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二十八章 地位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实力的不同会带来心态的改变,现在的楚休就是如此。

  以前楚休实力弱小时,他必须要依附关中刑堂才能够保证安全,正如同陈青帝给楚休的评价一样,楚休的心机要比吕凤仙深的多,也没有原则的多,所以楚休才会早早就选了一个靠谱的靠山。

  那时候是楚休需要关中刑堂,所以楚休才会多方算计,这才加入了关中刑堂内成为了巡察使。

  而现在呢?楚休已经成为了龙虎榜第四的俊杰人物,本身更是有着阵斩宗师的强大战力,对于现在的关中刑堂来说,已经不是楚休需要关中刑堂了,而是关中刑堂需要楚休。

  现在的楚休若是想要找一个有能力的靠山,江湖上有大把的势力会欣喜的迎接楚休的。

  而且楚休也可以选择直接暴露出自己魔道的身份,彻底以隐魔一脉的身份在江湖上出现。

  反正楚休的出路很多,而关中刑堂若是将他这个龙虎榜第四给逼出关中刑堂,那可就真成江湖笑柄了。

  而数日之后,果然有刑堂总部那边的人前来,请楚休去刑堂总部去一趟。

  前来请楚休的正是关思羽的弟子尉迟,见到楚休后,尉迟极其恭敬的对着楚休一拱手道:“楚大人,殷伯通在师父面前告了大人你一状,事情闹的可不小,所以师父让你去一趟,解决一下这件事情。”

  尉迟现在对楚休的态度可是恭敬的很,根本就是在把楚休当成跟他师父关思羽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尉迟向来都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虽然一开始楚休加入关中刑堂的时候乃是跟尉迟一个辈份,不过到了现在,楚休跟他的地位已经是天壤之别。

  或许殷伯通等久在关中刑堂的老人还有些仗着自己的资历有些不将楚休放在眼中,不过在尉迟这等小辈武者眼中,楚休所取得的成就绝对是需要他们仰望的程度。

  尉迟看的很明白,以楚休现在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关中刑堂需要楚休,远超楚休需要关中刑堂。

  所以从方才尉迟的发言中楚休便能听到一些倾向了。

  尉迟称呼楚休为大人,而他却是直呼殷伯通的名字,这已经很明显了。

  楚休笑了笑道:“尉迟兄,不必如此,你我可是老相识了,这么说岂不是生分了?”

  尉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楚休给他面子是楚休不狂傲,但他却不能当作理所当然。

  吩咐了鬼手王等人几句之后,楚休便直接跟着尉迟前往刑堂总部。

  路上楚休问道:“尉迟兄,殷伯通告我的状之后,关堂主有没有什么反应?”

  尉迟道:“师父没什么反应,只是说召集几大掌刑官议事,并且让我将你请来。”

  听到尉迟这么说,楚休心里顿时便已经有了算计。

  这件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楚休这边如何,而是在于关思羽的态度,而且楚休还在这件事情当中看出了一点其他的问题,貌似关中刑堂内部,关思羽其实也不是真正一言九鼎的。

  上代堂主楚狂歌一言九鼎这是没错,但关思羽跟楚狂歌比,少不光是实力和名声,还有资历。

  这一代的几位掌刑官,除了已经归天的魏九端,其他三人可以说都是跟关思羽一个辈份的人。

  而且除了他们几个,还有担任缉刑司二首领的方杀和那位神秘的大首领,他们在昔日更是只听楚狂歌的话。

  现在虽然关思羽成为了堂主,但缉刑司却也不可能像对待楚狂歌那般,事事都听关思羽的话。

  其实这点之前楚休便已经有感觉了,缉刑司这么多位首领,但总跟在关思羽身后的却是只有司铭一人,很显然,这些首领当中只有司铭才是关思羽真正的心腹,会完全听关思羽的话。

  这次的事情如果按道理来说,的确是楚休做的过分狠辣这没错。

  楚休有底气是因为他现在本身的实力身份,只要别当场杀了殷伯通,让关思羽都下不来台,那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关思羽各打五十大板,让殷伯通别找事,同时也是斥责楚休不守规矩。

  但现在殷伯通却是找来了方杀,这对于殷伯通来说是一重底牌,但在楚休看来,这却是一个昏招。

  殷伯通身为掌刑官,乃是关思羽的直属下级,结果现在你却是跟缉刑司的二首领勾勾搭搭,这算什么意思?是因为我关思羽行事不公?

  而楚休虽然也不是那么老实,但他却跟关中刑堂这帮关系错综复杂的老人没什么关系,楚休永远都是关思羽一人的手下,这样一来,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楚休心底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数儿。

  跟着尉迟来到关中刑堂后,楚休便直奔议事厅而去。

  议事厅内其他掌刑官倒是都已经来了,殷伯通看到楚休后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楚休那一拳虽然没有伤到殷伯通,但却是已经传扬出去了,甚至有人说若不是最后有方杀出手,殷伯通这次肯定会在楚休手上吃大亏的。

  楚思摩则是对楚休笑了笑道:“楚大人这次扬威江湖,阵斩宗师,踏入了龙虎榜第四,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楚休也是回礼道:“楚大人不用客气,你我都姓楚,如此互相称呼我都感觉别扭,楚大人是前辈,直呼我名字便可。”

  在一旁的萧熠也是嘿嘿笑道:“我听说你跟方七少那小子的关系不错?那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多亏你能受得了。”

  楚休诧异道:“萧大人还认识方七少?”

  萧熠点点头道:“别忘了,我也是坐忘剑庐出身,昔日方七少那小子年幼时,剑王城的人可是没少带着他来其他几大剑派得瑟,名为年轻一代切磋,其实就是炫耀来了。

  只不过那小子的剑虽然强,但他嘴却是更贱一些,差点气的我坐忘剑庐的弟子跟他拼命,但被我给拦下了。

  不过那小子的进境还当真是恐怖,我也是老喽,昔日的小辈如今已经超过我这种老家伙了。”

  其实萧熠的年龄不算太大,他的实际年龄也才四十岁左右,而且他已经是天人合一境的巅峰了,将来有着冲击武道宗师的潜力。

  但跟方七少和楚休这种年轻一代的俊杰相比嘛,萧熠就显得有些平庸了。

  楚休笑了笑道:“非常人自有非常之处,方七少现在的性格也没什么不好的,总比某些人喜欢在暗中玩阴的好。”

  说到这里,楚休还瞥了殷伯通一眼,明显就是在暗指殷伯通趁着楚休不在关西之地的时候搞事情。

  “还有萧大人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萧大人的实力,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萧熠打了一个哈哈道:“那可是武道宗师之境啊,天下间这么多的武者,想要踏入这个境界的不知凡几,但是又有几人能够突破这重瓶颈?我萧某人的心气没那么高,能够保存现在这点实力就知足了。”

  跟萧熠寒暄了几句,楚休也看到了缉刑司的二首领方杀。

  不过方杀只是坐在那里,却始终都没有说话。

  楚休挑了挑眉毛,貌似从座位,就能够看出在场的众人分为两个立场了。

  萧熠乃是中立,不过他一直以来都是拥护关思羽的,所以他跟楚思摩坐在了左边。

  而方杀则是跟殷伯通坐在了右边,不过这方杀也并没有表现出跟殷伯通有多亲近。

  过了片刻,关思羽带着缉刑司的三首领司铭走进议事厅内,司铭看了厅中的众人几眼,但他却并没有选择坐在方杀身边,而是坐到了楚休身旁。

  楚休暗中挑了挑眉毛,看来他之前推测的果然没错,关中刑堂不是上下一心,而缉刑司也是如此。

  环视了厅内的众人一眼,关思羽沉声道:“今天我将大家找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相信诸位也都知道。

  我关中刑堂严禁内斗,这乃是我关中刑堂的底线!

  这么多年来,我关中刑堂立足于三国夹缝之地,每走一步都可以说是如履薄冰,内斗这种平白消耗自身力量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殷伯通、楚休,你们说说吧,事情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楚休一副淡然的模样没有说话,殷伯通却是直接站起来,对着关思羽拱拱手道:“堂主,楚休废了我手下八名江湖捕头,堪称心狠手辣,完全没把自己当成是关中刑堂的人。

  这厮对自己人下手都如此狠辣,可想而知他自己是如何想的,估计是某些人在江湖上闯出了些许的名气,便翅膀硬了,可以不将我关中刑堂放在眼里了,恐怕这心底,早就已经有了二心了!”

  此言一出,就连楚休都望向殷伯通,眼中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来。

  姜还是老的辣,这厮在关中刑堂内跟魏九端斗了这么长时间,他除了心胸狭窄之外,这心思也是阴毒的很,一番话直接将他和楚休之间的个人恩怨变成了楚休不尊关中刑堂,怀有二心。

  而且问题的关键是殷伯通并没有说错,楚休心里还真就是如此想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