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殷伯通那番话出口,在场的众人都把目光看向楚休。

  其实实话实说,这么多年来,关中刑堂虽然也有内斗,不过楚休的确是干的最过分的那个。

  其他关中刑堂的人内斗,大家都是在暗中动手,虽然也有死伤,不过起码面子上过得去。

  而现在楚休呢?他却是公然动手,当着众人的面便废掉了八名关南之地的武者,其态度简直可以说是狂妄至极了。

  关思羽倒是并没有发怒,他只是看向楚休,沉声道:“楚休,你有何话可说?”

  楚休敲了敲桌子,每敲一下便叹息一声,用悲愤的语气道:“殷伯通,你如此说话,当真是令人心寒!

  我楚休若是有二心的话,我现如今还能坐在这里吗?

  殷伯通,你可知道最得北燕皇帝宠爱的十三皇子项沖曾经亲自招揽我,还许下朝廷重位?

  殷伯通,你可知道东齐威势甚至比太子都大的二皇子吕隆光也曾经许下重诺,让我加入其麾下?

  殷伯通,你可知道在西楚时,天下盟陈青帝对我青眼有加,我跟他的亲传弟子谢小楼更是至交好友?

  东齐、北燕、西楚,就凭我楚休现在的实力名声,天下之大,我哪里去不得?

  我之所以留在关中刑堂,那是我楚休知道什么叫做恩义!

  昔日在我最为落魄之时,是关中刑堂收留我,如今我虽然有了些许的名声,但我却也不想背弃关中刑堂。

  结果你现在却是在这里胡说八道、胡搅蛮缠,为的便是逼走我,殷伯通,你安的又是什么心?”

  楚休这一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好像是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但是实际他到了最后也没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废掉那八名关南之地的武者。

  殷伯通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少在这里转移话题!

  你废了我手下那八人的事情,你说到底应该怎么算!”

  楚休眯着眼睛道:“怎么算?殷伯通,他们是在哪里被废的?是在我关西之地!

  你关南之地的武者怎么跑到我关西之地来,你自己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殷伯通刚想要多说些什么,楚休便抢先道:“殷伯通,你那些借口就不用多说了,我也不想听。

  我是废了你八名手下,但那又怎样?我乃是关西掌刑官,论及地位在他们之上,这八人不尊上官,长期以往,关中刑堂纪律必将废弛,我现在废了他们,也是为了要重整关中刑堂的纪律,这难道不行吗?”

  楚休这摆明了就是在强词夺理,殷伯通悄悄的看向关思羽,但关思羽却仍旧是面无表情,没有吭声。

  看到这里殷伯通也是有些着急了,暗暗给方杀使着眼色。

  他没打算让方杀对楚休动手,不过在眼下这种场合,方杀站在他这一边帮他说说话,这总行了吧?

  方杀闻言咳嗽了一声,用嘶哑的嗓音道:“楚休,就算是要重整纪律,那也轮不到你出手才是,你一个关西掌刑官却是来处置关南的人,这不是逾越这是什么?”

  楚休反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办?”

  方杀道:“自然是上报到总堂这里。”

  楚休冷笑道:“简直就笑话!我堂堂一位关西掌刑官,要处置几个底层的小角色竟然还要上报到总堂,掌刑官的威严何在?

  况且若是说逾越,真正逾越的应该是方大人才对,缉刑司是干什么的,方大人你应该知道才对,现在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方杀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芒来,跟动嘴相比,他还是更乐于动手。

  就在这里,关思羽忽然沉声道:“行了,都闭嘴!”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顿时便都没了声音。

  关思羽看着殷伯通,沉声道:“殷伯通,你的关南之地是太闲了吗?还跑去关西之地查东查西?以后不该你管的事情,最好别管!”

  殷伯通愕然的看着关思羽,不明白为何自己竟然会被关思羽突然训斥。

  楚休在一旁暗自冷笑,殷伯通的算计太多,但偏偏最关键的一点他没有看明白。

  自从他找上方杀,让方杀帮他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他殷伯通已经不是关思羽的人了,可以说是彻底把关思羽给得罪死了。

  殷伯通想要反驳,不过他还算是没有糊涂到家,最后硬生生把反驳的话给憋了回去。

  这时关思羽又把目光转向楚休,冷哼了一声道:“还有楚休,你最近也是在外面惹的事情太多了,回到关中刑堂,还以为自己是在外面吗?

  最近这段时间你便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关西之地反省,不允许踏出关西之地一步!”

  说完之后,关思羽直接一挥手道:“行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都散了吧。”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诡秘之色,只有殷伯通的面色有些难看。

  白痴都能看出来,关思羽这次其实是在袒护楚休。

  明明是楚休把人给废掉了,结果殷伯通还挨了一次训斥。

  虽然楚休也是被罚反省,不过这对于楚休来说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

  楚休才刚刚踏入天人合一境不久,此时他正好需要闭关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力量,打牢根基,所谓的反省就当闭关了,反正楚休也没打算再次出去。

  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楚休还没出总堂,这时候尉迟忽然走出来,低声道:“楚大人,师父让你过去一趟。”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跟着尉迟来到关思羽的书房内。

  此时的关思羽脸上无喜无怒,好像之前训斥殷伯通和楚休的,并不是他一样。

  看着楚休,关思羽忽然叹息了一声,突然道:“之前的事情,你看明白了?”

  关思羽说的有些不清不白的,但楚休却是点了点头道:“看明白了,貌似现在整个缉刑司内,除了三首领司铭,其他那两位首领,貌似并不怎么尊重堂主您。”

  关思羽又是叹息了一声,道:“自我接任堂主之位以来,战战兢兢,最终把关中刑堂发展到如此地步,但可惜对于某些人来说,我坐上这个位置,其实很侥幸。”

  昔日关思羽接任关中刑堂时,其实也不能说是侥幸,只能说是楚狂歌慧眼识英。

  但那时候在关中刑堂内,关思羽权柄并不是最大的一个,但楚狂歌却是选择了关思羽成为堂主,这让人很费解。

  只不过最后关思羽成功了,成功的将关中刑堂发展到这种程度,这种费解才变成了认同。

  只是可惜,在关中刑堂内,却是仍旧有人不认可他关思羽,偏偏这些人的实力先不说,单就凭资历,他们也是都不逊于关思羽的。

  楚休沉声道:“关中刑堂能有现在的规模,除了有楚巨侠打好基础,也缺不得堂主大人您的添砖加瓦。

  有些人就是不识抬举,需要时常敲打一阵才行。”

  关思羽眯着眼睛道:“已经敲打过了,倒是不需要第二次。

  楚休,昔日你从一个被追杀者变成了现在的关西掌刑官,关中刑堂能给你的东西很多,只是希望你不要背叛刑堂才是。

  这次的惩罚是我能给你最轻的一个惩罚,下次若是再犯,那可就是要重罚了。”

  听完之后,楚休也是低着头走出去。

  关思羽才说有些人需要敲打,结果转眼间楚休就被敲打了一番。

  其实楚休这次的行为是有些不合规矩,全靠诡辩,关思羽能站在他这边,完全就是因为殷伯通糊涂了,竟然去找缉刑司的人联手。

  离开关思羽这里之后,楚休本打算直接回到关西之地的,没想到梅轻怜却是从小路中走出,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来了总堂一次,都不准备来我这里看看吗?楚休,你小子还当真是够没良心的。”

  楚休苦笑道:“夫人,我若是来看你,怕是才不妥,我可是才从关堂主那里出来。”

  梅轻怜一挥手道:“跟我走吧,放心,关思羽现在愁的很,没功夫去管你。”

  听到梅轻怜这么说,楚休便直接跟着梅轻怜来到她的屋内。

  关上门之后,梅轻怜轻笑了一声道:“这次你在西楚的名声闯的可是不小,一位武道宗师竟然都被你给斩了。”

  楚休摇摇头道:“圣女大人不用取笑我了,你知道我的实力,我杀的那名武道宗师只是一名实力偏弱的散修武者而已,而且我还是用了一些手段才将其斩杀的。

  碰到真正的武道宗师,我仍旧只能选择逃命。”

  梅轻怜摆了摆手道:“你也不用过分的谦虚,以现在你的实力,已经足可以跟宗玄、张承祯等人比肩了。

  我隐魔一脉在年轻一辈当中有你也算是幸运了,否则可没人能去跟宗玄和张承祯争锋。

  拜月教那小丫头神秘的很,况且她是明魔一脉的人,也代表不了我隐魔一脉。”

  楚休点了点头道:“对了圣女大人,关思羽现在还无法完全掌控关中刑堂,是因为缉刑司那帮人?”

  梅轻怜轻哼了一声道:“要不然你以为呢?我能搞定关思羽,但却搞不定其他人,若是没有那帮碍眼的家伙,关中刑堂早就成为我隐魔一脉的秘密分部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般小心翼翼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