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同属于北燕大宗门,而且两者距离的也不算太远。

  平常的时候聚义庄跟极北飘雪城便有过一些摩擦,不过这都很正常,并且摩擦都不严重,双方也都是在克制。

  包括现在也是一样,哪怕白寒天愤怒于聚义庄的人越界搞事情,但他也不会因此就被楚休挑拨的跟聚义庄拼死拼活。

  楚休笑了笑道:“白城主,我这可不是挑拨,你这边想要安稳,但聚义庄却是不想安稳。

  极北飘雪城传承上千年,已经过了疯狂扩张的时候,最主要的便是先行保住自己的基业,然后再循序渐进的发展。

  但聚义庄可是才刚刚建立几十年而已,聂仁龙也是想要在自己死前为聚义庄打下足够牢靠的根基,准确点来说,现在聚义庄可是非常需要扩张的时候。

  相信我,这次的事情不是误会,不信的话白城主你可以亲自去找聚义庄的人问问,看看他们肯不肯把那些坏了规矩的人交给你惩戒,给你一个交代。

  若是聚义庄当真没有这种意思,那白城主就当我是在挑拨,随时可以将我撵走。

  但我说的若是真的,那就还请白城主早做准备,尽快将聚义庄的野心给扼杀在萌芽当中,这个时候你我联手,极北飘雪城绝对不亏。”

  说完之后,楚休也没有多废话,直接将自己现在的住地留给了白寒天,自己则是转身便走,丝毫都没有再挑拨的意思。

  后方的白寒天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他虽然不会被楚休这么轻易的便挑拨动,但同样他对于现在的聚义庄也是有些看不懂了。

  所以白寒天准备去找聂仁龙见一面,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白寒天不知道的是,只要他按照楚休说的去见聂仁龙,两个人多半也还是不欢而散的结局。

  若是没有楚休,白寒天只会派白擒虎这个级别人过去跟聚义庄商谈一下,而不会亲自出马。

  但现在有着楚休这番话,白寒天却是忍不住想要主动出手去看看,他极北飘雪城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位武道宗师在一起商谈这些事情,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两边都是要脸面的人,见了面便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而且楚休知道,聚义庄多半是拿不出来白寒天所要的交代,因为别管谁对谁错,只要聂仁龙在白寒天面前决定退让半步,他这所谓的聚义庄联盟必将立刻人心不稳。

  一个才刚刚建立没几天的联盟,大家都只能打顺风仗,只能看到利益,一旦碰到了挫折,那后果可是会很惨的。

  等到楚休离开之后,白无忌轻哼了一声道:“我倒是感觉那魔道的人说的在理,聚义庄是该压一压了,要不然姓聂的那对父子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自从聂东流拜了韩霸先为师之后,他便越来越高调,聚义庄也是开始展现出了很强的侵略性。

  此时我们若是联手庞虎的祁连寨,倒还真能给聚义庄来一个重击。”

  白无忌跟聂东流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好过。

  之前在龙虎榜上白无忌的排名便不如聂东流,只不过单说在北燕之地,白无忌的名声也是很大的,并不逊于聂东流。

  但结果随着白无忌被沈白一剑重创,闭关勤修,而聂东流又拜了北燕武林大豪韩霸先为师,所以双方的名声差距已经拉的很大了,甚至是在北燕,大部分的人也都认为他白无忌不如聂东流。

  白无忌上次被沈白一剑重创,他的确是没有之前狂傲了,但他却仍旧认为自己不比聂东流差。

  他白无忌比不过沈白,比不过废了沈白的楚休,难不成还比不过那个只会在暗中阴谋算计的聂东流不成?

  白寒天摆了摆手道:“无忌,你有时候就是太过意气用事了,有些事情该激进的时候激进,该谨慎的时候也要谨慎,现在可不是激进的时候。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找聚义庄聂仁龙谈的,聂仁龙不是白痴,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听到白寒天这么说,白无忌和白擒虎便都没有出声。

  白寒天执掌极北飘雪城这么多年,他心中自然也是有计较的。

  ………………

  辽东郡,靠近北地一座小城的大宅中,此地原本是祁连寨暂时的藏匿之所,不过最近刚刚被聚义庄的人发现,聚义庄将其中的祁连寨余孽绞杀之后,这地方便成为了聚义庄的暂时住所。

  此时大宅的一座阁楼当中,聂仁龙正坐在窗边,披着白色狐裘,桌子上还煮着一壶茶,欣赏着外面的雪景。

  聂仁龙十余岁踏入江湖,历经江湖险恶,算计搏杀,穷尽半生才有了现在聚义庄的这番基业。

  这一路走来,有人负过他聂仁龙,当然他聂仁龙也负过其他人,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早就已经说不清了,当年那个在聚义庄结拜,发誓要行侠仗义,除魔卫道的青年豪侠聂仁龙也早已经不知道死在了哪一年,现在活着的,只是那个满腹算计的聚义庄庄主。

  凝望着窗外雪花飘落,聂仁龙手里面捧着茶杯却没喝,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般清闲过了。

  这次对北地三十六巨寇出手,聂仁龙只掌控大局,其中的一些细节,全都是交由聂东流来办的。

  聂仁龙虽然不老,但他却也已经不算年轻了,所以他必须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彻底让聂东流完全掌控聚义庄,在江湖上有着足够的声威名望,如此聚义庄才能够真正在北燕扎根下来,绵延千百年。

  所幸他这个儿子也是足够争气,起码现在看来,聂东流做的已经足够好了,甚至超乎他的想象。

  眼下江湖上那些年轻俊杰,无论是张承祯还是宗玄或者是方七少,都是靠着自身天赋走到这一步,也就只有一个楚休算是草莽中崛起的。

  聂东流没有这样的天赋,聂仁龙也不在意,在他看来,有些事情七分在人,三分在天,自己不去搏杀,纵然有着三分天命在身也是惘然。

  想他聂仁龙昔日年轻时也是一文不名,只是一个草莽出身的傻小子,现在不也是成为了人和六帮中的聚义庄庄主?

  聂东流的起点要比他高多了,他这个儿子未来的成就,也应该要比他更高才是。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了一阵上楼声,聂东流的神色有些阴沉,刚坐到聂仁龙身前要说什么,聂仁龙便摆了摆手,给聂东流倒了一杯茶,沉声道:“不要慌张,每临大事有静气,天还没塌,慌什么?喝杯茶,慢慢说。

  记住了,以后你若是执掌聚义庄,千万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这幅模样,喜怒要藏于心,不留于面。”

  聂东流点了点头,将茶饮尽,这才冷声道:“父亲,那帮人当真是该惩治一下了,我已经告诉了他们,不要越界去北地,但他们却仍旧在偷偷摸摸的进行,跟我阳奉阴违,当真该杀!”

  聂仁龙也是皱着眉头,摸着下颌的胡须道:“有些不好办,利益在前,别说是你,哪怕就算是我去说,这帮人都有可能不听。

  联盟刚刚组建,而且还是我聚义庄主动邀请他们加入的,这帮人多少有点恃宠而骄的心理了。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硬来,他们若是我聚义庄的属下,你倒是可以杀一两个,就当是杀鸡儆猴了。

  但这些人现在还不算是我聚义庄的属下,别说杀了,你一旦态度强硬,都会造成人心不稳的。

  现在先派人盯着他们,找个机会,弄出点动静来警告他们一下,别让他们做的太过分。”

  聂东流点了点头。

  他方才说这帮人该杀其实也都是气话,他也知道,这帮人现在杀不得。

  就在聂东流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豪迈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

  “聂兄来到辽东,为何不顺便去我极北飘雪城做客?可是看不起我白某人?”

  话音落下,一个身穿白虎皮披风的身影一个纵越便已经来到了二楼之上,身形魁梧,双目湛蓝,正是白寒天。

  看到白寒天前来,聂仁龙和聂东流同时暗道一声不好,估计对方就是为了这次的事情而来的。

  不过聂仁龙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他仍旧是笑呵呵道:“白兄勿要见怪,我聚义庄最近事情太多,所以抽不出来时间,等有空,在下一定会去极北飘雪城亲自拜访的。”

  白寒天脸上的笑容收敛:“事情太多?我知道,你们是在忙着如何侵占我北地的地盘,对吧?”

  聂仁龙苦笑道:“白兄你误会了,这些事情只是我聚义庄联盟下面的一些势力弄出来的,刚才我还在跟东流说这件事情呢,我会找个机会约束他们一下的。”

  看到聂仁龙并没有遮遮掩掩的,白寒天脸上的表情好看了一些,他点了点头道:“既然聂兄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多追究了。

  把你那联盟中几个动手的家伙都交出来,我好也回去跟我北地的武林势力有个交代,这件事情也就算完了。”

  不过此时聂仁龙闻言,他的面色却是忽然一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