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三十七章 利益为先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燕国北地,此处乃是整个北燕最为荒凉的地方,比之辽东郡还要地广人稀,虽然其面积足有数个辽东郡那般大,不过却统称为北地,并没有规划郡县。

  北地再往北一些便是极北飘雪城,整个北地都算是极北飘雪城的势力范围,至于极北飘雪城再北一些的地方,哪里根本就是荒无人烟,只有大光明寺这种势力才会在这种地方建立宗门,并且美其名曰磨练心志。

  此时在燕国北地的一座小城的酒馆内,乔装打扮的庞虎跟楚休正坐在一起喝酒。

  庞虎紧皱眉头道:“林公子,你让我祁连寨后退,我祁连寨已经退了,你说要分化聚义庄联盟,结果却只是策反了一个小人物,现在到了最后一步,你说要借势,到底是借谁的势力?

  这段时间我祁连寨化整为零,但还是被聚义庄搜捕到了一些兄弟,死伤足有上百人,我祁连寨,可没有太多时间去等了。”

  楚休给庞虎倒了一杯酒,淡淡道:“庞寨主莫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次我可不光是想要救你祁连寨,更是想要重创聚义庄,这布局嘛,当然要谨慎一些喽。

  至于你说我要借谁的势,很简单,我既然把聚义庄往北地引,自然是要借极北飘雪城的势。”

  庞虎不是白痴,他顿时明白了楚休是什么意思,不过庞虎眉头一皱道:“你想要挑拨聚义庄跟极北飘雪城?

  不过聂仁龙可不是白痴,聂东流那小崽子也是精明的很,他们是不会中计的。

  聚义庄应该知道,现在他们现在主要的目标便是占据辽东郡,剿灭我祁连寨,这个时候去招惹极北飘雪城,实属不智。”

  楚休眯着眼睛道:“聂仁龙和聂东流的确不是白痴,但却架不住有人利欲熏心啊。

  站的越高摔的便越惨,聚义庄联盟几十个势力,他们兵不血刃拿下了辽东郡,难道就不想再进一步吗?

  自古以来,联盟都是崩于内部的,要不然我让苗春茂当卧底干什么?

  到时候一个势力占得了便宜,其他势力还能坐得住?聚义庄还能拦得住?

  对于这帮人,我了解的很清楚,当你让他们获利时,他们无比的拥护你,但当你阻拦他们获利时,这帮人可就不那么听话了。”

  庞虎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这帮魔道出身的家伙都是如此的阴险吗?

  不过在庞虎看来,那帮正道的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否则的话,当初为什么昆仑魔教会输的这么惨?

  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庞虎沉声道:“那我就再等一段时间,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梅轻怜,她推荐过来的人,应该不会错的。”

  楚休淡淡道:“庞寨主不用着急,正好趁这段时间把伤势养好,到了最后关头,可还是有一场恶战的。”

  庞虎冷哼道:“上次我是没想到出手的竟然不是聂仁龙那伪君子,而是韩霸先,一时不察才被重创,这种错误,某可不会犯第二次了!”

  说完之后,庞虎便直接转身离去,留下楚休自己在这里自斟自饮着,看向窗外的雪景,楚休的眼神却是比北地的风雪还要冷。

  敌在明我在暗,这一次只要没有意外,聂东流绝对逃不掉!

  此时远在辽东郡的聂东流却是忽然感觉周身一冷,好像自己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聂东流摇了摇头,将这种感觉彻底甩开,这时候有聚义庄的人送上来了一些情报,本来聂东流还以为是哪个势力又找到了多少祁连寨的武者,将其斩杀邀功之类的情报,不过在看到那上面写的东西后,聂东流却是气的直接将情报给撕了。

  “这帮白痴!”

  那情报上面写的赫然是联盟中那些势力擅自出手,以搜查祁连寨盗匪为借口,去攻击北地的一些势力。

  “辽东郡这么大的地盘都不够他们消化的,这帮白痴竟然还去北地招惹事端,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聂东流直接一挥手道:“去,把那几个不守规矩的家族执掌者都给我找来!”

  数日后,六名势力的家主掌门都来到了聂东流这里,其中赫然有着苗春茂在。

  实际上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苗春茂挑拨的。

  楚休只给了苗春茂一个任务,那就是让苗春茂去挑拨其他那些武林势力对被北地出手。

  其实都不用苗春茂挑拨,其他一些势力的执掌者已经有些心动了。

  北地又不都是极北飘雪城的地盘,他们占一些又能怎样?

  现在他们可不是孤家寡人了,而是跟聚义庄混的,难不成还会怕极北飘雪城吗?

  抱着这种心理,这帮人被苗春茂一挑拨,直接便开始先斩后奏的动手了,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苗春茂在挑拨他们。

  聂东流看着眼前这六人,神色阴沉道:“是谁让你们擅自入侵北地的?你们可知道此举会惹怒极北飘雪城?”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其中有人迟疑道:“少庄主,不至于吧,北地这么大的面积,极北飘雪城还能全都管不成?”

  聂东流冷哼了一声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件事情若是被极北飘雪城知道,必然会引起误会,我们现在的目标又不是极北飘雪城,何苦要去跟极北飘雪城为难?

  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不过从今以后,诸位可不能再先斩后奏,越界去北地了。”

  虽然说论身份聂东流要比在场这些家主掌门什么的高很多,但论辈分他毕竟是江湖小辈,聂东流也要维护自己的名声,所以他此时倒是不好去对这些家主掌门开始训斥,只能提醒。

  在场这几人虽然口中答应的好好的,不过他们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意。

  当初他们愿意加入聚义庄联盟,本身就是冲着找一个靠山,而又不用担心被其吞并去的。

  现在他们怎么说也算是聚义庄这边的人,结果聂东流却是让他们别去招惹极北飘雪城,此举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怂,这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些不爽。

  等出去之后,在场的几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有人问道:“少庄主既然吩咐了,那我们只能停手?”

  苗春茂嘿嘿笑道:“诸位,你们想停手我管不着,不过我是不会停手的。

  我苗家底子薄,跟你们可不一样,这次我冒险加入聚义庄联盟,就是想要为我苗家博一个前程来的,要不然我为何要去跟那祁连寨拼死拼活?

  现在好处就在眼前,我怎么可能就就这么放手?

  少庄主有些谨慎过头了,北地那么大,极北飘雪城怎么管得过来?

  况且我等加入聚义庄联盟是为了什么?说的难听一些,一是为了利益,二是为了找一个靠山。

  聚义庄若是连极北飘雪城都搞不定,那我们这个联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不如直接散伙算了。”

  说完之后,苗春茂直接转身便走,不过此时他额头上却是已经渗出一丝冷汗了。

  这些话可都是楚休让他说的,不过这些话若是被聂东流听到,他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现在苗春茂只能赌,去赌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对聚义庄如此忠心的人在。

  然而事实上苗春茂赌对了,剩下那五人面色也是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他们六人全都收手的话,那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偏偏苗春茂还要动手,他们若是不动手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光看着别人捞好处了?

  所以其他几人一咬牙,准备继续动手,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要小心一些,别又被聚义庄的人给发现了。

  反正法不责众,而且他们又不是聚义庄的下属,而是联盟,就算是被发现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惩罚的。

  于是乎在苗春茂的挑拨之下,聚义庄联盟中几乎有接近一半的势力都在暗中去侵占北地的地盘,并且还与当地的武林势力有着不少的冲突,只不过却都被他们联手给压下来了,并没有传到聂东流那里。

  毕竟现在聚义庄的人可是在拿他们当盟友的,也不好排查,所以只要这帮人想要低调,暂时瞒过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他们这里不成问题,但消息却是早就已经传到了极北飘雪城那里。

  极北飘雪城屹立于北地中央,乃是一座完全用冰雪所铸成的千丈巨城,通体洁白透明,唯有城门上用血色的苍劲字体写出了‘飘雪城’三个大字。

  极北飘雪城乃是白家的私城,并不对外开放,整个极北飘雪城内,只有白氏一族的人和隶属于白氏一族的仆人在。

  或许跟地域气候有关,极北飘雪城内无论是白氏一族还是其他仆从,都是极其的尚武,一些小辈武者甚至都不用长辈去督促修炼,他们自己便以搏斗厮杀为乐,甚至大了一点之后,还会主动去极北荒原上猎杀各种野兽。

  此时极北飘雪城中央的城主府内,一名穿着白虎皮缝制的长袍,身形雄壮魁梧的中年人坐在主位上,他下面还有数名武者在跟其哭诉着什么,越说那中年人的面色便越难看。

  最后那中年人直接一拍桌子,怒喝道:“聚义庄!你们欺人太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