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三十八章 借势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猛拍桌子的那名中年人双目湛蓝,十分的瑰丽奇异。

  这是白家冰魄神目修炼到大成之后的一种表现,在整个极北飘雪城白氏,能够有这种修为的都渺渺无几,此人便是现在极北飘雪城的城主,也是白家家主‘炎日飞霜’白寒天。

  此时跟他哭诉的那名武者都是北地的一些武林势力,在苗春茂的挑拨之下,聚义庄联盟麾下的那些势力可是没少侵占他们的地盘资源。

  北地的武林势力其实并不算太弱,只不过整个北地的人烟实在是太稀少了,所以这也导致当地的武林势力人数一样稀少,并且间隔距离太大,越在外围的,实力便越弱。

  极北飘雪城跟这些宗门势力并非从属关系,但整个北地都是极北飘雪城的地盘,若是下面一些小势力的纷争也就罢了,但这帮人还打着聚义庄的名头来,这岂不是在挑衅他极北飘雪城?

  不过极北飘雪城跟聚义庄同为北燕之地的大势力,一旦开战,后果有些无法想象,所以白寒天还是准备谨慎一些为好。

  他对着那几个小势力的人安慰道:“诸位不用担心,北地是我极北飘雪城的势力范围,聚义庄在此地坏了规矩,我自然会找他们讨要来一个说法,给诸位一个公道的。”

  听到白寒天这么一说,在场的几人也只得点头退去。

  这时内堂的大门被推开,白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白擒虎跟白无忌一齐走了进来。

  白无忌已经很久都没有踏入江湖当中了,不过此时他赫然已经有着五气朝元境的修为,并且之前的狂傲全都不见,神色竟然变得沉稳了许多。

  昔日在神兵大会之上,白无忌被沧澜剑宗的沈白一剑重创,那一剑不光是重创了白无忌的身体,更是重创了白无忌的心境。

  不过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若是没有那一剑,白无忌还有些小看天下俊杰的意思。

  从那之后,白无忌便开始奋发图强的闭关修炼,再也不跟他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来往了,除了在极北飘雪城内闭关,便是去极北荒原哪里修炼,打磨肉身意志,所以现在修为才突飞猛进,接连跨过了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境。

  “父亲,那几个势力的人来是想干什么?又想来打秋风吗?”

  白无忌对北地的那些武林势力可是没什么好感,以前这些势力经常借口来极北飘雪城进贡一些他们发现的稀奇玩意,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什么价值。

  极北飘雪城身为北地大派,自然不能光收东西不回礼,所以每次都是极北飘雪城比较吃亏的。

  对于这点极北飘雪城并没有表示,反正他们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东西,他们只需要这些宗门势力的绝对恭敬便好了。

  不过白无忌的性格有些强势霸道,在他看来,反正极北飘雪城有实力,给那些势力那么多好脸色干什么?不服气就打到他们服气好了。

  白寒天阴沉着脸摇摇头道:“跟他们没关系,是聚义庄那边。”

  说着,白寒天便将事情给白擒虎和白无忌都说了一遍。

  白无忌闻言冷声道:“聚义庄这些年来发展的不错,看来自身也是膨胀的很,竟然还想要跟我极北飘雪城掰掰手腕!”

  一旁的白擒虎虽然看似冲动鲁莽,不过他却表现的要比白无忌冷静的多。

  闻言白擒虎沉声道:“家主,这件事情还需要慎重对待才是,毕竟出手的只是聚义庄联盟的那几个势力,而聚义庄却没有亲自出手。

  聂仁龙为人精明狡诈,他们现在还在追绞祁连寨的人,这个时候来招惹我极北飘雪城,不像是聂仁龙能干出来的事情。”

  白无忌冷哼道:“不管是不是聂仁龙授意的,反正是他们聚义庄的人干的,若是没有聚义庄在他们背后撑腰,这些小势力敢去挑衅我极北飘雪城吗?”

  白寒天没有搭话,他只是沉着脸思索着。

  就在这时,有下人忽然来禀报,说是有人想要求见白寒天。

  白寒天皱眉道:“那人是谁?”

  禀报的下人迟疑了一下道:“那人自称他是隐魔一脉的人,而且实力还不弱。”

  极北飘雪城城主白寒天当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楚休想要去见白寒天,在不能动用自己身份的前提下,还是隐魔一脉的身份最管用。

  白寒天皱眉道:“隐魔一脉!”

  身为极北飘雪城白氏的家主,白寒天自然是知道隐魔一脉跟明魔一脉的区别,但正因为如此,他才诧异隐魔一脉为何会找上自己。

  其实极北飘雪城跟大光明寺那种视魔道一脉为生死才仇寇的宗门不同,他们也不能算是纯粹的正道一脉。

  对于极北飘雪城来说,他们去对待一个势力可不会先去管你是正还是魔,而是先要看看你有没有实力,能否给极北飘雪城带来利益。

  隐魔一脉大部分都是一些极端的疯子,这点白寒天知道,他也是不想去跟隐魔一脉打交道。

  不过现在人家都已经主动上门了,自己若是还不见的话,那可就当真是把对方给得罪死了。

  “带进来吧。”白寒天沉声道。

  片刻之后,楚休跟着白氏的人走进了大堂内,冲着白寒天拱拱手道:“见过白城主。”

  白寒天双目当中耀目的湛蓝色幽光爆发,猛然间看向楚休。

  但与此同时,楚休的心魔轮转大法施展到了极致,配合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力量,强大的精神力化作漩涡深潭,直接便将白寒天冰魄神目的力量给绞杀。

  极北飘雪城的功法很奇怪,他们的功法主要走的都是近战攻伐路线的,武道暴烈刚猛。

  但谁知道白氏的秘传功法中竟然有着冰魄神目这么一门精神秘法,这也是让很多人怀疑这冰魄神目压根就不是白氏一脉的功法,而是他们从别处得来的。

  因为只有这么一门精神秘法,极北飘雪城白氏自然不会将其当作是主修功法来修炼,所以论及精神力的强度,虽然白寒天乃是武道宗师,但他还当真不如现在的楚休。

  收起精神力,楚休用嘶哑的声音笑道:“冰魄神目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好歹我也算是客人,白城主就是用冰魄神目来招待客人的?”

  白寒天冷然道:“我极北飘雪城虽然好客,但客人却也是要守规矩的,带个面具,伪装气息,遮遮掩掩的来,这可不是做客之道!”

  楚休拱拱手道:“白城主见谅,实在是在下的身份敏感,不想暴露而已,我今天若是把面具给摘了,那我们之间的话可就谈不了了。”

  白寒天冷哼了一声,不过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关于隐魔一脉的事情对于白寒天这种地位的人是很清楚的。

  他也知道,江湖上可是有不少隐魔一脉的人在暗中埋伏着,这帮人白天可能是正道豪侠,大派弟子,晚上可就变成了魔道余孽。

  这些事情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不过却没有几个人去大肆排查的,因为不值当。

  那些隐魔一脉的家伙隐藏的太深,大肆排查弄的风声鹤唳,还可能找不到人。

  这帮人愿意隐藏就让他们隐藏去吧,暗中的小手段终究难成大气,只要魔教别再出一个独孤唯我来,那这帮暗地里的老鼠就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江湖上几千年才出了一个独孤唯我,哪那么容易再出一个?天下大势潮起潮落,现在可还轮不到这帮魔道中人露头呢。

  所以白寒天只是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去逼楚休露出本来面貌,他冷声问道:“我跟你隐魔一脉井水不犯河水,你来找我是准备干什么?”

  楚休拱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其实并不是代表隐魔一脉的,而是代表祁连寨而来的。”

  白寒天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祁连寨?祁连寨竟然还跟你隐魔一脉有勾结?

  若是这样的话,你趁早离去吧,我极北飘雪城跟祁连寨有仇怨在前,而且眼下祁连寨即将被聚义庄所绞杀,还有什么可谈的?”

  昔日北燕朝廷联合北燕武林绞杀北地三十六巨寇,其中极北飘雪城可是出力最大的一个,谁让他们极北飘雪城就在北地呢?

  所以严格来说,极北飘雪城跟祁连寨,那可也是有仇怨的。

  楚休淡淡道:“仇怨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就连祁连寨都已经不放在心里,白城主你又在纠结什么?

  而且这次我可不光是为了祁连寨而来的,聚义庄眼下风头正盛,据我所知,他们可不仅仅满足于占据辽东郡,剿灭祁连寨,恐怕就连北地,都是聚义庄的目标!”

  白寒天眯着眼睛看着楚休,道:“看来有些事情你们是知道了,所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前来挑拨了?

  不过你挑拨也是无用,出手的都是聚义庄联盟麾下的一些势力,并不是聚义庄本身出手的。

  大家都是北燕的宗门,我极北飘雪城又岂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去跟聚义庄打生打死的?只要聚义庄给出一个交代,这件事情就算是完结了。

  你想要挑拨我极北飘雪城跟聚义庄自相残杀,当某是白痴不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