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吾折天一万五千起点币的打赏

  听到韩威说楚休的身份有问题,张松龄脸上立刻便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说实话,他调查楚休的身份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怕对方背后是那些魔道凶人,别再有什么歹意,但没想到这一查竟然还真查出问题来了。

  “风满楼那边有什么消息?”

  韩威道:“风满楼那边是这么解释的,因为这楚休的资料太少,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情报都只能是推测。

  魏郡那边曾经出现了一桩灭门惨案,魏郡通州府楚家满门被灭,只有其庶子楚休生死不知。

  但因为这灭门惨案当中死的人有沧澜剑宗大弟子‘落雨剑’沈白的弟弟,沈白便怀疑凶手乃是楚休,所以便在魏郡开始通缉,不过却一无所获。

  因为这楚休以前籍籍无名,也并不算什么人物,所以并没有画像流传下来。

  不过按照年龄、性格,还有两个楚休都是用刀,从这些共同点来分析,风满楼那边得出的结果,两个楚休八成就是同一个人。

  当然因为风满楼也不敢确定,所以这消息风满楼只收了八成的价格。”

  张松龄冷笑了两声道:“八成就已经足够了!没想到啊,这么一查,竟然还当真查出来点好东西!”

  一旁的韩威诧异道:“家主,你是想要把这楚休的消息卖给沧澜剑宗?

  不过家主,沧澜剑宗乃是魏郡的宗门,而魏郡那边跟我们北燕的关系您也知道,就算是知道了消息,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来抓人的。”

  张松龄冷笑道:“谁说我要把这楚休的消息卖给沧澜剑宗了?风满楼的情报里,真正的重点并不是这楚休被沧澜剑宗通缉追杀,而是他背后没有任何势力,反而是一只仓皇逃窜的丧家之犬!”

  韩威晃了晃脑袋,仍旧没明白张松龄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他知道,被张松龄这老狐狸惦记上,那楚休这次可要倒霉了。

  张松龄论及武道,实力甚至不如他那已经拜入巴山剑派的大儿子张百涛。

  但在张百涛没有拜入巴山剑派之前,张家能在山阳府有这么大一片基业,靠的可都是张松龄的算计。

  入夜之后,拍卖会那边已经把楚休拍下来的秘匣送到了张府内。

  张百晨在一旁道:“爹,那楚休不是说他有内幕消息嘛,我们打开看看,他这秘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张松龄点点头,他也是有些好奇,不过他刚想要打开看看其中到底是什么宝物,但下人却忽然通报说楚休来访。

  张松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意,将那秘匣放在了桌子上。

  过了一会,楚休被张家的下人带进来,不过在进来的一瞬间,楚休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之前张松龄对于楚休的态度还算是客气,双方都是先天武者,起码张松龄没有把楚休当成是晚辈摆出那种傲倨的态度来。

  结果现在看到楚休进来,张松龄却是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动都没动。

  而他身边的张百晨则是看着楚休,脸上带着一种玩味之色,竟然还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色,淡淡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家主,这次我们也算是合作愉快了。”

  话音落下,楚休看到桌子上那猩红色的秘匣,直接便要伸手去拿。

  不过就在这时,张松龄却是直接抢先一步,把那秘匣拿揣在了怀里,这让楚休的面色顿时一冷。

  “张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松龄淡淡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跟楚公子你聊一聊而已。”

  “哦?聊什么?”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色。

  张松龄坐直了身子,沉声道:“当然是聊一聊楚公子你被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通缉是什么感觉!”

  楚休低着头,他眼中的杀机隐现,不过等他再抬头时,那股杀机却是已经消弭无踪。

  “沧澜剑宗的消息传递的这么快?竟然连北燕的人都知道了我的消息?”

  看到楚休那副平静的表情,张松龄反倒是诧异道:“你不害怕?”

  楚休冷笑道:“我为何要害怕?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我又没想隐姓埋名一辈子。

  沧澜剑宗只是在魏郡通缉我,又不是在整个北燕,整个江湖通缉我。

  张家主你现在说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想要拿沧澜剑宗威胁我?那你可是想多了。

  沧澜剑宗的势力范围是在魏郡,你认为沧澜剑宗会大规模出动,只为了一个弟子的亲人便大张旗鼓的来北燕抓我?”

  张松龄冷笑道:“沧澜剑宗是不能大张旗鼓的来抓你,但我若是擒住你,将你送到沧澜剑宗,你说身为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他们会给我多少好处?”

  话音落下,张松龄直接拍了拍手,顿时便有几十名张家的精锐武者围了过来,其中凝血境便有五人之多,其余的也都是张家内的精锐。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道:“张家主这是准备用强?我之前可是很诚心诚意的想要跟张家主你合作啊。”

  张松龄摇摇头道:“非也,我也不想动手,我只是想要让楚公子认清你现在的处境而已。

  沧澜剑宗是魏郡大派,如果没有必要,我张家也不想因为些许的蝇头小利去跟沧澜剑宗打交道,所以楚公子,你今天若是拿出一些财物买命的话,我可以放你离去,甚至会在山阳府内主动帮你遮掩消息。”

  说到这里,张松龄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贪欲道:“楚家灭门,活着的便只有你一个,楚家大部分的家产也应该都在你手中吧?将他们都交出来吧,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命,才是自己的。”

  其实从一开始张松龄便没想过要把楚休的消息出卖给沧澜剑宗,甚至他都没想过要把楚休擒住送给沧澜剑宗。

  原因很简单,沧澜剑宗那边只是说通缉楚休,并没有说谁献上楚休的情报或者是直接擒住楚休能给多少赏赐。

  沧澜剑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对于整个魏郡的武林势力来说,谁都要给沧澜剑宗一个面子,所以沧澜剑宗发布通缉令,并不需要有奖赏,甚至那些宗门还会因为能跟沧澜剑宗搭上关系而窃喜。

  张家乃是北燕的小势力,哪怕他们主动把楚休的消息或者是楚休本人送到沧澜剑宗面前,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东西,顶天是那沈白本人表示一下感谢而已。

  而且张家若是不知好歹的去跟沧澜剑宗狮子大开口,那他们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所以在得知了这楚休的真正身份后,张松龄便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要把楚休身上那些楚家的财物宝物都给榨出来才行!

  楚家被灭门,楚休是唯一活着的那个,那楚家所有的财物和修炼资源等宝物肯定都在这楚休身上,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对于现在的张家来说绝对是一笔大收入的。

  只不过张松龄可不知道当时楚休已经身受重伤,废了一只胳膊,而且还因为沈墨也死在了楚家,哪里还敢在楚家久留?

  楚家那些财物资源楚休都没来得及去找,只有他身上这些银子,还都是从楚宗光的屋内翻找出来的。

  楚休的眼中闪烁着冷芒道:“张家主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自己撑着了,这打家劫舍的本事,可是要比盗匪都强。”

  张松龄拿出了一柄青铜锻造的松纹古剑,这是产自巴蜀之地的兵刃,由巴蜀的铸剑师锻造出的四转长剑,乃是他的大儿子张百涛送给他作为五十大寿贺礼的。

  张松龄持剑指着楚休淡然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若是一个有背景的先天武者,我张家也不敢得罪。

  而你若是一个寻常的散修先天武者,没什么好东西在身上,我张家也懒得费力去得罪,打生打死的也没有好处。

  但偏偏你楚休现在身怀巨富,还只是一个被沧澜剑宗通缉的丧家之犬,不动你动谁?

  楚休,你年纪轻轻便能到先天也算是不容易,但可惜,年轻气盛,你的江湖经验还是太少了,惹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如此高调行事,这次老夫便帮你长点记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