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通玄境的存在不是那么好挡的,就算楚休之前有信心,但等到他跟凌云子对拼一招之后,楚休的邪月刀竟然顿时发出了一声悲鸣来,狂暴的气息在不断颤动着,甚至让楚休还要费力去压制邪月刀本身。

  “怎么回事?时间应该还没到才对。”

  心魔无奈道:“时间是没到,不过我却已经镇压不住邪月刀了。

  你的对手实力太强了,而且那股极致的纯阳之力也不是邪月刀能够抗衡的,他那把剑,很不一般,甚至已经伤及到了邪月刀的器灵本源。”

  楚休眯着眼睛,他当然知道对方的剑不一般,那可是昔日吕祖的佩剑纯阳。

  但他没想到这邪月刀竟然这般脆弱,挡一下就不行了。

  不是自己的兵器用着,果然就是不顺手。

  收起邪月刀,凌云子这边长剑颤动,勾动着这方天地之内所有纯阳之力,直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领域,向着楚休袭来。

  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掌控天地,在这一方地域之内,他们就好像是神一般的存在,这种压制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魔恸天哭大悲咒再次施展而出,天哭血雨降临的同时,那天生魔神将领域给撕裂,不过却也没能给凌云子造成太大的伤害,仍旧是向着他杀来。

  连续跟凌云子对拼几招,楚休一直都是在被凌云子压着打。

  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跟凌云子这等正常的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差距有多大了。

  对方的攻势楚休能够挡住,但他几乎每档一次,都是全力出手,拼上自己所有的力量才能够与之抗衡。

  而再反观凌云子那边,虽然他心中愤怒,但却一直都把力量稳定到一个程度上面。

  他在等,等楚休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再雷霆一击,以最为迅捷的力量将楚休彻底摧毁。

  这种打法说实话,是有些不怎么好看的,大部分武者崇尚的都是雷霆一击,将对方直接击溃。

  凌云子以天地通玄境战楚休这么一位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以大欺小,以强压弱,竟然还用这种打法,难免会让人有些看不起。

  但凌云子自己却是没有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若是能够顺利斩杀楚休,自己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

  这种看上去温吞平稳的打法虽然一时之间奈何不得楚休,但却是让楚休感觉更加的棘手。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冲着一旁道:“剑王城的诸位,别看戏了,现在出手帮忙,有好东西给你们。”

  剑王城的那帮人站在一旁看戏可是看了好半天了。

  之前他们以为隐魔一脉是必输无疑的。

  结果谁承想楚休出现之后,行事却是又有些逆转。

  但还没逆转多长时间,楚休这边又被凌云子给压制的极惨。

  现在就连沈天王都不敢说,这一场究竟哪边能赢了,所以他也很明智的没有掺合到这件事情当中,选择了看戏。

  楚休的忽然开口让沈天王都是一愣,他还真敢出声。

  要知道剑王城跟楚休的关系可并不算和睦,虽然他跟方七少是好友,但剑王城却并不是方七少一个人的,他影响不了剑王城对楚休和对隐魔一脉的态度。

  自己没出手落井下石就已经够厚道的了,楚休竟然还想让自己等人帮他,他这到底是怎么想的?以为他们剑王城是这么容易打发的?

  不过还没等沈天王开口,楚休便在挡下凌云子一击后,飞快的掏出来一枚剑气四射的丹丸道:“传说中上古剑修所留下的剑丸,这可是完整无损的,拿着他们,足够让你们剑王城推演出完整凝练剑丸的秘法了,这个东西,够不够换你们剑王城出手?”

  在看到那剑丸的一瞬间,剑王城的武者都心动了。

  虽然在典籍当中有记载,剑丸这种东西太过浪费时间,凝练这东西有些得不偿失。

  但对于剑王城的武者来说,反正他们大部分的时候也都是躲在西漠那荒无人烟的地方修炼,时间什么的,他们可是最多的。

  最重要的是,身为剑修,没人能够拒绝这种在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秘法。

  眼看剑王城的人有些心动了,凌云子立刻道:“沈掌门,这可是正魔大战的战场,双方的立场都已经注定了要不死不休的。

  之前你们剑王城没有掺合也就算了,现在你若是出手,那可就是跟我正道武林为敌了!”

  沈天王笑了两声道:“凌云子道长,这种威胁是没有意义的。

  我剑王城远在西漠,,平日里不跟中原武林为敌,那不是因为我剑王城大度,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利益。

  但很抱歉,现在我剑王城已经看到了实在的利益,若是不出手,如何能对得起自己?

  你们若是也能拿出来堪比剑丸一样的存在,我们也可以现在就反攻他楚休,价高者得嘛,卖身也要把自己卖上一个好价格。”

  看到沈天王这种赤/裸/裸功利主义的说法,凌云子等正道中人也是没有办法。

  因为从一开始,剑王城便绝非是善类。

  在西漠那地方,无数西域小国林立,剑王城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超然一般的存在。

  心情好了帮他们雄霸一方,心情不好了,随手摘掉他们国主的脑袋当球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对于剑王城来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蛮夷也算是人吗?所以他们可是没有丝毫的负罪感。

  同样也因为剑王城对付的是那帮西域异族,所以并没有引来正道宗门的讨伐,否则若是把他们那一套拿到正道宗门这边来,妥妥的被打入魔道当中。

  沈天王特意等了一下,眼看凌云子没有说话,他这才摇头叹息都:“看来凌云子掌教是拿不出打动我剑王城的东西来了,那抱歉,这一次就莫要怪我剑王城没有站在你们那边了。”

  沈天王是一个表面粗暴,但实际上心思极其细腻之人。

  剑王城没有立场,只站在自己的立场来思考。

  上一次拜月教正魔大战剑王城站在正道那一边,是因为夜韶南这个当今魔道第一人威势太盛。

  而这一次剑王城选择站在了楚休这边,跟方七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因为剑丸这种已经失传的修炼法门的确对一名剑者来说很有诱惑力,而且这一次,魔道一脉也是逼的极惨,所以他有必要转换一下立场了。

  随着剑王城几名武者的参战,场中的局势已经彻底逆转。

  商天良那边虽然被重创,但对付真火炼神境的武者还是不成问题的。

  剩下的吕凤仙、陆江河等人都是可以以一敌众的存在,如此战下来,胜负的天平已经倾斜。

  看到这一幕,凌云子眼中闪过了一抹剧烈的杀机来。

  不能再拖下去了!

  本来他是想要把楚休给硬生生耗死的,但随着剑王城的加入,说不定没耗死楚休,反倒是自己这边先要撑不住了。

  魔道那边是联盟,但联盟的核心却是楚休。

  只要楚休不死,联盟便不灭。

  正道现在也是联盟,但联盟的核心是什么,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有的为了私怨,有的为了除魔,有的为了利益。

  各种各样的人掺杂在其中,顺风的时候还可以,不过一旦遇上了逆境,很可能最先溃败的便是他们。

  凌云子的长剑划过掌心,炙热的鲜血沿着纯阳剑挥洒着。

  长剑指天,这一瞬间,天地都好似停滞了一般,大日光辉涌入凌云子的体内。

  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掌控一方天地,但这一方天地也是有极限的,凌云子也无法掌控那昊阳大日之力。

  但现在,他却是硬生生以神兵纯阳为引,将那昊阳大日之力接引到自己这一方天地当中,重塑烈日!

  感受到那股力量,楚休的身形急速向着后方退去。

  把一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都给逼到了极致,虽然很值得炫耀,不过却也同样危险无比。

  不过就在楚休身形一动的瞬间,他身后顿时传来了无尽的拉扯之力,将楚休向着那烈日升腾之处拉扯着。

  犹如旭日东升的朝阳一般,那烈日越来越大,拉扯之力也是越来越强。

  被逼无奈之下,楚休也只得暂时放弃逃离,下一刻,他周身无边的血气绽放升腾,天地之间,一声声魔神嘶吼怒啸之声接连传来。

  血魔变天**一出,那股强大的威势甚至能够跟现在的凌云子一争长短。

  不过血魔变天**的威势只存在了一瞬间,下一刻,便已经被那无尽的昊阳烈日光芒所笼罩。

  看到这一幕,沈天王的面色顿时一变。

  楚休死了他不管,但问题是,你先把剑丸拿出来再死啊,现在你死了,剑丸我们管谁要去?果然,下次再干这种事情,还是先把定金要过来比较靠谱。

  我此时魏书涯看到楚休被那昊阳烈日的光芒所笼罩,他的面色骤然一变,立刻便想要去救援。

  这一次他都已经所做好了断后必死的打算了,他一个将行就木的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但楚休若是也死了,隐魔一脉,可就彻底散了!

  不过还没等他动,陆江河便拦住他,眯着眼睛道:“放心,那老子没那么容易死的,有着教主的不灭魔丹在,他就算是作了再大的死,也会留有一线生机的。

  况且你还真以为那小子会是那种舍己为人的性格?别逗了,他若是没有万全的打算,他才不会硬抗上去呢。”富品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