的规矩,那出了事情,便是我的责任。

  这次是我疏忽了,你柳家的损失,我来赔。”

  说着,楚休直接扔出了一部功法来,不过却不是他的功法,而是关中刑堂传给手下江湖捕头的寻常功法,只有三转,不过对于柳家来说可是极其珍贵的。

  柳家主看到那部功法,虽然他也是极其的眼热,不过他口中还是道:“楚大人不必如此,在下受之有愧啊。”

  楚休淡淡道:“让你收着你便收着,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一听这话,那柳家家主立刻将功法收起来,对着楚休感激涕零,心中可是没有半分的怨恨。

  后方的鬼手王点了点头,大人这手段可是越来越纯熟了,来这么一套恩威并施的手段,柳家别说是怨恨大人,恐怕从此之后都要对大人恭敬有加。

  听楚大人的话,就算是你受了委屈,楚大人也会给你弥补回来的,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反之你若是不听话,那地上还在哀嚎着的那几名关南之地的武者就是很好的例子。

  此事过去一天之后,整个关西之地的武林势力都已经知道,楚大人回来了!

  以往楚休在时,那些武林势力还在心中怨恨着,感觉楚休管的有些太宽太严了。

  而这次等到关南之地的人打上门来,他们这才知道,楚休虽然管的是有些严,不过一旦出了事情,还是需要楚休来扛的。

  所以这次的事情不仅没对楚休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反而是让他的名声大涨。

  当然楚休的名声大涨,有些人此时却是在暴怒当中,就比如殷伯通。

  “楚休,你简直无法无天!”

  在看到自己那八名手下被楚休废掉武功打断腿之后,殷伯通气的直接一掌拍碎了自己手边的桌子。

  楚休回关中的消息其实殷伯通早就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却并没有让自己手下的人收敛一些。

  反正麻烦都已经找了,为何还要收敛?

  他楚休在江湖上的名声的确是大,不过这里是关中刑堂,大家都是掌刑官,一切都是要按照规矩来办的。

  殷伯通在关中刑堂混了一辈子,对于这些规矩之类的东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楚休想要在这方面跟他斗,差远了!

  不过殷伯通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丝毫都不在乎规矩,直接废掉了他八名手下,这次事情殷伯通若是都忍气吞声的话,那殷伯通也就不用在关中刑堂混了。

  “走,跟我去找那楚休要一个说法!”

  话音落下,殷伯通便带着一众人直奔关西分部而去。

  关西分部大门口内,唐牙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懒洋洋的靠在那里守门。

  守门这种事情唐牙自然不会干的,只不过楚休说过,殷伯通肯定会来找麻烦的,所以唐牙便主动请缨在这里守门。

  他这段时间也是憋屈的够呛,若不是鬼手王拦着,别说雁不归想出手了,就算是他都忍不住想要宰了那几个嚣张的家伙。

  就在这时,长街尽头,殷伯通神色阴沉的带着一众人来到门口,看到唐牙,殷伯通冷声道:“让楚休出来见我!”

  唐牙撇了他一眼,没吭声。

  殷伯通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怒容来,厉喝道:“我说让楚休出来见我!你是瞎了还是聋了,没听到吗?”

  唐牙连眼皮都没抬,嗤笑道:“不知所谓!上门连个名字都不报的吗?你不报名字,我哪里知道你是哪个阿猫阿狗?况且就算你报了名字,楚大人公务繁忙,也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会见的。”

  “出言不敬,你找死!”

  殷伯通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暴怒之色来,他一步踏出,当即便要一掌向着唐牙轰来。

  不过这时候唐牙的身形却是宛若柳絮一般,身形飘忽不定,轻描淡写的便躲过了殷伯通的这一掌,这让殷伯通顿时就是一愣。

  殷伯通绰号无影飞龙,别看他长得肥胖矮小,但身法速度却不是一般的快,但楚休这手下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在三花聚顶境便有着这种速度修为。

  不过愣神之后,殷伯通更加暴怒了一些,还想要对唐牙出手。

  但这时候楚休的声音却是从里面冷冷传来:“在我楚休的地盘上动我的人,殷伯通,你这是找死不成?”

  推开大门,楚休带着人从关西分部内缓缓走出。

  殷伯通看到楚休,他眼睛顿时便红了起来,怒斥道:“楚休!你废我手下八名江湖捕头是什么意思?

  关中刑堂严禁互相残杀,你这般行径已经违背了刑堂律法,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便去堂主大人那里讨要一个公道!”

  眯着眼睛,楚休淡淡道:“律法?公道?殷伯通,你手下那几个白痴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以下犯上,我没杀了他们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的胆子让他这么做的。

  魏九端死了,以往的恩怨都应该一笔勾销才是,但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的底线,你,当真是要找死不成?”

  最后楚休最后一句话出口,一股极强的压力轰然落下,凶厉无比,顿时让殷伯通汗毛竖立,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其实殷伯通在江湖上也算是个人物,他身为关南掌刑官,倒也算是老江湖了,同样也是关中刑堂的实权人物。

  但问题是跟楚休相比,殷伯通的经历便好似井底之蛙一般,不值一提。

  现在能跟楚休争锋的都是年轻一代顶尖的俊杰人物还有老一辈那些已经到了宗师境界的武者,甚至说句不好听的,殷伯通现在已经连跟楚休叫板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